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极品祸妃

第六十一章 唇印扰谁心(一)

重生极品祸妃 皇邪儿 1060 2015-11-27 09:38:01

    长亭回到云起书院,刚好到她请假的时辰。一路气喘吁吁地跑回来,先跟禧凤打过招呼,禧凤见她行色匆匆,倒也没出什么乱子,且还准时回来,也没有追究她如此匆忙的缘由。

  “长亭,之前你说的,要找一个伴读书童,只限女子。我替你物色了一个人选,之前也是我在宫里的一手调教出来的女官,年方二十,却无心婚嫁。人就在你院子里等着,你去见见吧。”

  禧凤语气淡漠,是她一贯给人的感觉。

  长亭点点头,眼底流光溢彩,明媚动人。

  “多谢禧凤老师,我这就过去。”

  禧凤对她拜托的事情还是很上心的,要不也不会半天时间就找到了合适的人选。

  “还有,虽说你是凌家的人,但是伴读的月俸银子却要你自己出。你可知?”禧凤轻声提醒长亭。

  “这我知道,我不会因为自己身上流淌着凌家祖先的血液就有任何特殊的存在感!在这里,我只有不停的学习,追赶上其他同窗,方才有资格与其他人站在一起并肩作战,我没有任何特权和后退的余地。”

长亭一番话,让禧凤看向她的眼神多了些许奇怪和不解。却是聪明的没有多问,挥手示意她回了自己院子。肖五爷要如何安排郦长亭,自是有他的打算,她们决不能逾越多想。

……

  长亭从禧凤处离开,依旧是一路小跑的往自己的院子跑去。原本,殷铖要送她回来,如果是跟着殷铖一起,时间必是宽裕很多,但长亭第一次见殷铖,彼此又达成了难以想象的默契,对于殷铖此人,长亭并不了解,也不想在合作之初就表现的过于熟稔。很多时候,她对任何人都保持着一样的距离,包裹自己,伪装自己,抵御任何人。

  回到后院,才推开院门,却看到肖五爷那颀长身姿正站在院中,似是在问着对面的女子什么话。那女子二十岁出头,一身素净淡雅的米色长裙,周身透着轻松随和的气质,见长亭推门进来,不由俯身请安,

  “郦三小姐,我是禧凤老师安排给您的伴读,安姑。”

 说着上前几步,到了长亭跟前。

  俗话说,很多时候都讲一个眼缘,长亭看到安姑第一眼就觉得轻松惬意,不由点点头,示意安姑不必拘谨。

  “日后有劳安姑陪着我礼乐骑射风吹日晒了。”

  安姑面上依旧云淡风轻,“这是安姑的荣幸。”

  长亭微微颌首,目光扫过肖五爷时,却见他手上拿着的竟然是她放在院中石桌上的一支笛子。长亭正要说什么,却见肖五爷面无表情的看了安姑一眼,安姑身子一僵,立刻识趣的退出了院子。

  待安姑才退出院子,肖五爷竟是拿起长亭吹过的笛子放在唇边,似是要在此吹奏一曲。

  他微眯着寒瞳,修长冰润的手指执着笛子上她上次吹奏时未来得及擦拭的桃红唇印,指肚摩挲过那些唇印的动作说不出的桀骜不羁,偏又带着矛盾的魅惑神采,竟好像他才是这笛子的主人似的。

  长亭耳根发热,伸出手,高声道,“肖五爷,这笛子我是准备收起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