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极品祸妃

第五十七章 今夕何夕

重生极品祸妃 皇邪儿 1176 2015-11-25 09:06:02

  书院本就在僻静的郊区,马车一开始还是安稳的朝郊区驶去,可是一个掉头,明显是冲着更荒凉之地驶去。

马车失控的疾驰而过。

  长亭记得,车头是罗明河的方向。

  驾车的车夫看似是在卖力拉扯缰绳,控制马车降低速度。只不过,这等雕虫小技如何能蒙骗了长亭?她从七岁开始骑马,上一世协助尽余欢逃离皇宫的时候,骑得可是鼎鼎大名的汗血宝马,这车夫手下不干净的小动作,如何能逃过她的眼睛。

  见车夫有意将马车冲向罗明河,长亭自是记得,她是不会游泳的。

  她径直掀开车帘,一把扯住车夫后背的衣襟,在车夫耳边厉声道,

  “立刻停车!不然第一个死的就是你!!”

  车夫身子一顿,仓皇的拉紧了缰绳,颤抖着声音道,“姑娘,我也是要养家糊口的,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大不了这个银子我不赚了……”

  车夫将马车速度降下来,这才敢回头看不知何时架在自己脖子上的精巧匕首。

 匕首的寒芒在阳光下迸射出刺眼光芒,只差毫厘就能划破他脖颈,令鲜血如注涌出。

  “姑娘……厄,不姑奶奶!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

  车夫只觉得,此刻连张口说话都有些困难,被这少女一双寒冽到骨髓深处的冰凉瞳仁盯着他后背看,却有着说不出的灼烧感觉,仿佛随时都会被她这双冰冷寒瞳夺去性命。

  下一刻,车夫马车也不要了,翻身跳下车子,逃离了现场。

  马车缓缓停在路边,长亭收回防身的匕首,见已经到了罗明河边,索性下车朝河边走着。

刚刚那个车夫,是她在是十里锦外面找的,早知应该听红姑的,让她给自己叫一辆马车。因着这一世对任何陌生人的不信任,所以她也暗中堤防了红姑。

如果那车夫刚才的所作所为是有人指使的话,那么除了钱碧瑶和郦梦珠,似乎也没有别人了。看来,钱碧瑶和郦梦珠,还真的是无孔不入。她之前的确有低估她们的成分。

  秋风萧瑟的罗明河,虽是比不上夏夜的清凉舒爽,却也别有一番秀丽风景。

  上一世,她最喜欢在罗明河对面的树林纵马驰骋,直到那一次冲进树林最深处,在那里瞧见了与禽兽国师及其相似的背影后,她就再也不曾进去过。

 故地重游, 脚下的步子,莫名变得沉重。曾经在宫里,被当做狗一样的用锁链拴起来绑在地上的她,皮鞭抽打冷水泼浇都是家常便饭,动不动就成了国师的出气筒,毒打还是好的,时不时的就被当做试药的试验品,长年累月下来,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肌肤,最可怕的那一次,国师喝醉了竟然上手撕扯她的衣服要将她扒光了欺凌,若不是最后关头圣旨到了,国师被处死,只怕那时年幼脆弱的她,早就一命呜呼了。

  长亭还记得,圣旨到了丹金阁的时候,上百名侍卫冲了进来,国师瞬间与一众侍卫厮杀起来,而一名年长的侍卫则是快速抽过一张毯子包住了她单薄孱弱的身体,直到母亲前来方才松手。

  不知那侍卫今夕何在?

  “殷铖!父王纵容你,不代表我也会如此!倘若你继续留在这里,休怪我命人将你押回北辽!即便你是我亲弟弟,我也绝不放过你!”熟悉的声音,陌生的语气,带着复杂的愤恨和不满。

  长亭眉头轻皱,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是走到了那片密林深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