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极品祸妃

第五十一章 论豁得出去

重生极品祸妃 皇邪儿 1015 2015-11-22 09:20:02

  长亭朝前走了一步,到了阳拂柳身前,也抬手轻轻地拍了三下她手背,却是如锋利无比的刀片割过阳拂柳手背的骇人感觉。

令阳拂柳身子莫名一颤,刚刚那一瞬,甚至有种被钢刀架在脖子上的恐怖感觉,而偏偏郦长亭只是轻轻滑过她手背。

长亭朗声道,“拂柳姐姐受的委屈,我自是都亲眼目睹了。有拂柳姐姐如此大度周到,也不枉我替姐姐在宫里吃了七年苦头!是不是?”

  长亭反将一军。

  阳拂柳最不想提到什么,她就偏要说。

  只要这个话题一提起来,这围观的人想到的就是才将出生就被送入宫里等死的郦长亭是何等冤枉无辜。而本应该进宫的阳拂柳却过了七年太平日子,这如何不令人唏嘘感慨。

  阳拂柳这会,仿佛是被人当头泼了一盆洗脚水一般,浑身上下都是甩不掉的酸腐臭味,即便她跳进罗明河,也是洗不净这股味道,就如同她寄养在郦家质子妹妹的身份!北辽一天不拿下,她就一天是质子妹妹,北辽一旦灭亡,她就又成了亡国公主!

  她与阳夕山不同,阳夕山的母亲至少还是当朝公主,而她呢?母亲不过是北辽王的一个妾室罢了。

  想到这里,阳拂柳心下,越发扭曲痛恨。

  面上,却要立刻转移对她不利的局面,“长亭妹妹,前几天姑奶奶和我哥哥还提到你,说也不知道你在书院学的如何,今儿看你神清气爽的,回府我定是告知姑奶奶和哥哥,让她们放心。”

  长亭浅浅点头,道,“那就有劳拂柳姐姐回我们郦家一趟,去告诉我的姑奶奶了。姑奶奶待我恩重如山,世子也是清风朗月的性子,他们可都是我的贵人。”

  长亭故意说是我们郦家,愣是将阳拂柳生生的摘了出来,这一句手撕的话,让阳拂柳听的太阳穴突突的跳着,说不出的别扭挣扎,就像是被人打掉牙齿了还得合着血吞进肚子里的感觉。

  阳拂柳面色涨红,眼神黯淡,却还要冲长亭笑着,“长亭妹妹若有何需要,也可告知我,我会回去转告姑奶奶的。”

  长亭挥手,“不必了,我就是出来看看乐器书籍。”

  说罢,转身进了十里锦对面的礼乐阁,再也不搭理阳拂柳和郦梦珠

  长亭背后,郦梦珠握紧了拳头,瞪着她的背影,那眼神恨不得将长亭一口吞下才解恨。

  阳拂柳此刻如大姐姐一般半是劝着半是拖拽着郦梦珠回了十里锦雅间。

  雅间内,阳拂柳给郦梦珠倒了茶,柔声安慰她,“梦珠妹妹,大夫人不是告知你我吗?郦长亭自有她想法子对付,我们当全力准备三个月后的选妃宴,这才是重中之重,如何能将时辰都浪费在与她斗嘴上?况且,她一光脚的自是不怕我们穿鞋的,论豁得出去,我们自然会输给她。”

  阳拂柳的话听似语重心长,实则是时刻提醒郦梦珠别忘了三个月后的选妃宴。

   郦梦珠自是知道选妃宴的重要性,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