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极品祸妃

第三十七章 曾经,错的离谱

重生极品祸妃 皇邪儿 1092 2015-11-15 10:18:02

   长亭此刻的神情,犹如未名野兽舔舐伤口时,那惊心动魄的嗜血感觉,丝丝缕缕,蔓延开来,又像是及其细微的某种未知生物渗透到骨髓深处的骇人感觉,让钱碧瑶和郦梦珠双双打了个寒战。

  因着姑奶奶才离去没一会,钱碧瑶面上不敢轻易动怒,看向长亭,强挤出一丝笑来,

  “长亭,你是不是误会……”

  “没事的。母亲不必解释,反正以后你们失望的时候还多了去了。现在才开始罢了。”

  长亭笑意清冷阴郁,眼底的寒冽愈发深厚,可唇角勾起的弧度却那般灿烂动人。

  她突然抬手朝向郦梦珠的方向,却是吓得郦梦珠尖叫一声。

  长亭呵呵笑着,“妹妹的发簪都歪了,即便是庶女,只要还姓郦,就不能失了郦家脸面不是吗?”

  说话间,她指尖扶着郦梦珠的发簪,带回到原位,只是手指下滑时,却是看似无意的划过郦梦珠温暖脖颈。

  她指尖冰冷如极细的银针,凉凉的,冰冰的,又像是纤薄一片锋利无比的刀片瞬间割过她脖颈,直到长亭收回手,安然站着冲她笑着,郦梦珠还觉得脖颈上尽是她指尖留下的冰冷煞气。

  待钱碧瑶和郦梦珠回过神来,长亭已转身翩然而去。

  ……

  京郊,云起书院大门外

  上一世只来过一次的云起书院,却在梦中出现过无数次。

  这里是凌家每一代子孙学习过的地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该有母亲和外公踏足过的痕迹。只可惜,她现在只能循着痕迹回忆,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想到这里,冷硬的心也控制不住悲伤蔓延。

  云起书院曾是中原大陆唯一可以与皇家书院媲美的私塾学院,其历史比郦家的百年皇商还要悠久,只是到了长亭外公这一代,却是因着从学院走出的一位丞相写了一首忤逆朝廷的诗词而被连累,书院内的老师,流放的流放,罢免的罢免,外公更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自此一蹶不振,因着外公无心官场,只愿守着凌家医堡和云起书院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不求大富大贵,但求问心无愧。

  只是这般豁达心境的老人,却是早早去了。

  自此,凌家就只凌籽冉一个女儿。

  而凌籽冉的女儿长亭,更是早早的被送进宫去,生死不明。

  上一世,长亭还记得,自己只来过这里一次,是母亲病危的时候,一定要她来此学习,那时她甚是厌恶这里的刻板严格,面上答应了母亲,暗地里却跑去骑马游乐,因着钱碧瑶偷偷塞给她上百两银子,她自是有银子花天酒地,哪还愿意在学院闷着遭罪。

  后来母亲也叮嘱过她几次,直到临死前还心心念念着让她留在学院,可她却是阳奉阴违,从不将母亲的话记在心上。

  那时的她,错的离谱。

  “长亭,已经到了。”

  阳夕山温柔如水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这一次,阳夕山主动提出送长亭来此,他也说不出自己心下究竟是为何而来!就在几天前,他还跟郦家其他人一样,对她是眼不见为净。可短短几天相处下来,无论是在每天她晨昏定省的给姑奶奶请安,而是在她院子的后院,总能遇上她,又总能发现更加生动明净的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