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极品祸妃

第16章 恩怨十四年

重生极品祸妃 皇邪儿 1058 2015-12-01 01:34:49

  翌日一早,钱碧瑶极不情愿的带着长亭和郦梦珠前往“十里锦”。

马车才将停靠“十里锦”门外,另一辆马车也缓缓停下。

郦梦珠像是完全不知道阳拂柳也会过来,当即快步走下马车去找阳拂柳。

阳拂柳自马车内缓缓走出来,一席浅色罗裙镶着祥云银丝,水芙蓉的高挑腰际系了一件紫罗兰的彩绘曳地长裙,美眸含着灵动笑意,眼角尽是纯情懵懂,白嫩肌肤,细腻无暇,一双葱白揉夷,随着她轻轻落下车帘走下马车,在日光下泛出瓷白耀目的光泽。

阳拂柳即便是随着阳夕山在郦家做了是十六年的质子,可日子过的却比她这个郦家三小姐还要好。

有句话说的是,既生瑜何生亮。这一世,有了重生的郦长亭,就注定不会再有人面兽心的阳拂柳。

十四年前,郦长亭与阳拂柳同日出生,可那天却是金銮星动,天降异象。国师预言,这天出生的少女将有一人会为国运带来灾难,必须即刻送进宫中交有国师处置。

国师还推测出这出生的少女左眼下有一颗朱砂痣。

而阳拂柳的左眼下恰好就有这么一颗朱砂痣。

阳拂柳的母亲提前获悉这一消息,为了保护自己的女儿,就收买了接生的稳婆,让稳婆用烧红的银针在刚刚出生的郦长亭眼角下烫了一颗红痣,而阳拂柳就被其母用水粉盖住了朱砂痣,逃过了一劫。

自此,整整七年,郦长亭过的都是在宫中被圈禁的日子。

吃不饱穿不暖还是小事,动不动就要被国师以祸国殃民的罪责拉出来示众,小小年纪不知道挨了多少皮鞭多少闷棍。

直到她七岁那年,国师因为犯下忤逆罪行被五马分尸,长亭才得以回到郦家,而母亲却因为过去七年思女心切,早已哭瞎了眼睛,在长亭回去不到一年的时间,便匆匆去了。

而直到去年,阳拂柳一次意外落水,湿了面容,这才露出了那颗隐藏十多年的朱砂痣,而郦长亭左眼下被烫伤的地方早就是小小的一个伤疤,近看的话,就像是一个小小的泪窝,承载的不是喜悦,而是无言的泪水。

不得不说,阳拂柳不但能在事情败露之后将所有责任推给了她和阳夕山的母亲,更是因着亲自揭发母亲当年的罪行,成为忠肝义胆的化身,其大义灭亲的举动,更是赢得郦家上下一片赞誉,不但不怪罪阳拂柳害的郦长亭在宫里过了七年非人的日子,更是待阳拂柳亲如一家人。

自此之后,阳拂柳也就大大方方的将她那颗朱砂痣示于人前。

这颗朱砂痣带给她的不是无尽的灾难与不公,而是笼络人心的制胜法宝。

不会有人记得郦长亭才是受害的那一个,所有人记住的只有阳拂柳的正义直言。

阳拂柳是将所有龌龊不幸都转嫁到了她人身上,却依旧能得到所有人认可喜爱的那种人。

长亭可不会相信,阳拂柳终日擦着水粉遮挡那颗朱砂痣那么多年,她会对那颗朱砂痣的意义毫不知情?但一年前的阳拂柳就是有本事令所有人都相信整件事与她无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