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104章 能奈我何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95 2016-01-21 20:27:25

  来到这里,自己又成了新小地主!

……

看众人黑压压的聚拢来,肖文压抑着砰砰乱跳的心,对一脸震惊、一头雾水的众人说:“各位父老乡亲,我肖文虽说买了地,却不是什么恶霸地主,大家请放心!”

说着,把租种自家地的人念了念名字。

众人都静了声,胡家庄有两个地主了!

胡员外和夫人歹毒阴狠,众人都吃过他家的亏!那还是胡姓本家呢!

这肖文可是姓肖的,听说人一有钱就变脸,平时倒好,谁知道以后会对大家怎么样呢?

特别是以前看不起甚至欺辱过肖文家的人,连头也不敢抬!

肖文接着说:“不过呢,种我的地要听我的安排……”

众人心里一凉!果然!

“闲着的地这两天全都种上药材,等会儿我给大家发种子。”肖文大声说:“等收了麦子,那些地也要全部种上药材。如果谁不愿意的话,可以退租!”

众人嗡嗡地议论开了。

有人问:“我只会种粮食,突然侍弄药材,怕不成吧!”

肖瑶上前一步,“这个问题大家不用担心,到时候会给大家指导的。”

又有人问:“种药材怎么交租啊?”

“一半收成给我家交租。”肖瑶大声说:“剩下的一半全都卖给我家!保证价格合理,不让大家吃亏。”

众人正要说话,肖瑶又说:“秋天我家房子就全盖好了,到时候我家要招人手做工,优先招我家的佃户!”

众人“哄”地一声炸开了,个个兴奋不已!

要是能在自己村里做工,那可就太好了!不用背井离乡的,工钱给的少些也愿意啊!

肖瑶见群情激奋,又说:“只要大家好好干,我向大家保证,人人吃得饱穿得暖,家家住砖房有银钱!”

“好!”有人大声喊起来。

也有人鼓掌:“啪啪啪!”

赵三花在人群里嘀嘀咕咕,“谁知道真的假的,哄着大家种上药材,到时候啥也收不上来,才丢人打家伙咧!”

豆腐坊刘氏一脸涨红,“都种药材了,我去哪买豆子啊?价钱还不得长到天上去啊?这不是逼我关门吗?”

苗云震惊过后,终于反应过来,肖文家买了胡员外家的地,成了地主了!

看着众人,苗云得意地挑眉,“老二家成了地主,我们家还种哪门子地啊!等着吃租子吧!哈哈哈!”

旁边有人讽刺,“地主才吃租子咧。你还是佃户,吃个啥租子?接着交租子吧你!”

有人附和:“就是,人家肖文家和你家有啥关系!分家文书都写了!”

苗云涨红着脸,“我们一家人的事,你少指指点点的!再说了,分家不分家,关你屁事!吃饱撑得你!”

众人都翻白眼,现在看人家过得好了,说什么一家人,想想以前怎么对人家的,还有脸在这说!

苗云见众人都不待见自己,讪讪得挤出人群,气呼呼地回到家,见肖达懒洋洋地躺在床上,气得张嘴就骂:“就会挺尸,看看二哥家,都成地主了!”

苗云话音一落,身后就传来肖老太阴狠的声音:“你说啥?肖文成了地主了?”

“没错,二哥家买了胡员外家的几百亩地,成了地主了!”苗云一脸喜滋滋地,“刚才村长敲锣就是说这事儿!”

肖达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一脸震惊:“几百亩?那不得几千两银子?二哥家哪里来的这么多钱啊?”

肖老太咬牙切齿。

没想到老二家如此有钱了,上次跟他要少了!下次一定跟他多要点儿!哼!

听了肖达的问题,苗云一愣,“就是说啊!我刚才咋没想到这个事儿呢!”

苗云转头问肖老太,“娘,二哥家哪里来的这么多银子?”

明天就去跟赵秀丽借点儿,上次借娘家的五两银子还没还,爹和大哥他们做生意手头紧着呢!

肖老太下巴抬起,脸上的皱纹皱得更紧,嘴角耷拉着,语气愤懑,“都问我,我哪里知道!”

说完,肖老太拿起床上的衣服就抽打肖达,“不要在家挺尸了,都给我下地干活儿去!”

肖达忙下了床,边穿鞋子边问:“咱家租的地也被二哥买走了?”

“没有!”苗云有些庆幸地说,“我听了,念的名字里没有咱们家。不用给他家交租子,要不,爹娘给儿子交租子,还真是笑话!”

“买走了倒好,”肖老太阴森森地一眯眼睛,“我倒要看看,是他肖文还是她赵秀丽,敢来跟我收租子!”

肖达点头,“就是,不给他交!我看他也不敢来家里抢!”

“二哥说了,地里不让种粮食了,只让种药材!”苗云喋喋不休:“谁要不想种,就退租!”

听了老婆的话,肖达眼睛一亮,随即阴测测地笑了。

赶紧出去打听打听,谁退租了,自己租过来,到时候收成了,全拉回家,一点儿租子也不给二哥交,看他能奈我何!哈哈哈!

……

赵明亮家。

“姑娘,有客人到。”

“谁呀?”肖瑶放下手中的铲子,转头问丁元春。

“上次在知府衙门见过,小腿受伤的那个男人。”

肖瑶出了房门,就见院中停了一辆马车,黑鹰手里拿着礼物,正站在院中,四处张望着。

一见肖瑶出来,黑鹰忙上前一步,“小神医。”

“你呀。有什么事儿吗?”

“在下今天来,一是感谢小神医医术高超,我的腿伤好多了,”黑鹰努力笑得和蔼可亲些:“二是想请神医移驾京城,自然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

要不是太子让礼贤下士,好好收拢这小神医,不得强迫,自己早就上去一把打昏,抗了就走!谁耐烦在这里和她叽叽歪歪,低三下四地说尽好话!

肖瑶脸一冷,对于这男人追到家里来,实在有些厌烦。

“我说过了,不去。”说完,肖瑶转身回屋,连看也不看黑鹰一眼。

黑鹰乃太子侍卫,平时嚣张跋扈惯了,何时受过这种气?登时气得脸色铁青,把手中的礼物往地上一摔,扭头就走。

“等等!”丁元春抓起地上的礼物,朝着黑鹰就扔了过去。

礼物带着风呼啸而至,黑鹰伸手接过,一楞,这丫头臂力不小!

不过随即释然,乡下丫头干惯了农活,有一把子力气也不值得大惊小怪的。

黑鹰气呼呼地把东西往马车里一扔,“走!”

“是!”赶马车的属下应道。

黑鹰一转身,突然发现不远处肖瑶家新盖的房子,挑檐飞角、青砖青瓦,在胡家庄一片土墙茅草的小屋中,竟是如此的惹眼。

黑鹰脑子中一个念头闪过,江水、小神医、新房子、难不成那曹制……

“等等。”黑鹰一撩衣袍,进了马车,“去那里。”

“是。”

那下属赶着马车缓慢地经过新房子面前,黑鹰在车里微微挑开车帘,果然看见人群中的曹制!

不虚此行!

黑鹰得意地挑挑眉,可以回京复命了!

晚上众人从工地上回来,肖瑶并没有向父母提起此事。

第二天一大早,肖瑶和肖文就到地里去了。

昨天分发了种子,经过昨天一下午和一晚上的时间,不管是地里还是种子,都已经处理完毕,今天就可以播种了。

因为大家都没有种过药材,肖瑶来个现场指导是非常必要的。

另外,今天木匠作坊要来送家具,月华一大早就坐着胡富贵的车去明城招呼了。

月照在家帮忙做午饭。

丁元春跟着肖瑶到了地里,对于丁元春如此地黏着自己,肖瑶已经习惯了。

看着大块成片的土地,笑脸围上来的众位乡亲,肖文和肖瑶心里十分畅快!

特别是肖文,一下子从佃户变成了地主,现在还晕乎乎的呢!

“银票再多,轻飘飘的不过是张纸,脚踏实地的感觉才让人心中有底!”肖文感慨着。

肖瑶并不反驳,只是捂着小嘴偷笑。

肖文伸出大手,在肖瑶头上轻轻地敲了一下,宠溺地嗔道:“让你笑我!”

肖瑶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丁元春看着肖瑶和肖文父女笑闹,很有些羡慕。自己是孤儿,从小和伙伴们一起训练、长大,从来不知道父母亲情的滋味。

来到胡家庄,肖文和赵秀丽把自己当女儿看,总算偿了多年心愿。

肖瑶看着大家,大声说:“很多人不懂中药材,初次种植,不知道如何选择中药材品种。问种什么比较好?其实不是什么好就种什么,而是先看你的土地,再定品种。”

大家纷纷点头:“对啊,地的位置不一样,差别大得很。”

肖瑶说:“中药材种植要看土壤,土壤无外乎几种,纯沙土、半沙土、黄土、黑土、粘土等。”

“咱们这里都有。”

其实,胡家庄以黑土居多,算是得天独厚了。

“下面的话,我只说一遍,大家都好好记住啊。”

“嗳嗳。”

“纯沙土,如果没有水种啥都不好,如果有点水,还是可以发展的,如甘草。”

“沙土,含沙性土壤,河滩、季节河的河床,能种庄稼的话,就可以种中药材了,以根类药材品种为主,如桔梗、防风、射干、知母、黄芩、黄芪、板蓝根等,很多品种都喜欢含沙性土壤,利于根部生长,多施肥,产量高。”

“黄土,一般品种都可,根类、花、叶子类都可种,北方多黄土,有水利条件最好。”

“黑土地,最是肥沃,野生就有很多中药材品种,如桔梗、黄芪、关防风、柴胡、黄芩、远志等,谁家的地是这种黑土,想种什么都可以啦!”

立即,有人庆幸地说:“我家的就是黑土啊!”

引来众人的羡慕。

“粘土,不利于根部生长,根部入药的品种不种为好,可选药用地上部分的品种,以植株、花朵、叶子、果实入药的品种就可,如紫苏、蒲公英、红花、金银花、枸杞、藿香、巨麦、地丁等。”

肖瑶话音刚落,就有人说:“我家的那地就是粘土!年年种啥粮食都不收,现在可好了,有那么多药材可以种啊!”

“所以,大家种植的时候,不要想着哪种药材贵重我就种哪种。你家的地不适合,浪费种子不说,也白费功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