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99章 两个丫鬟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58 2016-01-21 20:27:24

  “闭紧你的嘴,否则……”流霜右手一抬,白光闪过,“我诛你九族!”

望着眼前飘荡而下的自己的几缕头发,老板两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砰砰”磕头:“小人明白、小人明白……”

等老板抬起头来,店内已空无一人,只有门外大街上小贩的叫卖声悠扬……

流氏?流氏讳月?流月?

这姓,活了一辈子只听说北齐国皇族姓流,南丰国也有这姓?

北齐国皇族?

突然想到刚才那人说“诛你九族!”刻坊老板一屁股瘫到地上,呆怔了片刻,突然一咕噜爬起来,抓起笔墨,写了几个大字贴到门外:“小店急转!”

第二日,老板处置了家里的所有房产、资材,换成现银,带着一家老小搬离了明城,再也无人知晓下落!

明月楼。

“什么?主子要回国?”田摇情听了流霜吩咐,吃了一惊。

“即刻打点行装!”

流霜冷声说完,抬步来到流月画像前,静立了片刻,伸手摘了画像,小心卷好,封进檀木长匣。

“派人暗中保护好肖瑶,若有一丝一毫的闪失,你们全部陪葬!”

“是!”

入夜,丁元春来到约定地点,见来人是流霜几人,大吃一惊。

“主子!”丁元春实在没想到主子亲自来了。

流霜面如陈渊,冷冷道:“前头带路!”

“遵命!”

几人运起轻功,飞掠而去。

来到那小小的坟墓前,丁元春道:“昨夜肖文在此祭奠,属下听得真切,此墓中正是肖瑶亲生母亲。”

果然是此墓!

流霜再无怀疑,肖瑶是姑姑的亲生女儿,而这墓里埋葬着自己亲爱的姑姑!

流霜整整衣冠,撩起衣袍,缓缓跪倒在地。

三拜九叩礼毕,流霜以额触地、长跪不起。

众人极为震惊!

三拜九叩之礼,乃觐见帝王及祭拜祖先的大礼。以主子身份,能受得起这大礼的墓中人,必是流月长公主!

众人相互看了一眼,纷纷跪倒磕头。

虽然长公主已逝,主子多年心血总算没有白费,长公主总算可以落叶归根了!

暗一有些担心,更深露重,又恐流霜痛极伤身,遂上前低声呼唤:“主子!主子!”

“嗯。”流霜微闭双目,表情平静,大手轻轻地抚摸墓上的小草,缓缓起了身。

流霜转身看着众人,“肖瑶乃长公主之女,其身份未公开之前,暂勿惊扰。长公主之墓,派人严密看守。肖瑶认祖归宗、长公主落叶归根,此乃关系两国邦交之大事,须和父王商定,再做打算。且北齐大局未定、边疆战事不明,此事不宜声张。她们暂且在这里,倒更妥当些!元春,今后就跟着肖瑶吧!”

“是!元春必忠心事主!”

“好,留下两人守墓,其余人等随我回北齐!”

“是!”

……

胡家庄。

一大早,江水就笑嘻嘻地驾着马车来了。哦,又到了出诊的日子。

肖瑶拿起针包来到院中,正要上车,发现丁元春紧紧地跟在身后。

“元春啊,我说你还是在家里帮忙干活儿吧。”肖瑶笑呵呵地,“这次回来,我给你捎盒香粉,怎么样?”

丁元春哭笑不得,真是的,哪个稀罕你的香粉啦!

以前不确定就算啦,现在知道你身份尊贵,我贴身保护还提心吊胆,要是再放你一个人去明城,主子知道了会扒了我的皮!

现在这个成了正头主子,她不让跟,咋办?咋办?

我……我哭给你看!反正下属们都不在……

“呦呦呦,这还掉金豆了!”肖瑶笑道:“元春姐姐!姐姐!”

丁元春一个趔趄,祖宗哎,我这身份可当不起你一声“姐姐”,你可折煞我了!

赵秀丽倒看不下去了,摆摆手,“算了,让她去吧。正是爱漂亮的时候,这次多买几个绢花吧!”

“噗……”丁元春差一点一口老血喷出……

无论如何,丁元春在肖瑶的调笑声中,在江水鄙夷的目光中,成功地、慢吞吞地爬进了马车!

三人一路说笑着,倒也不寂寞。

经过平安医馆的时候,照例给张大夫留了一些药材,然后才来到松鹤堂。

高掌柜笑眯眯地迎上来,招呼道:“肖瑶来了。”

“嗳。”肖瑶脆声应道,跟着高掌柜来到内堂。

刚坐下,江山领着两个一模一样的姑娘走了进来。

“肖姑娘,这是月照和月华!主子吩咐,以后就跟着您了。”江山说完,看了肖瑶身后的丁元春一眼。

丁元春微微垂着眼,安安静静地站在肖瑶身后,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肖瑶一愣,猛地想起前几日轩辕离说给自己送两个人的事儿,感情就是这俩姑娘了。

月照和月华上来行礼,肖瑶见不过是两个十五六的小姑娘,点点头,“好。”

江山和江水两人都有些惊讶,还以为肖瑶会拼命拒绝呢!

肖瑶是这么想滴:第一,轩辕离是个霸道的,自己拒绝也无用!第二,现在家里事儿多、活儿多,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有人送上门,干嘛不要啊?!第三,家里的房子已经盖好一栋了,有地方住,再来几个也不怕!

月照和月华相互看了一眼,有些庆幸,本来在路上还担心呢!两人上前弯腰施礼:“主子!”

“噗……”肖瑶差一点喷了,“叫我姑娘吧。来,月照、月华是吧?相互认识一下。”

说着,肖瑶拉过身后的丁元春,“这是丁元春,也是咱们家的人!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不要见外,哈哈哈!”

月照和月华忙施礼,口称:“元春姐姐!”

丁元春微微一笑,“妹妹们客气了,都是伺候主子的!”

肖瑶看着身后站着三个小美女,有些小郁闷。

自己这么腐败,真的好吗?

“来来来!”肖瑶把三人叫到自己面前,掏出荷包,交给丁元春,“元春啊,我这里不需要伺候,你带着她俩逛街吧,给她们买点儿礼物,算作见面礼啦哈!还有,让江水跟着,多买些米面肉菜什么的,你也知道,现在咱们家人口众多,消耗大着咧!”

见丁元春三人想说话,肖瑶一挑眉,“不许反抗哈!”

丁元春、江水、月照和月华一脸郁闷地走了。

江山从怀中掏出两个皮袋来,“你要的刀具打好了!”

肖瑶一听,忙接过来,打开一看,哇!果然是不锈钢的手术器械!一个一个、整整齐齐地摆放在皮质的插袋里,看着就让人手痒!

一个一个掏出来,正是自己要的尺寸!

“太好了!”肖瑶打开另一袋,和自己手中的这个一模一样,嗯,“这套送给李大夫好了!”

军中外伤多、伤势重,还是做外科手术救命来得快!

肖瑶想起那个要做白内障手术的老太太,问高掌柜:“那个孤寡老太太的眼睛如何了?”

“吃了两个月的药和偏方,老太太已经可以通路了!”

哦,自己走路可以不用人领了。

“请她过来,我可以给她动手术了!”

“好!”高掌柜忙派人去了。

小厮过来问:“姑娘,可以叫号了吗?”

“嗯,叫吧。”

又是忙碌的一天。

半下午,那老太太来了。

来到肖瑶面前,一把抓住肖瑶的手,老泪纵横地说:“我可算看见小神医的模样了,真是个俊俏的小丫头!”

肖瑶笑着扶老太太坐下,柔声问道:“老奶奶,你能看得清我吗?”

“哦,看得还不是太清楚!”

“老奶奶,我可以让你看得很清楚,你要不要动一次手术?”

“动一次手术?”老太太疑惑道:“怎么动?”

肖瑶谨慎措辞,“就是切掉眼睛里多余的东西……”

老太太一脸疑惑:“切?用什么切?”

听着怎么像用刀切菜呢?

肖瑶小心翼翼地,“用刀子……”

果然!

肖瑶的话还没有说完,老太太就连连摆手,一脸惊慌道:“不行不行,眼睛里怎么能下刀呢?!”

天啦,那不是剜眼珠子吗?小神医果然年龄太小,什么都敢干!

肖瑶无语,看着手边皮插袋里的一套手术刀具,有些小郁闷,这里的人们不太接受西医哎!换个年轻人是不是会好些?嗯,改天一定找机会试试!

“不用刀子也成,用金针您愿意吗?”

老太太一听,忙点头道:“用针好,用针!”

用刀切,也太吓人了!

其实,古代也有手术一说,不过,在白内障这方面的手术方法是“金针拨障”。

所谓金针拨障,就是用针将眼睛晶体周围的悬韧带拨断,造成晶体的脱位,游离的晶体下沉到玻璃体腔内,原先被混浊的晶体阻挡的光线就可以进入眼内,由此眼睛就可重现光明。

不过呢,有个大问题,就是金针拨障只能暂时的解决部分问题,因为晶体沉入玻璃体腔后,一旦发生炎症,可能最终导致视力的完全丧失。

肖瑶给老太太大致讲了一下手术的情况,老太太很坚决地要求用针!

“我也没有几年好活了。让我能看清楚,我再干几年,给孙女攒点儿嫁妆,死了也心甘。发炎不发炎的,也顾不上那么多!”

于是,肖瑶在古代的第一次手术,还是没有用上那些西洋玩意儿!

手术完毕,老太太眼睛覆着白布,被孙女扶着回家了。

望着老太太的背影,肖瑶对于推广西医手术一事感觉到了压力,有什么办法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呢?

本来准备学习一番的刘大夫也有些失望。

正在此时,进来一个病患。是个中年男人,一脸痛苦。

“你哪里不舒服?”

“我长了个搭背疮!”

搭背疮“或称”手够疮“,是民间对后背痈疽疮的俗称,意为患者本人反手背能够着的地方出现的疮疖。

搭背疮因生在背部肌肉及脊椎神经较密集的地方,所以较为严重。

此病初起会出现红肿热痛,后逐渐化脓突起直至溃破,病情反复发作者居多。

刘大夫上前掀起病人的衣服,果然见拿疮鼓出老高,周围红肿,皮肤黄白,里面鼓着一大包脓血黄水,竟像个熟透的蜜桃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