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97章 敲诈勒索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71 2016-01-21 20:27:23

  肖达更不用说,自坐到了凳子上,就再也没有抬过头,筷子翻飞,吃喝不停。

肖老夫子看着满桌的鸡鸭鱼肉,咽咽口水,还端着老学究的架子。

肖老太咽了一大口肉,一抹嘴,满脸褶子皱成一团,苦哈哈地对三爷说:“三爷,我家的情况您也知道,自上次遭了贼,日子一天不如一天。现在这青黄不接的时候,天天是吃了上顿儿没下顿儿!你看看,我家老头子身子也不大好,药汤不断,日子难过得很。”

坐在一旁的村长胡宗保心一沉,“老嫂子,你的意思是……”

肖老太用胳膊肘捣了捣身边一直不说话的肖老夫子。

肖老夫子闻着鼻端的馍香、肉香、菜香、酒香,看着狼吞虎咽的肖达,有些愣神。

肖老太又用胳膊肘捣了捣肖老夫子,不耐烦地说:“村长问你话呢!”

村长又问:“老夫子?”

肖老夫子猛地从饭桌上收回视线,惊觉刚才丑态被众人看了去,老脸有些挂不住,掩饰地咳嗽了一声,“村长,我看学堂里那帮孩子们的束脩,是不是也该涨一涨了?”

村长沉了脸,抬手摸出身边的烟袋锅子,边装烟叶边劝道:“老夫子还是再等等吧。此时地里青苗刚刚分蘖,麦子还没下来,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胡家庄有几家缸有余粮的?要不是今天肖文家摆这流水席,今天有多少家挨饿?过俩月收了麦子,或者等秋天打下粮食,那时候再说这话不迟。今天,我实在无法和众乡邻们开口。”

肖老太脸一黑,“村长这话就不对了,我们老头子总不能饿着肚子给孩子们授课啊!”

肖老夫子不说话。

村长有些为难,抽了一口旱烟,吧嗒吧嗒嘴,“按说呢,束脩半年一交,年后就学的孩子们都交过了,如果这个节骨眼儿上突然加钱,有些不妥吧?”

肖老夫子年纪大了,学堂主要是肖英在支撑,可是,村里风言风语地传肖英的秀才被撸了,已经有好几个学童的家长来问!

邻村有几个在胡家庄就学的孩子,人家家长也听说了这事儿,都说秋季就不送孩子来胡家庄了!

对肖英被撤了秀才功名的传闻,胡宗保很是疑惑。虽说没有空穴来风之事,却一直没等来官府行文!村长也不敢乱说,只得把来打听消息的家长们安慰了一番,含糊打发了。

事情刚刚压下来,肖家竟然要涨束脩银子,事情还真是有些难办……

见众人都不说话,肖达嘴里嚼着肉,含糊不清地说:“谁不愿意加钱也成,那就别念了!”

“咳咳咳!”肖老夫子咳嗽着瞪了肖达一眼。

不会说话就闭嘴!上学的孩子越少,家里收入越少,真是个不省心的!自己地里活不干,学堂教学也干不成,就是个吃材废料,还在这里坏事儿!

“就是!”肖老太却出声支持肖达!

“咳咳咳!”肖老夫子咳嗽地老脸紫涨,怒斥道:“都给我闭嘴!”

肖老太撇撇嘴,夹起鸡腿,放到肖老夫子碗里,“老头子,别光说话,先吃一口!”

三爷也附和着:“吃饭!吃饭!”

肖老夫子终于忍不住,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放进嘴里,匆匆咽下,又狠狠地咬了一大口馍,几口饭菜下肚,心里果然不那么慌了。

肖老太筷子不停地吃着,肖达更不用说了,根本就不抬头。

肖瑶冷着脸,看着这一家三口的丑态,心里暗暗警觉,“按这一家子贪婪的本性,今天要不到钱,事情不算完!”

果然,肖老夫子对村长说:“离秋试也没几个月了,学堂有好几个孩子今年可以下场,我老了,有心给他们开个小灶,力不从心啊!肖英受了伤,药跟不上,到现在还没好透。我也想咱村再出几个秀才,说出去也扬眉吐气……”

村长点点头,“我出面找那几家问问。”

肖瑶皱起了眉头,肖老夫子这话音,竟然有些要挟了!

按说办学堂、搞教育是百年育人、造福后代的好事儿,可是遇到这肖家父子,自己就不能出头了,自己倒是有钱……

再说,找不到好的老师也是白搭!

村长看了一眼众人,大家都沉默了。

一顿饭吃得气氛沉闷,肖达和肖老太倒是没受任何影响,两人打着饱嗝,一边一个扶起了肖老夫子。

肖老太抹抹嘴上的油,来到锅灶边,拿起盛大烩菜的盆,对正在盛菜的大厨师说:“给我装盆肉。”

大厨师一愣,看向肖文和赵秀丽。

三奶奶正蹲在地上洗盘子,见肖老太一副盛气凌人又理所当然的样子,低声嘀咕道:“连吃加拿,还要不要脸了!”

肖文黑着脸几步走过来,冷冷地对肖老太说:“吃饱赶紧走!”

“你大哥还在家饿着呢!”肖老太一巴掌打在肖文脸上,咬牙切齿地骂:“没良心的东西,这么多好东西给外人吃,都不给你大哥吃?”

众人愕然,这又闹上了?!

肖瑶厉声喝道:“住手!”

肖老太扫了肖瑶一眼,冷笑一声,一把拉住肖文,“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肖文挣扎了一下,肖老太却死死地抓住肖文,往旁边没人处走去。

来到不远处,两人站定,肖老太低声在肖文耳边说了一句什么,肖文脸色突然大变!身子竟然踉跄了一下!高大的身子好像一下子就变得有些佝偻了!

肖瑶疑惑地看着肖老太,老妖婆搞什么鬼?

丁元春微微侧着头,却还是没有听见二人在说些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丁元春就是感觉两人在说肖瑶!

看来,必须要找肖老太问个清楚了!可惜,自己是女仆下人身份,事事听吩咐,行动太不自由!若是趁夜潜入,劫持了肖老太,不知道会不会把老太太吓死……

两人不过说了几句话,就一前一后回来了。

肖文脸色苍白,两手微微哆嗦着,却尽力挺胸抬头,显得和平时无异。

众人不察,赵秀丽和肖文十五年夫妻,却看得清清楚楚。

这是怎么了?那老东西和肖文说了什么?

肖文绷着脸大踏步来到灶间,拿出瓷盆,装满了一大盆肉菜,转身喊:“肖达!”

肖达看着满盆肉,眼睛一亮,喜滋滋地跑过来,“二哥!”

肖文把瓷盆往肖达怀里一放,咬牙切齿:“滚!”

“好好好!我滚!我滚!”肖达脸上笑呵呵地,端着盆,高喊着:“小宝儿,走,回家吃肉去!”

肖端一看,自己家里得了这么一大盆肉,高兴坏了,起身就跑。跑了两步,又回来,端起一碗没吃完的剩菜,急匆匆地走了!

苗云也大喜过望,把桌上的馒头拿了几个,用衣服兜着,一溜小跑撵上肖达,一家三口喜笑颜开地回家了。

众人瞠目结舌地看着肖达一家人,真特么太不要脸了!

肖老太和肖老夫子气得脸通红,肖老太嘀嘀咕咕地边走边骂:“这三个不要脸的狗东西!有奶就是娘,见了肉,连老娘都不要了,也不说来扶一把,没看到老头子撑得都走不动了吗?!”

“屁话!”肖老夫子猛地涨红了脸,低声骂了肖老太一句,“少说一句,没人当哑巴卖了你!”

不过,胃里真的很难受!

肖瑶看着肖老太的背影,再转身看看强自镇定的肖文,皱起了眉头。

两人必定发生了什么事儿,可是,是什么事儿呢?

主角走了,一场闹剧也落幕了。

看日头已经偏西,众人吃饭的速度明显加快了许多。

流水席结束,众人收拾好了碗盆桌椅,拆了炉灶和棚子,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累了一天的人们纷纷回家,大厨师结了帐,也喜滋滋地带着徒弟离开了。

月光温柔地撒向大地,夜幕中的胡家庄再次恢复了平静。

赵明亮家。

西屋里,一灯如豆,肖文和赵秀丽两人躺在床上,都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终于,赵秀丽忍不住打破了沉默,低声问侧着身的肖文,“今天娘和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肖文鼻音有些重,低声说:“都累了一天了,早点儿睡吧。”

“也好,你也早点儿睡,明天还得早起呢。”赵秀丽说着,翻了个身,右手搭在肖文胳膊上,柔声说:“有什么事儿,不许瞒着我!”

“能有什么事儿?不要胡思乱想。”肖文说着,探起身子,“噗”地一声吹熄了灯。

赵秀丽还想再说些什么,黑暗中传来肖文疲惫的声音:“睡吧……”

夜半。

大门低低地“吱扭”一声,悄悄地开了一个缝儿,男人静静地待着,确认没有人被惊醒,悄悄地拉开个门缝儿,自己侧身出了房门,轻轻地掩上,左右看了看,蹑手蹑脚地离开了院子,朝村里走去。

小房里,丁元春掀开被子,伸手点了肖瑶的睡穴,披上外衣,悄悄开了房门,远远地尾随着肖文而去。

肖文来到肖英家屋后,站定。

丁元春住脚,隐在树后。

“娘!”肖文低声唤。

墙角突然出来一人,把肖文吓了一跳,忙低声问道:“是谁在那里?”

“我。是肖文吗?”肖老太从墙角阴影处走出。

皎洁的月光照在肖老太脸上,老太太脸色清白,木呆着脸,竟然形如鬼魅。

肖文见是自己的娘,放了心的同时也升起了阵阵厌恶,语气恨恨的,“是我!”

肖老太啥也不说,直接问:“拿来了吗?”

肖文从怀里掏出什么,朝肖老太怀里一扔:“就这一回,以后再也不给了!”

肖老太咬牙切齿,低声吼道:“我白养了你,你是我儿子,非要走到这一步吗?”

“儿子?你什么时候把我当儿子了?”肖文有些激动,声音都高了起来:“你从来只把肖英和肖达当儿子!”

“混账东西!”肖老太低声骂:“要不是赵秀丽和阿瑶两个贱女人……”

“住口!”肖文气得声音颤抖,“你要是再敢骂阿瑶……我……我……”

“你咋?”肖老太把东西揣到怀里,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为个野种,值得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