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86章 两个八婆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98 2016-01-21 20:27:21

  “对啊!这一部分人为数不少,影响也大,这么多年竟忽略了!放心!”

轩辕离说着,喊道:“顾总管!”

顾总管从门外闪身进来,面无表情:“老奴在!”

“即刻命户部暗桩,隐秘查出五年内致休在家、五品以上官员名单来。”

“是!”顾总管转身走了。

轩辕钊看着扁舟子,点头,“道长提醒得好!”

见轩辕钊称赞,黑鹰忙应下:“属下听命。”

扁舟子接着说:“黑鹰此去,若那吴新勇直言相告,必有投靠之心。太子可投其所好,将此人收服。若有意隐瞒,此人就要提防了!”

“没错!”轩辕钊突然想起一事,“对了,那死胖子出宫了。”

“六皇子?”扁舟子吃了一惊,“去哪儿了?什么时间的事儿?”

“有一阵子了!从日子上算,竟是江山进宫后不久的事!”轩辕钊有些懊恼,涨红的脸变得扭曲,“必是江山带走了!至于干什么去了,尚未得知。”

都怪自己,把人从轩辕煜身边都给撤走了,结果,那死胖子走了这么久,才无意中听说了这事儿!

扁舟子眉头紧皱,“陈贵妃把小儿子也送出了宫,这是要干什么呢……”

“若我们此时……不是毫无障碍了吗?”

黑鹰附和道:“轩辕离兄弟都不在,其他皇子尚幼且毫无根基,太子若此时举事逼宫,大位岂不是唾手可得?”

扁舟子摇摇头,“不然!轩辕离若带西北大军逼城,我们手中只有陈贵妃一个人质!六皇子不在手中,我们的把握小了许多!太子忘了,轩辕离有多疼爱六皇子这个同胞弟弟了吗?”

“难道轩辕离提前接走那死胖子,是为了出其不意?打我们个措手不及?”

扁舟子不语沉思。

黑鹰疑惑插嘴道:“那他不顾陈贵妃的性命了吗?难道他准备来个偷梁换柱……”

若让轩辕离得逞,自己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轩辕钊悔恨地咬破了下唇!

扁舟子问道:“皇上和陈贵妃走得近吗?”

“并无更亲近之象,父皇按照定例,每月往明霞宫两趟,不过是例行公事罢了。”

“消息可靠?”

“敬事房有我们的人,不敢妄言。”

“暂且搁下六皇子的事儿,密切监视陈贵妃!”

扁舟子说完,三角眼微眯,看着窗外枝繁叶茂的古树,悠悠道:“小草和鲜花可以增添景色,能遮蔽日头的,还是根深蒂固的参天大树啊!”

轩辕钊闻言,脸色铁青,大手握成拳头,“砰”地一声砸在檀木圆桌上,咬牙切齿:“轩辕离!”

明城。

肖瑶先来到平安医馆,给张大夫留了一部分药材,把剩下的都给松鹤堂送来了。

高掌柜看着炮制好的这么多质量上乘的药材,喜得合不拢嘴。

看着门外早早排成的长龙,肖瑶吐了吐舌头,“这么多人啊!”

高掌柜笑着说:“老规矩,小神医的号只挂号到三十人。剩下的病人下午让药堂的大夫看,可不敢再劳动你了!”

累坏了小神医,大将军那里谁去交代啊?

肖瑶笑笑,“也好。”

今天下午自己可是有大事要干呢!

转头看跟着自己进门的江水,肖瑶笑意嫣然,掏出荷包,说:“江水,你要是无事的话,还去帮我采购吃食吧,就照着上次那些,还买五天的量。”

江水黑了脸,心中暗道:“哼!将军的命令是让我好好盯着你!上次打发我去买东西,后来怎么听说有个病人对你含情脉脉来着!”

见江水的大眼小刀子似的刷刷自己,肖瑶奇道:“难不成嫌我上次没给你打赏?”

“噗……”高掌柜忍不住笑了。

江水一头黑线,一把抢过肖瑶手中的荷包,转身就走!

哼,我堂堂皇子侍卫,跟着你这丫头,成了车夫不说,现在又成采买小子了啊啊啊……

“别忘了,再给我家那丫头买个绢花儿……”肖瑶冲着气呼呼的江水的背影喊道。

江水一个趔趄,跌跌撞撞地走了……

肖瑶转头对高掌柜说:“高掌柜,能不能派人去帮我买些薏米种子?”

“上次不够用吗?”高掌柜有些惊讶,随即就安排药堂一个小厮,去明城各个医馆搜集薏米去了。

等江水光荣地完成采买任务,拉着满车的米面肉菜回来,肖瑶这边儿的工作也已经差不多接近尾声了。

采买薏米的小厮也回来了。

眼看到了午饭时分,高掌柜过来请示肖瑶吃什么。

肖瑶这丫头好伺候,对吃饭也没有那么多讲究,不过,高掌柜还是不敢怠慢。

不说她是将军的心上人,就说她是松鹤堂的摇钱树,对这姑娘也得好好供着啊!

少东家前几日来信说,这丫头给的那几个中成药,在京城卖得火得咧,供不应求啊,病人都预定到三个月之后的产量了……白家的药坊全力加工供应那几味成药呢!

要是得罪了肖瑶,那不是和钱过不去嘛!

“还有几个病人?”

小厮忙答道:“还有三人。”

“别让病人等了,看完了病我再吃饭吧。”

终于,瞧病结束,肖瑶匆忙吃了饭,正要走,想起三奶奶的药来,掏出药方,抓了药。

高掌柜给肖瑶结了帐,肖瑶满意地拍拍荷包,挥手告别了高掌柜,坐上马车,来到青龙大街上。

车子走到明月楼下面的时候,肖瑶不由得朝着三楼的窗户望去,紫檀菱花的木窗半开,锦缎精织的窗帘半挽,微风吹起,窗后并无一人。

想起上次的人影一闪,肖瑶心中无端有些发闷。

“江水,停车。”

肖瑶在身边的铺子买了些点心,进了明月楼。

“嗳嗳,那里不能去。”

肖瑶无视连连跳脚的江水,“无碍的!”

江水在身后连翻白眼。

这丫头,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将军啊将军,我真顶不住了……

胖胖的田摇情忙迎上来,一脸惊喜,“哟,这不是肖姑娘吗?”

“肖瑶多谢田妈妈的救命之恩,”肖瑶说着,把手中的点心放到田摇情手中,“我年纪小,不会买东西,田妈妈不要嫌弃。”

“这是说哪里话。”田摇情笑着说:“我们楼里的姑娘都说小神医医术高,让我谢你呢。”

“医者本分。”肖瑶摇摇头,略一沉吟,“田妈妈,三楼住着什么人吗?”

田摇情一惊,随即一笑,“我们楼里能住着什么人?不过都是来寻欢的各位大爷!肖姑娘问这个……”

肖瑶淡淡一笑,“也没什么。多谢田妈妈相救,以后有机会报答。我告辞了。”

“慢走!”田摇情送到明月楼门口,看着肖瑶上了马车。田摇情望着马车渐渐远去,若有所思。

不远处的马路边,两个摆摊子的女人一脸不敢置信。

正是胡家庄豆腐坊的刘氏和赵三花!

刘氏惊呼道:“哟,赵三花,你刚才看见了吗?那不是赵秀丽家的阿瑶吗?”

“是吧?我还以为我花了眼,你也看着是她?她咋从那里出来了?那是男人们找窑姐儿的销金窟呀!”

“可不是咋滴,”豆腐坊刘氏一撇嘴,“我就说嘛,肖文家穷得饭都吃不上,卖一条蛇皮就富得穿金戴银、买地盖房?原来都是闺女卖肉挣得……说什么学医瞧病,看看,又被个男人用马车拉走了!”

赵三花大脸一阵红一阵白,牙咬得咯咯响,“赵秀丽个烂女人,养得好闺女!亏我们家学义还看上她!真是瞎了狗眼了,我还千里遥远的来卖筐子给他攒钱娶媳妇!看我回去不打死这个不成器的!”

“哟!阿瑶还勾引你家刘学义唻?”豆腐坊刘氏惊讶地问,随即又幸灾乐祸地说:“你儿子眼光真好!这媳妇儿娶到家里,你们全家都啥也不用干了,你男人也不用编柳条了,你也不用到处赶集卖筐子了。净等着媳妇儿从明城往家里给你拿银子就好……哈哈哈……”

“呸……你个死女人……”

……

很快,马车就到了回春堂,看着不远处的那个小胡同,肖瑶恨得牙根儿痒痒。

“江水,明城有拍花子的吗?”

江水懒懒地甩了一鞭子,朝天翻了个白眼儿,“哪儿没有啊,何止明城!你问这个干吗?”

“前几天我被拍花子的给卖了!”

“噗通!”

江水一个惊吓,身子一歪,从车辕上掉到了地上,身子刚一挨地,猛地一个鲤鱼打挺飞身而起,追着马车,结结巴巴地问:“什……什么?什么?你被卖了?!谁敢卖你!不是,谁敢买你!”

肖瑶耸耸肩,“卖我的不知道是谁,买我的我倒知道是谁!”

江水晃晃脑袋,有些晕……

“谁?”

“明月楼!”

江水转头啐了一口,“等我回了将军,踏平那明月楼!”

“是人家救了我!否则,我还能好好地站在这里?!”肖瑶说完,瞪了江水一眼,“再说,这关轩辕离什么事!”

“你!”江水黑了脸,一挥手中的鞭子,“说说,到底咋回事!”

肖瑶把事情一说,江水陡然一惊。

前两天明城发生了件大事,就是回春堂旁边的小巷子里,服毒死了三个人,其中一个男人少了一只手!

这明城少了一只手的人可不多,这么说,难道那个人是被江月砍了手的赖子!

肖瑶被卖,赖子服毒,这其中有多少关联?!晚上就给将军写信!

……

马车很快到了赵明义家,肖瑶见了肖靖,告诉他家里的房子很快就要上梁了,到时候会接他回家!还有,家里还多了一对鹿,而且很快就要生小鹿了……

听了这些,把肖靖高兴得不得了!

小胖子轩辕煜站在身边,羡慕嫉妒恨地看着喜笑颜开的姐弟二人!

给小胖子轩辕煜做了针灸,又给赵明义调整了药方,肖瑶就准备早早回去了。

“姐姐,再见!”

肖靖恋恋不舍地送走了肖瑶,转头看见一脸羡慕的轩辕煜,得意地一摆头,雄纠纠气昂昂地回到书房,很快朗朗的读书声传来。

看肖靖拽拽的样子,把个小胖子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追在肖靖身后晃着胖胖的拳头,“你姐姐是小神医,我二哥是大将军,谁比谁差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