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82章 肖瑶被卖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73 2016-01-21 20:27:20

  孙秀娥和赵秀丽相互看了一眼,面露喜色,“哟,有小二十亩地!”

可不算少了!就算五家均分,每家也能分到四亩地呢!

关键是这些地既不用交税交租,还高产赚钱啊!

薏米对种植土地要求不十分严格,对于一般土地而言均可种植,但是以向阳、肥沃的壤地或粘土地及低洼涝地种植为宜。

一想到这些,租种的那些良田耕地都不金贵了呢!

“我们打算把离村最近的那块地给三奶奶,也有一亩多呢!”肖文说:“是沟边地,浇水方便,只要好好翻翻,种粮食不行,种薏米是最好的!”

众人都点头,三奶奶家没有壮劳力,人也不错,大家都是最先照顾她。说是把一亩地分给她家了,其实真要忙起来的时候,大家都是一起干活,不会把她家扔到一边的!

肖瑶插话,“医书上说,种植薏米要备宽垄的,爹。”

“嗯,我们商量了,明天就去翻地、施肥,准备细耕,备好宽垄。”说着,肖文笑起来,点着肖瑶的小鼻头,“医术爹是不如你,要说种地呢,我可是比你强百倍啊!”

肖瑶皱皱小鼻子,班门弄斧了?

“二十亩地大约需要两百斤的种子呢。”肖文对肖瑶说:“过两天把地整理好了,我去明城买,你就不要去了。”

一想到肖瑶在胡员外家受的气,肖文就自责得不行,后悔没听赵秀丽的话,真不该让肖瑶这么大的姑娘抛头露面的!

“爹,我明天就去明城呢。”肖瑶不依,“地龙炮制好了,舅舅们拿来的蟾酥也不少,值当去一趟了。”

其实呢,肖瑶是想去打听买地的事,不过,在没有眉目之前,肖瑶不打算说出来!

翻地的事儿,还有宅基地那边,肖文这个当家人确实离不开。

“也好!”肖文点头,“明天一大早坐富贵的车去。”

“嗳,晓得咧!”肖瑶痛快答应。

“姑娘,我陪你去!”丁元春主动请缨,好久没回明城,想姐妹们了。

“不用了,你在家帮娘做饭吧。”肖瑶笑嘻嘻地:“我做饭不行哎……”

众人都宠溺地笑,这丫头……

丁元春郁闷中……

第二日一大早,肖瑶就坐着胡富贵的车到了明城。下了车,直奔平安医馆!

张大夫看见肖瑶,又惊又喜。

这小丫头可真是了不得!这两天明城都传开了!小神医当街救人性命,愣是把一个被回春堂钱有成判了死刑的病人,当场救活了!

松鹤堂一大早还收到了病人家属送来的牌匾!

“张大夫!我给你送药材来了!”肖瑶说着拿出身后的袋子。

张大夫一看,连连点头:“不错,不错,无论蟾酥还是地龙,品相都很好!我全都要了!三儿,拿去称称!”

三儿高高兴兴地称完回来,大声报数:“地龙九斤半,蟾酥一斤!”

“地龙按十斤,二两银子,蟾酥一斤一两银子!共三两银子,这是我能出的最高价了,怎么样?”

肖瑶暗暗点头:“这张大夫是个老实人!嗯,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吃亏的!”

“谢谢张大夫!”肖瑶笑嘻嘻地谢过张大夫,收好银子,问道:“这几天忙不忙?”

张大夫一笑,“不忙不忙!”

这丫头,明知故问,病人都跑到松鹤堂瞧病去了,自己这小小的医馆更没人来喽!

肖瑶一挑眉:“反正我今天闲来无事,不如在这里坐诊一天吧!”

张大夫一听,大喜过望,看着肖瑶,激动得很!

这是要给平安医馆送钱送名声的节奏啊!

“挂个牌子出去!”肖瑶说:“就写‘松鹤堂神医今日在此义诊’即可!”

“嗳嗳!”张大夫忙不叠地答应。

三儿一脸迷茫,“义诊?”

“别问那么多!快去找个牌子来!”

张大夫可听说了,这丫头义诊,竟然有病人自愿留下整锭的银子!

这丫头,脑子聪明得很咧!

牌子很快就挂了出去。

平安医馆地处朱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颇多,从北边城门进城的人,平安医馆门前是必经之路。所以,牌子一挂出去,就吸引了不少人欢呼雀跃!

因为小神医神龙见首不见尾,平时百般也打听不出在哪里出现,没想到今天一进城门就见到在平安医馆坐诊,于是,一传十、十传百,有病看病,没病看热闹,平安医馆门前登时排起了长龙。

张大夫无奈,只得学习松鹤堂的做法,挂号排队!限三十人!

医馆里只有肖瑶、张大夫、三儿三个人,大家忙了个脚打后脑勺,一刻不停地忙了半天!午饭还是派病人去叫的呢!

终于,肖瑶三人忙到半下午,终于把挂号的三十个人全部都看完了。

“呼……”肖瑶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扭扭麻木了的腰和脖颈,好舒服啊!

看着桌子上病人留下的一堆荷包和散碎银子,肖瑶心里乐开了花!呵呵,少说也有十几两吧?

“师傅,咱们医馆的药都快卖空了。”三儿满头大汗地跑过来,喜滋滋地告诉张大夫。

“无碍。咱们这是医馆,以诊病为主,又不是药堂以卖药为主,病人去其他药堂买也是一样的。”

“师傅,凡是咱们这里没有的,我都让病人去松鹤堂买了。嘿嘿!”三儿挠挠头。

“嗯,松鹤堂应该知道我来了。”肖瑶点点头,转头对张大夫说:“我呢,初一和十五在松鹤堂坐诊。你这里,我初七和二十四来两天,给你留住些病人,怎么样?”

张大夫激动地一下子站了起来,语无伦次:“太好了,我……你……说真的?”

“你坚守祖传医馆让我很佩服,也没有因为我是乡下穷孩子就昧了蛇皮,更没有因为我在你的医馆贸然救了将军心生怨恨,报答你是应该的!”

肖瑶拿起桌上的银子,笑笑:“医馆的收入我一分不要,每次我只要病人给的诊费就够了!我走了!”

张大夫看着肖瑶的背影,对三儿说:“以后你跟着肖姑娘好好学,前途不可限量啊!”

……

回春堂。

“师傅,肖瑶那丫头果然过来了!”

钱有成老脸陡然变得杀气腾腾!

“赖子!”钱有成喊了一声身边正满脸恨意的赖子,“就看你的了!”

“钱大夫,你放心!今儿个就算你不找我,我也会找她算账!我赖子什么时候吃过这亏!”

赖子眯着双眼,看着从不远处走过来的肖瑶,咬牙切齿地低声骂道:“死丫头!等你半天了!今天你终于落了单,我倒要看看,还有那个野男人能救得了你!”

……

肖瑶从平安医馆出来,很快来到青龙大街,下午时分,大街上的行人并不是太多,小商贩们的叫卖声也显得有气无力。

“呜呜呜……”

一个脸上有灰、头发散乱、衣着破旧的女人抱着孩子抽抽搭搭地从对面疾步走过来,肖瑶躲闪不及,和女人撞到了一起。

“对不起……”肖瑶忙扶正差一点歪倒的女人。

“哎呀,你不是小神医吗?”瘦瘦的中年女人看了肖瑶一眼,忙低头擦泪,凌乱的头发遮住了面容。

“你是?”肖瑶疑惑道,难道是自己的病人?

抱着那孩子,女人一把抓住肖瑶的手,“求求您了,来我家看看我婆婆的病吧!”

“这……”肖瑶有些犹豫,单身上门问诊不太好。

“哇……”女人怀中的孩子突然哭起来。

“我们孤儿寡母的,求你可怜可怜吧……”女人头也不抬,拉住肖瑶的袖子,“噗通”跪倒在地上,哭着说:“救了我婆婆,就是救了我全家,我来世做牛做马……”

旁边开始有人指指点点。

“好吧!”肖瑶看女人孩子哭得可怜,又是一片孝心,无奈,跟着女人往前走,没走几步,抱着孩子的女人就拐进了一条小巷子。

巷子幽深狭长,两边的房屋年久失修,一看就是贫民窟。

肖瑶心中突然生了警惕,止住了脚步,问道:“你家在哪里?”

“快到了!”女人抱着孩子遮挡着面容,疾步走着。

身后突然传来脚步声,肖瑶意识到坏了,还没有来得及回头,就感到耳边一阵风至,脖子一疼,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不等肖瑶身子倒在地上,身后的高壮男人上前一步接住了肖瑶,抱着怀中软软的身子,跟着女人来到不远处的小院子里。

高壮男人一进到院子里,女人就在身后关上了院门,把门栓紧紧地闩上!

“赖大爷,人拿到了!”

“干得好!”

赖子上前一步,看着被男人放到床上的肖瑶,冷笑道:“死丫头,你也有今天!落到我手里,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上前动手就扒肖瑶的衣服!

那女人抱着孩子走过来,一脚踢到赖子的腿上,骂道:“挨千刀的,敢在我家里弄别的女人!以后别再上我的门!”

赖子讪笑着:“张老二,你上!”

被叫张老二的男人摇摇头,“没开包的干扁豆,没味儿!再说,赖大爷,破了身子就卖不上价钱了!”

“妈的!”赖子咬咬牙,掏出一包药来,倒进碗里,用手指搅了搅,捏着肖瑶的鼻子,硬灌到了嘴里!

“咳咳咳……”昏迷中的肖瑶被呛到,猛地咳嗽起来,然后更深地昏迷了。

女人把孩子放到床上,开始翻肖瑶的衣服,从肖瑶怀里掏出装满银子和铜板的荷包,还有满是银针的针灸包!

赖子看着昏迷不醒的肖瑶,恨恨地说:“这贱婢给明月楼送去!那里给的钱最多!”

说完,看着张老二,“你去!”

张老二有些不乐意,“为啥是我去?”刚才就是自己出的手!

赖子一举断了的手:“臭小子,不开眼!”

断了手的人特征太明显,一查就知道是谁!

张老二一梗脖子,不情愿地说:“这次多给我分点儿!”

“你放心,这次你六我四!”赖子看着张老二,“不过呢,这个有些麻烦,完事儿你拿了钱到外边儿,躲个一年半载地再回来。”

张老二一听就不干了,“你怎么踩得盘子?我七你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