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80章 诊出喜脉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418 2016-01-21 20:27:19

  “那倒不一定,像南丰国的森林、荒地,河流也是官田;皇家的林园;还有就是分散在各地没收的官员、富人、豪强、商户家的耕地,只要收归官家,就是官田了。”

“我们明城附近也有这样的官田吗?”

肖瑶打定主意,等攒够了钱,必定要买些良田,冲着爹娘热爱土地的心,自己也要做个大地主哇!

“没听说。”

“看来,只有明城知府吴新勇门儿清了!”

“还有就是各地的大地主、生意人、大官们占的耕地。他们的地有的是皇帝赏赐的,有的是买的,也有那黑了心从老百姓手中抢的呢!”

“胡员外仗着大儿子胡忠是禹州知州,连买带抢的,胡家就成了大地主了!”

肖瑶知道了,这种地都是采取租佃方式经营的,就像胡家庄的胡员外一样,全村大部分的地都是他家的,肖家想要种好地,就得去胡家租,然后给他交租子!

这就是地主土地所有制。

当然了,也有家里男劳力多的,到村子周边土质不好或者偏远的地方,自己开垦荒地、废地自己耕种的,就是所谓的自耕农土地所有制了,这种家庭和个人,可以自己占有亲手开垦的小块土地,独立经营,不用交税也不用交租!

所以,了解了这些以后,今天肖瑶说出河边、沟边这种不算耕地的地块,这种地方既不用交租,药材长势又好,一下子就把胡员外给镇住了!

看着众人转身而去的背影,胡员外实在没脸出口喊这些人再次留下,今天真是背透了!

“老爷,”员外夫人用帕子擦了擦自己脸上被弄花了的残妆,撇着嘴,“别管他们,没地种,饿死他们才好!就算找到水沟,能不能种出来还两说着呢!”

“混账!”胡员外气呼呼地呵斥:“今天要不是你,那些闲着的地说不定就一下子租出去了!”

“管我屁事!”

“你!”

“说的也是,”员外夫人眯起眼睛,喃喃自语道:“既然他们想种别的,我们就允了他们,还可以趁机提高租子!”

胡员外咬牙切齿,“这几天家里没少来人,你一说涨租子,把人都吓跑了,剩下的地你种还是我种?!”

“你的小老婆闲在家里干啥?天天在家白吃饭,浪费粮食!”员外夫人一脸阴狠,直勾勾地瞪着胡员外,“弄去种地不算了!”

“你!”胡员外一脸便秘的表情,用手指着蛮不讲理的老婆,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

“我什么我!”员外夫人高门大嗓地喊起来:“要不是我,你胡家能有今天?你那些地有一半是我陪嫁银子买的!我就能当一半的家!哼!要不是我,你胡家有那些银子打点上官!要不是我,咱儿子能当上知州老爷?!要不是我……”

知府夫人一堆排比句如滔滔江水咆哮而来,胡员外终于招架不住,冷冷地甩了下袖子,丢下一句:“越发不可理喻!”败退而去,走了。

员外夫人坐在空空荡荡的屋子里,望着肖瑶等人消失的方向,突然恨得牙痒痒!今天被个小姑娘弄得丢人丢大发了!这些人一出去,还不知道怎么编排自己呢!

这个死丫头!说什么我老了!

等等,她前一句说什么来着?大将军?她没看上大将军轩辕离!她可真会吹啊!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肖文几人出了胡家,一时都没有说话。

终于,胡三顺突然笑出了声,“哈哈哈,终于见识到了胡员外家的母老虎发威!”

胡金良也跟着笑了:“看看她刚才哭得那个样子,脸上跟粪缸一样!”

村长胡宗保却笑不出来,看着几个人,收起了自己手中的烟袋锅子,“你们准备怎么办?”

肖文笑笑,“听阿瑶的,沟边去种!”

肖瑶看出肖文等人的失落,心中有些不舒服,对于热爱种地的农民来说,沟边种地根本就不叫种地!

只有另想主意了!

肖瑶安慰道:“爹,不要担心,我以后会买几百几千亩地,让你种个过瘾!”

肖文大手摸着肖瑶的头,宠溺地点点头,“乖!”

“就是!就是!”赵明亮笑着点头:“阿瑶现在的本事大家都相信。隔天打听打听,瞅瞅哪村有卖地的,现在就能买!”

肖瑶心中一动,现在买地真是个好主意!

房子盖的慢,用钱不着急,买地倒是当务之急,季节不等人,错过这个月,再想种薏米,产量就会低很多!

等明天去找江水,让他去附近村里打听一下,反正他有马车又是个闲人,哈哈!

可怜的江水在赵明义家身子一寒,狠狠地连打了三个喷嚏,“谁背后编排我!”

……

几人回到赵明亮家里,把事情一说,女人们都有些丧气,不过,很快也就释然了。

租胡员外家的那些地还种粮食就好,自己开垦的自耕地还有无主的沟边、溪边,不多得是吗?

众人商量了,分头去整理、丈量,晚上还来赵明亮家碰头,汇总一下情况。

赵秀丽、孙秀娥、胡三顺媳妇、胡金良媳妇和三奶奶见男人们拿着农具走了,分头开始准备工地上的午饭,和面的和面,洗菜的洗菜,切墩儿的切墩儿的,烧火的烧火,屋里屋外,大人孩子,闹哄哄的倒也热闹。

肖瑶则带着张霞、赵铁柱还有丁元春,开始处理这几天挖来的蚯蚓!

蚯蚓在中医中叫地龙,可以活血通络,主要用于气血瘀滞、风湿痹痛等症状的治疗。

蚯蚓的炮制方法有很多,有简单的也有复杂的。大概有酒制、滑石粉制、甘草制、炒制、烫制、醋制等办法。

当然了,用酒、干草、滑石粉、醋这些材料来炮制的话呢,代价会高一些,因为这些东西要出钱买,肖瑶就选了最廉价易得的材料来炮制,那就是用沙子烫制!

“我要开始炒蚯蚓了!”肖瑶像个大将军似的,大声吩咐:“铁柱,你去找筛子!元春,你去找两张草席!张霞,你去拿双筷子!”

“嗳!”三个人飞一般地分头行动,嘿嘿,有好戏看嘞!

肖瑶自己则在院子里找砖头。

等三人回来了,肖瑶吩咐丁元春负责提水,让她和张霞一起,把蚯蚓一遍一遍冲洗得干干净净。

蚯蚓纠结成团,挺不好弄得嘞!

肖瑶自己则和赵铁柱合作,两人到房屋后面,拿着铁锨,用篮子弄了很多沙土过来。

正好,胡三顺媳妇走过来,看着肖瑶篮子里的沙土,摇摇头,“这俩孩子,多大了,还玩儿沙土!”

赵铁柱不服气地说:“我们哪里是在玩儿?我们在炮制药材呢!”

肖瑶也顾不上理会胡三顺媳妇,找到炒制药材的专用破铁锅,在院子里支了三块砖,把锅放到砖上,简易锅灶登时好了。

厨房正做饭呢,没有闲着的灶了。再说,外面多敞亮啊,也不会烟熏火燎滴!

丁元春赶紧抱着柴火过来,“姑娘,我来烧火!”

说完,蹲在地上,打火烧着了。

嗯,皇子侍卫,生火做饭是野外生存的必备技能之一啊!

说实话,丁元春对于肖瑶的本事还没有亲眼见过呢,今天可以大开眼界了!

赵铁柱和张霞两个半大孩子也好奇地站在锅边,大睁着双眼,一眨不眨地,唯恐错过了好戏!

肖瑶把沙土倒入锅内,慢慢地锅热了,沙土开始有些烫手,肖瑶把手放进去,试试温度,摇摇头,对丁元春说:“大火接着烧!”

丁元春吐吐舌头,“不知道的还以为姑娘要练铁砂掌呢!”

几个孩子都笑!

大人们在堂屋、厨房进进出出的,也不管这群孩子,总以为他们在捣鼓着玩儿呢!

只有赵秀丽知道,自己家的宝贝女儿真的在炮制药材挣钱呢!

多说无用,让她们亲眼看看就知道自己家阿瑶的本事了!要不,大家还都以为自己的大院子、银锭子都是大风刮来的呢!

终于,肖瑶感觉沙土的热度差不多了,抓起一把蚯蚓扔进锅里,用小铁铲不停地翻炒。

蚯蚓在滚烫的沙土里翻滚、纠缠,但是很快就不动啦!不大一会,蚯蚓鼓起!好了,大功告成!

肖瑶对丁元春说:“把火撤了,可以端锅了!”

丁元春忙起身,用布包着手,端起铁锅。

“小心烫着,慢慢把沙子倒进筛子里!”

滚烫的沙子带着蚯蚓倒进筛子,呛起一股怪味。

丁元春抄起筛子,和肖瑶两个人各在一头,用力筛了起来。

沙子“簌簌”地落到草席上,很快,炒制好的蚯蚓全部在筛子里露了出来!

张霞欢呼着:“炒好了!炒好了!”

肖瑶笑着说:“嗯,等晾凉了,装起来就行了!张霞心细,来,用筷子夹起蚯蚓,把上面的沙子弄干净了!要不,病人喝了一口药汤,会说,‘咦,怎么这么碜牙!’”

几个人都“哈哈哈”地笑起来了!

厨房里的几个女人朝外面看了看,笑着说:“这几个孩子玩得倒开心!”

几个半大孩子一阵忙乎,很快就把剩下的蚯蚓分批炒制完毕,肖瑶看着草席上铺得满满的中药地龙,点点头,品相还可以啦!

张霞夸张地捧着脸,小嘴大张着,尖叫:“哗,这么多?”

丁元春笑着说:“嗯,得有十斤吧。不知道能卖多少银子?”

在现代,药材市场上地龙大约贰佰元一公斤,在这里也不会太便宜了。等以后盖好了房子,养殖起来!

肖瑶笑眯眯地对赵铁柱和张霞说:“等姐姐把地龙卖了,给你们俩分银子!”

赵铁柱和张霞两个人一听,激动地脸都红了!

听见没有,银子哎,自己这么小,也能挣银子哎!等会儿还去挖呀!

赵铁柱见孙秀娥从厨房里出来,忙高喊着:“娘!快过来看!阿瑶姐姐弄好了!”

“弄好什么呀?这孩子,咋咋呼呼的!”

孙秀娥笑呵呵地走过来一看,惊呼起来:“天爷呀,这……这是你们挖来的那些蚯蚓?!”

胡三顺媳妇几人闻声都放下手中的活计,过来看稀罕。

一看院中的场景,几个女人都惊呼不已,胡金良媳妇一拍手:“还以为这几个半大孩子摆弄蚯蚓玩呢!没想到真的在炮制药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