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81章 危机四伏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73 2016-01-21 20:27:20

  胡三顺媳妇不敢置信的用手摸摸还热着的蚯蚓,疑惑道:“这就变成药材了?”

“不是药材谁炒它干啥?”赵秀丽走过来,笑着说。

猛地看到这么多炒制好的蚯蚓,成片成片地摆放在两张草席上,显得颇为壮观!

赵秀丽得意又骄傲地看着自己家的宝贝女儿!

肖瑶看着众人,笑着说:“现在可不叫蚯蚓了,中药里呢,把炮制好的蚯蚓叫地龙。作用大得很,作为中药用的话,地龙可以清势止痉、平肝熄风、通经活络、平喘利尿!主热发热狂燥、惊痫抽搐、肝阳头痛、中风偏瘫、风湿痹痛、肺热喘咳、小便不通……”

三奶奶一听,忙插话:“阿瑶,这地龙能治风湿?”

“能治!”肖瑶应道,“三奶奶,是谁有风湿症吗?”

“我啊!”三奶奶拍拍自己的腿,皱头紧皱,“十几年了,一到阴雨天,两腿膝盖啊,疼得厉害。一年比一年重,等到了半夜啊,疼得更是难忍。秋冬天,我就用热毛巾捂捂,稍微舒服些。”

肖瑶忙扶着三奶奶,“三奶奶,你先坐下,我给你看看。”

三奶奶坐下后,肖瑶坐在对面,开始给三奶奶号脉。

看着肖瑶像模像样地,众人好奇得很,赵秀丽既骄傲又有些不安。

“脉沉弦。”

肖瑶对三奶奶说:“三奶奶,你伸出舌头我看一下。”

三奶奶依言伸出舌头,肖瑶看了一眼,说:“舌苔薄白而腻。”

“卷起裤腿,我看一下膝关节部位怎么样。”

嗯,还好,只是略微有些红肿,尚未发生关节变形。

“屈伸一下。”

有些不利索。

拿过手看看,手指关节也没有什么问题。

还不算严重。

肖瑶问三奶奶说:“疼痛的地方固定在膝盖处呢?还是像虫子拱全身游走一样的疼呢?”

“就膝盖里面。”

“嗯。我知道了。”

“三奶奶,我给你开个方子,明天我去明城给你抓药回来。你这个病呢,是风湿症状,时间有些长了,所以呢,吃药的时间也要长一些。”

丁元春已经从屋里取出了笔墨,众人就见肖瑶写下:“金刚刺三钱,地龙三钱,蜈蚣一条,黄芪半斤,桂枝三钱,海风藤三钱,威灵仙三钱,甘草三钱。”

肖瑶边写边说:“因为痛处较为固定,可加制川乌一钱、制草乌一钱。”

张霞问:“我奶奶要吃多长时间的药啊?”

“每日一剂,水煎服,二十剂为一疗程,服三个疗程。”

“要两个月呢。”三奶奶嘀咕道。连吃两个月的药,不知道得花多少钱……

“三奶奶,一定要每天坚持服药。我给你开的这个方子,你只要连续服用二十剂,也就是一个疗程后,你的关节肿胀就会减轻,疼痛会大大好转。再服用两个疗程,三奶奶,你的所有不舒服的症状基本上都会消失,等到了冬天,你再服用三十剂巩固疗效,以后就会彻底好透了!”

“真的吗?”

三奶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折磨了自己十几年的风湿病痛,就这么被肖瑶给治好了?

“医病的事我从不妄言!”肖瑶笑眯眯地说:“三奶奶,你的病我保证给你治好!”

三奶奶猛地红了眼睛,张霞忙过来揉着奶奶的膝盖。

众人都惊喜地张大了嘴巴,个个又惊又喜,看肖瑶信心满满的样子,这是真的嗳!

孙秀娥一拍赵秀丽的肩,羡慕地说:“阿瑶这孩子,真成了小神医了!我要有这么个闺女,该有多好啊!”

赵秀丽还未说话,胡金良媳妇打趣道:“生呗!又不是七老八十,你那肚子闲着也是闲着……”

当着丁元春和肖瑶、张霞三个小姑娘的面,女人们不好把话说得太露骨,都暧昧地笑起来……

肖瑶忽然想起一事,笑嘻嘻地对孙秀娥说:“秀娥婶子,你来,我给你号号脉!”

“我好好的,号啥号!”孙秀娥扭捏着不往前走。

胡三顺媳妇一推孙秀娥,“害羞的一边儿去,我让阿瑶给我看看。”

孙秀娥一看,不干了,连声说:“我来!我来!”

“坐吧。”

肖瑶坐在孙秀娥对面,小手搭上孙秀娥的右手腕脉,微微闭了眼,众人都屏住了呼吸,唯恐出了什么声音影响了肖瑶的诊断。

少顷,肖瑶眉头一挑,张开了眼,“左手。”

再次切脉,肖瑶心中有了八分把握。

孙秀娥的左右两脉皆往来流利、如盘走珠、应指圆滑,往来之间有一种回旋前进的感觉。切脉时,可触到脉跳流利而不涩滞,脉率似数飞数之动象,指下有“如盘走珠”之圆滑感觉!

肖瑶笑嘻嘻地说:“滑脉!”

众人茫然。

生于1700多年前的西晋人王叔和著有一本《脉经》,被公认为我国现存最早的脉学专著。在《脉经》中,关于妊娠不同时期的脉象都有记载。

辨别是否怀孕大致从滑脉、停经、呕吐、恶心四个方面来了解情况。

首先看是否有滑脉的现象。这是由于孕妇的血液循环受到妊娠的影响,从而也影响了脉搏。

不过,滑脉出现的原因不单只有怀孕一个。比如精神紧张、高血压等也都有可能导致,因此需要排除。

把脉验孕成功率大概在八成左右,再结合其他因素,通过“望闻问”,基本可以确定是否怀孕。

“婶子,这月的月信来了没有?”

孙秀娥娇嗔:“这孩子!大天白日的问这个!”说完,微微摇摇头。

“饭时有没有恶心、呕吐的感觉?”

“没有哇!”

嗯,有些女人怀孕后,整个孕期都没有呕吐反应,这个也属正常,因为每个人的体质不同。

不过,这个不影响已知的结果。

“婶子,给你看完了。”

“我没事儿吧?”

“有事儿!”

“啊?有事儿!啥事儿?阿瑶,你可不要吓唬你婶子我!”

“不是吓唬你,是要恭喜你!婶子,你怀孕了!”

……

众人一呆。

不过就是安静了一瞬,突然就炸了锅似的!一叠声地恭喜起来:“秀娥,恭喜恭喜,家里要添人进口啦!”

“柱子,你要当哥哥了!”

“秀娥,快坐下歇着吧!”

“……”

赵铁柱一脸惊喜,挠挠头,转身就跑!

张霞喊道:“柱子哥,你干啥去?”

“告诉我爹去!”赵铁柱高喊着一溜烟不见了。

孙秀娥黝黑的脸不知道是激动还是羞涩,略略有些发红,看着赵铁柱消失的方向,笑着骂道:“哎呀,这个小兔崽子!八字还没有一撇呢……”

赵秀丽嗔道:“说啥呢?你这是怀疑我女儿的医术不是!”

孙秀娥忙说:“哪能呢!就是有点儿……有点儿……”

胡金良媳妇笑着:“有点儿啥?有点儿老脸挂不住!”

众人都“哈哈哈”地大笑起来!

肖瑶看着众人笑得开心,得意地说:“秀娥婶子,高兴吧?”

“高兴!”孙秀娥大大方方地回道!

“我再给你说一件事,你会更高兴!”

“什么事?你快说!”

“婶子,你这一胎,我向你保证,肯定是女孩!”

赵明亮和孙秀娥夫妻一直想要个女孩,这样就儿女双全了嘛!

可惜,自从生了赵铁柱,七八年了,一直没怀上,夫妻俩很是遗憾呢!

想要女儿,这在重男轻女的农耕社会,算是比较先进的思想了,这点和肖文夫妻较为相像。

孙秀娥吃了肖瑶给开的药,药还没吃完呢,这不,就怀上了!这还不说,自己的身体,自己还没有任何觉察呢,人家就给号出来了!

“啊……”孙秀娥惊呼一声,眼眶都红了,激动地上前一把拉住肖瑶的手,像个孩子似得一叠声地问:“阿瑶,是真的吗?是真的吗?”

众人都惊喜地睁大了眼睛!怀孕的人想啥来啥,是最最开心的事儿了!

“还想不想再高兴高兴?”肖瑶笑着问众人。

赵秀丽轻轻地拍了一下肖瑶,笑着嗔道:“你这个丫头,别卖关子了,快说!”

“这已经够高兴了,还有啥更高兴的?”胡金良媳妇疑惑着。

“秀娥婶子怀的要是两个女孩呢!”

“哎呦,”三奶奶高兴得一拍手,“双胞胎?俩女儿?”

肖瑶故意绷着小脸,严肃地、重重地点点头!

众人再一次炸开了锅!

我国古代农村,因为营养缺乏和医疗水平低下,怀孕和存活的双胞胎是很少的,别说胡家庄,周围十里八村也没有见过双胞胎的!不过就是在明城大街上偶然会碰到双胞胎孩子!

大家一想到两个一模一样的小姑娘,就都羡慕、喜欢得不得了!

“秀娥,你真是好福气!”

“想啥来啥不说,还一下来俩!”

“以后啥也不要干了,好好保重身子!”

“就是,吃饭也要让明亮喂!”

“哈哈哈……”

……

从此以后,肖瑶在胡家庄名声大震!

……

此时,孙秀娥脚步都有些飘,嘀咕着:“天哪,难道这是真的吗?有女儿了?老天爷还一下子给了两个?”

众人见孙秀娥魂不守舍的样子,又取笑了一阵,才重新开始干活儿。

赵秀丽说什么也不让孙秀娥再动手,孙秀娥哪里闲得住,再说农村女人也没有那么娇气,最后赵秀丽给她找了个最清闲的活计,灶旁烧火!

晚饭时分,赵明亮和肖文回来了,胡三顺和胡金良则直接回自己家了。男人们在路上已经商量过了,所以晚上就不再聚会。再说,脚步不停地走了整整一天,算算路程,差不多有几十里呢!

赵明亮回到家里,一看到孙秀娥,眼神都变了,温情脉脉的,真是有些肉麻咧!

老夫老妻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知道害臊!

孙秀娥白了赵明亮一眼,问道:“今天看的地怎么样?”

“还好。”赵明亮笑着坐下,看了肖文一眼,“肖文你说吧。”

几个男人中,就肖文识文断字!

“我们都量了,”肖文掏出怀里的纸,上面记着密密麻麻的数字,“河边的大概有十几亩,村外沟边的零零碎碎加起来,也有七八亩的样子。可惜不在一处,得跑好远,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