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78章 奇葩女人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58 2016-01-21 20:27:19

  赵三花边哭边骂:“呜呜呜……我的腿、我的膝盖,憨种,你轻点儿啊!”

“怎么了?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张文明和张学成爷俩儿咋咋呼呼地及时赶到,帮着刘学义扶起了赵三花。

赵三花双腿站不住,疼得嗷嗷叫!

张文明着急地在赵三花身上乱拍,边拍边喊:“孩子他娘,你这是撞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撞上屁啊!”赵三花恼得一巴掌拍在张文明后背上,“我刚才和赵秀丽那个女人说话,猛一下腿疼得要断啊!”

刘学义一听就恼了,猛地松开赵三花,吼:“你又招惹人家了?”

赵三花心虚地说:“谁……谁招惹她了?我还跟她打招呼来!”

“好好地打招呼,人家能把你打成这样?”

张学成一听,立即不干了,十岁的孩子一脸凶相,一挽袖子,“敢在家门口打我娘!我杀了他们去!”

“学成,你给我站住!”刘学义喝止了张学成。

张文明也着急忙慌地说:“学成,可不能去!你忘了?肖靖的三个舅舅都来给他家盖房子了,我们去了,可打不过他家!”

刘学义转头恶狠狠地对赵三花说:“娘,我给你说多少遍了,今天我再给你说一遍!你要是再敢惹肖瑶家的人,等你老了,我就把你扔山上去,不要指望我养你的老!哼!”

说完,也不管赵三花,转头跑回家去了。

赵三花在身后乱骂:“你这个狗日的白眼狼!老娘生你养你,都白费了!”

张学成瞪着刘学义的后背,奇道:“哥为啥向着肖瑶家的人!”

赵三花止住了干嚎,低声说:“你们别往外说啊,学义看中肖瑶那丫头了!”

说完,鄙夷地一撇嘴,“这还八字没一撇呢,就护得这么紧,等娶到家来,还不得当个菩萨供着!麻痹的,刘学义也是个怕老婆的货!”

张文明吃了一惊,“真的假的?肖文家能看上刘学义?”

“放你娘的狗屁!”赵三花咬牙切齿:“我儿子怎么啦?怎么啦?比谁少个鼻子还是少个眼了?你咋就恁不待见他!前几天刘学义往家里拿银子的时候,你恨不得叫他声亲爹!再说了,刘学义就算不是你的种,好歹也叫了你十几年爹!你说的那叫人话吗?我的命咋就那么苦嘞……嗷……”

赵三花大声嚎气地哭开了!

张文明一时语塞,只得气呼呼地扶着赵三花,一叠声地催着:“回家吧!回家吧!别在这里丢人了!”

……

等赵秀丽和丁元春转了一大圈,和胡三顺两口子一齐回到赵明亮家,就见通知过的几家都来了,赵明亮和孙秀娥两口子也下地回来了,赵明亮家不大的堂屋坐得满满当当的。

众人相互招呼着,坐下,肖文笑着说:“人都齐了,咱们说说吧。今天请众位来,是有个天大的好事儿……”

赵秀丽看着坐在人群上首、侃侃而谈的肖文,眼睛里泛着柔情和爱慕。胳膊紧紧地挽着肖瑶的胳膊,环视着周围众人喜悦的脸,赵秀丽心里溢满了幸福……

肖文说完了薏米的功效和销路,最后征求大家的意见:“嗯,薏米的情况就是这样,总之一句话,薏米好侍弄、产量高、不愁卖、赚得多,大家看看有没有什么要说的!”

胡金良一拍大腿,“还有啥说的?种呗!”

听了肖文的话,胡三顺也很满意,高兴得嘴都合不拢:“我信肖文!没二话,今年我的地全种薏米!”

孙秀娥快人快语:“我们家啥时候都和肖文家一样!他们家种啥我们家就种啥!”

众人都“哈哈哈”地笑起来,屋里气氛非常热烈,肖瑶看着一群人如此团结、和睦,觉得有些热血沸腾了!

不过,三奶奶坐在凳子上,却只是笑着。

众人都看向一直不说话的三奶奶,赵秀丽问:“三婶子,你看你家种不种?”

三奶奶抬手摸摸花白的头发,脸上显出一丝为难来,“事情是个好事情,我也想种。就是……我家的地包租到期了,人家胡员外不乐意租给我了。”

众人想起来了,当年胡员外照顾三奶奶家没有男劳力,每年少收三奶奶一百斤粮食,但是说只租三年。

可不是嘛,人家感觉吃亏,不愿意出租了,三奶奶家就没有地可种了!

“我刚才就是开荒去了!”三奶奶看众人不安,笑着说:“也没啥,就是稍有点儿远,种种也够我们娘俩儿吃了!”

肖文和赵秀丽相互看了一眼,自己家也没有一点儿地啊!

肖文安慰道:“不要紧,明天我去找胡员外问问看。再说,每年一到年底,都有租期到头的,胡员外把地租给谁不是租?”

胡三顺说:“我和你一起去!”

胡金良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说:“租他家的地不种粮食,胡员外会不会干涉?”

肖瑶一愣,“地主还管这个?”

众人面面相觑,第一次遇到这种问题哎。

赵明亮吞吞吐吐地说:“这……胡家庄祖祖辈辈都是种粮食,谁也没有种过药材,胡员外是地主,地是人家的,咱们不过是佃户,万一人家……”

肖瑶想了一下,问道:“爹,我们把胡员外家到期的地都租来,行不行?然后跟他写个文书,写上不得干涉我们种什么,只要我们给他交够钱不就行了吗?”

孙秀娥两手一拍,大声说:“阿瑶这个主意好!”

赵秀丽微笑着摸摸肖瑶的头,满脸宠溺。

赵明亮说:“明天咱们每家出一个人,找胡员外商量商量。”

胡三顺接过话:“我先去村长家说说情况,喊上村长!”

“对对,也好有个见证。”

肖瑶忽然插嘴,“爹,为了方便药田管理,咱们这几家租的地最好连成片!以后翻地、浇水、除草、施肥、收割、看管,都一起处理,又省时又省力!”

肖文眼睛一亮,“还是阿瑶想得周到!”

“好倒是好,”赵秀丽有些犯难,“那有那么巧,咱们要租的地刚好在一起?!”

胡三顺一拍手,“这个简单!换地就行了!大不了补偿他们一些!”

肖文一拍大腿,笑着说:“真是人多主意大!就这么办!”

……

第二天吃过早饭,肖文安排好工地上的事,就要出门找胡金良他们,肖瑶走过来,“爹,我和你一起去!”

赵秀丽摇摇头,“女孩子抛头露面的不好吧?”

“无事。”肖文拍拍肖瑶的肩头,笑眯眯地说:“跟爹走吧。”

众人约齐了,快走到胡员外家的时候,正好碰到胡三顺和村长胡宗保,众人忙打招呼:“村长!”

“咳咳,”胡宗保拿下正抽着的烟袋锅子,咳嗽了两声,“都来齐了?”

“齐了!”

“这主意不错,”胡宗保颇含深意地瞄了肖瑶一眼,“真要是比种粮食强的话,我也放心了!”

这老滑头!

肖瑶笑着说:“村长爷爷,您要是信得过我爹和我,您家的地也都种了药材吧!”

胡宗保不置可否地说了句:“再说吧。”

老头子这是在观望中……保守派滴!

很快,众人来到胡员外家。

肖瑶一看,胡员外家房子果然与普通村民的截然不同!

首先,胡家有院墙!

在我国古代农村,一个家里有没有院墙,是一个家庭经济实力的重要体现!因为你得有钱盖得起院墙,还得家里有资材有必要盖院墙防贼防盗!穷人无须院墙,家徒四壁,请贼贼都不来,来了也得留下点儿钱扶贫!

其次,院子有三进!虽然不是四合院的样子,但是每一进房子自成体系,又相互联通。

最后,房屋青砖青瓦!和村里其他家庭东倒西歪、泥土筑墙、茅草覆顶的房子相比,这绝对是霸王级别的!

胡家朱门紧闭,只开东侧小门,通报后,仆人领着众人往院子里走。

肖文几人自小在胡家庄长大,胡金良、胡三顺和胡员外说起来还是一个老祖宗传下来的,其实都没有进过胡员外家的院子,这次一进来,几人都睁大了眼睛!

好气派啊!

院中有古树,树下有假山;房下有廊,廊中有花!暮春时节,春花正烂漫,微风吹来,蝴蝶翻飞,更有淡淡花香扑人鼻,众人都深深地吸了一口!

堂屋门开着,崭新的棉帘一挑,一个中年男人走了出来,看见众人,抱拳招呼:“村长来了!众位,少见!”

村长胡宗保忙说,“员外,打扰!”

肖文众人等忙抱拳施礼:“我等打扰了!”

肖瑶定睛看去,只见胡员外身穿深蓝锦缎棉袍,四十多岁的年纪,个子中等,长相普通,脸色白皙,微微发福,看着倒像是个和善的人。

众人正要进屋,屋里传出脚步声和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语气颇有些抱怨:“谁啊?一大早的!”

胡员外应道:“哦,是村长和几个乡邻来了!”

众人脚步尴尬一顿,门帘挑开,一个中年女人迎面走来,看年龄和胡员外差不多,肖瑶估计,这女人是员外夫人!

只见员外夫人四十多岁年纪,眼角和眉头皱纹挺多,虽然拍了很多粉,还是遮不住岁月的刻痕!胭脂把脸蛋抹得太红,嘴唇也弄成了一个血盆大口,看着挺吓人的!此时有些不耐烦的样子!

“哟!村长来了?”员外夫人一看见村长,马上变了脸,咧开血盆大口笑着对村长胡宗保说:“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快请进吧!来人,倒茶!”

胡员外领着众人来到堂屋,众人落座,肖瑶乖乖地站在肖文身后,显得有些突兀了。

员外夫人对肖瑶看了又看,脸色不虞。

抿了口茶,村长笑呵呵地开口了:“胡员外,今天我呢,是个陪衬,其实是肖文有事情和您商谈!”说完,用手一指肖文。

肖文忙起身,抱拳施礼,对胡员外说:“胡员外,其实,今天的事,是我女儿肖瑶……”

肖文话音未落,员外夫人的眼神陡然变得恶毒,厉喝一声:“等等!”

众人愕然,这时怎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