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74章 又见流霜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79 2016-01-21 20:27:18

  肖瑶取出车中纸笔来,拟逍遥散加减。

“柴胡一钱、当归二钱、白芍一钱、茯苓三钱、菖蒲一钱、夜交藤四钱、莲子心一钱、青陈皮各一钱、苏梗一钱、川楝子一钱、甘草一钱、生龙牡各三钱。”

肖瑶把方子递给中年女人,叮嘱道:“要注意时时戒怒,心胸开朗,不要生气,多找人开解。否者药石无用。”

女人点头,“多谢神医,我这病多久能好呢?”

“每日一剂,六剂后诸症大减,抽搐渐止,入晚可睡三个时辰左右。以后三日服一剂,再以十余剂即可痊愈。”

中年女人感激涕零,撩起衣襟擦擦眼泪,掏出身上的荷包,放到车里,眼睛红红的下去了。

肖瑶摇头,撩开车帘,“今日义诊,分文不取。”然后把荷包递给那女人。

女人说什么也不接,连说:“不行不行,哪能让神医白辛苦呢!”硬是把荷包塞到车里,拉着自家男人急匆匆地去了。

于是,身后众人有样学样,没有一个不给诊费的,手头富裕的甚至整锭的银子都放下了。

江水撇撇嘴,“死丫头其实就是个小财迷,这招明明就是欲擒故纵嘛!”

肖瑶正在车里专心诊病,突然听到外面乱起来了!

惊呼声,口哨声,鼓掌声,此起彼伏的!怎么了这是?

江水在帘子外面笑着低声说:“姑娘莫惊!是那个病人吃完饭走着回来了!”

马车里对面的女病人听到了,吃惊地“啊”了一声,看肖瑶毫无动静,惊叹道:“姑娘真是神医啊!”

肖瑶淡淡道:“诊病的事,我从不打诳语!”

马车外有人惊呼道:“你们快看!真的是那个病人哎!”

“天呀,果然走着过来了!”

“我的妈呀!这神医真是太神了!”

“刚才说什么?让去松鹤堂?我先走了!”

“我也不看热闹了,先去松鹤堂排队要紧!”

“对了,听说松鹤堂还限号呢,每天就看三十个,晚上可就轮不上了!”

“快走快走……”

……

马车前的人呼啦走了一大半,一个比一个走得快,大街上就见一群人疾奔而去,竟成了明城的一大景观。

后来的很多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愣怔怔地瞎胡猜测……

“神医!神医!”

病人和家属跪倒磕头,病人的妻子又哭又笑,惹得围观众人都红了眼眶……

谁没有生过病?面对救了命的大夫,这种感恩戴德的心情想必都有过吧……

“师傅!师傅!”钱有成的徒弟一路喊着奔到室内。

钱有成手一抖,茶杯里的水溅了一手,烫得钱有成“哎呦”一声,看着疾步奔来的徒弟,一声怒喝:“干什么一惊一乍的!找抽呢是吧?”

“那个病人真的好了!”徒弟不顾钱有成的咒骂,气喘吁吁地汇报:“是走着过来的!”

“真的?”钱有成猛地起立,一阵头晕,看着满脸惊恐的徒弟,恶声恶气地地问道:“那个病人自己走了过来,是你亲眼所见?”

“是我亲眼所见!”徒弟斩钉截铁地说,然后又一脸不忿地骂:“娘的!现在那一家子都在马车外给那丫头磕头呢!哼!忘恩负义的东西,师傅您也治好过他!”

“少废话,带我去看看!”钱有成说着,突然站住了,“我干嘛要去看!”

“师傅,那丫头说让您心服口服的!”徒弟突然插了一句嘴,惹来钱有成的一记耳光!

“心服口服个屁!她那纯属瞎猫撞上死耗子!”钱有成气呼呼地重新坐了下来。

“师傅,不好了!”前堂抓药的小厮进来,一脸惶恐。

钱有成老脸一皱,满脸不耐烦,“你又是怎么了?”

那小厮吓得一缩脖子,低声说:“那些抓药的人都不来了,听说都去松鹤堂了呢!”

“什么?”钱有成站起来,朝着门外走去,边走边嘀咕:“那丫头不诊治了吗?马车去松鹤堂了吗?松鹤堂!松鹤堂!”

三人来到回春堂门外,就见马车前的人明显少了许多,病人一家还在地上跪着,说什么也不起来。

肖瑶看到了回春堂门口站着的钱有成,却什么也没说。

钱有成咬牙切齿地看着跪在地上的那家人,对着回春堂和自己指指点点的众人,气得呼呼直喘,眼前一阵阵发晕。

过了今天,回春堂的名声又坏了一分!

肖瑶见病人不愿意起身,无奈,只得放下帘子,让江水赶车,朝松鹤堂去了。

病人和家属们跪在地上,直到看不见马车的影子了,才相互搀扶着起身,簇拥着病人,高高兴兴地回家去了。临走,众人看也没看回春堂和钱有成一眼。

钱有成再次气得发昏,望着肖瑶的马车消失的方向,冷哼了一声:“哼!肖瑶是吧?总有一天,我要让你身败名裂!”

青龙大街上一如既往地热闹非凡,肖瑶听着外面小贩们的各种叫卖声,忍不住挑开车帘,含笑看出去。

街道两旁店肆林立,刚过午时的阳光略略倾斜,暮春的日头还有些春意,慵懒地普洒在红砖绿瓦、楼阁房舍之上,给眼前这一片繁盛的郡都明城,增添了几分柔和与温情。

坐在车里看风景,好像有些不过瘾,上次和爹娘一起逛街,也已经是好几天之前的事情了。嗯,下车去!

“江水,我要下车!”

“吁!”江水止住马车,嘀嘀咕咕,“小姑奶奶,不能消停会儿吗?人来人往的,撞到了怎么办!”

肖瑶却不理他,自己一个人慢慢地行走着,眼神随意拂过身前身后一张张或年轻或苍老、或清秀或世俗的脸庞,看各色衣着、观人间百态。

听脚步踏踏,随人流如织,身边商贩们充满热情和蛊惑的叫卖声,孩童们天真无邪的笑闹声……

街边一个粗壮的大树下,肖瑶禁不住驻足,回望行人如水,复杂的眼神虚无缥缈,仿佛越过人群、穿过房舍,回到了自己那个一千多年后的时空……

肖瑶俏脸淡笑着,孤独的心却有了一丝寂寥……

兀自陷入沉思的肖瑶,不知俏身玉立的自己,已然成为别人眼中的风景。

绿树下的少女身量尚未长成,乌发如瀑、身材苗条,淡紫色衣衫,俏脸巴掌大,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淡笑恬然、冷傲灵动。

有风吹过,长发盈盈,竟如人间仙子……

冥想中的肖瑶忽心有所感,肖瑶猛地侧脸,朝街对面望去,果然!临街三楼一窗窗帘微动,高大的身影倏忽隐去!

谁在盯着?!

肖瑶望着那富丽堂皇、雕栏画栋的明月楼,微微皱了眉。

“走吧。”

肖瑶懒懒地上了马车,放下车帘,坐在软靠上,疲惫地闭了眼。

爱谁谁吧!

窗后,流霜长身玉立,薄唇紧抿,玉指微动,挑开窗帘,望着慢慢消失的马车,叹了口气。

放下窗帘,转头看着室内墙上悬挂着的姑姑少女时期的画像,耳边响起姑姑娇俏又慈爱的声音:“霜儿真是个俊俏的小郎君!以后给姑姑做女婿好不好?”

“姑姑,什么是女婿?”

“嗯,这么说吧,姑姑给你生个小妹妹,长大了,做你的新娘子,要不要?”

“妹妹长大了,和姑姑长的一样漂亮吗?”

“是的,和姑姑一样漂亮!”

小男孩稚嫩的声音带着惊喜:“好啊!好啊!姑姑,你现在就生吧!”

“傻小子,姑姑刚刚成亲……”

……

流霜看着画像上流月温柔的眼神,喃喃自语:“姑姑,保佑我吧!”

春风卷进室内,吹落了檀木案几上的雪白信笺,蝇头小楷、聊聊几字:“事尚未明。今去医馆。”

流霜弯腰拾起信笺,大手一握一扬,破碎的纸片如冬日的雪花,纷纷扬扬飘落一地。

流霜整了整衣服,冲着门外道:“来人!”

暗一从门外闪身进入,躬身施礼,沉声应道:“主子,有何吩咐?”

流霜俊脸平静,低声吩咐:“备车!去松鹤堂!”

“是!”

……

松鹤堂。

高掌柜笑呵呵地站在门口,望着门外排着队的长龙,心里乐开了花。

几个坐堂大夫在身边凑趣,笑着说:“哎呀呀,肖瑶这小姑娘真是厉害啊,上次坐诊,硬是打出了名气!”

高掌柜点点头,喜笑颜开,“可不是咋滴!今儿个既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刚才呼啦啦过来一群人,都挤到堂内嚷嚷着要挂号,倒吓了我一跳!”

“是啊!大家听说肖瑶一会儿要来坐诊,人还没见到呢,嗬!瞧瞧这队排的!”

“就是就是!咱们松鹤堂现在不像个药堂,倒更像个医馆呢!”

“说的是,我们几个自从上次肖姑娘坐诊后,天天忙得不得了!病人多的唻……”

“忙?不好吗?忙,才有钱赚!”高掌柜得意地冲着几个大夫眨眨眼,“这个月咱们松鹤堂的利润比以往高了多少,你们知道不?”

“我们怎么会知道?掌柜的,快说出来让我们高兴高兴!”

“等月底给你们分红的时候,你们就知道了!到时候,看你们高兴的,大嘴还不咧到耳朵后!”

“哈哈哈……那感情好!”

“就是,只要银子多,再累也不嫌累了!”

……

几个人正说着,外面突然乱了,高掌柜慌忙出了大门,“咦,好像是肖姑娘的马车到了。”

肖瑶一下车,就吓了一跳,只见松鹤堂门外排着长龙,人声鼎沸、叽叽喳喳地议论着什么,见自己下车,众人又是一阵骚乱。

肖瑶问笑呵呵地迎接自己的高掌柜:“高掌柜,这些排队的都是挂了号的?”

可不止三十个病号!只有一下午的时间,自己可不一定看得完啊!

“是啊是啊!听说你要来,这些病人就排起队了。怕你累着,只挂了三十个号!其他病人松鹤堂的大夫诊!对了,肖瑶,今天怎么过来了?”

“算是路过。”肖瑶边往里走,边解释道,“刚才无意间诊治了一个病人,看大家挺热情的,再说在马路边也不怎么方便,就告诉大家到松鹤堂来了。麻烦高掌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