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75章 含情脉脉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68 2016-01-21 20:27:18

  “这孩子,说什么麻烦不麻烦,你能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高掌柜佯装生气的样子,把肖瑶逗笑了。

肖瑶和刘大夫等人打了招呼,高掌柜忙吩咐人准备桌椅,给肖瑶带到了室内。

高掌柜可是牢牢记着大将军的醋劲儿呢!

高掌柜安排了一个年轻大夫给肖瑶当助手记录病案,派一个小厮引导病人就医、买药,安排刘大夫和另外一个中年的大夫负责给男病人针灸。

可不敢劳烦肖瑶上手啦!

松鹤堂众人都忙碌起来,却也井井有条。

病人虽多,并没有什么疑难杂症,不过是些常见病,诸如伤风感冒、腰酸腿疼、胸闷咳嗽、失眠风湿之类较为普通的病症。

因此,肖瑶诊病的速度也快,不过一个时辰,就看了一大半的病人了。

“歇会儿吧?”高掌柜再次送上热水,体贴地招呼肖瑶。

这小丫头可累不得,要是累坏了,大将军会杀人滴!

“也好。”肖瑶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放下杯子,站了起来,活动活动腰部,又来回转着脖颈,嗯,是有些酸痛了呢。

江水站在肖瑶身后,暗暗点头,小丫头真是能干啊!干脆利索、胸有成竹,对病人又和蔼可亲又认真负责,真是一个难得的好大夫!以后她嫁给了大将军,我们大将军府里就再也不用担心病痛疾患了!

江水摸摸自己光滑的俊脸,得意地挑眉:“我家将军的眼光就是好啊!哈哈哈……”

“江水,你在那笑什么呢?想到什么好事儿了?”肖瑶转头,看见江水一脸笑意,奇怪地问道。

江水忙收了脸上的笑容,摇头道:“没事没事。”

肖瑶掏出身上的荷包,递给江水,“你要是没事儿的话,就帮我到街上买点儿东西去!”

“买什么?”江水拿起沉甸甸的荷包,揶揄道:“今天没少挣吧?”

“那是!”肖瑶得意地一挑眉,“你也知道,我家正盖房子呢,二三十个壮劳力吃饭,肉菜米面什么的,你看着买吧。要五天的量。”

“好嘞!”江水痛痛快快地答应一声,转身出了房门,赶车去了。

休息了一会儿,肖瑶又坐到了桌前,戴上口罩,“叫号吧。”

脚步声响,肖瑶抬头,只见一个二十岁左右,年轻的蓝色锦袍公子走进来,肖瑶眼前一亮,好帅!

男人身着冰蓝的上好锦缎,雅致竹叶暗纹、浅蓝锦缎滚边,长发挽起,发髻正中横贯一根温润的羊脂玉发簪,价值不菲。

肤色如玉,浓眉斜飞入鬓,细长的眼睛微微含笑,眸底竟如星河灿烂般的璀璨,一进门,眼睛就看向了肖瑶,再也没有挪开……

室内有一霎那的静默,众人心中都升起了一个想法,“此人不像来瞧病,倒像是来赴约!”

这种怪异的感觉刚起,肖瑶突然一愣,这男人有些面熟……

流霜一撩衣襟,轻轻地坐在了肖瑶对面的凳子上,嘴角微微含着笑,静静地看着肖瑶的眼睛,并不说话。

写病案的大夫开口了,“请说一下您的姓名?年龄?”

流霜看着肖瑶的眼睛,回道:“流霜,二十岁。”

大夫写下:“刘双,二十岁……”

流霜瞥了一眼,并不纠正。

肖瑶略略垂下眼眸,避开对方的眼神,边观察着流霜的面色,边问:“哪里不舒服?”

流霜眼睛不离肖瑶的小脸,答道:“胃不适多年,胃疼痛已四年有余,反复发作,苦楚难言。”

“可知因何而起?”

“因何而起?”流霜脸上突现一丝苍白,眼睛闪过一抹悲凉,苦笑着说:“不过是自幼孤苦,三餐不继、饮食不洁,冬食寒、夏吃馊,落下病根了。”

肖瑶微微皱眉,看这人衣着、谈吐、肤色倒不像是穷苦人家出身的,不过身体患病倒是真的!

肖瑶不点而赤的朱唇微微抿着,嘴角噙着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美眸微微眯起,并不看对面的流霜,示意流霜伸出手来。

肖瑶臻首低垂,乌黑的秀发泛着柔和的光泽,卷卷的睫毛微微颤动,小巧的鼻子微微翘起,流霜近乎贪婪地盯着肖瑶的小脸,越看心越惊,越看心越喜!

流霜微微眯了眼,心里暗叹了一声:“近观,这丫头的五官和姑姑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不过是年纪略小,尚未长开,再过个三年五载,等这丫头十七八岁时,必和姑姑当年一模一样了!虽然造物神奇,我却不信世上毫无血缘的两个人,竟然会长得如此相像!出事之时,姑姑已经成亲一月有余,怀上孩子不是没有可能!看这丫头的年龄和长相,必是姑姑的血脉无疑!必须是!”

看肖瑶带着冻疮疤痕的小手搭上自己的脉搏,流霜的心“砰砰”直跳,不知要下多大的决心,才压抑住自己不会把那小手握到手里!

肖瑶却不知对面男人心疼、激动、哀怨等等的各种复杂心思,依然尽职尽责地当着自己的大夫,边搭脉边问道:“将病情可否再说详细些?”

流霜稳了稳心神,“日前受寒,胃痛骤起,痛势较剧,泛吐酸水,痛甚则恶心欲呕,喜暖喜按。”

肖瑶抬头,平静地看着流霜的眼睛,“伸舌头看一下。”

流霜依言伸出舌尖,肖瑶点头:“舌暗、苔薄、脉弦。证属寒邪犯胃,胃阳被遏,胃失和降。”

流霜问:“应用何方?”

肖瑶有些诧异,很少有病人问方子的,感觉这人怎么像是没话找话!

没错,流霜就是在没话找话!

不知道怎么了,流霜就是想听见肖瑶的声音,听着少女柔柔的、软软的声音,流霜就感觉堪比仙乐天籁,总是忍不住想要引着她多说一些!

肖瑶没有理会流霜,侧身对着那记录的大夫说:“高良姜二钱、香附二钱、苏梗二钱、陈皮一钱、佛手一钱、香橼皮二钱、炒川楝子二钱、延胡索一钱、煅瓦楞子二钱、乌贼骨二钱、马尾莲一钱。”

说完,肖瑶转头又对着流霜说:“此方子对你的病是极好的,可以温中散寒,宣通阳气。你只需服此方六剂,胃中可不泛酸,饮食也可如常。”

流霜心中大喜,声音都有些颤抖了:“你既如此说,是不是服了六剂,我的病就此痊愈了?”

“那倒不是!”肖瑶摇摇头,看着对面变得有些急切的男人,有些遗憾,解释道:“你这个病呢,是个慢性病,不是吃几副药就可以好的。”

古人云,十人九胃病,说明自古以来胃病都是很常见很普及的一种疾病。胃病的种类很多,包括各种急慢性胃炎、胃息肉、胃癌等。

胃病的临床症状更多,形式多样,虽然同为胃病,但是每个人的症状都不相同。

“这样啊。”

流霜有些颓丧,胃部不适困扰自己很多年了,还想着这个小神医丫头,能够药到病除呢!

“胃主要靠养,俗话说‘三十岁前人养胃,三十岁后胃养人’,你还年轻,只要注意,不会加重。”

看流霜突然变得一脸惊喜,肖瑶叮嘱道:“除了药物以外,日常生活中要注意的很多。比如,忌口,主要是忌烟酒、酸冷、油腻、辛辣及其它不利于消化或对胃有刺激性的食物。另外,要规律起居,保持心情愉快。你知道吗?胃被称为‘人的第二张脸’,好心情是胃健康的前提。”

流霜苦笑了,酒,自己能戒得掉吗?要不是酒醉,有多少夜晚彻夜难眠!

规律起居?心情愉快?

那都是普通百姓的福祉,自己的血海深仇和身为皇子的使命,从没有一刻忘怀!除非一切得偿所愿,否则怎可能心情愉快?!

肖瑶看着流霜,有些郁闷。

此人的胃炎已经相当严重了,可是看他脸上的表情,对于刚才自己的养生要求很为难的样子,真是岂有此理!

肖瑶大眼睛带着些许责备,不满地看着对面的男人,樱唇噘起,语气有些不快,“坚持这些很难吗?要是不听大夫的话,神仙来了,灵丹妙药也是枉然!”

流霜看着肖瑶有些不虞的俏脸,淡淡地笑了,这小不点儿还有点儿急脾气呢!

被她关心着的感觉真是很好,就向当年的姑姑,对自己总是那样娇嗔、那样疼爱!看着酷似姑姑的这张小脸,流霜心软得一塌糊涂,好!依你!你说什么我都依你!

想到这里,流霜嘴角微微上扬,柔声道:“我会遵照神医的话!”

“这还差不多!”肖瑶松了一口气。

浅表性胃炎有很多种,此人得的到底是单纯型?糜烂型?还是出血型?倒霉得很,这里既没有钡餐,更无法做胃镜,真不好确认到底是哪一种。

“曾经吐过血或者便过血吗?”

流霜犹豫了一下,“好像没有!”

肖瑶微微皱眉,“好像?你对自己的身体就这么不在意?你的家人也不关心吗?”

流霜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下来,“最关心我的人,已经去了……”

肖瑶一愣,“对不起。”

流霜摇头。

肖瑶小脸放松,点点头,叮嘱道:“注意不要酗酒!否则,你的胃受刺激太重会吐血的!”

流霜微微一笑,柔声说:“好,我听你的!”

室内气氛突然有些诡异……

在座众人都有些诧异了,这人的语气不像是对大夫讲话,倒像是个听吩咐的;看向肖瑶的眼神更奇怪,不像其他病人那般或急切或崇拜或依赖,竟然像是情人间那般,含情脉脉……

众人突然打了个寒颤!含情脉脉?!

这男人敢对着肖瑶含情脉脉?

大将军会直接暴起杀人的!

肖瑶也有一丝觉察,挺直了后背,小脸一沉,对流霜说:“你可以走了!”

“好!”流霜淡淡一笑,“多谢神医!后会有期!”

起身,出了内室,很快就消失了身影。

众人相互看了一眼,又都朝着肖瑶看去。

肖瑶愣愣地看着流霜消失的门口,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是他!那个公子!曾经在青龙大街上拦住自己,说自己长得像他某个亲人的那个年轻公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