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73章 渣医被治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68 2016-01-21 20:27:17

  江水见赖子竟然还不知道收敛,恼怒地一扬鞭子,“啪”地一声狠狠地抽在赖子的断手上!

“嗷……”地一声,赖子疼得浑身发软,一下子扑到在地!

江水上前一步,大脚“砰”地一声,狠狠地踏在赖子后背上!

赖子“噗”地一声,当场就吐出一口血来!

围观的众人脸都白了,这人的力气这么大?!

江水一脸寒霜,扬着手上的鞭子,语气冷森,“赖子是吧?记住,她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人!再敢对她不利,下次就要了你的命!”

肖瑶看着瘫软在地上的赖子,心中有了一丝痛苦。

自己前世就是被这些医闹给害死的!穿到这里来,避免不了的还是遇到这种人!

“好了,”肖瑶止住了江水,“莫要轻易害人性命。”

江水依言抬起了脚,“哼”了一声,“咱们走!”

人群中突然乱了,一个男人急匆匆地挤出人群,高喊着:“神医!神医!病人喝了药,醒了!”

肖瑶止住脚步,看着病人方向。

男人疾步赶过来,跪下就磕头:“多谢神医救命!我兄弟他醒了,想见见您!”

“也好。”肖瑶跟在那男人身后,走进人群。

围观众人“哄”地一声,什么?那病人竟然真醒了?

没人管趴在地上的赖子,众人又转回头去看那垂死的病人。

“滚!”江水朝着地上的赖子低吼一声。

赖子恨恨地爬起来,眼睛恶毒地朝着人群的方向瞪了一眼,转身跌跌撞撞地溜走了!

众人蜂拥地挤到病人担架前一看,哎呀,果然,担架上的男人已经睁开了眼睛!男人三十多岁,一看就是穷苦人家出身,此时虽然一脸病容,但是眼神清明,怎么看也不是将死之人!

神医果然是神医!

病人家属都欣喜万分,那中年妇女哭得说不出话来,看见肖瑶来了,拉住担架上男人的手忙放开,“噗通”跪在地上,额头触地,“咚咚咚”地只管一个劲儿地磕头不止,肖瑶拉都拉不住!

肖瑶叹息了一声,“大婶,我还小,受不住您这样。快起来吧,不要折了我的寿。”

“嗳嗳。”中年女人听了这话,方才起身,感激涕零地望着肖瑶,嘴唇哆嗦着,激动地说不出话来,满脸泪痕,额头都是泥土,也顾不上擦一擦。

肖瑶拍拍中年妇女,蹲身翻开病人的眼皮看了看,又搭了一下脉,微笑着说:“已经没有大碍了,照着原方再吃一剂即可。回家好生养着吧,等到了夏季大忙时节,千万注意不可操劳过度,更不可出汗过多。”

汗多伤津,于此病人特别不利。

“是是是!我们记住了!”病人家属忙不迭地应道。

说到出汗,有人想起刚才肖瑶所说“一剂汗止”,再看担架上的病人,刚才还满头满脸的汗,此时竟然都不见了!

“神医出言非虚,你们看,病人的汗都落了!”

“果然神医啊!”

“今日见到神医真是幸甚!幸甚!”

……

人群中赞叹声此起彼伏!

被人冷落在一边的钱有成冷冷的眼神看看病人,看看肖瑶,胸膛急剧起伏,喘着粗气,暗暗咬牙,“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么个小丫头,尚未及笄,竟然有如此高深的医术!老夫都判了死刑的人,被她一剂还阳!”

“还阳?”钱有成突然心中一动,“说不定是回光返照呢?”

钱有成上前一步,讪笑着说:“回春堂的人参都是千年老参,疗效非凡,吊命的效果还是很好的。”

肖瑶一愣,此人心思之深、脸皮之厚也是千古奇葩!

病人性命垂危,他竟然在这里给自己家的药材做广告!更可恶的是,他竟然向众人暗示病人此时不过是被人参吊着一口气,是回光返照!

“不是参汤吊命,是痊愈!”肖瑶俏脸一沉,纤细的身子转过来,看着钱有成,“如果不相信我的医术,我可以让你心服口服。”

众人面面相觑,随即又大为兴奋,天哪,这是要现场比拼?

病人家属看着钱有成,人人都有些不快,这钱大夫自己治不好,还怀疑神医的医术,真是太不道德了!

钱有成却不管不顾,有些兴奋,好吧,你找死就死得难看些吧。

“愿闻其详。”

肖瑶冷笑一声:“无他,不过是略等一个时辰罢了。”

哼!一个时辰后,病人再服一剂,就会自己走着回家了!死老头子,让你自己打脸吧!

正说着,中年女人红肿着眼睛,擦着眼泪走过来,虽有泪痕,却是一脸愉悦,“神医,病人现在能吃东西吗?”

“病人说饿?”

这是好现象,说明身体的各项机能正在恢复。

中年女人点点头,“是啊,刚才孩子他爹说饿了,他两天两夜没吃饭了。”

“先给病人喝一碗糖盐水,再进食馒头、稀粥、蔬菜。分量不可多。”

“嗳嗳。”中年女人点点头,兴奋地回到担架前,柔声细语地问男人:“你想吃什么?”

病人听到了肖瑶的话,虚弱地低声说:“听大夫的。”

病人的大哥站起身来,“好,我去给你买。”

“不用。”肖瑶对那男人说:“把他抬去饭馆吧,他可以坐起来自己吃。这里地上凉,病人不宜久待。”

众人惊诧,刚才差一点儿进了鬼门关的人,这么会儿功夫,可以自己坐起来吃饭?

“饭后再进一剂药汤,让他走过来见我!”

肖瑶无视众人,平静地又扔下一颗重磅炸弹!

钱有成脸色铁青,这个死丫头,这不是打我的脸吗?真真是留不得!

病人家属们又惊又喜,心情复杂地抬着病人慢慢找饭馆去了。

一部分好事儿的人跟着去看热闹,留下围观的众人再次炸开了锅……

“天哪?我是不是听错了?”

“没错!没错!是让病人走着过来……”

“怎么可能啊?刚刚那人都快……”

“谁说不是呢!”

“真服了!神医!这么小的神医!”

“不行,机会难得,我要让神医给我看看我的老寒腿……”

“对啊!好不容易碰上神医,我也要让神医给我看看我的腰……”

“哎哎,别挤啊……你们让让啊……”

“是我先来的,神医先给我看啊……”

……

钱有成被众人挤到一边,揉着被众人踩疼的脚,看着疯狂的人群,差一点一口气没上来气晕过去!

“师傅!”身后的徒弟及时伸手扶住钱有成,忧心忡忡地问道:“咱们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看着!”

“看着?师傅,咱们就这么看着她在回春堂门口逞能啊?”

“哼!有她栽跟头的时候!不过,现在不是正给咱们回春堂送钱呢吗?”

“她给咱们回春堂送钱?”

“蠢货!你没看见那些病人进去医馆买药吗?这么多人,都去买药,我们今天还要小赚一笔呢!”

“对啊!”徒弟看着被肖瑶诊治过的人,都纷纷转身到回春堂抓药,咧咧嘴,笑了,“还是师傅您老奸巨猾!”

“啪!”

“哎呦!不是,是老谋深算!”

“啪!啪!”

“哎呦!我说错了,师傅,是您眼光独到、想得深、看得远……师傅您别打我了……我扶您回医馆!”

……

江水黑着脸站在肖瑶身后,看着被一百多双眼睛虎视眈眈盯着的肖瑶,恨不得把这丫头捆吧捆吧装到布袋里!

干嘛这么大庭广众之下问诊啊,这么下去要摸多少个男人的手啊!将军要是知道了,自己会被大卸八块、五马分尸、凌迟活剐……

不行,得想个法子!怎么办?怎么办?

江水大手摸着没毛的下巴,东看看,西看看,看到马车,眼睛一亮!

江水咳嗽一声,俯身在肖瑶耳边,低声说:“你坐到马车里去,让他们车下排队,一个一个来,否则……哼!”

听到江水颇具威胁性的话,肖瑶气笑了:“否则,怎么样?”

“怎么样?”江水咬牙切齿:“我飞鸽传书将军,说你对他不忠!依将军的脾气,明天一大早,你出门就能看见将军的黑脸!你信不信?!”

我晕!

这一个两个的都是怎么了?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啊!

肖瑶看着周围围上来的众人,气味熏人,再加上此时众人集聚在大街上,阻碍交通不说,确实也不是诊病的场所!

好吧,江水,我又败给你了!

肖瑶点头,低声说:“诊到那个病人回来为止,然后我们去松鹤堂。”

说完,肖瑶起身,挑帘子上了马车,卷起帘子,对众人说:“大婶、大嫂们先诊,可以进到马车里来。”

女士优先有木有!

“男人不能进!”江水得意洋洋地一副打了胜仗的样子,抓起鞭子,对众人高喊:“我们在此多有不便,大家若是问诊的话,可前去松鹤堂叫号排队!”

众人哪舍得走,那病人没回来,好戏还没看完呢。

一些围观的妇女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砸晕了!

本来女人们是挤不到前边儿去的,这下好了,女人不仅可以先诊病,还可以进到那马车里!

普通人家的女人一辈子也没有坐过马车呢!再说,有些妇女病也可以和神医讲,要不,大庭广众之下哪里说得出口啊!

众人哪有二话,让开通道,第一个上来的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身体消瘦,脸色苍白,精神不好,眼下青色。

女人上了车,肖瑶放下帘子,隔断了外围众人的视线。

那女人半侧着身子坐在软靠上,眼神闪烁。

肖瑶看女人局促,微笑柔声道:“有什么不舒服,只管告诉我。”

“嗳。”女人突然眼眶一红,“做媳妇二十多年,婆婆一直不喜欢我,隔三差五的就打骂一顿。四天来胳膊腿都抽搐得厉害,感觉都很麻木,头痛头晕,光想哭,感觉活着没意思。心里烦得很,夜夜睡不着觉,吃什么也不香,胃也憋闷得很。”

肖瑶点头,“精神疲惫,舌淡苔薄黄,脉弦。恙由情志失于畅达、肝气郁滞而至。”

中年女人虽然不太听得懂肖瑶说什么,但是也明白神医说自己是郁结不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