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66章 吴娇之心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75 2016-01-18 20:03:00

  轩辕离一愣,疑惑地看着肖瑶。

女孩子小脸娇俏、睫毛微颤、樱唇嫣红,纤细的身子在怀中微微发抖……

轩辕离大手捧起肖瑶的小脸,看肖瑶杏眼微红,轩辕离心中一沉,“不愿?”

“你我相识不过数日,一辈子太久……”

话未说完,轩辕离低头,以吻封唇。

“信我,许你一生逍遥!”

肖瑶心中一动,樱唇微抖,想说什么,却突然失了声。

“将军,知府衙门到了。”马车外江山的声音打破了沉默,江水随即停了马车。

轩辕离用力抱了肖瑶一下,嘴唇在肖瑶饱满的额头上轻轻第落下一个吻,随即起身,挑起帘子,跳下马车。

“走吧。”

话音落,帘子随之飘下,轩辕离挺拔的身影被隔在帘子外。

马车辚辚,肖瑶身子一晃,猛地扑到帘子边,手指一挑,车帘露出一条缝,只见知府衙门后门边,一个鹅黄襦裙、身材娇柔的妙龄女子正和轩辕离说着什么。男人英挺,女子娇俏,从身影上看,那女子正是吴知府家的千金小姐!

肖瑶突然心中发闷,抬头看向天空,今天的太阳好刺眼啊……

衙门后门。

“将军!”吴娇俏脸微红,心头撞鹿,娇滴滴地喊了一声,随即纤腰微弯,朝轩辕离施了一礼。

“免礼。”轩辕离面无表情,扫了吴娇一眼。

这女人,竟然想打那丫头的耳光!

吴娇面含娇羞,“上次在松鹤堂不知是将军,吴娇失礼了。”

“无防。”轩辕离边说便往里走,吴娇急忙提起衣裙,疾步跟上。

在这里守了大半天了,好不容易等来了,哪能说两句话就走。

轩辕离停下脚步,转头问:“吴小姐不是要出门?”

“呃……”吴娇俏脸一红,“是,我正要出门,刚好碰到将军。”

“那就去吧。”轩辕离冷冰冰地丢下一句话,大踏步走了。众人跟在身后,呼啦啦也走了过去。

吴娇楞在当场,小脸憋得通红,委屈地差一点掉下泪来。

莲儿站在一边,小声提醒着说:“小姐,别忘了咱们下一步要去马记买糕点!”

吴娇望着轩辕离消失的方向,恨恨地一跺脚,“走!现在谁也指望不上,只有靠我们自己了!”

莲儿一脸忧心忡忡,“小姐,老爷和夫人都不让你招惹那将军,咱们这样做,真的好吗?”

“我已经过了及笄之年,现在都没定下亲事,我不给自己打算,你说怎么办?”吴娇说着,狠狠地拧了莲儿一把,“你多出出主意,别老说丧气话。如果我嫁了将军,过个一年半载等我生了儿子,必定劝将军把你收房,到时候你争气点儿,生个一男半女的,一辈子荣华富贵!小蹄子,为你自己,你也得帮着我呀!”

“谢小姐恩典!”莲儿呲牙咧嘴地抚摸着胳膊,一边回忆着轩辕离的英俊模样,一边喜滋滋地笑了,“莲儿心里只有主子,只要主子您能达成心愿,莲儿我心甘情愿为小姐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贫嘴!”吴娇拍了莲儿一巴掌,主仆俩急匆匆地出了后门,上街去了。

回到院子,众人吃了午饭,轩辕离歇息了一会儿,宣吴新勇过来。

吴新勇忐忑不安地进了院子,江月引着吴新勇来到厅上,轩辕离正在喝茶。

吴新勇施礼,“将军!”

“嗯,坐吧。”轩辕离放下手中茶杯,“叨扰多日,吴知府辛苦了。”

吴新勇连忙摆手,“不辛苦,不辛苦,将军能来,衙门蓬荜生辉。”

吴新勇心下暗忖,“听话音,这是要走?祖宗,你赶紧走吧!俺们这里庙小,实在是放不下你这尊大佛!一个闪失,我这里就是灭九族啊!”

轩辕离淡淡地说道:“明城乃西北重镇,吴知府治理有方,我心甚慰。”

吴新勇一脸惶恐,“将军谬赞了,此乃皇上英明,下官不敢居功。”

吴新勇略顿了一下,“将军,松鹤堂所诉一案,下官已经断明。回春堂的钱大夫和那假病患赖子,皆已伏法,下官按律已判。”

“嗯,如此甚好。官吏明,百姓安。”轩辕离也不多问,直接对吴新勇说:“我等明日启程返回西北,特此告知。”

“是。将军身体康健,乃南丰国之福,此去西北,定平定蛮夷,还我清平世界!”吴新勇说着,起身:“下官派人采买些吃食,将军一路顺风。”

“嗯,也好。”轩辕离脸色略缓,点头,“劳烦了。”

吴新勇惶惶然起身,施礼,“不敢不敢。将军客气了,下官分内之事。”

等江月送吴新勇出去了,陈医官说:“吴新勇倒也识趣,无事并不过来打扰。”

轩辕离冷笑:“也是一个太平官。”

不求无功、但求无过,明哲保身之人,不堪大用。能不祸害治下百姓,就算烧了高香了!

不多时,江月转回来,禀报:“将军,吴娇小姐求见。”

李大夫等人都皱起了眉头,吴新勇刚走,他女儿过来干什么?众人都有些疑惑地看着轩辕离。

轩辕离摆手,“不见。”

江月领命来到院门口,对一脸期待的吴娇说:“将军有事,不见。”

吴娇笑脸一僵,失魂落魄地正要走,身边的莲儿不动声色地碰了一下吴娇的胳膊,吴娇猛地惊醒过来,抬手接过莲儿手中的点心盒子,笑眯眯地对江月说:“这是我们明城最好的马记糕点家的点心,不知道将军喜欢什么口味,我就擅自做主,各样儿买了点儿,送给将军和几位大哥尝尝。”

见江月不接,吴娇满面羞惭,“吴娇不过略尽地主之谊,还望大哥不要嫌弃才好。收下吧。”

江月略一犹豫,吴娇上前一步,把点心盒子放到江月怀里,转身就走。

江月不好上前拉扯,只好拿着盒子回到屋里,“将军,吴娇小姐送的点心。”

“嗯,你们分了吧。”众人相互看了一眼,嘻嘻哈哈地抢着吃了。

等众人吃完,轩辕离起身,“来了好几天,倒还从未好好逛逛,走,上街!”

几人出了衙门,来到青龙大街上。此时正是午后,街上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李大夫感慨道:“西北小城可没有如此繁盛景象。”

陈医官道:“嗯,和京城比虽然差了些,也算繁华的了。”

江山和江月紧紧地跟在轩辕离身后,两眼警惕,并无一刻放松。

几个大男人个个器宇轩昂,却又空着手什么也不买,很快就有人指指点点的,轩辕离视若无睹,兴致盎然,路边的店铺、摊子逐个看过去。看见一家脂粉铺子,也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江山尴尬地提醒:“将军,这是胭脂铺子。”

“哦。”轩辕离看着周围的女人们,脸色有些微红,正要转身,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咳”了一声,低声对迎上前来的老板道:“要最好的胭脂水粉。”

江山众人个个目瞪口呆,相互看了一眼,将军这是抽得哪门子疯?要买胭脂水粉?送给谁?

贵妃?她会看得上这小店里出的劣质香粉?

难不成是肖瑶那个小丫头?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轩辕离已经付了钱,手里拿着一个精美的盒子出来了。

众人尚未看清,轩辕离已经装了起来,挺胸抬头地出了铺子。

江山等人想笑又不敢笑,只跟在身后,一行人继续瞎逛,各人也零零碎碎地买了一些东西。

很快就到了松鹤堂,轩辕离松了一口气,领着众人进了堂内。

高掌柜忙放下手中的活计,迎上来,“将军,请进。”

轩辕离环视着堂内,“怎么这么多人?”

“还不是托肖瑶姑娘的福!”高掌柜一边往后堂走,一边笑呵呵地说:“大多是后续治疗的、抓药的,还有慕名而来的新病患。我这店里的生意比以前多三成不止呢!”

正说着,白纤尘迎上前来,“将军。”

“纤尘,你明天就回京吧!”

轩辕离坐下,转头对陈医官说:“你和他一起走。我写封书信,你替我转交父皇,告诉他我和老六一切都好,让娘娘也不要挂念!”

“是!”陈医官点头,看向白纤尘,“公子,明天能走吗?”

白纤尘有些为难,“美髯丹尚未制出,我还想把第一批货带走的。”

“有了方子,回京再制也是一样的。”轩辕离点头,“你尽快回去复命,陈大夫也不可离京太久。就这么办。”

白纤尘自然知道自己是领了皇命,听了这话,也晓得轩辕离是为了自己好,于是点点头答应了。

“明日一早,我和陈医官就出发回京。运往西北军的药材我已经交给顺通镖局,昨日已经启程。”白纤尘问道:“将军何时回西北?”

“明日一早。”轩辕离道:“京中事全权交于你,有急事用我手令可出城。”

说到正事,白纤尘俊脸严肃,语气坚定,“是,将军放心,白纤尘必不辜负将军信任!”

一夜无话,第二日一大早,轩辕离等人用了早饭,整装待发,江月来报:“将军,吴娇小姐求见。”

轩辕离面无表情,“不见。”

“吴小姐,请留步!”门外突然传来江山不悦的声音,众人一愣,难道那吴娇小姐竟自己进来了?

轩辕离微微皱眉,“让她进来吧。”

“将军!”吴娇一脸娇媚、喜气盈盈地走了进来,进门先冲着轩辕离施了一礼,面含娇羞地柔声说:“昨晚听闻将军要走,我一夜未睡,赶制了一副护膝。将军此去天寒路远,这护膝可遮挡一二。”

说着,打开手中的小包袱,拿出两个厚厚的护膝来。

众人一看,这护膝银色锦缎做面、里面蓄着棉花,手工利索,针脚细密,倒真是个好东西。

“多谢吴小姐美意,我年轻用不着。吴知府年纪大了,为民为国操劳受累,这护膝送他吧。”

“爹爹有,我每年都给他做呢。”吴娇娇滴滴地说着,把护膝就要往轩辕离手中送。

轩辕离面无表情,“李大夫,你收了吧。”

这些人里,就李大夫年龄大、身子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