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67章 依依惜别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29 2016-01-19 20:14:05

  李大夫上前一步,高高兴兴地接过吴娇手中的护膝。

嗯,很厚实,骑马不怕膝盖受凉了,我的老寒腿哦!

吴娇手中一空,随即面有喜色,这是收下了吧?收下了吧?将军对自己是不是果然有意……

吴娇粉面含春、娇羞无限地朝着轩辕离看了一眼,“吴娇愿将军一路顺风,早日回来……”

人家等你早日回来提亲!

“将军,吴知府求见。”

轩辕离看了吴娇一眼,“传。”

听闻父亲要来,吴娇脸色苍白,好像又突然下了决心,一脸决绝。

果然,吴新勇一进来就看见女儿在这里,猛地一愣后,老脸一阵红一阵白,狠狠地瞪了吴娇一眼。

“将军,下官管教无妨,小女打扰了。”

“无妨,倒要谢吴小姐的一片好意。”轩辕离脸上淡淡的,“知道我等骑马风重,送来一副护膝。”

吴新勇老脸登时黑了,死丫头,竟敢不听父母劝告,不顾男女大防,行这私相授受之事!轩辕离乃皇子,岂是一个五品知府之女高攀得上的!

轩辕离抬步,“我等告辞。”

吴知府忙前头引路,众人牵马跟在身后,独抛吴娇和莲儿两人留在院中,莲儿忙拉着吴娇跟上。

众人出了衙门后院,纷纷上马。

吴娇及时赶到,冲着骏马上天神一般的轩辕离哀哀低呼:“将军……”

吴新勇忙开口截住吴娇的话,“将军一路顺风。”

轩辕离看也未看二人,抛下句:“好自为之。”一拍身下神驹,“踏踏”的马蹄声迅速远去了!

看众人走远,吴新勇转头,死皱着眉头,黑着脸,狠狠地朝着吴娇大吼:“死丫头!你干的好事!回府!”

吴娇恍若未闻,痴痴地看着轩辕离等人消失的方向,喃喃低语,“我定好好等你回来!”

“混账!”吴新勇老脸紫涨,“莲儿,还不带小姐回去!”

莲儿忙拉着吴娇的胳膊,“小姐,回去吧。”

吴新勇气冲冲地回到内堂,看着迎上来的吴夫人,吼道:“都是你!看看娇娇让你惯成什么样子了!竟然敢跟将军私相授受!”

吴夫人胖胖的脸气得直颤,理直气壮地大声说:“没错,是我告诉她将军就住在衙门!我还不是为了女儿好!女儿去年就及笄了,男未婚女未嫁,两人怎么就见不得?娇娇嫁入皇家,对你、对这个家有什么坏处,你倒是说说看!”

“你你你!”吴新勇气得一阵阵发晕:“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朝廷的事,瞬息万变,是福是祸不过一夕之间,我等又没有靠山……算了、算了,我跟你也说不清楚,总之一句话,娇娇半年内不许出府门半步!好好给我磨磨性子!”

京城太子宫。

轩辕钊惊讶地看着黑鹰:“你说什么?曹制去明城了?去那里干什么?”

“听说是一大户人家盖房子,曹制告了假。”

“此言当真?江山找他不是给轩辕离建府?”轩辕钊一脸不可置信,看着身边的扁舟子,半信半疑地问道。

扁舟子捋着山羊胡子,抻了抻道袍,冷笑连连,“难不成是障眼法?”

黑鹰皱起眉头:“曹制告假之事工部已准,并无任何隐瞒。”

轩辕钊“噗通”一声坐到椅子上,恼羞成怒:“轩辕离不是要在京城开府?他到底是要干什么?从来就搞不懂他的想法!真是可恶!”

扁舟子起身,来到轩辕钊身边,低声说:“何不一路跟了去,找到曹制,不就知道二爷想干什么了吗?”

轩辕钊浓黑的眉高高挑起,猛地一拍桌子,喝道:“黑鹰!”

“属下在!”

“即刻派人去明城,务必给我打听清楚,曹制去干什么了?若真是盖房,那家是个什么人家?何德何能,竟然惊动轩辕离的第一侍卫亲力亲为?到底是多高级的民房,竟然敢动用我南丰国工部的五品官!”

黑鹰躬身抱拳,“是!属下即刻派人去!一有消息,飞鸽传书!”

当黑鹰的手下循着曹制一行人的踪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打听到曹制的消息之时,四合院已经盖好,时间也过去好几个月了,此时后话,暂且不提。

明城。

轩辕离一行人离开知府衙门,穿过青龙大街、朱雀大街,出了城门口,江水的脸就耷拉下来了。

垂头丧气地骑着马跟在众人身后,江水眼泪汪汪地看着轩辕离的背影,心里委屈地默念:“为毛留下我、为毛留下我……”

“江水。”轩辕离突然呼唤。

身体一震,江水心中哀嚎道:“离别的时候就要到了……”赶紧打马上前,“将军。”

“前头带路,去胡家庄。”轩辕离面无表情地说道。

“啊?”

轩辕离此话一出,不仅江水,众人都愣住了。

“去那里干什么?”江水摸着头,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轩辕离有些羞恼,“让你带路只管带路,哪那么多废话!江山跟上。”说完,转头吩咐其他人:“远远跟着。”

“是!”

众人心中都暗中嘀咕:“胡家庄?不就是去见那丫头?咦,将军这是……哦!”

众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江水拨转马头,朝着东北方向,“胡家庄在那边。”

“走!”轩辕离也不多话,拨转马头,疾驰而去。

江水一愣,急道:“我才是带路的!将军,等等我啊!”一打马屁股,猛追了去。

江山二话不说,驱马紧追。

看着三人跑远了,众人相互看了一眼,同时哈哈大笑!驱动着坐骑,众人边聊天边慢悠悠地跟上。

李大夫笑眯眯地摇摇头,“年轻就是好啊!”

“我看呀,这次大将军动真格的了……”

“我看也是,不过,唉,不好办呀……”

“有啥不好办?那么多位置……”

“就是,都是娇滴滴的娇小姐有什么意思?小神医挺好……”

“只怕宫里那关难过……”

“说起来,大将军的婚事还不如我们自在……”

“说的是,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

胡家庄。

“阿瑶姐姐!阿瑶姐姐!有人找!”

肖瑶闻声出屋,只见一个七八岁的小丫头正气喘吁吁地冲着自己喊。哦,原来是三奶奶家的小孙女张霞。

肖瑶张望了一下,张霞身后并没有人。

“小霞,谁找我?”

“是来过好几回的那个赶马车的哥哥,昨天还来了。我听见你叫他江大哥。”

“江水?”肖瑶皱眉,他来干什么?

“你在哪里碰到他的?”

“山下,小溪边。我们在那里抓蚯蚓来着,然后就来了三个人,都骑着马。那个江大哥让我来喊你呢。”

江水搞什么幺蛾子?三个人?还有谁?

肖瑶转身对跟出来的丁元春说:“我去看看。”

“姑娘,我和你一起去吧?”丁元春想去看看,也很好奇,不知道那个人到底什么来路。

“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肖瑶摇摇头。

丁元春只好留了下来。

张霞跑在前面,叽叽喳喳地,两个人很快就来到山脚下。

远远地看到一人身姿挺拔、器宇轩昂,如青松、似修竹,肖瑶一眼就认出,轩辕离!

见肖瑶来了,江水和江山互相看了一眼,自动自发地走到孩子们身边,帮着孩子们一起挖蚯蚓去了。

自肖瑶的身影出现,轩辕离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看着小小的人儿就这么来到自己眼前,轩辕离平静的眸子里漾起温柔的微波。

肖瑶来到轩辕离面前,淡笑着地打起招呼,“将军来了。”

轩辕离剑眉微微蹙起,这丫头,就没有一点儿少女见到心上人的羞涩吗?

看着肖瑶,轩辕离沉声道:“我要回西北军营了。”

“哦,一路平安。”

轩辕离看着肖瑶的一脸平静,突然有些不悦。

肖瑶敏感地感觉到了,看了一眼有些不高兴的轩辕离,肖瑶问道:“将军有事吗?”

轩辕离不答,抬手从怀中掏出一个东西,拉住肖瑶的手,放到手中,“拿着。”

“是什么?”肖瑶有些好奇,看着手中精美的小盒子,打开来,“胭脂?”

轩辕离有些羞窘,此生第一次给女人送东西,也不知道这丫头喜不喜欢。

“喜欢吗?”

肖瑶听着轩辕离有些期待的问话,不答反问,“这算不算私相授受?”

轩辕离黑了脸,“好好拿着。我走了!”

轩辕离不等肖瑶说话,转身上马,一声呼哨,纵马奔驰。

江水和江山慌忙跟肖瑶打了招呼,上马绝尘而去。

肖瑶看着三人的背影,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这个自说自话的自大狂!讨厌死你啦!

突然想到知府衙门后门轩辕离和吴娇二人相见的一幕,心中有些发闷。

“阿瑶姐姐,”张霞跑过来,拉着肖瑶的手,“过来看看我们挖的蚯蚓行不行?”

肖瑶收回视线,低头看着张霞小罐子里纠缠成团的蚯蚓,点点头,“张霞真乖,以后就挖这么大的,比这些再小的姐姐可不要啊!”

“嗯嗯,知道,我们都用筷子量了。”张霞叽叽喳喳地说完,又回到溪边去了。

肖瑶看着几个小孩子天真无邪的样子,不知道怎么了,心中突然升起一种羡慕来。

转头看向轩辕离三人消失的地方,莫名地有些烦躁,肖瑶皱起眉头,心里暗暗自问:“自己莫不是喜欢那个自大狂了吧?嗯,他走了也好,正好看看自己的心。不要庸人自扰了,去家里的宅基地看看,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工地上。

肖文带着曹制来到工地上,指着正干得热火朝天的众人对曹制说:“曹师傅,这就是我家的宅基地。您看看。”

“嗯,不错。”曹制来到地边,四处张望着,边走边对肖文说:“用地方正,无斜边、没缺角,前低后高,乃大吉;土肥地厚,周边野草郁葱、植物繁茂。此乃旺处。”

抬头看看宅基地北部高耸的界山,曹制点点头:“背有来龙作靠山,很好!不知道附近可有水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