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64章 某人醋了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73 2016-01-16 20:01:52

  卖身契是一种买卖人口的契约。在现代社会,这种契约一般被认为是一种无效合同。但在允许人口买卖的古代社会,这种契约具有法律效力,是主人对奴仆主张权利的重要依据。比如,奴仆未经允许私自出逃,主家若报官,他们会受到严厉的惩处。

一般来说“卖身契”会有明确条款规定,奴仆必须遵守,若违反打死也没有地方说理。

在中国古代,卖身契被广泛应用在人口买卖的各个领域。不仅买卖奴仆需要签订卖身契,就连**卖入妓院,演员卖入戏班,甚至工人接受雇佣都需要签订卖身契。

想到这里,肖瑶暗叹了一声。

叠好卖身契,装到怀里,肖瑶用手拍了拍丁元春,柔声道:“元春,不用担心,我会把你当亲姐妹一样看待的。我从来没有买过人,可是我要是不买,只怕你要在那里受罪了。”

丁元春“噗通”一声跪下,磕了一个响头,哽咽着说:“小姐大恩大德,丁元春永不敢忘。自此后必当结草衔环,做牛做马报答小姐!”

肖瑶黑线,“以后千万不要喊我小姐。嗯,喊我姑娘好了。起来吧。”

“小姐”这词,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呢?

“是,姑娘。”丁元春应声起了身,坐到肖瑶旁边,微微垂着头,一言不发。

肖瑶暗自感慨,“自己真是腐败啊,买卖起人口来了!算了,别纠结了,入乡随俗吧!以后家业大了,买卖人口这种事会越来越多的,慢慢就习惯了。再说,奴仆出逃、或者奴仆背主可都是大罪,那些奴仆们没有万无一失的后路,一般是不敢违反的。有些药方是要保密的,这种买来的倒还放心些。”

一路无话,到了胡家庄,天已经黑了。肖文、赵明亮等人收了工,正在房中闲话,听见动静,都迎出来。

肖瑶两人下了车,众人都有些惊讶,肖瑶身后跟着的俏生生的小姑娘是谁?

赵秀丽等人疑惑地看着丁元春,当知道这是肖瑶买来的丫鬟时,都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丁元春跪倒施礼,“老爷、夫人,奴婢丁元春给您磕头!”

赵秀丽阵阵眩晕!

孙秀娥用胳膊捣了捣赵秀丽,赵秀丽才回过神来。

“快起来!”忙不迭地扶起地上的丁元春,赵秀丽红着眼睛,“唉,这孩子是个苦命的,我们家不兴这些,我就当多个女儿,元春啊,你以后就跟肖瑶做伴儿吧。”

“谢夫人,伺候姑娘是奴婢的本分。”

肖文震惊过后,反而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现实。

昨晚阿瑶又交给自己五百两银子,胡员外家也不一定有这么多钱吧?自己家的家财现在说是财主也不为过,老婆、孩子有人伺候不是应该的吗?自己没有想到这些,真是愧疚呢!

想到这里,肖文大手一挥,“就这样吧。”

赵秀丽有些为难,想了想,对丁元春说:“也罢,你以后不要自称奴婢啥的,咱家都是老实的庄户人家……”

“是,夫人,我记住了。”

于是,丁元春在肖家就算落了脚。

流霜撤回了暗一。暗一和肖瑶到底男女有别,诸事不便,还是让丁元春贴身跟着更合适些!肖瑶这丫头到底是不是姑姑的血脉,相信很快就会有个准信!

丁元春倒真有个丫鬟的样子,晚上给肖瑶铺床叠被、端水倒茶。第二日一大早,众人还未起床,丁元春就把院子里收拾得干干净净。

看肖瑶起身了,丁元春忙端来洗脸水,等肖瑶洗漱已毕,坐到了梳妆台前,丁元春拿起梳子,问:“姑娘,今天梳什么发式?”

肖瑶晕,“随便吧!”

我哪知道什么发式!

早饭过后,赵集的赵元良三兄弟过来了,放下身后的背篓,赵元良对迎出来的赵秀丽说:“前几日爹不让来,说我们身上有伤,干不了重活倒拖累人。这几日也没闲着,阿瑶交代的那些药材都弄好了。该种的种到了地里,能炮制的都带来了,让阿瑶看看怎么样?”

“舅舅们好!”肖瑶赶忙叫人。

赵元俭从赵元良身后一步跳出来,拽拽肖瑶的小辫子,笑着道:“哟,阿瑶今天打扮得这么好看!”

孙秀娥在旁边笑着说:“可不是嘛,这样多漂亮!”

肖瑶有些不好意思,看来元春的手艺不错!

看看满满一背篓炒制好的苍耳子、风干了的蟾酥、蟾衣等,肖瑶点点头,“很好,等会儿城里来车了,我带过去吧。”

孙秀娥看着苍耳子,惊奇地问道:“哟,这个东西能卖钱啊?”

肖瑶点头,“是啊,婶子。等手头不忙了,你去采摘些,我教给你炒制。哦,对了,我给你买的药你要吃啊!”

说着,肖瑶又转头对赵秀丽说:“还有娘你的药,不要间断。连着吃才有效果。”

赵秀丽和孙秀娥都有些不好意思,含混着岔开话题。

几人正说着,江水赶着马车如约来到。

赵秀丽奇道:“阿瑶,你今天还进城?”

肖瑶答道:“是啊,卖这些药材,还有一个工匠师傅要接回来。”

肖瑶上了车,对跟在身后的丁元春说:“元春,你留下帮着娘干干家务吧。”

“是!”丁元春止住脚步,看着肖瑶坐着马车走了。

众人自去接着挖地基不提。

肖瑶一路和江水闲扯着,倒也不寂寞,很快就到了明城。

进了城,路过平安医馆时,肖瑶说:“江水,停车。”

“吁……”江水忙不迭地止住了马车,看着眼前的平安医馆,“来这里干什么?”

“卖药!”肖瑶跳下马车,让江水背着背篓,进了平安医馆。张大夫正忙着诊治,看见肖瑶,点点头。

小三儿见了,高兴地从柜台后出来,“肖瑶姐,你来了?肖靖哥哥没来吗?”

这小子,还惦记着小伙伴呢。

“阿靖就在明城呀,住在青龙大街的夫子家里,等我见了告诉他,闲了来找你!”

这么半大的小子正是爱玩儿的时候,天天关在屋子里真是不容易啊!

“那感情好!这是什么呀?”

“药材。特意给医馆送来的。”

张大夫结束了诊治,走过来,招呼道:“肖瑶来了。我看看是什么好药材!”

江水把背篓递过去,张大夫低头一看,就高兴地喊起来:“蟾酥?还有炒制好的苍耳子!哎呀,肖瑶,你可真能干!”

“过奖了,这是我舅舅他们炮制的,不过法子是我教的。”

东西分别过了秤,张大夫扒拉着算盘,说:“蟾酥、干蟾蜍这些约摸八两银子。苍耳子虽多,价钱却便宜,差不多值二两银子。嗯,凑个整,共十两银子,怎么样?”

江水有些惊讶,这些脏乎乎的东西这么值钱啊!

“谢谢张大夫!”肖瑶笑着说,然后接过银子,装了起来,“张大夫,我走了。”

张大夫起身,问肖瑶说:“对了,前两天听说松鹤堂来个神医,是个小姑娘。不会是你吧?”

肖瑶笑:“你觉得呢?”

张大夫惊喜地睁大了眼睛,“真的是你?哦,真是太好了!我还说去松鹤堂打听一下神医的去处,好去请教呢。”

“好说,我和松鹤堂说好了,每月的初一、十五过来坐诊。你尽可以去!”

张大夫也是个老实人,又第一次碰到这么不藏着掖着的同行,高兴地直搓手,点头连连,“嗳嗳,那感情好!我到时候一定到场!”

告别了张大夫,车子来到青龙大街,肖瑶下了车,才发现来到了赵明义家!

“进来吧。”江水走在前面。

“姐姐!”肖靖笑眯眯地迎过来。还以为要一个月才能见到家人呢,没想到第二天就见到了。

肖瑶拍拍肖靖,笑着打趣:“昨晚想家了吧?哭鼻子没有?”

“哪有?”肖靖不满意地皱着鼻子,“姐姐小看人!”

“对了,平安医馆的三儿问起你呢。”

“嗯,等我吃完晚饭去找他耍!”

姐弟俩说笑着进了正厅,赵伯笑着禀报:“肖瑶姑娘来了。”

众人都等在屋内,轩辕离放下手中茶杯,淡淡吩咐,“进来吧。”

肖瑶一进屋,就看见轩辕离身边的小胖子!

年龄大概十一二岁,个子和阿靖差不多高,身板却是两个阿靖那么大,真够胖的。脸上的肉高高鼓起,把鼻子都埋在肉里了。眼睛本来很大很圆,现在也被脸上鼓起的肉肉挤成了三角形!

轩辕煜胸脯上的肉肉鼓鼓囊囊的,随着粗重的呼吸一起一伏,肚子也大,估计他自己低头根本看不见自己的脚!

胖成这个样子,果然该治了!

轩辕煜看着瘦瘦的肖瑶,什么嘛,根本就是个没长大的小丫头!

“二哥,她就是你给我找的神医?”

“是!”轩辕离的眼睛终于舍得从肖瑶身上移开。

这丫头,今天收拾得很惹眼嘛!娇娇俏俏的纤细身材,粉红细嫩的小脸淡淡含笑,不过略施粉黛却很出彩,乌黑的秀发梳着时下流行的少女发式,灵秀的大眼睛清澈如水。整个人看起来和初见之时竟有天壤之别!

“叫我肖瑶吧。”肖瑶淡笑着和轩辕煜打招呼。

轩辕煜有些不高兴,这是什么礼节,小丫头不是要给自己磕头的吗?

轩辕离咳嗽了一声,“煜儿,你现在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不要耍脾气。”

虽然早就说过这些了,轩辕煜还是有些别扭,可是又不敢违背轩辕离,只得对肖瑶说:“我是轩辕煜。”

轩辕离看着肖瑶,说:“阿瑶,这就是我六弟,以后他的诊治就交给你了。”

肖瑶暗中翻了一个白眼,叫得倒顺口!

“好说。伸过手来我看看。”

轩辕煜不情不愿地伸过手来,众人都暗笑,这小胖子的手好厚好大啊,手背上五个小坑一字儿排列,好可爱!

看陈医官一脸兴致,肖瑶边号脉边解说:“本病与先天禀赋有关,更兼过食肥甘厚味,加之久卧久坐而少动,或外感湿邪,由表入里,或七情所伤,而致脏腑失调,转输失职,使水谷精微不能充养周身,反而变生膏脂痰湿,蕴于肌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