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65章 吴娇献媚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146 2016-01-17 22:10:31

  肖瑶顿了一下,接着说:“甚则弥漫三焦,遏阻遂道,壅塞气机,使气血运行不畅,日久则虚,尤以气虚为重。”

陈医官连连点头,“你说的没错,六……公子的病老夫也诊过,确以补气为主。”

“其治若纯以补气,有碍痰瘀,故首当清除病理产物,以开痰瘀之阻遇。”

肖瑶收了手,开始写药方:“桃仁、红花、川芎、当归、泽兰、炒白术、苍术、泽泻、半夏、皂角各两钱,益母草两钱半,茯苓六钱,白矾一分。水煎服,每日一剂,日服两次。”

陈医官看了,赞道:“好方。利湿化浊,活血化瘀。”

肖瑶问轩辕煜:“六子,可有气短乏力、头目眩晕的症状?”

轩辕煜黑线,这名字!什么?六子?!亏她想得出来!不过,你别说还挺符合的!谁让自己排行老六呢!

“有!”

“他是单纯性肥胖,问题不大,不过要坚持治疗!”肖瑶拿过药方,边写边说:“面赤气粗、头目眩晕,伴肝阳上亢,加怀牛膝、磁石;气短乏力,加生黄芪!”

江水接过方子,正要去抓药,肖瑶说:“等一下,再开些外用的药,一齐去抓吧!”

陈医官和李大夫互相看了一眼,李大夫奇道:“肥胖又不是外伤,怎么还有外用药?”

众人也不解,全身都是那么胖,外用药要敷在哪**********泻叶两钱,泽泻、山楂各三钱,油麻稿一两。上药共研细末,用时每次取药末三至四钱,以红茶水的浓汁调和成软膏状,敷于肚脐上,外以棉布盖上,腰带固定。每日换药一次。连用一月,必有奇效。”

看众人惊讶的眼神,肖瑶黑线,肚脐给药是多好的外用方法,这些人竟然没有听说过?

“去抓药吧。”肖瑶对江水说完,又对陈医官说:“针疗法也配合上,效果更快。不过前已有汤药、外用药,不可太猛,所以呢,针灸就隔得时间长些,每五天针疗一次也就够了。今天就劳驾前辈吧。”

肖靖放了心,姐姐到底是个女孩子咧。那轩辕煜虽然不过十一岁,到底也是个男孩子!

轩辕离不说话,心里暗喜,看来自己的话这丫头听进去了!如此,就放心多了。

陈医官自然无二话,“好!”

轩辕煜小胖子苦着脸,嘀嘀咕咕,“我不要扎针!”

“嗯?”轩辕离一个眼神扫过来,轩辕煜乖乖地进了屋。

众人轻笑。

“取三阴交、曲池、支沟、大横、四满、内庭、腹结。”肖瑶站在房门外,一一指点:“留针两刻钟。”

轩辕离眼睛不离肖瑶,见她忙完了,低咳了一声,略略掩饰了下不自在,“过来坐!”

肖靖大眼睛立即看了过来,眉头微微皱起。十四岁的少年已经情窦初开,看见轩辕离对肖瑶的态度,肖靖有些警惕。

肖瑶绷着小脸,轻轻瞥了轩辕离一眼,随即转过脸去,看着坐在轩辕离身边、一直没插话的男人。

男人约摸四十岁,长相普通,个子不高,身材健壮,一身青色棉布长袍,很精干的样子,看手指粗壮、裂口不少,再加上脸色黝黑,像是个常年在外手工干活的。

想起轩辕离曾说找了个工匠已经到了,今天让自己带走的话,肖瑶俏脸上浮起甜甜的微笑,轻声问道:“你好,我叫肖瑶,是胡家庄的。请问您就是工匠师傅吧?不知道怎么称呼?”

轩辕离黑线,死丫头,对自己老是绷着小脸、粗声大气;对着别的男人笑得总是开心,还柔声细语的!

“呃……”曹制暗暗苦笑,“俺赖好也是个四品官,到这姑娘嘴里怎么就成了工匠师傅了呢?”

“正是!”轩辕离咬牙,“他叫曹制,你想盖什么房子只管告诉他,必能如愿的。”

“曹师傅,那可太好了。”肖瑶高兴了,“我家那院子有些……嗯……奇特,不仅有火墙火道,还有上下排水,本地的师傅都感觉有些棘手呢。”

“哦?”曹制一听就来了兴致,“那倒要好好看看。”

这里竟然还有人能设计出那样的房子,真是奇特得很。在南丰国,只有皇宫和王侯将相这样的深宅大院才有这样的手笔吧?

“咳!”轩辕离见二人相谈甚欢,竟然有些不高兴起来,低沉地咳嗽了一声。

曹制越老越成精,一看主子恼了,立即识趣地闭上了嘴巴。

肖瑶看看周围众人暧昧的样子,羞恼滴冲着轩辕离翻了个白眼!

轩辕离又气又笑,正要说话,陈医官和小胖子轩辕煜从屋里收拾停当走了出来。

轩辕离看轩辕煜,“老六,感觉怎么样?”

“没什么感觉啦!”小胖子一屁股坐到椅子上,胖胖的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桌面,看着轩辕离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二哥,我饿了!”

众人黑线,离午饭时间还早呢。

轩辕离面无表情,用手一指门外,“看着太阳,正午才能吃午饭。”

说完,转身对几个站在一边的侍卫吩咐道:“你们几个,盯着他,每天不到饭时,不得用膳,点心也不许!”

“是!”几人同声应下,有些同情地看着小主子。

小胖子轩辕煜最怕这个二哥,听了这话,立即皱着眉头,噘起了嘴巴。

减肥一般都是要节食的,肖瑶也赞同轩辕离的说法。

看着小胖子的一脸苦相,肖瑶笑着说:“六子乖哈,如果听话,等姐姐家房子盖好了,就带你到村里去住几天。那里有山有水有朋友,比在这里好玩儿多了,怎么样?”

众人黑线,轩辕煜的姐姐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这丫头倒挺会自来熟!

“真的吗?”轩辕煜却不管这些,立即高兴了,从椅子上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咚咚咚”地来到肖瑶面前,“现在就去。”

“不行!”轩辕离沉着脸。安全是个问题不说,那丫头自己还寄人篱下呢,哪有地方招待老六啊!

看着轩辕煜像个撒了气的皮球般一脸颓丧,肖瑶责怪地斜了轩辕离一眼,对孩子不能温和点儿吗?

轩辕离垂眸,不理肖瑶。

肖瑶转头对轩辕煜柔声说道:“六子,听话啊,姐姐说的是房子盖好了再去,现在不行哦,姐姐都是住在别人家呢。还有啊,我们村里的孩子不管爬山还是游水都很快的,六子要是追不上他们,多丢份儿啊!该怎么办呢?”

轩辕煜挠挠头,“我好好吃药,等瘦了就跑得很快了!”

“这就对了,”肖瑶笑着说:“肖靖是我弟弟,你只要能追上他,我就提前带你去我家!”

“一言为定!”轩辕煜高兴地咧着嘴,笑呵呵地朝着肖靖比划,“我很快就能追上你的!”

肖靖也是小孩子心性,毫不示弱,一挺小肚子,“我等着你!”

眼看时间到了中午,肖瑶告辞,曹制连忙起身。

轩辕离点头,“江水送她。”

曹制骑马,肖瑶上了江水的马车,刚放下帘子,只觉得车子一动,抬头,就见轩辕离进了马车。

“先送我回衙门。”轩辕离淡淡地瞥了肖瑶一眼,像是在解释,又像是在吩咐赶车的江水。

肖瑶暗暗撇嘴,狭窄的车厢内两人对坐,有些尴尬。

肖瑶转过头去,挑起车上的帘子,正要欣赏街景,“唰”地一声,眼前一黑,帘子被某人拽下,瞬间遮住了视线。

“不许!”

某人的声音有些冷。

“真是的!”

肖瑶噘着小嘴,水汪汪的杏眼不满地瞪着对面的轩辕离。

轩辕离看着近在咫尺、俏脸薄怒、樱唇微翘的肖瑶,鹰眸黝黑,犹如暴雨前的海面,波涛汹涌!

这死丫头!

轩辕离薄唇紧抿,大手伸出,用力一揽,肖瑶淬不及防,一下子扑在轩辕离的怀里……!

此时此刻,车轮的咕噜声,大街上人群的喧嚣都消失了,车厢里黑夜一般沉静,唯闻两人清浅的呼吸。

仿佛听见春水淙淙,一对锦鲤嬉戏追逐……

仿佛看见秋季落叶,两只小鹿林间交颈……

有风,自耳畔轻拂过……

春日暖阳、灿烂夏花……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好像不过一个呼吸之间,也好像天长地久,轩辕离放开了肖瑶的唇。

肖瑶双目微闭,小脸潮红,乌黑的发丝柔柔的逸动。

温热的气息、心脏的跳动,此时交织在一起,氤氲着轩辕离的眼睛,热热的。

肖瑶缓缓睁开眼,正看见轩辕离眼角、唇边的一抹笑意,肖瑶甚至敏锐地捕捉到,轩辕离微微翘起的睫毛颤如蝶翼,耳尖微红,英俊的脸上竟然有一丝浅浅的羞涩和窘意……

肖瑶被轩辕离禁锢在怀中,无法动弹,只定定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年轻、英俊、霸道却不失温柔,有身份有地位,好像也不曾有过别的女人……

喜欢吗?

不讨厌……

可是就这么交付了自己,好像有些不甘。

二人静静地对视着,享受这一刻难得的静谧和温情。

看着怀中安安静静的肖瑶,既无愤怒诧异,亦无尴尬扭捏,轩辕离心中溢满了喜悦。

俊脸微低,满面含笑,轩辕离大手抚摸着肖瑶的细柔发丝,平日凌厉的眼眸此时满是溺死人的柔情蜜意,用英挺的鼻子轻轻地蹭了一下肖瑶微翘的小鼻头,柔声说:“等我。等我一年,回来娶你。嗯?”

肖瑶心中暗叹,垂了眸,微微摇头,声音不大,语气却坚定:“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