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54章 极品大姑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91 2016-01-06 20:02:27

  陈贵妃眉头皱起,粉白的脸气得通红,“他让我把煜儿送到北边儿明城去!说找到一个什么神医,能治好煜儿的病!你说说我能让煜儿出宫吗?真是越大越不省心了!”

陈嬷嬷两手一拍,惊呼道:“天哪!真的吗?二爷对六爷真是兄弟情深!”

说到这个,陈贵妃一脸满意,“离儿疼煜儿那是没话说,别的不说,逢年过节的礼物,哪次不是变着法儿的给老六淘换点儿稀罕玩意儿。”

“娘娘说的是。”陈嬷嬷一想到轩辕煜的那身肉就愁,“二爷也不知道找到什么神医了?对六爷的事儿,御医都束手无策,那神医能成?”

“谁说不是呢!再说,让神医进京就好了,干嘛非要让煜儿出宫啊,我可舍不得。”

两人正说着,一个宫女进来禀报,“娘娘,六爷来了。”

话音未落,就听到外面“咚咚咚”的脚步声。

其实,不用来人禀报,光听这沉重的脚步声,陈贵妃和陈嬷嬷也知道是小胖子轩辕煜来了!

轩辕煜十一岁,乃皇帝第六子。也是轩辕离唯一的同母兄弟,轩辕离平时对这个弟弟十分疼爱。

轩辕煜从小就食欲旺盛、胃口特好,宫中本来就吃食丰富,也没人敢不让他吃,再加上他平时搞得宫里鸡飞狗跳,只有吃东西的时候才会安静下来,于是宫女和太监们无意识的纵容也让轩辕煜成了个大胃王。

结果小小年纪就吃成了个胖子。等陈贵妃发现事情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

御医开的方子却是越减越肥,而且因为肥胖和减肥,也给轩辕煜本来就不堪重负的身体带来了很多疾病。

轩辕煜一个十一岁的孩子,不到一米六的身高,却已经有一百五十多斤的体重了。

此时,轩辕煜一张圆脸肉嘟嘟的,一双大大的眼睛镶嵌在脸上,看起来黑黑的炯炯有神,英挺的鼻子,一张红红的嘴唇,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五官和轩辕离有些像,兄弟两个都遗传了陈贵妃的美貌。

不过轩辕煜因为脸胖,眼睛和鼻子都被埋在肉里了,整张脸看着就是个肉包子哇!

“母妃!”轩辕煜累得呼哧呼哧的,笑呵呵地喊道:“二哥来信了?提到我了吗?”

“六爷!”陈嬷嬷屈膝施礼。

轩辕离挥手:“嬷嬷免礼。”

“你这孩子,着急什么?”拉住轩辕煜的小胖手,两个人一起坐到雕花紫檀木宽榻上,贵妃榻被压得吱扭一声。

陈贵妃心疼地嗔道:“看跑得一头汗!”边说边抬手给轩辕煜擦拭头上亮晶晶的一层汗水。

“你二哥可想你了,满篇写得都是你。”

陈贵妃拍拍轩辕煜的胳膊,满脸慈爱,对这个小儿子,陈贵妃满心疼爱也满怀愧疚。

孩子身体不健康,是每一个母亲的心病。更何况在这个母以子贵的吃人的皇宫!

此时,看看轩辕煜小脸涨红,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再想想轩辕离信中所说,陈贵妃心中有些犹豫了,暗暗思量:“那神医万一真的能治好煜儿呢!离儿可不是那办事不稳重的人!更不会妄言!至于到底为什么不让神医进京而让煜儿去明城,离儿可能有更深的考虑,在信中却不便明说?”

陈贵妃叹了一口气,对身后的陈嬷嬷说:“陈嬷嬷,现在快到午时了,你去看看皇上有空吗?就说离儿来信了,煜儿也在,请皇上来明霞宫用午膳。”

“是。”

太子东宫。

太子轩辕钊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英俊的容颜,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不得不说,轩辕钊是个美男子。

轩辕钊二十五岁,乃已逝皇后之子,皇帝长子。十岁时被立为太子。

此时,轩辕钊眼神犀利,脸色阴沉,对跪在阴影中的黑衣男子厉声问道:“黑鹰你说什么?江山回到了京城?!”

“属下绝对没有看错!”黑鹰语气坚定:“江山先到工部,见了曹制,属下不知道说些什么。后去了军械司,给制造库留了一套草图。”

“曹制是工部司掌房舍建造的,江山找他能干什么?先不管他!那草图上面画的是什么?”

难道轩辕离研制出了什么新的军械?如果是真的,倒也算是对南丰国有利的好事,早点儿打败西诏国!

“属下打听了咱们的人,回话说是一套奇形怪状的刀具、钳具之类。江山留话说是医者给病人医治病疮用的。属下不知真假。”

“难道是轩辕离的暗器?”轩辕钊说完,转向身边的男人,沉声问道:“扁舟子,你说呢?”

扁舟子五十岁左右,一身道袍,身材高大、面容消瘦,细眉细眼、白面微须,手持雪白拂尘,倒也有些仙风道骨。

“贫道以为太子不要急,那刀具不过是死物,等打造好了,自有它的去处,派人盯紧些,到时候一切自知。倒是那曹制……”

“道长的意思是……”轩辕钊双眉上挑,疑惑道:“那曹制才是江山此行的重点?”

“贫道以为,”扁舟子捋捋下颌白须,微微眯着眼睛,斟酌着词句:“此时西北战事未停,二爷第一侍卫几千里奔回,来找一个盖房建屋的,所为何来?”

黑鹰插话:“曹制不过一介五品官,平时专研房舍楼宇,并无异动。既然他是个建房的,江山找他必为建房!”

“对啊!”扁舟子点头,“那二爷西北军中可须建造馆舍殿堂?”

黑鹰摇头,“军士皆住帐篷,哪须馆舍殿堂。”

“既不在西北,二爷要在何处建房?”

轩辕钊犹如醍醐灌顶,突然想到什么,俊脸猛地绷紧,大手往桌上一拍,“京中!”

“看来,西北战事接近尾声,二爷要回来开府建衙了!”

黑鹰弱弱地接了一句:“二爷已经到了弱冠之年……”

按照南丰国律法,除太子外,皇子二十弱冠必须出宫开府。有功于国的皇子,则可以被皇上直接封王!大婚后须去封地生活,无宣召不得随意进京!

若轩辕离有了封地封了王,再掌握着西北军权,后果不堪设想……

轩辕钊突然打了个冷战。

“黑鹰,你去盯着曹制,有异动速速来报。喊顾总管来!”

顾总管乃东宫总管太监,轩辕钊的心腹。

黑鹰一个呼哨,瞬间消失。

“也可能是我们多虑了。”扁舟子笑道:“太子不必着急,贫道出宫打探打探。”

说完,打开书房暗门,下了地道,身影倏忽不见。

轩辕钊封好暗门,正要出门,顾总管来了,报:“太子,明霞宫传来消息,江山给陈贵妃送了一封信。”

“可打探到内容?”

“未曾。陈嬷嬷请皇上到明霞宫用午膳,皇上已经应允了。六爷也在明霞宫。”

“那个死胖子,废物一个,以后不用管他。”轩辕钊阴狠的眼睛眯了眯,“今日起,安排在他身边的人全部撤回来,想办法都送到陈家去!”

陈家乃是轩辕离的外祖父家,现任左丞相陈权就是轩辕离和轩辕煜的亲舅舅,陈贵妃的亲哥哥。

陈家乃百年望族,陈贵妃之所以能成为贵妃,不是恭谨淑德、也不是生了两个皇子,其实乃皇家朝堂制衡所需。

此时乃南丰国全兴朝二十年,皇帝轩辕宗登基已经二十年,当时就是踩着父兄们的鲜血和白骨登上的宝座,对于儿子们在谋划什么,他其实比谁都清楚,但是并不阻止。

只有铲除了杂草,树苗才能长成大树!

明霞宫。

“煜儿,”轩辕宗摸摸轩辕煜的头,慈祥地问:“吃饱了吗?”

轩辕煜嘴里咀嚼着,有些含混不清地回答:“快了。”

轩辕宗淡笑着看着轩辕煜,心道:“这个儿子是个有福的,别看现在这个身子,说不定最后能保住一命的倒是他呢。说到底,谁会对一个只在意吃喝、对自己毫无威胁的闲散王爷下手呢?自己大行之前,给他块富庶的封地,一辈子好吃好喝的也好!”

“皇上,您尽宠着他。”陈贵妃有些撒娇的样子,“看这孩子胖成什么了。御医都束手无策。”

轩辕宗皱眉,“别提那些御医了,除了陈淳,都是白领俸禄的。离儿来信说什么?”

“皇上,您看看,”陈贵妃拿起轩辕离的信,递给轩辕宗,“这孩子净出馊主意。”

轩辕宗看完,放下信。转头看了一眼正埋头苦吃的轩辕煜,皱起了眉头。

煜儿这孩子确实太胖了些,如果真能治好了病,倒少了一桩心事。只是不知道轩辕离说的那神医怎么样?

“你不想让煜儿去?”

轩辕煜听到父母提到自己的名字,放下手中食物,疑惑地看着二人。

“皇上想让煜儿去?”陈贵妃有些惊讶:“京城到明城,路途三千里,这一去得几个月小半年才能回来。臣妾有些舍不得。”

轩辕宗问一脸迷茫的轩辕煜,“煜儿要不要去明城?”

“我去明城干什么?母妃说好远的。”

轩辕宗一脸慈祥,“那里有个神医,可以看好你的病。”

轩辕煜肉包子脸皱得更像个肉包子了,小声嘀咕道:“我不要看什么神医,那些药汤子好苦,我再也不要喝了。又没用!”

“还有啊……”说着,轩辕宗低头在轩辕煜耳边低低地说:“你二哥在那里,你去不去?”

“当真?”小胖子轩辕煜立即惊呼起来,“父皇不要骗我。”

轩辕宗故作严肃的黑了脸,“父皇骗过你吗?”

陈贵妃忙出来打圆场,“你这孩子,忘了父皇金口玉言了!”

轩辕煜嘻嘻笑起来,“我去!我去!今天就出发。”

宫里闷死了,又可以见到二哥,哎呀,真是太好了!

陈贵妃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失落来,“煜儿不要母妃了。当年离儿也是说走就走,一走五年,再也没见过。现在连煜儿也要离开,以后这个明霞宫里冷冷清清的就剩下母妃一个人了。”

“煜儿治好了病,就可以更好地孝顺母妃了呀。现在,煜儿想给母妃磕个头,都弯不下身子……”轩辕煜有些沮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