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52章 有人找茬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64 2016-01-04 20:02:21

  “哪里是病啊,听说被郡城官老爷打了板子,功名都革了。肖达也被打了。”

“果然是诬告啊!我就说肖文这么老实的人,咋能抢自己爹娘家!”

“谁说不是呢,老肖家真不是东西!”

肖文一家正在赵明亮家,见肖瑶和赵德胜回来了,都很高兴。

赵德胜在明城给家里买了不少东西,刚好让松鹤堂的马车一齐送回家,说定了明天上午过来看看宅基地,所以也没有留下吃晚饭,就回家去了。

回到屋里,肖文掏出地契文书,啪地一声拍到桌子上,乐呵呵地看着肖瑶,“阿瑶,看看,这是宅基地的地契!”

众人都围过来,个个脸上带着笑意,肖瑶感觉心里暖洋洋的,这感觉,真好!

兴致勃勃地拿起地契,肖瑶惊呼,“十三亩地啊,到底有多大啊!”

“明天早点儿起来,我带你去看!”肖靖得意洋洋地叉着腰,“今天跟着爹走上那么大一圈,我都不累!”

“是啊,我也不累!”赵铁柱在身边插嘴。十三四岁,虎头虎脑的样子,很找人疼爱。

肖瑶点点肖靖的鼻子,笑呵呵地说:“给你找到夫子了!”

“真的吗?”肖文三人一齐惊呼!

看着众人又惊又喜的表情,肖瑶笑着说:“比珍珠还真!是那个将军帮着找的,听说是个因病还乡的御史大人,年轻时候中过探花呢!”

“老天爷!”孙秀娥惊叫起来,眼睛瞪地大大的,“御史大人?探花老爷?那是比丞相还大的官儿吧?”

“瞎说!”赵明亮笑着反驳,“哪能有丞相大!”

赵秀丽突然紧张起来,“会不会太严厉了。我们阿靖……”

“没事,”肖文倒显示出一家之主的稳重来,“学生只要听话、上进,再严厉的夫子也喜欢。阿靖,你记住了!”

“知道了,爹!”肖靖一脸严肃,拉住赵秀丽的手,“娘,你放心,我会好好上进的!以后考上功名,谁也不能再欺负我们家!”

小小少年的铿锵话语让人的心都沉重起来。

肖瑶暗想:“就这么把振兴家族的重担放在一个十四岁的少年身上,到底对不对?”

看出气氛有些压抑,肖瑶忙拿出买来的点心等物,“我买好吃的了。”

众人叽叽喳喳的笑着分吃了,终于高兴起来。

第二天吃了早饭,肖靖果然带着肖瑶去看新买的宅基地。其实离老房子也没有多远,十几亩不太平整的荒地,离官道大路更近了,院子盖好后,背靠大山,面朝大路,开阔又方便!肖瑶一看就喜欢上了!

叉着腰看着空地,肖瑶眼中浮现出南北三进的四合院!仿佛看到了屋舍俨然、人欢马壮、金银遍地!

哈哈,肖瑶的明天会更好!

囧,脑子里怎么蹦出这么一句政治性很强的话来!

“阿瑶姐姐,”突然远处传来赵铁柱的声音,“城里的马车来了,肖伯伯让你回家呢。”

“走吧。”肖瑶一拉肖靖,三个半大孩子飞一般跑回家去。

果然是松鹤堂的伙计来接自己了,肖瑶告辞父母,很快就到了明城。

一下车,肖瑶就吓了一跳,呵呵,场面比自己想象的更壮观啊!

只见松鹤堂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周围还有大批围观的人群,大家议论纷纷。

大门右边高高地挂着一块木板,上面写着:神医坐诊三日专治疑难杂症一两纹银诊费无效退您三两肖瑶乐了,“高掌柜很上道哈!自己这样说了,他竟然就真的这样写了!还有,这字写得不错!”

赶车的伙计嘴角抽了抽,“你这个丫头出的好主意,害得高掌柜一夜不得安睡!真是造孽啊!”

伙计领着肖瑶从后门进去,进了后堂,白纤尘正陪着轩辕离乐呵呵地坐着喝茶。

一见肖瑶,白纤尘放下茶杯,起身笑着说:“哟,我们的小神医来了!”

轩辕离嘴角勾起,心里暗笑:“黄毛丫头,竟然就敢自称神医了。真不害臊!”

“营销手段!营销手段!哈哈!”

“退三两的话,”白纤尘上前一步,桃花眼一眨一眨地看着肖瑶的俏脸,笑着问:“谁出?”

“当然你出啊!一两银子的诊费你收了呀!”肖瑶像看傻瓜似的,“再说了,抓药的分成我都没跟你提呢!”

肖瑶眼睛一转,“要不,每人一两银子的诊费我收,无效我退三两;抓药五五分,怎么样?”

“当我没说,退钱我出!哈哈……我出!”白纤尘摸摸鼻子,好吧,算你狠。

“噗嗤……”轩辕离终于没忍住,笑出声来。

终于看到天天舌灿莲花的白纤尘被这丫头的毒舌给刺到了,哈哈!

“将军,你先来吧。”肖瑶净了手,掏出针包。

轩辕离心中一动,随即想到外面排成的长龙,那么多病患,今儿个这丫头够累的,让陈淳给自己针就行了!

“不要你管!”

“嘿!我这暴脾气!”肖瑶叉腰,小鼻头皱起,大大的杏眼瞪过来,“昨儿个非让我针,今儿个不让我针!你这娃怎么这么别扭呢?”

“噗嗤……”这次是白纤尘没忍住,“哈哈……你这娃……你这娃……”

众人都低头忍着笑,终于陈医官“呵呵”地笑出声来,李大夫和三个侍卫憋得肩膀直抖动。

轩辕离黑了脸,起身,冷声道:“陈淳过来。”

陈医官笑着站起来,边走边对肖瑶说:“我去给将军针灸,你去忙你的吧。啊!”

肖瑶气呼呼地来到前堂,坐下,正要喊病人过来,白纤尘笑嘻嘻地走过来,把手中的东西往桌子上一放,“带着。”

“什么啊?”肖瑶拿起一看,黑纱斗笠?感情就是那个什么幕离吧?

幕离是为了女子出行时遮蔽脸容,不让路人窥视而设计的。自己在室内,也要戴这个?闷死!

“神、医!”白纤尘看着肖瑶的苦瓜脸,笑,俯在肖瑶耳边,说:“神秘医者也!”

“噗……”肖瑶喷了,“感情,故弄玄虚、会搞噱头的祖宗在这儿呢!戴着这个,我怎么观色?”

“你试试!”

肖瑶挑眉,“好吧。”戴到头上,视线可以透过黑纱,对面的白纤尘也清晰可见。

英挺的眉,桃花眼,白里透红的肤色,淡淡的微笑,洁白的牙齿……

“我长得怎么样?”

听着外面二人的对话,室内,正被扎针的的某人狠狠磨牙。

“很健康!”

肖瑶笑笑:“请柜台交诊费!下一个!”

“噗……”白纤尘一个趔趄,捂着受伤的小心肝跌跌撞撞地回到内室。

看到内室某人正吃吃发笑,白纤尘翻了下白眼,“哪里找来的这丫头!”

外堂。

肖瑶吩咐高掌柜安排给众人挂号,看看有多少人,好做到心中有数,太多了,可吃不消,搞不好要限号。

“挂号?”

“按照排队顺序发号牌,叫到几号,几号再进来。”肖瑶说完,又要了一个坐堂大夫做副手,其实就是专管记录脉案的。

今天的人比较多,病历还是要留一下,后续问诊好看前例。这样既准确又可省下不少功夫,当然了,也可以作为宝贵的医案和问诊经验留存。

高掌柜吩咐写号牌,给众人发下,发完了给肖瑶汇报,目前是三十五人。

“好,以后就这样,来了先领号牌。急症发作的可以先进来。”

高掌柜感慨这丫头鬼点子就是多,不过发现还挺好的,不用维持秩序了,刚才还有人加塞呢。

第一个被带进来的,是个中年贵妇,跟着婆子丫鬟,衣着打扮均属上等,显然来自富裕之家。患者身体强壮,面色红润,并无明显病容。

肖瑶示意对方坐下,搭手一边号脉一边问诊:“多大年龄?说一下症状吧。”

那贵妇明显一愣,听声音,这大夫竟然是个未成年的小丫头,难道这个就是神医?

中年妇女半信半疑,看着幕离后隐隐约约的俊俏面容,那妇女说:“四十三岁。每次经行前两三天,就出现头晕头痛,口苦心烦,鼻内出血,堵住鼻孔则血从口出,有时带有紫块,已达半年之久。”

肖瑶点头,“舌质红、苔黄,脉弦有力。诊见一派肝胆郁热之象。阴虚而不甚、阳亢而不烈,用龙胆泻肝汤吧。”

肖瑶边开方子边说:“龙胆草、木通、柴胡、生甘草、车前子、泽泻、生地黄各一钱,黄芩、山栀子、当归各一钱五,怀牛膝半两、荆芥炭两钱。日一剂,早晚各一次。服药三剂即可见效,连服三月信期。病必痊愈。”

中年贵妇有些不敢置信的样子,想问什么,肖瑶已经开口喊:“下一个。”

“夫人,抓药这边。”专有伙计负责拿走按照日期和挂号顺序编了号的医案,按照方子抓药。

中年妇人讷讷不能言,这就完了?可一想神医保证三个月痊愈,心中大石放下。也不多话,抓药付费走了。

此时,轩辕离针灸完毕,众人都出来看肖瑶诊治。

二号是个中年男人,三十多岁的样子,衣着打扮像是个生意人。

“请坐。说一下症状。”

男人坐下后,看着瘦瘦弱弱的神医大夫,疑窦丛生,听声音明明是个小丫头!莫不是骗子吧?登时起了考校之心。

“您是神医,自己判吧。”

“咦,碰到茬子了。”肖瑶暗笑,幕离下的柳叶眉一挑,右手搭脉,道:“面目淡白,眼下发青。口舌发干。脉细数而涩。因苦思力索,睡少言多,耗血损阴所致。我说的可对?”

男人一脸惊讶,连连点头,“大夫说的对!我通宵不能入睡已有三年,午后仅睡片时。”

“当滋肾养肝,宁心清热。熟地、山萸肉、茯神、怀山药、首乌、龟板、夜交藤、枣仁、炙甘草、玄参各四钱、丹皮、川芎、知母、五味子各一钱。连服二十剂。一月之后,睡眠即可恢复正常。”

“真的?”男人惊喜地差一点站起来。

“严禁烟、酒、辛辣、浓茶!可能做到?”

“能能能!哎呀,要是真能睡个好觉,让我禁吃禁喝都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