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51章 成了神医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32 2016-01-03 20:07:23

  轩辕离眼睛闪了闪,吩咐身后的江水,“到街上找肖瑶那丫头来!”

“是!”江水二话不说,疾步走了。来到大街上,看着满街的人头攒动,江水苦哈哈地嘀咕:“也不知道那丫头逛到哪里去了,唉!”

轩辕离放下手中的茶杯,“离此来有事相求。”

赵明义吓了一跳,起身,“不敢,请大将军吩咐。”

“我记得赵御史当年是探花出身,入过翰林院。”

“大将军好记性。”

“那学问必是极好的。”轩辕离点头,“现有一学童,年十四,资质尚可,不知赵御史可愿指点一二?”

坐在一边的陈医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妖怪似的看着轩辕离,心里暗忖:“感情这尊大神拖着病体出门,竟然是给那丫头的弟弟找夫子来了!那丫头、那丫头的弟弟何德何能!就算治好了将军的病,诊费也给的足够了。难道,天哪,大将军他不会是、是看上那丫头了吧?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菩萨不要怪罪,大将军年少轻狂,菩萨您多担待啊!”

轩辕离淡淡地瞥了目瞪口呆的陈淳一眼,垂了眸,心里却有些羞恼,“好吧,自己就是抽疯了,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干起这事儿来了!”

赵明义这才明白轩辕离突然上门的来意,原来是替人拜师来了。不过,这学童是谁?这么大面子。自己身体虽然不是太好,教个把学生完全没问题。

赵明义哪知道二人所想,恭恭敬敬回道:“大将军吩咐,老臣荣幸之至。”

“好。”轩辕离点头,对一脸呆怔的陈淳道:“陈大夫,既然来了,就给赵御史瞧瞧吧。”

“是!”陈医官回过神来,示意赵明义挽起袖子。

良久,陈医官收了手,叹道:“不瞒赵兄,消渴症病在肺、胃、肾,病机为阴津亏耗,燥热偏盛;消渴日久,病情失控,则阴损及阳,热灼津亏血瘀,而致气阴两伤,阴阳俱虚,络脉瘀阻,经脉失养,气血逆乱,脏腑器官受损,或许出现疖、痈、眩晕、胸痹、耳聋、目盲、肢体麻疼、下肢坏疽、肾衰水肿,甚至中风昏迷这些兼症啊。”

“陈兄说的没错。唉,说实话,现在老朽的双目已经有些昏花了!两位莫怪,”赵明义说完,撩起自己的裤腿,露出小腿,用手指用力摁了一下,“看看吧,这个坑半天都下不去,水肿已经起来了。要不是陈兄的方子精妙,咱们哪还有相见的这一日啊!”

陈医官摇摇头,劝道:“莫说丧气话。赵兄不要太过担忧,将军已经去请良医了。说实在的,将军的命就是人家救的!”

“哦?真的?”赵明义大喜,“真是太好了!”

正说着,赵伯进来禀报有客人到。

“快请。”

赵明义欲起身迎接,轩辕离淡淡说:“不必。”

话音刚落,江水和肖瑶抬步进了正厅。

“就是她。”轩辕离低头喝水,眼都没抬,慵懒的嗓音算是介绍了。

赵明义吃惊不小,被南丰国御医之首陈淳口赞的“良医”,难道就是这个尚未及笄的女孩子?!

“肖瑶啊,过来坐这里。”陈医官笑着对肖瑶说:“这是赵御史,患消渴症五六年了,请你过来瞧一下。”

肖瑶笑着说:“来时路上江水已经告诉我了,我一定尽力。有不当之处,老前辈可要不吝赐教啊。”

“好说好说。”

“用心诊治。”轩辕离抬头看着肖瑶,黝黑的眼眸好像无底的深渊,“赵御史是我为你弟弟寻到的名师!”

肖瑶大喜,马上鞠躬九十度,脆生生地喊了一声:“赵老师好!”

众人抿嘴笑。

“要尊称夫子!”轩辕离垂眸,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心道:“这丫头,虽说一惊一乍的,性子倒干脆。”

“我记得了。”肖瑶笑着,对轩辕离道谢:“谢谢将军。”

轩辕离傲娇地低头喝水,不理人。

“免礼免礼。”赵明义笑呵呵地看着肖瑶,转头看着轩辕离,笑道:“肖姑娘小小年纪又是女孩子,难得难得。”

“叫我肖瑶好了!”肖瑶坐下,浅浅微笑,一边号脉一边对赵明义说:“夫子,请说一下您的症状吧。”

“多渴多饮,一饮数十碗,始觉胃中少快,否则胸中嘈杂,如虫上钻!每日易于饥饿,得食渴减,不食渴尤甚。双目昏花,两腿浮肿。”

“嗯,面热唇红,脉搏细微。”肖瑶微微皱眉,转头吩咐:“取盆清水来。”

室内正有脸盆,内有半盆清水,赵伯端上前,“这个可以用吗?”

“可以。”肖瑶对赵明义说:“夫子咳嗽一口痰,吐到水盆里。”

众人都好奇地看着,不知道这个丫头在搞什么,陈医官更是眼睛都不眨一下。

赵明义虽有不解,在轩辕离面前好像也有些失礼,但是既然是大夫让做的,那就咳嗽吧。

“咳咳……啪!”

众人低头看盆中,只见赵明义吐出的那口清痰,落之水中,立时散开,化为清水!

陈医官诧异万分,惊呼:“消渴症病人的痰竟然可化清水!”说完,抬头再看肖瑶,满眼都是崇拜,这个丫头太神乎其技了!

肖瑶点头,“消渴一症,小便甚多,饮一斗溲一斗,面热唇红,口舌不峭,人以为下消之病,其实是肾水泛上作消。先开个引龙汤喝着。”

赵伯早已奉上笔墨。

肖瑶取了,很快写就,吹了吹,待墨迹半干,起身交给陈淳,“前辈,请斧正。”

陈医官迫不及待地接过,见纸上写着:“玄参二两、肉桂二钱、山茱萸三钱、北五味一钱、麦冬六钱。日一剂,早晚各一次,水煎服。”

陈淳赞道:“甚好!”

“另外,消渴症病患的饮食也很重要。”肖瑶想了想,“告诉您个食疗方吧。猪肚一个,放入葱白一把,豆豉一钱。上锅煮烂熟,下五味调和,切快食之,渴了即饮汤汁。治老人消渴热中、饮水不止、小便无度、烦热诸症很有效。也连吃三天吧。”

见赵明义连连点头,赵伯拿着药方,自去抓药、买肉。

肖瑶解释道:“此引龙汤,三剂可保证口渴之症状全消。三日后再换方子。”

陈医官面露喜色,“果真?真乃好方!三日后我必来。”

轩辕离翻了个白眼,这老头,我的病都没事了,也不说回京。

“明日,你该和纤尘一起回京了。”

“大将军!”陈淳委屈地喊起来,老头子一生气连胡子都翘起来了,“我不走!您的病还没好透呢!”

“三日后必回!”

“好好好,让我再看这丫头诊治一回。”陈陈淳乐呵呵地用手捋着胡子。

唉,真是个老医痴。

“想看我诊治也不难。”肖瑶笑着对陈医官说:“既然天天要来,不如这几日我就在松鹤堂坐诊吧。”

陈医官像得了糖果的孩子似的乐呵起来,“哎呀,太好了。”

“夫子这病配合针灸好得更快。”肖瑶边取出针包边说:“取肺俞、胰俞、脾俞、肾俞、足三里、太溪,留针一刻钟。灸法为用艾条灸,作回旋灸一刻钟,以局部潮红为度。隔日一次,十五次为一疗程,停针三天后继续下一疗程。”

陈医官站起身来,“我来吧。”

“多谢前辈。”

二人去了内室,很快回转。

赵明义喜形于色,“舒服多了。”

“舍弟一事,还要夫子多费心。”肖瑶对着赵明义,信心满满,“夫子的病我保证治愈!这是我给您的拜师礼!”

“果真?!”赵明义这下是真的激动了,“老夫多谢肖姑娘的救命之恩!”

“夫子言重了。”肖瑶笑着说:“晚辈应该的!”

看看门外天色,肖瑶起身,“那晚辈告辞了。两日后,我带我弟弟过来拜师!”

轩辕离也站起身来,“赵御史保重。”

“恭送大将军。”赵明义恭恭敬敬地施礼,领着众人来到门口。

众人上了马车,去松鹤堂。

赵明义虚浮着脚步回到正厅,感觉今天过得恍恍惚惚犹如做梦。

松鹤堂。

赵德胜正着急地转来转去,看见肖瑶下车,总算松了一口气。

轩辕离等人没下马车,直接回衙门。

“高掌柜,这三日我会在松鹤堂坐诊。您看怎么样?”

“那敢情好啊!”高掌柜一脸惊喜,“少东家早就有意让你来坐堂!酬劳好说、好说!”

果然是个好掌柜,在商言商,痛快!

“一天十两银子吧。”肖瑶笑嘻嘻的,“您可以在松鹤堂门口贴个告示,就写……”

高掌柜附耳过来,肖瑶低低地说了几句话。

看着高掌柜的一脸尴尬,肖瑶得意地笑出声来。

要做广告的嘛。

送走了肖瑶二人,高掌柜一脸无奈地到了后院,来到书房,白纤尘正和账房先生对账。

高掌柜把事情一说,白纤尘“哈哈哈”地大笑起来,“好,这丫头对我的脾气,真是好玩儿!明日等她来了,你这样……”

高掌柜晕晕乎乎地出了房门,哀嚎一声:“一个两个的怎么都这样,生意是你们拿来玩耍的吗?这要是出了岔子,呜呜呜……”

肖瑶和赵德胜坐着松鹤堂的马车,天黑之前终于回到了胡家庄。

此时,尚未到晚饭时分,村中的人大都在门口闲聊。看见一辆马车进村朝着庄子后面赶去,都知道必是去肖文家的。于是,议论声顿起。

“肖文家发达了,上午就见村长、三爷、七公他们和肖文一起看宅基地呢。”

“听说买了山下十几亩荒地,准备盖大院子呢!”

“乖乖!是真的吗?”

“要是盖起来,可比胡员外家大多了,说不定赶上明城郡里的大地主家了!”

“肖文家哪来的这么多钱啊?”

“听说是卖药材得的,你忘了上次阿瑶那丫头说的。”

“对对对,冤案也平反了。”

“你们听说了没有?肖夫子这两天都不上课,说病了!我今天瞧见他大姐肖玉回娘家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