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31章 桂枝汤方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298 2015-12-13 01:31:36

  一个四十多岁,白面少蓄胡须,身体微胖。另一个五十多岁,花白胡须半尺长,红光满面,童颜鹤发,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肖靖环视一圈,疑惑道:“爹和娘怎么不见?

肖文他们出发早,按说应该先到,在这里等着他们,可是,店内店外都没有。

肖瑶也是一愣,突然想到是不是因为自己是坐马车来的,所以速度快了些?

江水示意二人稍安勿躁,上前拉住一个小厮,问:“你们掌柜的呢?”

小厮看江水虽然年纪不大,言行举止之间自由一股英武之气,不敢轻慢,回道:“客官有事吗?掌柜的在后堂忙着呢。”

江水低声问道:“京城来人了吗?”

小厮一惊:“请问您是?”

“你只管回你们少主,我是西北来的。”

小厮立即满脸堆笑,江水跟肖瑶示意了一下,跟着小厮进了后堂。

不一会儿小厮从后堂出来,肖瑶忙问:“有没有两个人来这里卖五灵脂的?”

小厮一愣,摇摇头,“没有。掌柜的请您进去。”

肖瑶皱眉,只好对肖靖说:“阿靖,你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看看。”

肖瑶跟着小厮穿堂而过,出了后门,眼前豁然一亮,药堂后面是个挺大的院子,正房七八间,左右各有四五间厢房,和药堂形成了一个标准的四合院。

小厮引着肖瑶来到正房,堂屋里坐着四个人。一看肖瑶进来了,江水第一个站起来。

“白公子,这就是我跟你说的肖瑶肖姑娘。”

“肖姑娘,白公子是白家少主,也是松鹤堂的少东家。”

肖瑶抬头,看着江水口中的白公子,十七八岁年纪,脸庞光洁白皙、棱角分明;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此时白公子那一双眼角微微上挑的桃花眼,正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肖瑶,看着看着,眼睛逐渐带了笑意。

白纤尘笑道:“在下白纤尘。肖姑娘请上座。”

肖瑶道了谢,坐在了一个老头的下手。

老头五十多岁年纪,看了白纤尘一眼,又侧身看向肖瑶,摸摸胡须,“老朽姓陈,是太医院医官。方才听说肖姑娘医术高超,老朽非常佩服,想跟肖姑娘请教一二,不知肖姑娘可愿赐教?”

肖瑶忙站起身来,连称“不敢”。

嗯,不骄不躁!

陈医官微微点头,说:“肖姑娘请坐。”随即问道:“老朽这里有一病人,请肖姑娘指点一二。”

“陈医官言重了,肖瑶必知无不言。”

肖瑶说完,抬头看向白纤尘,暗忖:“这是要考校自己的医术吗?江水既然和他很熟识的样子,陈医官是太医,为何不去给那轩辕离治病?”

白纤尘却淡淡一笑,好整以暇地坐得更端正了,一副很期待的样子。

陈医官说:“一女年十八,未婚。发热两日,头晕,全身酸痛,咳嗽胸闷,咽赤涩痛,苔薄黄,脉弦数。敢问肖姑娘此为何症?”

肖瑶答:“症属外感风热,入侵肺络。宜用辛凉剂解表清肺。”

陈医官紧追不舍,“可能开方?”

“青蒿、瓜蒌皮、大贝、板蓝根、桑叶各两钱,薄荷半钱,牛蒡子、银花、连翘各一钱半,水煎服。”

陈医官摸摸下巴,微微点头,“此方君臣佐使配伍极好。”

说完,又补充了一句:“病人纳呆,肖姑娘你看?”

肖瑶挑眉,这算不算附加题?

“若纳呆,原方炒谷芽两钱,水煎服,不日可愈。”

陈医官点头频频。

看肖瑶得了陈医官首肯,坐在身边的江水喜笑颜开,与有荣焉!

白纤尘“咳”了一声,陈医官抬头看向白纤尘,见白纤尘微不可查地点点头,于是,陈医官又转向肖瑶,面露笑容,夸奖道:“真是后生可畏啊,没想到肖姑娘小小年纪竟有如此造诣,我等老朽可告老还乡了。”

“陈医官如此说,肖瑶可羞死了。”肖瑶笑着说:“所谓学无止境,前人多少精华,我不过略知一二,受不得陈老如此夸奖。”

陈医官叹息一声,“实不相瞒,京城有一病人,老朽竟然束手无策,不知肖姑娘可愿施以援手?”

“愿尽绵薄之力。”

肖瑶心中暗叹,“先前不过是试探,现在才说正事。哎,这人明显是信不过自己啊!也是,中医要的就是满脸褶子、鸡皮鹤发,越老越值钱!自己这么面嫩,有人信才怪!”

想到这里,肖瑶不由对那轩辕离佩服起来,心想:“初次谋面,他就那么把命交到了自己手里,嗯,该不该谢他的知遇之恩?”

白纤尘见肖瑶跑神,暗暗好笑,玉手掩面,“咳”了一声!

肖瑶回神,正听到陈医官说:“病人是六十岁老者,于一月前晚膳之际突然昏倒,老朽赶到时,见病者僵卧神昏,发热、息鼾痰鸣,唤他还有反应,口齿紧紧咬着,是老朽用筷子撬开的。”

说到这里,陈医官叹息了一声,“唉!”

肖瑶问道:“舌诊状况如何?还请前辈告知。”

陈医官略略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口中可见舌歪、质绛、苔黄腻浊。脉左弦,右滑大。老朽给他喂水,尚能吞咽。不过呢,却有一半从口角外流。用手推推他,左肢能伸屈,而右肢已经废了。”

肖瑶皱眉,感情病人这是半身不遂了!偏瘫在现代也不是好治的病症,这个病号的情况还真是有些棘手啊,引起偏瘫的原因有很多,病人又不在眼前,还真是难办!

想到这里,肖瑶问:“不知道病人都用了什么药呢?”

身边的白纤尘插嘴说:“大寒沉降之品。”

肖瑶挑眉,感情这位懂医药。哦,人家是松鹤堂的东家,也难怪。

肖瑶点头,“大寒沉降之品是没错。不过最好还要佐以潜阳熄风、涤痰开窍。”

陈医官眼前一亮,“愿闻其详。”

“病人风火挟痰,瘀阻清窍,以至于昏迷高烧。”肖瑶肯定地说:“大寒沉降为先,后定要潜阳熄风,涤痰开窍。”

白纤尘点头,眼中有隐隐期待:“请肖姑娘赐方。”

“赐方谈不上,病人不在眼前,针灸是没法实施的了,我这里只能给你开个药方,先舒缓着,不当之处,还请各位前辈斧正。”

肖瑶略一思索,接过江水递过来的笔墨,开了方子,不时写毕,吹干墨迹,交给陈医官。

白纤尘和另一老者围过来,和陈医官一起看着纸上的药方:“石膏、滑石、寒水石、磁石、牡蛎、石决明各六钱,钩藤、秦皮、草决明、蒺藜各三钱,羚羊角一钱、川贝一钱半。水煎后冲竹沥两盅,姜汁少许,每日一剂,连服百日。”

白纤尘作为白家少主,其实更为精通经营。作为松鹤堂的少东家,白纤尘只是稍懂医药,但是手下的掌柜和坐堂医生却不是白给的。

此时见掌柜的和陈医官对着肖瑶的药方一脸震惊,白纤尘知道,这个小姑娘必定解决陈医官的大麻烦了,不由得又看向肖瑶。

只见小姑娘身量尚未长成,年龄不过十三四岁,梳着包包头,脸上粉黛未施、头上珠串皆无,虽说眉眼娇俏,五官清秀,长大了必定是个美人,可惜此时面黄肌瘦、身子赢弱,明显是个三餐不继的农家土妞。

肖瑶淡定地坐着,不发一言。

陈医官慎重地把药方折叠,稳稳地放进了怀中,用手按了按,确保无虞,才抬起头来,满脸堆笑地对肖瑶说:“肖姑娘,你今天可是帮了我的大忙了!老朽在这里先行谢过,若姑娘他日进京,一定让老朽略尽地主之谊。”

肖瑶笑:“好说,好说。”这京城嘛,早晚要去的,不过不是现在。

正在这时,那个小厮走进来,“少东家,掌柜的,有人来卖药材。”

肖瑶和江水互相看了一眼,知道是肖文他们来了。

白纤尘一摆手,掌柜的起身,告罪先退出去了。肖瑶也站起来,跟三位告退。

白纤尘说:“肖姑娘,今日多谢你,以后有用得松鹤堂的地方,尽管过来。”

肖瑶一笑,“现下就有用得着的地方。”

江水低头笑。

白纤尘一挑眉,“哦,肖姑娘请讲。”

“来卖药的可能是我父母,少东家能不能给个高价?”

白纤尘笑,暗道:“小丫头,够直爽!”转身喊江水,“江水你去前堂,告诉高掌柜,给最高价。”

肖瑶点点头,心中暗乐:“够干脆的,既然这样,五十两银子就着落在你这里了,这送上门来的肥羊,不宰对不起老天爷啊!”

想到这里,肖瑶又坐了下来,看着白纤尘,一脸无辜:“少东家,我这里有一成药药方,效用极好。因为家里遭难,急等着钱用,只好低价售出,不知道少东家可愿意帮小女子这个忙?”

白纤尘一愣,和陈医官相互看了一眼。

白纤尘说:“肖姑娘说出来看看,只要是好方,我这里没问题。”

“好,少东家够痛快。”肖瑶赞道。

说着,取过笔墨,唰唰地写着,陈医官站在一边,慢慢变了脸色!

肖瑶很快写完,起身交给陈医官。

白纤尘扫了一眼,上面簪花小楷隽秀如水,字数不多,简简单单地写着:“桂枝去皮两钱、芍药两钱、生姜两钱、大枣三枚、甘草一钱。”

陈医官却两手有些哆嗦,屈身接下,激动地说:“果然好方啊!”

白纤尘英挺的眉毛微皱,陈老是太医院第一人,竟然激动成这个样子,这方子真有那么好,疑惑着问道:“好在何处?”

“此方解肌发表,调和营卫。方中以桂、芍散邪敛汗,调整肌表之营卫;以姜、枣益脾畅胃,调脾胃之营卫,更以甘草合桂、姜扶卫气,合芍、枣助营气,且两调于表里营卫之间。绝妙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