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30章 纤尘公子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285 2015-12-12 01:41:19

  李大夫打着哈哈,出来解围:“肖姑娘说的无错,医者无须一一亲身试药。”

说完,李大夫转头看向轩辕离,“此方就算无效,也无大碍。将军不必烦心。”

轩辕离身子往床头一靠,不说话。

肖瑶眼珠一转,“哼,我这里还有很多治疗刀剑外伤的小偏方,都是最适合大军士兵的,要不要?”

李大夫头点得像鸡啄米似的,一叠声的说:“要要要!”伸手就去拿笔,对身边的将士说:“快磨墨。”

“咳咳,听好了啊!”

肖瑶背着手,像个大将军似的,滔滔不绝的说:“桃叶,研末撒伤口;梧桐叶,干研末,敷伤口;韭菜,入盐少许,捣烂敷伤口;南瓜叶,晒干研末敷之。嗯,还有,用马兰根,多少均可,洗净后炒至干、黄,研成细面,调香油,一贴即好。就说这些吧,平时可把这些东西寻来,碾碎装瓶,每人配一瓶,战时受伤可自救,少流多少血。”

说完,肖瑶得意地看着一脸震惊的众人,挑了挑眉毛,扫了轩辕离一眼,哼!小样儿!

轩辕离微微抬了抬眉,看着肖瑶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撇撇嘴,又吐出三个字:“小骗子!”

“要不要砍你一刀试试?”肖瑶噘着嘴,十分愤懑,“说什么?小骗子?也不想想谁把你的病治好的?!”

斜睨了轩辕离一眼,肖瑶抬起下巴,小手一伸,“十两银子!”

众人愕然。

肖靖“咕咚”一声咽了一口唾沫,姐姐疯了吗?

张大夫则重重地咳嗽了起来。

轩辕离抬了抬眼皮,“十文。”

肖瑶皱皱小鼻头,苦着脸,“将军一命价值三十五两白银,十万将士四十万只手脚却只值十个铜板,天理何在啊!”

说完,也不看众人古怪的脸色,转身对肖靖说:“阿靖,我们走。爹娘在松鹤堂只怕等急了。”

身后轩辕离慵懒的声音传来:“江山,给她十两银子。”

“是,将军。”江山掏出一个银锭,上前,递到肖瑶手中。

“谢谢。”肖瑶立即大眼眯成一条缝,笑得满脸花开,抬手接过装到口袋里,转身就要下楼。

正需要钱的时候,来者不拒。

看着肖瑶瞬间苦脸变笑脸,轩辕离嘴角抽了又抽,众人也忍笑。

“等等。”轩辕离叫住了肖瑶,用手一指身边的一个娃娃脸的侍卫,“给他开副药。”

“谢谢将军,不用了,咳咳咳,小小的伤风,吃什么药啊,苦死人。”娃娃脸显然有些受宠若惊的样子,一边咳嗽一边摆手。

感冒啊?简单,既然住在客栈里,有厨房就好,也不用去医馆了。

肖瑶说:“生姜一钱,葱白两根,水煎服,三五次即好。”

说完,肖瑶看着轩辕离,笑眯眯的那小眼神儿,明明白白就是“将军,给诊费啊!”

轩辕离轻轻撇了一眼,意思是:“这算瞧病吗?不给!”

肖瑶磨牙,狠狠地瞪了一眼,心说:“算你狠!”

轩辕离挑眉,眼风朝门口一撇,肖瑶看懂了,他的意思是:“慢走不送!”

两人都不说话,互瞪着,眼神在空中厮杀,噼里啪啦地冒出“滋滋滋”的火花。

众人看着二人,憋笑憋得肚子疼。

最终,肖瑶败下阵来,重重地“哼”了一声,肖瑶转身气呼呼地走了,脚步跺得木质楼梯发出“咚咚咚”的闷响。

江水跟在身后送几人下楼去。

“这个丫头,挺有意思。”李大夫笑着说,众人笑着点头称“是”。

轩辕离冷声说:“不过是些民间偏方,小骗子。”

“偏方治大病,”说着,李大夫抖抖手中的纸张,“她说的我都记下了,回去可以试一下,反正也不费什么。”

正说着,江水上来了。

“这丫头怎么会来?”轩辕离问。

“肖姑娘是和父母一起来卖药材的,刚巧在医馆碰到,是小的请她来的。现在姐弟俩去松鹤堂了。”

“松鹤堂?不就是白家的药铺吗?”轩辕离问。

李大夫回道:“是,在明城东城的青龙大街上。”

轩辕离看向江山:“白纤尘还没到?”

“前日传信说,今日会到。”江山毕恭毕敬地回道。

“等他带着大夫赶到,我早病死了。”轩辕离皱着眉头,“这小子属乌龟的吗?”

“如果大夫不会骑马,坐在马车里想快也快不了,”李大夫看着窗外,“再说,明城附近千里突降大雪,只怕白公子来时没料到,行程慢了也属无奈。”

轩辕离剑眉微皱,吩咐道:“江水,你去松鹤堂,看看白纤尘到了没有。驾车去吧。”

他们现在住在西城,要穿过整个城区才能到东城的松鹤堂,步行大约要一个时辰,不过不是应该骑马去吗?将军让驾车的意思,难不成是为了送那姐弟俩?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怜香惜玉?

将军会吗?

众人低头窃笑,各人思量,脸色十分好看。

“是。”江水喜滋滋地下楼去了。

朱雀大街上。

肖瑶边走边嘀咕,“真是为富不仁啊!”

“姐,你胆子越来越大了,”肖靖不解地看着肖瑶,“你不怕那个将军吗?我看见他就害怕。”

“人民军队爱人民,军民团结一家亲。”肖瑶口中的现代名词一个接一个地往外蹦。

“子弟兵就是保护老百姓的。再说,他们今天都没有穿军服,也没有佩刀剑,看着不过是几个普通人,你还干嘛怕他们?”

肖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正要说话,眼前突然冒出一个人来:“姑娘,稍等!”

是个年轻英俊、身姿挺拔的男人,一身浅蓝明绸的长衫,约莫二十岁左右,玉冠束发,鼻梁高挺、凤眸狭长、长眉入鬓,如痴如醉地盯着肖瑶的脸,薄唇微微颤抖着,似有千言万语却说不出一个字。

肖靖警惕地把肖瑶挡在身后,对着男人冷冷地说:“你是谁?想干什么?”

男人置若罔闻,轻轻用力,肖靖就被推到了一边,男人声音颤抖,问道:“敢问姑娘贵姓?今年贵庚?”

肖瑶一愣,马路求爱者?不会吧?

就自己现在这前不凸、后不翘的小身板,农家柴火妞、黄毛丫头一个,小脸虽然长得还算漂亮,可是,就这样被一个翩翩佳公子入了眼也太扯了吧?

“在下冒昧了,”流霜俊脸一红,暗暗懊悔自己太过孟浪,抱拳施礼,“姑娘面貌实在太像在下的一位至亲,一时唐突,请姑娘海涵。”

肖瑶挑眉,哦,男人的搭讪手段都一样,自古至今都是这句:“你看起来很眼熟。”

姐控肖靖爆发了,上前猛地一推,“走开!”

流霜轻轻抓住肖靖的胳膊,肖靖惊恐地发现自己竟然全身僵硬,一点儿劲儿也使不出了!

肖瑶冷冷地说:“公子认错人了吧?”

“呃,”流霜看着肖瑶熟悉无比却疏远冰冷的小脸,知道今天不适宜再说什么了,松开肖靖,微微侧身,“抱歉,认错人了,姑娘请便。”

肖靖摸摸胳膊,拉着肖瑶就跑。

“肖姑娘!”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喊,肖靖吓了一跳,肖瑶却说:“是江大哥。”

江水跳下马车,笑着对二人说:“上来吧,我送你们去松鹤堂。”

“谢谢江大哥。”肖瑶甜甜地笑着说。

“刚才那人是谁啊?”江水问道。

“不认识。”肖靖心有余悸地回头看看,那个男人已经消失在了人群中,肖靖一把拉住肖瑶,“姐姐,快上来。”

流霜从一个货郎身后站出来,看着上了马车的肖瑶姐弟,抬手一挥,身后一个浅灰色的身影尾随马车而去。

流霜看着一行人身影渐渐消失,眼前却浮现出姑姑的样貌来。

这个小姑娘,样貌和姑姑有八分像,面黄肌瘦,倒像是常年饥饿、饭食缺乏;衣着打扮也差了些。年龄十三四岁,差不多相符,如果能打听到确切的生辰最好不过了。

暂且回明月楼,看有何消息传回,再做打算。

流霜打定主意,正待转身要走,突然感觉有一道视线盯着自己!

流霜皱起眉头,往前走了一步,随意地抬起手扶了一下右边鬓角的乱发,眼风往右方一扫,见一人立在二楼窗前,貌似正看街景。

仙客来客栈,二楼一扇临街的窗子边,轩辕离背着手,看着楼下不远处的流霜,眼睛微微眯起。

此人走路看着和常人无异,其实却是龙骧虎步、脚步漂浮、两肩端平、两手微张,广袖贴身竟纹丝不动,在人群中并不显眼,轩辕离却暗惊:“此人武功不弱!可惜不知路数,看不出来历。”

知高手感觉敏锐,恐惊了对方,轩辕离垂眸,伸手关了窗子,侧身对江山低语:“跟着那人。”

江山从窗缝里看了流霜一眼,确认无误,出了客栈,远远尾随。

流霜不慌不忙好似街头闲汉,朝着一家茶楼而去。

门口小二殷勤地引着入了座,流霜问:“说书先儿还没来?”

“客官,离午时还早,刘老先儿打发徒弟先到了。您老先上壶茶喝着?”小二笑呵呵地推荐着:“碧螺春?瓜片还是大红袍?”

流霜如玉般的手指轻轻地点在桌子上,转头看了一圈,扫了刚进门的江山一眼,淡淡说道:“碧螺春吧。”

“好嘞,您稍等。”小二高喊着:“二号桌客官上好的碧螺春一壶。”

声音一落,又满脸堆笑地对刚进门的江山招呼着:“客官,您里面请。好茶好水包您满意。请坐这里,您看您要点儿什么?”

江山随便点了一壶茶,坐在茶馆,这就和流霜耗上了。

青龙大街。

江水停好马车,和肖瑶、肖靖三人一起进了松鹤堂。这松鹤堂规模挺大,店内迎面四五个高高的药柜,七八个客人正在排队抓药,柜台内小厮们忙个不停,里面两个大夫正在问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