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28章 又挣一笔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51 2015-12-10 01:40:37

  肖瑶心中暗叹了一声,接着撒谎吧。

“是张大夫告诉我的,还说以后收了药材,只管给他送去,他会高价收购呢。是不是,阿靖?”

“嗯嗯。”肖靖连连点头,突然笑了:“你说病人要是知道他吃的药材是寒号鸟的粪,哈哈哈……”

肖文也笑了,“你这孩子!”

“阿靖说的也是。在中药里,寒号鸟的粪当然不能叫粪了,病人心里多不舒服,所以嘛,中医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五灵脂,作用大着咧。”

肖瑶边走边跟他们解释:“五灵脂可以活血止痛、化瘀止血、消积解毒。主要治疗心腹血气各种疼痛;还有妇女闭经、产后瘀滞腹痛、崩漏下血;小儿疳积;蛇、蝎、蜈蚣咬伤也用五灵脂。”

“果然是味好药材。”肖文点点头。

肖靖笑着说:“能卖钱,才是最好的!”

“五灵脂因为全年可采,我们这次找到后要记住位置。不过,在春、秋季为多,特别是春季采的,品质最好!”

肖文惊喜道:“现在不就是春季?”

肖靖眉飞色舞地接着说:“哈哈,那就是现在的最值钱了?真是太好了!”

“是啊!”肖瑶笑着指着前面,对肖文说:“爹,快到了,就是前面那个突出的山崖那里。”

肖靖止住了脚步,朝天大吼一声:“小家伙儿们,小爷来了,快把你们的臭粪粪交出来,小爷我饶你们不死!哈哈哈……”

肖瑶黑线:“……”

三个人很快就爬到了山崖上,看着不远处寒号鸟出入的山崖缝隙,肖文止住脚步,对肖瑶说:“你在这里等着,我和阿靖上去。”

寒号鸟常常栖息于长有柏树的山地,筑窝于岩石陡壁上的石涸或岩缝中,在洞穴附近就可以见到灰黑色的粪便。

肖靖腿脚灵便地爬上去,高喊起来,“看见了!看见了!”

山里人视力好,肖文还没来到洞边,就看到了洞口外面地上一片一片的灰褐色块状或粒状的东西。

“应该就是这东西了。”肖文捡起一块,正要转身给肖瑶扔一块过去,见肖瑶呼哧呼哧地也爬上来了。

“小心些。”肖文伸手拉住肖瑶。

“嗯。”肖瑶一个用力,猛地一跳,终于上到了崖缝边的一块大石头上。

肖文伸手从肖靖手中拿过棍子,猛地捅到崖缝里,只听一阵“扑扑啦啦”的响动,一队寒号鸟嚎叫着飞出了洞口。

肖靖跃跃欲试,“我过去看看。”

肖文点头:“嗯,地方那么小,只好你去。”

肖文拉住肖靖的手,肖靖小心翼翼地往前挪动着身子,慢慢爬到小小的洞口前,伸头往里看去,笑了,只见寒号鸟的窝铺着树枝、杂草,整整齐齐,像个鸟窝。

“里面很大,粪粪有好多啊!”肖靖一边兴奋地说着,一边朝后退回来,喊道:“快快,给我笤帚!给我背篓!”

肖靖把背篓放到身前,用手拿着笤帚轻轻往外扫。

“小心点儿。”肖文和肖瑶都提醒着肖靖。

不一会儿,肖靖就喊道:“好了!”

肖文伸长胳膊,接过背篓,递给肖瑶,伸手拉住肖靖的手,一拉,肖靖又回来了。

肖瑶掂起背篓,大喜:“嗯,很沉,要有十几斤啊。”

肖文拍拍肖靖的衣服,转身走向左边,“好了,我来扫这边的。”

肖靖一脚跳过去,“我也来,我也来。”

肖瑶蹲下身来,指着大块的说:“这种的叫灵脂块或者叫糖灵脂,是寒号鸟的尿和粪粒凝结而成的。”

肖靖皱起了鼻子,“有腥臭气!”

肖文和肖瑶都笑起来了。

肖瑶拿起一块,“医书上说,灵脂块以块状、黑褐色、有光泽、显油润、无杂质的为最好。就像这块。”

肖靖皱起眉头,指着地上的碎渣,一脸可惜:“那这些不要了?”“当然要,”肖瑶走过来帮忙用笤帚扫,“这些碎的呢,就叫灵脂米或者散灵脂。品质较灵脂块为差,以表面粗糙、外黑棕色、内黄绿色,体轻无杂质者佳。”

肖靖一听,来了劲儿,很快就把这一片的五灵脂打扫得干干净净。

装好了,一看,好家伙,大半背篓啊!这得卖多少钱啊!

三个人相互搀扶着下了山,一路高歌回到了家中。

赵秀丽听到声音,满面笑容从屋子里走出来,看到肖文放下的背篓,吃惊地说:“这么多啊!要有几十斤吧?”

肖瑶笑着说:“是啊,娘,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好了吗?”

“都齐了,在厨房。”

“哦,要先筛一下,去去沙土、捡捡石子,再用簸箕簸一下。”

“晓得了。”肖文和赵秀丽两个人答应着,开始动手,很快五灵脂就弄干净了。

肖靖则直接冲到厨房里去了,这小子,等着看热闹呢。

“烧火吧。”肖瑶指挥肖靖。

嘿嘿,自己搞不定那个地锅咧。

肖文走过来,“我来吧。”

赵秀丽把弄干净的五灵脂拿给肖瑶,“怎么做?”

“娘,你看着啊,以后你来弄。”肖瑶取出一瓢干净的五灵脂,放到锅内,对肖文说:“小火就行。”

肖瑶拿起铲子,微微翻炒,过了一会儿,喷淋上一点儿米醋,再翻炒。当然了,用酒也可以,哎,不是买不起酒嘛。

看颜色差不多了,肖瑶用手拿起一些,摸摸,已经微干;对着窗外的光线一看,嗯,光泽度良好,五灵脂醋制完成!

肖瑶轻轻地把五灵脂取出来,放到一边准备好的簸箕里,在上面晾上一夜,就完全干透了!

“以后照这样弄就可以了!”肖瑶说完,叉着腰,像个大将军似的,小手一挥,“明天一早,进城捞钱!”

……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肖文一家就起来了。

赵秀丽想到今天可以挣钱回来,狠狠心,把面缸刮了个底朝天,每人做了个玉米面饼子,拌了点儿咸菜,一人一碗玉米糊糊,大家匆匆地收拾了,赶到胡富贵的停车地,村子最西头老柳树下面。

胡富贵看到一家四口,有些惊讶,想起大家传的肖家发生的事情,对肖文一家十分同情。

“富贵哥。”肖文、赵秀丽跟胡富贵笑着招呼,又对两个孩子说:“快叫人。”

“胡大叔。”肖瑶和肖靖甜甜地喊人。

“哎,好孩子,快上来吧。”胡富贵一边招呼着,一边接过肖文身后的背篓,随口问道:“背篓放这里,什么呀?怪沉的。弟妹,坐这里,咱们这就出发喽!”

肖文问:“不再等等?”

胡富贵看了看天,“不等了,时辰到了。”

肖瑶笑,心说:“感情胡把式这个相当于公共汽车,是到点儿就发的这种。可惜没有棚子,光光的一个板车,大冬天真够个人受的,不过倒挺实用,拉人拉货皆可。”

沿途又上了五六个人,不是带着背篓,就是抱着包袱,胡把式的马车就坐不下了。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一路唠着家常倒也热闹,虽说官道上还有积雪,但是,辰时刚过,马车就到了明城。

一进城门,胡把式就停了车,对正在下车的乘客们说:“各位,咱们午时在这里等着,大家要回家的准时到啊!有需要拉货的、接人的,提前说,价钱另算。”

嘿,这胡富贵还挺会做生意的!

大家纷纷掏钱给路费,根据路程远近,有的四文,有的三文。

等大家都走了,肖文尴尬地对胡富贵说:“富贵哥,等我们卖了货,再……”

“好说好说,”胡富贵一挥手,打断了肖文的话,“你家的事我知道,那钱我帮不上忙,今天的车费我哪能再要!城里这会儿店都开了,你们赶紧忙去吧!”

肖瑶拉住肖文,笑眯眯的对胡富贵说:“午时回来我们就有钱了,到时候再给大叔。胡大叔,再见。”

肖文一家告辞了胡把式,没走多远就来到平安医馆。

肖靖一眼就看见正在柜台后面抓药的小三儿,进去就脆生生地喊:“小三哥!”

“阿靖?!”小三儿也很高兴,两个半大孩子上回逛街耍得好爽,小三儿也很喜欢肖靖。

张大夫正坐在桌子后面给一个老人问诊,看见肖瑶一家,点点头。

小三儿嘻嘻笑着,“肖姑娘,你来了。这是叔叔婶婶吧?你们先坐吧。”

肖瑶招呼着父母坐下,肖文显得有点儿局促不安。

肖瑶摇摇头,肖文在长衫文气的读书人面前有点儿自惭形秽,在肖英面前如此,在张大夫面前也是如此。

张大夫很快结束了诊治,过来招呼:“肖姑娘,你来了。这是你父母吧?”

“嗯,”肖瑶点头,“爹、娘,这就是我跟你们说过的张大夫。”

肖文起身,面带感激,“在下胡家庄肖文,上次多亏张大夫帮忙。”

“肖兄言重了,有买有卖,算不上帮忙。”张大夫看出肖文局促,微笑着闲聊道:“这么早就到了,一路辛苦吧?来,喝茶。”

肖文推辞了,“不耽误你了,我们来给你送药材的,你先看看。”说着,从身后把背篓拿过来,掀开上面盖着的布,推给张大夫看。

张大夫看着半背篓上好的五灵脂,眼睛一亮,伸手抓了一把,来到门口,对着早晨的阳光仔细地看着,然后又放到鼻子前闻了闻。

肖靖很好奇他会不会像舔那条蛇皮一样,再尝一尝,他手里可是粪粪啊!

还好,张大夫没有尝,转回来了。

赵秀丽紧紧地抓住肖瑶的胳膊,紧张得不得了。肖瑶拍拍她的手,示意没事儿。

肖文一直盯着张大夫的脸,再看看肖瑶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心中多少有了底。

“都醋制好了,”张大夫坐下来,惊讶地看着肖瑶,“你做的?”

“是啊,品相很好吧?”肖瑶笑笑,“不过,这么多,你这里要的完吗?”

“我这店小,要多了也是暴殄天物。”张大夫起身,“我留下十斤,剩下的你们再到其他药铺看看。品相这么好,不愁卖的。我这里给你一两银子二斤。不过,大店可能会压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