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106章 将军情书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71 2016-01-21 20:27:25

  “二嫂,”苗云伸手就去拔赵秀丽头上的银簪子,“这簪子我看看!”

赵秀丽不防备,竟然一下子被她拔了去!

旁边孙秀娥骂道:“你这是大白天明抢吗?”

苗云紧紧地攥住手里,喜滋滋地插在自己的发髻上,对着水盆照来照去,一脸赞叹:“哎呀,一戴上这个,我也像个贵妇人了。”

说着,苗云抬起头,腆着脸说,“二嫂,借我戴两天,好不好?”

赵秀丽气得脸通红,上前就抓。

苗云起身就躲,一脸恳求:“二嫂,我就戴两天,明天回娘家,让我装装脸。晚上回来就给你!”

“你这个不要脸的,给我拿来!”那个簪子意义非同寻常,赵秀丽哪里肯让。

苗云见赵秀丽骂着扑过来,扭身就跑,“二嫂,我明天晚上给你送来,谁要是不给你送,谁不是人!”

赵秀丽气得在身后就追,到底苗云年轻些,哪里追得上!

赵秀丽抓起一根柴火棍扔出去,正砸到苗云的腿上,苗云“嗷”地一声栽到地上……

“哎呀,我的腿断啦!赵秀丽你个天杀的,我跟你没完,我要杀了你!嗷嗷嗷……”

见地上的女人哭嚎得这么惨,赵秀丽吓了一跳,该不是真的砸断了她的腿?!这下糟了!

孙秀娥站在赵秀丽身边,冷笑一声:“别听她嚎,一根小木棍砸到腿肚子上,就能断了腿?她的腿黄瓜做的?”

赵秀丽一听放了心,几步来到坐在地上哭嚎的苗云身边。

苗云上前一把抱住赵秀丽的大腿,“我的腿断了,我不能动了,你赔我的腿……”

赵秀丽抬手拔掉苗云头上的簪子,重新插到自己头发里,冷冷地说:“放开你的臭手!”

苗云哭着不撒手……

下地回来的众人纷纷围上来看热闹,“这是咋回事?”

“妯娌俩闹啥呢?”

“又是苗云来找茬?”

“说不定是赵秀丽仗势欺人呢!”

……

肖瑶远远地看着赵明亮家前面众人围成一圈,隐隐约约传来女人的哭声,就知道没好事儿!

不过,现在肖瑶倒不怎么担心,家里人多,也不担心赵秀丽吃亏!

走进一看,果然是苗云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嚷嚷着说什么腿断了,要赵秀丽赔钱呢!

肖瑶说:“我看看!”

众人一看,对呀,小神医在此,一看就清清楚楚了!

肖瑶一伸手,苗云忙把腿往旁边一挪,大叫:“我的腿断了,别动!”

“动得那么快,像断了吗?”肖瑶掰开苗云的手,拉住赵秀丽站在一边,“要是断了,连动也动不了。娘,别理她,走!”

苗云索性往地上一躺,拍打着地面,“哇哇哇”地接着哭开了!

知道苗云是无理取闹,众人没人理她,都回家吃饭去了。

只有赵三花站在一边,用脚踢踢苗云,“都走了,起来回家吧。”

苗云猛地止住了干嚎,腾地爬起来,狠狠地拍打着身上的土,恶狠狠地对着赵三花吼:“关你屁事!”

呛得赵三花骂了一声:“不知好歹的女人!”

苗云“哼了”一声,“等着吧,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骂骂咧咧、一瘸一拐地走了。

赵三花唯恐天下不乱,冲着苗云的背影,高喊:“我等着看你咋逞能!”

肖瑶问赵秀丽,“那女人来干什么?怎么又闹上了?”

“先是借钱,我没答应,后来又抢我头上的簪子,我能给她?”赵秀丽气呼呼的,“我用木棍扔了她,就嚎着说腿断了!”

肖瑶一听,气得脸通红,“光天化日,竟然敢动手抢?娘,以后家里留个人!敢来抢,直接打出去!”

赵秀丽拍拍肖瑶,“闺女放心,我也不是好欺负的!”

肖文听了没有说什么,却有些忧心忡忡。

但愿父母不要如此明目张胆地过来抢,否则,自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正说着,就听到南边路上一阵骚动,张霞气喘吁吁地跑过来,高喊着:“阿瑶姐姐,月华姐姐回来了!好多新家具啊!”

众人忙起身,只见月华在前边领着,身后跟着好几辆马车,马车上装得满满当当的,可不正是崭新瓦亮的新家具吗?

刚刚散开的村民们又重新聚拢来,摸着、看着这些全新、贵重的各式家具,羡慕地不得了!

肖文指挥着车夫把家具直接拉到新房子门口,工地上的人刚吃了晚饭,正在闲扯,一看家具来了,忙过来帮忙卸车。

不一会儿,新房子门口就摆满了床、桌、椅、凳、高几、长案、柜、衣架、巾架、屏风、盆架、镜台等各式家具,看得人眼花缭乱。

“看看这图案,啧啧啧,百鸟朝凤。”

“看看这刻工!”

“这油漆照得见人影!”

有人喊:“赵明亮,来瞧瞧这木头,认识不?”

赵明亮挠挠头,“不是桐木,也不是柳木……”

几个木匠忙赶过来,都摇摇头,不确定地嘀嘀咕咕:“看着像是榆木!”

曹制乐呵呵地走过来,“都是红木!”

懂行的木匠们立时张大了嘴,“老天爷,都是红木?这一套下来得多少钱啊!”

众人看着满院的新家具,个个羡慕嫉妒恨啊!

肖瑶也暗暗点头,这套家具自己很喜欢。

格调大方,素洁文雅,没有什么繁杂的雕刻、镶嵌,即便是雕刻、镶嵌也很古朴,富有传统韵味。

结构上,线条流畅、圆浑柔润,更难得的是,整套家具不管大到床,小到镜台,选料都很精贵!

轩辕离……

想到那个男人,肖瑶隔衣服摸着脖子上带着的那块玉珑,心情十分复杂。

一个天家皇子对一个寒门农女用心若此……

“姑娘。”月华笑嘻嘻地走过来,拉起肖瑶的手,悄悄地塞进一个东西,“将军的信!”

肖瑶突然感觉手中拿了火炭一般,烫得心都疼了。

看众人都正在热热闹闹地摸得摸、搬得搬,无人注意自己,肖瑶悄悄地转身,打开竹筒,倒出手中的那张纸。

没称呼,无落款,不过聊聊几个字,却写得铁钩银划、龙飞凤舞,所谓字如其人,一看就是某人霸道的一贯作风!

“甚是想念。近日可安好?勿太过操劳,尽可吩咐他们。安心等我。吻。”

看到最后一个字,肖瑶的脸猛地烧了起来,恨恨地:“登徒子!切,谁要等你!”

一转身,就见月华正一脸贼笑地看着自己!

“主子还等着回信呢!”

肖瑶脸又红了,故作镇定地咳嗽了一声,小脸一沉,“你很闲吗?干活儿去!”

月华吐吐舌头,笑着跑走了。

肖瑶跟着父母来到屋里,只见新房子、新家具,相得益彰,果然一派新气象。

肖文、赵秀丽相互看了一眼,都红了眼睛。

曹制走过来,笑道:“三日后,就是良辰吉日,可以搬家了哇!”

“嗳嗳!”赵秀丽忙擦擦眼睛,“搬!”

肖文拉住赵秀丽的手,重重地点头:“三日后搬家!”

第二日,竟然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初夏的雨颇有些凉意,直到傍晚才住了。

肖瑶在屋子里呆了一天,正无聊透顶,见雨住了,忙走出来,深呼吸了口新鲜空气,嗯,空气真的很好啊!

看着院子里一片泥泞,肖瑶对赵秀丽说:“娘,以后咱新家院子里一定要铺上青砖,最起码也要铺出几条青砖路。”

赵秀丽点点肖瑶的鼻子,笑着说:“知道你爱干净,青砖都定好了。先盖好院子,到时候一起铺。你爹给曹师傅交代过了。”

两人正说话,张霞领着几个小孩子,掂着罐子过来了。

“阿瑶姐姐,看我们挖的蚯蚓。”

肖瑶接过来一看,嚯,孩子们都是拎着满满地一罐子,赞道:“这么多啊?”

旁边的小孩子得意地说:“满地爬得都是!好多都是捡得呢。”

也是,在农村,夏天一下雨,蚯蚓不用挖,自己就跑出来了,路边都是,走路的时候不小心就要踩死几条。

“嗯,好,都用筷子量过了吗?”

“阿瑶姐姐,我们都是拿筷子夹的,都量过了。”

“干得好!”肖瑶夸了一句,转头喊赵铁柱,“柱子,来生意了!”

孙秀娥听了,笑:“这孩子!”

“来了!”赵铁柱“蹭”地一声从屋子里蹿了出来,拿着秤,对着孩子们喊道:“排好队,一个一个来!”

肖瑶看见那木头杆秤上的小星星就晕,所以,称重这样的活儿,肖瑶从来都不伸头看滴。

肖瑶哗啦着铜板,“孩子们,来姐姐这里领钱啊!”

孩子们个个兴高采烈,大眼睛瞪着,唯恐别人领的比自己多。

领完了,回家路上路过杂货店,看着糖瓜,留着口水也不舍得买,一溜烟儿地跑回家交给大人去了!真是一群好孩子!

今天来卖蚯蚓的孩子真是不少,刚走了一拨,又来了一拨。其中竟然有肖端!

肖端兴冲冲地跑过来,把罐子往肖瑶怀里一踹,“给,我弄的!拿钱!”

肖瑶低头一看,也是满满一罐子,只是大小不一,有些很小的也弄来了。

对这个被父母宠坏了的孩子,肖瑶尽量做到心平气和,“姐姐早就给大家说好了,我这里只收筷子那么粗的,你把这些小的还放回地里去啊!要不,以后就逮绝种了!”

“凭啥?”肖端一听就不依了,“我好不容易逮的,才不送回去咧。大小都能当药材,你都得给我算钱!”

“不行!只要大的!”肖瑶板着脸,把罐子往肖端怀里一放,“这次答应你,还有下次呢?再说,别的小孩呢?人家会怎么看?”

看着一群小孩都看他,肖端脸上有些挂不住,嘴撇着,把罐子往地上一摔,嚎啕大哭着跑回家了!

孙秀娥撇撇嘴,“这孩子,也太小性了些!”

肖瑶看着碎烂的罐子,满地乱爬的蚯蚓,“我晕!”

赵秀丽有些郁闷,“等着吧,一会儿就得来一个报仇的!”

果然,没大会儿,肖端的哭声由小到大传来,肖瑶抬头一看,肖老太拉着肖端,气冲冲地朝着这边来了!

“阿瑶,你个死丫头,有钱烧得你,敢打我孙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