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103章 新小地主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85 2016-01-21 20:27:25

  胡孝张口结舌,有些说不话来。是啊,哥这两年没少往家里拿钱,别都是朝廷的钱吧?

员外夫人呼天抢地:“都是你那个女人挑拨得,咋?你哥没了,家里房子、地都是你俩的了?!告诉她,门儿都没有!我就是把地卖光,也要把你哥从牢里捞出来!”

胡员外爆发了,“混账女人,地都卖光了,把他捞出来,一起在家喝西北风啊!”

“爹娘,都不要吵了,各让一步,”胡孝生意人到底脑子活络些,“把家里的旱田卖了!”

“旱田卖不上好价钱!”

“水田都种上麦子了,过一个多月,麦子就收了!现在卖了太可惜了。”

“哼!万一到时候来场大雨、冰雹的,绝收也有可能。倒不如卖些水田,价钱还高些!”

“都别说了,”胡员外吼道:“先卖那些闲着的地!看看价钱,再说其他的地!”

员外夫人忙擦了一把脸,“卖给谁?”

“前几天村长不是领着几个人来租地的吗?”胡员外说:“他们没地种,急着呢,先找他们几家问问。”

胡孝忙拦住:“一找他们,我们就低了,好地也卖不出好价钱!”

员外夫人立即不干了,“晚卖一天,你哥在牢里多受一天罪!你是想叫他死在牢里,家里都是你的了……嗷嗷嗷……我把家里都卖干卖净……”

“别号丧了!”胡员外大吼一声,对身边的管家说:“去请村长来!”

说完,胡员外转身找出账本,“过来算算!”

员外夫人一看有门儿,忙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鼻涕眼泪,直扑过来!

胡孝胸中怨气难平,想甩袖子走人,又舍不得。挤挤挨挨的走了过来,看胡员外扒拉算盘。

“闲着的地有一百二十亩,都是旱田。种了麦子的地是八百一十亩,其中水田五百亩,旱田三百一十亩。”

“咱家总共是九百三十亩地。”胡孝嘀咕了一句,“也不多嘛。”

“爹经营了一辈子,总共就得了这九百三十亩地。现在都拿出来,看看哪些合适卖,哪些不合适卖!”

“你经营啥了?”员外夫人一撇嘴,“当年我的嫁妆银子买了几百亩,胡忠拿回来的银子买了几百亩……”

“屁话!”胡员外一听老婆当着儿子的面说他没本事,立时翻了脸,“从穷鬼们手里弄来的、霸来的不算吗?旱田换穷鬼们的那些水田不算吗?穷鬼抵租子的那些地不算吗?高利贷弄来的那些地不算吗?”

员外夫人撇撇嘴。

“真是头发长见识短,就惦记着你的那点儿嫁妆银子,要不是我买了地,有多少也让你败坏完了……”

“好了好了,”眼看着父母又要吵起来,胡孝不耐烦地说:“说正事儿吧,到底卖哪些地?”

“闲着的地有一百二十亩,都是旱田,都卖了!种了麦子的地是八百一十亩,其中水田五百亩,旱田三百一十亩,把这三百一十亩也卖了!”

“多少钱一亩?”

“闲着的地便宜些,可卖八两银子一亩,一百二十亩就是九百六十两。种着麦子的可卖十两银子一亩,三百一十亩就是三千一百两银子。”

胡员外扒拉着算盘,“旱田总共是四百三十亩地。按照刚才我说的价钱,旱田总共可以卖四千零六十两银子!”

“三千多两的亏空补上,还可以剩下一千两,”胡孝气鼓鼓的,“这一千两,不知道能减几年刑期?”

员外夫人一拍手:“一千两减多少刑期我不管,我不能让你大哥去流放!流放路上就没了命!省下钱干啥!”

胡孝睁大了眼睛:“娘的意思是让哥无罪释放?那得花多少钱?”

员外夫人老脸一拧,“有人才有钱!才有地!这些没了,还可以再挣,你哥没了,啥都没了!”

胡孝委屈地嘀咕:“不是还有我呢嘛!”

“都不要吵了,”胡员外一咬牙,“再卖两百亩水田!麦子快收了,我们卖十三两银子一亩,又可得两千六百两银子!这些都花了,就看老大的命了!”

胡孝嘀嘀咕咕:“一下子花六千六百六十两银子……哥还不一定回得来,划算不划算……”

“要得就是这个六六大顺!”

“老爷,村长来了!”管家一声通报打断了三人的争吵。

“村长快请,”胡员外笑得比哭还难看,“我这里有事儿找你。”

“啥事儿啊?”胡宗保装糊涂。

“胡孝在禹州生意做大了,你也知道,铺子大了,压得钱就多。我想着呢,把家里的地倒腾出去,帮帮他!”

“咳咳咳……”

胡宗保被这话惊得咳嗽起来,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胡孝和员外夫人的脸比吃了大便还难看,都埋怨地看着胡员外。

这老东西,撒谎也不提前打个招呼!

“恭喜恭喜!”胡宗保冷笑着说。

打肿脸充胖子!

“唉,这不是都是为了孩子嘛。”胡员外一脸笑意,“地卖了以后再买!”

“准备卖多少亩?想要啥价钱?”

胡员外拿出账本,把刚才算的情况给胡宗保说了说。

胡宗保听完起身,“我给你找人问问。”

说完走了。

胡孝看着胡宗保的背影,恨恨地说:“这老东西,阴阳怪气的!”

“别管他,只要能找着下家就行!”胡员外说:“一家一家地问,得半天功夫!村里人买不完,还得去外村找!”

没想到,不大一会儿,胡宗保就回来送信儿了。

“肖文愿意跟你谈!”

胡员外一愣,疑惑道:“肖文?老夫子的二儿子?那个穷鬼,他能买几亩地?”

胡宗保老脸一沉,“穷鬼?哼!人家准备把你的这些地都买了!”

“什么?”胡员外不相信,“我可要现银!”

“当然给现银!”

胡员外一家三口都吃了一大惊,肖文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能一把拿出几千两银子的人,明城也不多吧?

“怎么样?要是同意的话,你现在就去赵明亮家。”胡宗保磕磕烟袋,“我去喊三爷、七公做个见证。”

“好!”员外夫人一拍大腿,“现在就去找他!老头子,拿着地契!”

说着,冲到脸盆前洗脸梳头去了。

“等等!”胡孝一脸迷茫,“不是找肖文吗?为啥去赵明亮家?”

“肖文一家在赵明亮家住!”

“哈!村长你逗人玩儿呢是吧?拖家带口住到别人家的男人,拿得出几千两银子?”

胡宗保脸一沉,看着胡员外,“你们到底去不去?”

胡员外咬咬牙,“村长先走,我随后就到!”

胡孝在身后心疼地直嘬牙花子。

等胡员外三人到赵明亮家的时候,村长、三爷、七公等人也已经到了。肖文和肖瑶坐在下首。

其他人都到工地上送午饭去了,家里很安静。

环视着赵明亮家的小破房,胡员外三人的脸上有些鄙夷不屑。

肖瑶看着员外夫人,一想到上次在她家的情形,就想上前给她一巴掌。

村长先发话了,“情况我已经两边都说了。你们两家看看还有啥要说的,趁着见证人都在,当面锣对面鼓地说清楚,省得以后找后账。”

胡员外清了清嗓子,把土地面积和要价重新说了一遍,肖文无异议。

作为一个农民,肖文对土地价格清清楚楚,知道胡员外急着脱手,地的要价并不高,因此也没有压价,点头同意。

肖文掏出银票,胡员外拿出地契。

两人一交换,都细细地一张张看仔细了。

胡孝一看就知道是真的,银票是兴泰银号的,南丰国最大,全国联号,当然没问题。

肖文拿到地契,手有些抖。做了一辈子佃户,突然成了地主,心情可想而知。

好不容易才集中精神,一看地契,每一张地契代表的地块位置、面积大小,甚至就连现在是谁家在租种,肖文都清清楚楚!根本不用丈量!

地契也没有问题。

于是,很痛快地当场写了文书,主家和证人都分别签字、画押、摁手印,事情就完了,快得很!

大家都很激动!

想要钱的有了,想要地的得了,想看热闹的看了,皆大欢喜!

只有胡孝有些愤然。

胡员外三人拿着银票急匆匆地走了。

村长等人看肖瑶的眼神都变了,这丫头竟然是个金山啊……

肖瑶拿起文书和地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有了地,自己的种植大计才能实现啊!

双方都有些迫不及待。

等赵秀丽、赵明亮等人回家来,肖文把事情一说,众人都大吃一惊!

肖瑶竟然挣了这么多钱!

今天开始,肖文可是比胡员外还大的地主!

在孙秀娥、三奶奶等人的恭喜声中,赵秀丽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一脸的扬眉吐气!

丁元春、月照、月华一脸淡然……

肖瑶眼睛闪了山,月照月华可以理解,丁元春也一脸平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吃了午饭,村长敲锣,召集村人开会!通知佃户们,换了地主了!

肖瑶一脸黑线,“地主,我晕,这词儿……”

肖瑶想起了前世的自己和“地主”二字的缘分。

肖瑶上小学时,有一次语文老师在课堂上讲,旧社会地主如何剥削穷人,如何惨无人道,大年三十如何带着狗腿子,上贫下中农家讨债,掀房顶,抢东西,逼得人上吊,例如《白毛女》里的黄世仁等等。

听得肖瑶和同学们非常气愤,恨不得早生几十年,跟着解放军,亲手将地主消灭干净。

直到放学回家,肖瑶还心潮澎湃,拉住爷爷的衣角问:“爷爷,你见过地主吗?地主为啥那么坏?”

不料爷爷白了肖瑶一眼:“有啥稀奇?我们家过去就是地主!看病挣的钱都在乡下买地了!哦,我们家不仅是地主,还是财主!”

当时,肖瑶犹如挨了一闷棍。

“后来都充公了。”爷爷又说:“如果不是成分高,你二爷爷也不至于一辈子娶不上媳妇,绝了后。”

肖瑶心虚地嘀咕:“不可能吧?”

爷爷说:“有啥不可能?我们家来往的地主有十几户呢。经常和爷爷喝酒的驼背爷爷就是地主,对你最好的黄奶奶的娘家,更是京城有名的大地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