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96章 有幺蛾子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94 2016-01-21 20:27:23

  现场猛地一静!

“肖达,你女人孩子来吃就算了,你可是读过圣贤书的,也这么寡廉鲜耻?”

肖达一愣,等回过味儿来,猛地紫涨了脸,“阿瑶!你……我……我是你三叔!你怎么能这么没大没小!”

“说狗屁没大没小!你打我娘的时候,想到她是你二嫂了吗?还有脸在我面前说什么大小!”肖瑶恶狠狠地瞪着肖达,一想到自己的娘被他摁在地上打,肖瑶就想杀了他!

肖瑶冷冷地看着肖达,一字一句地说:“惹我不爽,拿刀砍你!”

横的怕愣的,楞的怕不要命的!我就不信,你肖达不怕死!

肖达咽了一口唾沫。

肖靖上前一步,把赵秀丽和肖瑶护在身后。

肖靖两手握成拳头,大大的眼睛红红的,紧紧地咬着嘴唇,一句话也不说,但是眼睛里的恨意让肖达不寒而栗!

看这三人的态度,今天是讨不到什么便宜了,哼!无论如何得混一顿饭再走!肖瑶是个恶毒的,肖靖也不好惹,赵秀丽不当家,还是得先打动肖文!

打定主意,肖达看向肖文,一脸委屈,“二哥,我今天是来祝贺你家上梁大喜的,你看看他们一个二个的,怎么能这样呢?让人太伤心了!”

肖文站起身来,英挺的眉毛微挑,深邃的眼眸毫无温度地看着肖达,语气慵懒,“哦?你今天是来祝贺我家上梁大喜的?”

“是啊是啊!”肖达见肖文语气松动,忙点头如捣蒜。

“一没见你身背铁锨帮我干活,二没见你手拿贡品给我添礼,”肖文似笑非笑地看着肖达,“今天你给大家伙儿说说,你准备怎么个祝贺法儿?”

肖达张口结舌、面红耳赤地说不话来。

怎么也没有想到,平时沉默寡言的肖文什么时候这么伶牙俐齿了?

肖瑶冷哼一声,“他的祝贺法儿就是带三张嘴来吃!”

“阿瑶你这个下贱坯子烂蹄子!你三叔是你能骂的吗……”

肖老太和肖老夫子来了!

见肖老太和肖老夫子气势汹汹的样子,肖瑶立即全身戒备起来!

大喜的日子,老肖家如此倾巢出动,必定不是来给自己家贺喜的,哼,只要今天他们不触及到自己的底线,否则……

肖瑶看着横眉立目的肖老太,怒火中烧:“我没有什么三叔!你是谁?也敢对我指手画脚!”

肖老夫子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抖着手,指着肖瑶,大喝一声:“忤逆!忤逆大罪!”

肖文和赵秀丽脸色一白,忧心忡忡地相互看了一眼。

众人纷纷放下碗筷,紧张地看着肖瑶。

忤逆?哼!好大一顶帽子,要知道,在古代,官府以忤逆为第一重罪。也难怪众人那种反应。

肖瑶却毫不胆怯,反而推开肖靖,上前走了一步,小脸紧绷,冷笑道:“忤逆?忤逆之词释义有二,一指冒犯、违抗之意;二指不孝顺、叛逆之意。”

肖瑶用手一指一脸恶毒的肖达,高声道:“我冒犯肖达什么了?倒是他,冒犯了我们家,打了我娘!他才是忤逆!”

肖老夫子气得咳嗽起来。

“还有,忤逆二指不孝顺!所谓孝顺,乃子女尊敬父母长辈,”说到这里,肖瑶小下巴抬高,大眼睛微微眯起,轻蔑地看向肖老太和肖老夫子,语气懒洋洋的:“你俩是我什么人?”

肖老太小眼睛立即瞪圆了,张嘴就骂:“烂蹄子,猪肉吃多了,真是猪油蒙了心!我们是你爷爷奶奶!狼心狗肺的东西,肖家浪费粮食养大了你,要不是我儿子……”

“都给我闭嘴!”肖文大喊,大手拉住肖瑶,脸色苍白,恨恨地盯着肖老太!

肖老太看着一脸惊恐又满面愤恨的肖文,话到嘴边,却又把话咽了下去!心中得意地冷哼了一声:“哼!怕了?好,你有怕的就好!怕的就是你不怕!”

丁元春立在一边扶着浑身颤抖的赵秀丽,看看肖文,看看肖老太,皱起了眉头。

“我呸!”肖瑶大眼一瞪,用手指着肖老太,“你还有脸说什么爷爷奶奶?你把分家的文书当废纸吗?你当三爷、七公、村长、乡邻们都是傻瓜吗?大家可都在这里呢!”

听肖瑶如此说,肖老太气得呼哧呼哧直喘。

以前软绵绵小绵羊似的,这丫头现在竟然成了家里的死对头!当初真不应该留她!

肖老夫子脸色铁青,被肖瑶气得七窍生烟,嘴唇哆嗦着却说不话来。

肖达站在两人身后,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苗云和肖端趁着众人看热闹,赶紧死命地往嘴里扒拉桌上的饭菜。

见父母不说话,肖达脖子一伸,脸红脖子粗地冲着肖瑶来了一句:“分家归分家,肖文不是爹娘生养的吗?”

卧槽,又来提这茬!

肖瑶气得发晕,“家里没钱了是吧?又拿这个说事儿?来讹诈我爹娘对不对?不要以为我们家还和以前一样,随便你们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我明白告诉你,只要有我在,你们别想从我们家拿走一分钱!”

看着肖瑶如此疾言厉色,肖老夫子闭了闭眼,狠狠地一甩胳膊,肖老太淬不及防,差一点摔倒,诧异地看着肖老夫子,暗骂:“这个死老头子,是发疯了吗?”

肖老夫子老眼有些浑浊,眼睛毫无温度地盯着肖瑶,语气倨傲,“阿瑶,你虽是我孙女,到底隔了一辈儿,我和你说不着!你爹肖文他是我儿子,说到天边儿去,血脉还在这里!”

“你想和我爹说什么?”肖瑶樱唇紧抿,大眼圆睁,一脸戒备。

肖老夫子不答肖瑶的话,浑浊的老眼却盯着肖文。

肖文转头,不看他。

肖老太恶狠狠地瞪了赵秀丽一眼,骂道:“都是你养出来的小婊子女人!”

赵秀丽大眼睛里立即蓄满了泪水,嘴唇哆嗦着:“你再敢骂阿瑶,我就和你拼了这条命!”

“阿瑶个小贱人,这样忤逆长辈,这十里八乡的谁不知道?以后哪家娶这号烂货,才是瞎了眼了!”

肖老太用手指点着肖瑶,恶毒地咒骂着:“看长得一脸骚媚样子,盖房子的钱都是你在窑子里**挣的吧!”

“死去吧你”!肖瑶俏脸紫涨,抬脚就踹。

丁元春一把拉住肖瑶。

骂完大风刮跑了,真要是打了,只怕又麻烦,对姑娘的名声不利。

“住口!”肖文气得脸色铁青,两手握着拳头,冲着肖老太怒吼一声。

要不是自己的亲娘,早就上去暴打她一顿!

赵秀丽忍无可忍,冲着肖老太就骂:“放你娘的屁!”

要不是丁元春和孙秀娥拉着,赵秀丽早就冲上去抓烂肖老太的老脸!

“滚!”肖靖大吼一声!

肖靖胸膛急剧起伏着,大眼睛里都是泪,看向肖老太三人的眼里,充满了刻骨的仇恨!手哆嗦着,指着肖老太、肖老夫子和肖达三人,“你!你们!都他妈给我滚!”

要不是赵明亮眼疾手快地一把拉住,肖靖早就冲上去了!

丁元春抬手抚了抚头发。

肖老太突然“嗷”地一声,一个趔趄,扑到在地,痛痛快快地来了个狗吃屎!

“娘,你怎么了?”肖达一个箭步冲上去。

“哎呦……哎呦……”肖老太被肖达扶着站起来,疼得黑脸变形,用手摸着膝盖,嗷嗷叫,“我的膝盖、膝盖疼死了!都是阿瑶个贱婢,见了她准没好事儿……”

……

肖文气得阵阵发晕,这种日子又开始了吗?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父母不像父母,子女不像子女!

街坊邻居们会怎么看?!阿瑶的名声要怎么办?

曹制忍无可忍,黑着脸站起来,冷喝道:“你这老太这也歹毒了些,好歹肖瑶是你亲孙女,又是个尚未及笄的小孩子,你这么口无遮拦、信口雌黄,难道就不怕死后下地狱吗!”

“滚一边儿去,”肖老太呲牙咧嘴地揉着膝盖,瞥了曹制一眼,“我们家的事儿,外人瞎掺和个屁!”

曹制气个倒仰,正要说话,三爷拉住了曹制,摇摇头,“清官难断家务事!”

曹制狠狠地瞪了肖老太一眼,无奈地坐了下来。

“好了好了!都少说两句吧!”村长胡宗保气呼呼地站了起来,“今天上梁,大喜的事儿,谁要是在这里弄不吉利,我和三爷、七公,还有众位乡邻,都不依!”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老肖家这是要闹哪一出?好好的酒宴眼看要泡汤!

“老夫子,既然来了,坐下来喝口酒,”七公当起了和事佬,摸摸花白的胡子,伸手招呼肖老夫子,“今天是个好日子,父子俩哪有那么多仇气?”

肖老太趁坡下驴,扶着肖老夫子,把胡三顺和胡金良挤到了一边,拉过二人的凳子,硬摁着肖老夫子,两人一起坐到了长者桌上。

整了整衣襟,肖老太打了胜仗一般,朝着赵秀丽和肖瑶瞪了一眼!

肖达也不示弱,推搡着赵明亮,“去去去。”

拉过赵明亮的凳子,理直气壮地和肖老夫子、肖老太坐到了一起!

赵明亮和胡三顺、胡金良三人互相看了一眼,都忍了。

今天是肖文家的好日子,自己人不好带头闹起来。有什么事儿以后再说,现在嘛,都给他记着!

三人随便找个地方坐下来,看老肖家到底要搞什么幺蛾子!

村长胡宗保坐下来,给肖老夫子倒了一杯酒,递过来,顺口问道:“老夫子,近来身体还好吧?”

自上次分家,肖老夫子的生活轨迹就是家到学堂,学堂到家,众人几乎都没有见过他。现在看来,老头子的脸色比那个时候差了很多。

肖老夫子咳嗽了两声,还没说话,肖老太忙伸手在老头子背上顺气,嘴里还不忘骂人:“还不都是被肖文一家子白眼狼给气得!”

“屁话!”肖瑶毫不客气地回敬了一句!

死老婆子,我才不会给你留情面!

你既不像老,我又何必自当小?!你当老的都不要脸了,我干嘛还要给你留脸!谁怕谁啊!

肖瑶扶着赵秀丽站在一边,等着看两个老不死的到底要干什么。

满桌美食当前,肖老太也顾不上骂人,先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放到嘴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