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93章 纤尘惨败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64 2016-01-21 20:27:23

  几人刚进村子,胡三顺突然说:“阿瑶,你奶奶!”

肖文和肖瑶都是一愣,抬头见不远处站着一人,果然是肖老太!

肖老太也看见了肖文和肖瑶,眼神立即变得恶毒!

肖瑶冷冷地说:“三顺叔说错了,我只有父母和弟弟,哪里来的奶奶!”

众人不语,肖文也只当没有看见肖老太,几人走了过去。

胡三顺等人直接回了家,等肖瑶几个人说说笑笑地回到了家里,赵秀丽和孙秀娥都等急了。

丁元春忙迎上来接过篮子,回屋摆饭。

赵秀丽心疼地摸摸肖瑶胳膊上被勒红的印子,嚷嚷肖文,“就知道跟地亲,也不说让阿瑶早点儿回家吃晚饭!带的午饭能撑到现在?看累坏了我闺女,我跟你没完!”

肖文边洗手边“嘿嘿嘿”地笑。

肖瑶心中暖暖的,笑着推赵秀丽回屋,“娘啊,我们都饿了。”

“早就做好了,看看凉不凉。”赵秀丽马上忘了跟肖文找茬,搂着肖瑶往屋里走,“赶紧来吃饭。”

众人看着这黏糊的娘俩儿都笑,孙秀娥摸摸自己尚未隆起的肚子,一脸幸福!

第二天一大早,肖文就坐着胡富贵的马车去明城接肖靖。

半上午的时候,明城却来了客人。

胡家庄的村民对来肖瑶家的马车已经失去了兴趣,变得“多见少怪”啦!

这一次下来的人,众人却不认识。

肖瑶也是一愣!

白纤尘!

“肖瑶,好久不见!”

院中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袭银白锦缎束腰长袍的年轻男子,玉树临风站在马车前,眉目如画、唇色如樱、肤色如雪,五官精致,额前几缕墨黑的长发随风逸动,琥珀色的眼眸里藏着微笑和魅惑,桃花眼眼角微微上挑,勾人魂魄,美到极致。

“这妖精!一个男人长成这样真是造孽啊!”肖瑶心中暗啐了一句!

附近哪有女儿国,应该将这厮给那女王送去,必能惯宠后宫!

“阿瑶,这是谁啊?”赵秀丽忙问。

众人也很好奇,前几天来两个器宇轩昂的将军,今天又来个美到极致的公子!

肖瑶介绍道:“这位是明城松鹤堂的少东家,白纤尘白公子!”

“哦!”众人了然,怪不得,有钱人家的公子可不就是应该长成这样吗?

白纤尘笑笑,“各位婶子好!”

人家对于肖瑶的揶揄根本没有放到心上,这丫头的毒舌又不是没领教过!

只是赵明亮家的乱,是他始料未及的,看到满院子堆得满满的,简直没个像样儿的地方,白大少有些小郁闷。

“来屋里坐吧。”肖瑶自然知道这人没事不登三宝殿,有些事只怕不能当众交底。

“也好。”白纤尘勉为其难地跟着肖瑶来到堂屋,坐下了。

丁元春过来倒水,白纤尘看了丁元春一眼。

丁元春目不斜视,放下茶杯,轻手轻脚地走开了。

白纤尘坐在肖瑶对面,打量着肖瑶,两个月未见,这丫头变得漂亮多了。

眼神清澈明亮,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身量更是明显高了一些。嗯,越来越像个大姑娘了!

肖瑶好奇地问:“你怎么来了?”

“不欢迎?”

“白公子家大业大,日理万机,不敢劳动。”

“我也是这么觉得。”白纤尘感慨完,掏出折扇,装模作样地扇了几下。

肖瑶看着白纤尘的骚包样子,笑。

白纤尘入怀掏出一个账本来,“我来送钱的!”

“哦?”肖瑶拿起账本,大致翻了翻。

白家的药店本来就遍布南丰国全国,在京城和各分店,安宫牛黄丸、七宝美髯丹等几个成药销售火爆,这几个月来利润颇丰。

“原来的协议是一月一结账,现在看来,不太合适。我们松鹤堂药店开遍全国,路途遥远,汇总一次很不容易,以后我们半年一结账,你看怎么样?”

肖瑶点点头,“也好,当时只想到了明城的松鹤堂。”

两人分别拿出原来的协议,当场把一月一结账改为半年一结账。

白纤尘掏出银票,“给,五千两,收好了。”

“我发财喽!”肖瑶笑呵呵地展开一张一张看仔细了,嗯,都是兴泰银号的大印!全国联号,方便!

白纤尘看着小丫头认真又财迷的样子,忍不住用扇子轻敲了肖瑶的头一下,揶揄道:“怕有假?”

肖瑶翻了个白眼,“亲兄弟,明算账!”

“马车上还有宝贝,要不要?”

肖瑶大眼立即笑成一条缝,“要!”

白纤尘无语,“问都不问是什么?”

肖瑶理直气壮,“你都说了,宝贝嘛!”

白纤尘咬牙,这丫头,真是个……

突然想到来时爷爷的话:“这丫头,真是个宝啊!问问有没有定下人家,没有的话,你赶紧的,要是被别人娶走了,我打断你的腿!”

望着肖瑶一溜烟地跑向马车,白纤尘俊脸苦笑起来,宠溺的眼神中多了一丝苦涩……

“咦?这些都是药材种子啊!”肖瑶惊喜地喊起来:“太好了!”

“你不是让松鹤堂找药材种子吗?”白纤尘走过来,笑呵呵地说。

为了这些可费了老鼻子劲儿了!

要不是轩辕离飞鹰传书催命似的,哪能送来这么快啊!

当然了,要不是他飞鹰传书催命似的,还可以多找些的!不过,这些应该也差不多够种了。

“先弄了这些,”白纤尘骚包地摇摇扇子,“都是现在这个季节可以种的!”

肖瑶翻看着不同的袋子,惊喜地发现里面有旱半夏,有板蓝根,有白术,有荆芥,有牛膝,有天南星,还有栝蒌(音:瓜楼)!

看了一遍,可把肖瑶高兴坏了!

“啊……”肖瑶尖叫了一声,差一点扑上去抱住白纤尘!

白纤尘吓得后退了一步,惊魂未定地看着肖瑶,心里暗暗咂舌:“这疯丫头,和那些装模作样、故作娇羞的世家小姐太不一样了……不过,还是她这个样子,更让人喜爱些……”

“这些种类全都是二到五月播种,秋季采摘!真是太好了,总算没有耽误季节。”

肖瑶一脸喜悦,看着围上来看稀罕的众人,侃侃而谈。

“旱半夏、白术和天南星都是以块茎入药,春种秋收,市场价格最为昂贵,是贵重的中药材。嗯,其他的像荆芥,以带花穗的全草入药,板蓝根以根入药,为大宗中药材,其叶可作保健茶饮用。牛膝呢,则以根入药。”

听着众人的赞叹声,肖瑶装模作样地说:“嗯,这些都是医书上说的。还有,师傅教得好!”

说完,肖瑶拿起装着栝蒌种子的袋子,笑道:“当当当当,最最好的就是这栝蒌了,它呀,全身是宝,皮、仁、根皆可入药。现在播种,秋天挂果,明年秋盛果,一年栽种,可连续采果三年嘞!”

众人都眼前一亮,这个东西好哎。

肖瑶看着身边的白纤尘,笑着问道:“栝楼的皮最贵,仁次之,根最便宜,是不是啊,少东家?”

“是!说得没错!”白纤尘一笑,这丫头,神采飞扬的,此时倒像是个孩子。瞧病的时候,严肃得让人害怕!

肖瑶有些得意,古代的药材和现代的行市一样嘛,贵重的还是贵重,便宜的还是那么便宜。

“我千里遥远给你送来了种子,所以嘛,以后这些药材收了,可都要卖给我们松鹤堂啊!”白纤尘不失时机地拉生意,“到时候我派人来拉!”

“那可要看松鹤堂给的价钱如何了!我这里炮制好的药材还有中成药,价钱可不低啊!”肖瑶狡黠地一笑,“再说,要是别人也上门收购,价钱比你松鹤堂还高的话……”

等秋天药材丰收了,家里的房子也该盖好了,招工人、种植养殖,开药厂、制成药,你松鹤堂到时候还得来求着我这个货源丰富且独一份儿的供货商呢,哈哈哈……

“你要是有这打算,”白纤尘看着肖瑶的一脸得意,桃花眼微微眯起,挑着眉毛,语气满满地都是威胁,“这些种子我可带回去了!”

“尽管带回去好了,放我这里也白搭。”肖瑶满不在乎地说:“反正现在我手里也没有一分地!胡员外不愿意租地给我,租地的佃户种什么还要听他的安排,你把这些种子给我,我也没地方种啊!”

白纤尘咬牙,这生意谈得怎么这么窝囊呢!简直就是惨败啊惨败!

给她送种子来,她不但不领情,自己还得求着她留下种子……

死丫头,我来干什么了?被轩辕离赶着,骑马一天一夜来给你送钱送种子,身体快散架了,还被你整,呜呜呜……

说来奇怪,这丫头家里又没有地,轩辕离干什么这么着急地送钱送种子,难道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安排?

不管了,轩辕离的心思,自己什么时候猜准过……

“不过呢,既然你说了免费提供种子,又大老远来了,唉,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吧。”肖瑶一脸为难,“说不得,我还得去找那胡员外说好话,人家要是还不让种,我可就作难了……”

“噗……”白纤尘一口老血差一点喷出来,“我啥时候说免费提供种子了?”

“咦?”肖瑶一脸无辜,“你不是来‘送’种子的吗?没说来卖种子呀!”

肖瑶重重地念着“送”字!

白纤尘哭笑不得:“这些种子跑了多少地方才凑出来的,可是花了几十两银子不止……”

“哦,这样啊……”肖瑶拉长了声音,就在白纤尘以为事情有了转机的时候,肖瑶下一句话差一点让白纤尘晕过去,“做生意哪能光赚不赔……”

“好好好!”白纤尘咬牙切齿,“送你了!送你了!”

肖瑶得意地挑眉,在心里暗暗高呼一声:“噢耶!”

众人吃惊地看着肖瑶,这丫头现在可了不得了!轻松几句话就白白得了几十两银子的东西!

还不是一般的死物,那可是能生出几百几千两银子的宝贝种子啊!再也没有人比农村人更懂得种子的意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