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91章 人心惶惶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59 2016-01-21 20:27:22

  “也好。”

黑鹰出了店门,看着江水一行的背影已经被行人淹没,转头对吴新勇说:“我派手下去查那三人的死因,晚上必有结果。若发现了凶手踪迹,晚间还需借知府的衙役一用!”

“遵命!”吴新勇说完,一愣,“那三人不是自杀?”

“晚间自有分晓。”黑鹰故作神秘的说了一句。

吴新勇突然有了心事……

黑鹰挑了一下眉头,很满意自己制造的效果。

黑鹰问道:“吴知府,你说致休御史赵明义家就在这青龙大街上?”

“正是,就在前面不远处。请随我来。”

“稍等。”黑鹰说:“太子礼贤下士,吩咐我等不可怠慢故人。我去买些补品来。”

“太子宅心仁厚,若登大宝,必是仁君!”吴新勇说着,张望了一下,指着前面不远处的回春堂,“回春堂是明城最大的医馆,药材正宗地道,统领必可选到中意的。”

两人来到回春堂,钱大夫一看吴新勇来了,忙起身相迎。

“知府大人!”

“钱大夫,我想买些补品,去探望故人。钱大夫看……”

“补品自然当属人参为第一。”

钱有成摸摸胡子,“人参可大补元气,复脉固脱,补脾益肺,生津止渴,安神益智。可修劳伤虚损、虚咳喘促、健忘、眩晕头痛、消渴、小儿慢惊及久虚不复,一切气血**不足之症。”

黑鹰眼睛一亮,“赵御史正是消渴症!”

来之前赵明义的资料都是熟读的了,黑鹰自然十分清楚赵明义正是因为消渴症提前致休的。此时,听钱有成如此介绍,黑鹰当即点头,就买人参了!

吴新勇问:“可有好参?”

“正有一支!”

钱有成领着二人来到内堂,屋内有一箱子,钱有成掏出钥匙打开,轻轻拿出一个盒子来。打开一看,黑鹰和吴新勇都是眼睛一亮,果然好参!

只见这支人参已具人形,芦圆长,皮老黄,纹细密,鞭条须、珍珠节多,竟是罕见的珍品!

这样的极品山参可遇不可求,送给那致休赵御史,有些浪费了……

回京送给太子,必得重赏!到时候太子献给皇上,若得了皇帝欢心,可是能得大好处的!

黑鹰眼睛一转,“可否再拿一支?”

“可以。”钱有成说着,心中有些遗憾,以为黑鹰不要了,忙把这支人参放入了箱子。

黑鹰伸手拦住,“这支也要!”

钱有成喜上眉梢,这是碰上大户了!

忙又从旁边的箱子里取了一支,黑鹰一看,这支和刚才那支就差多了。

“都包起来吧。”

钱有成亲自上手,把两支人参分别细密包起。

见黑鹰要掏荷包,吴新勇忙对钱有成说:“劳烦钱大夫明天到衙门取款。”

黑鹰挑眉,行,吴新勇是个上道的。

钱有成笑呵呵地送二人出门,见二人去得远了,狠狠地啐了一口,骂道:“混蛋!搜刮民脂民膏,巴结上官!”

一想起上次被打了板子,又被罚了百两银子,钱有成就对吴新勇和肖瑶恨得咬牙切齿!可是想想肖瑶毫发无损,那赖子竟莫名地死了,又有些不寒而栗!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可是自己和回春堂并无任何异状,真真让人心里不踏实!算了,近期还是先静观其变……

吴新勇和黑鹰二人来到赵明义家,赵伯开了门,见是吴新勇,倒有些吃惊。

赵明义听黑鹰是太子手下,心中了然。

坦坦荡荡接了二人敬献的人参,好好陪着说了会儿话。

黑鹰素来知道这赵御史乃耿直之人,当年朝堂之上,连皇帝都敢顶撞的人,哪敢乱说。

三人坐着说些闲话,无外乎感激皇上英明、太子仁厚……

老大人注重保重身体、共享太平盛世……

黑鹰心中惦记着晚上的奇功,哪里有心思在这里和一个退休老头子啰嗦,赶紧回去召集太子暗桩,晚上好安排行动。

所以,不过一个时辰,便和吴新勇起身告辞,赵明义并不多留,送到门口,两人告辞而去。

与天黑方回的江水众人竟错过了。

黑鹰的手下见轩辕煜众人进了院子良久未出,且厨房飘起袅袅炊烟,知道必定是在这里住着的了。

还不放心,又暗暗使了银钱,打听了不远处的左右邻居,知道轩辕煜落脚的那家,本来只是两个孤老头子,上月突然来了不少亲戚……

打听到了确切消息,黑鹰那手下留了记号,自回去报信不提。

肖瑶把轩辕煜安安全全地送到赵明义家,彻底放了心,歇了一会儿,让江水送回了胡家庄。

是夜。

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明城大地已经沉睡了,微风轻轻地吹着,除了偶然一两声狗的吠叫,冷落的街道寂静无声。

倏地,一群黑影出现在青龙大街两旁的房顶上,领头一人,高高窜起,连连飞跃,房顶屋脊如履平地!

青龙大街上,一群捕快手持利刃,脚步轻轻,直扑赵明义家的小院!

黑鹰突然脚步一顿,这里好熟悉!

转头看向那下午跟踪轩辕煜的手下,那手下重重地点头,示意正是这里!

看着这脚下的小院,黑鹰一个激灵,这里竟然是下午刚来过的赵明义家的小院!

不好!灵敏的嗅觉告诉他,这院中危机重重,看来,赵明义竟是二皇子轩辕离的人!

这样一想,黑鹰顿时不寒而栗。

黑鹰左手点了三下,向隐在隔壁的手下发出了警报!

务必小心,恐有埋伏!现在,全力击杀!

黑鹰和手下分头飞快地扑向堂屋和西厢房,举起匕首轻轻地捅破了窗户纸,拿出吹筒,往里面吹迷烟!

室内静谧无声!

稍等,黑鹰等人拨开门闩,大手一摆,众人蜂拥而入,各自找到卧室,来到床边,对着床上举剑猛砍!

没有任何生息!

身后的门却突然“砰”地一声,关了!

“不好,快撤!”

黑鹰话音未落,“噗……”地一声,一根燃着的火箭从窗户射入卧室,屋里登时着起了大火!

院中响起了砍杀声和受伤之人的惨叫声。

门被封死,窗户射入火箭,众人相互看了一眼,拔地而起,冲着房顶而去。

“哗啦”!

房顶被黑鹰等人撞出了无数个窟窿,瓦片砖石滚落一地,还没站稳,铁箭如雨,瓢泼而来!

中箭之人惨叫着滚落房顶,落入室内的又被室内大火烧个干净,掉入院中的被江水等人斩杀个痛快!

黑鹰立在房顶,挥剑挑开射来的铁箭,见留在院中的手下皆被杀死,大吃一惊!

此时方才发现,院中何止江水、陈强、陈壮三人,对方竟有数十人之多!原来,轩辕离竟布置了如此多的人保护六皇子,是自己孟浪了!

今日事已不成,扯呼!黑鹰嘬口长啸!

房顶上,黑鹰率领手下拼死逃脱,数十人不过只剩了七八人,自此,太子暗桩在明城几乎全军覆没!

江水等人并不追赶,恐中了对方调虎离山之计。六皇子在此,众人哪敢远离。

那领头的衙役还在院中高呼:“我等乃明城捕快,大胆狂徒,速速扔下刀剑、束手就擒,可饶尔等性命!”

手里拿着滴血的剑,江水冲着那班头冷笑一声,“歹徒已经跑了,你们去追吧!”

话音未落,一老者从旁边闪出,正是赵明义,“我是赵明义,班头是吧?你们来的正好,前头带路,我要去报官!”

“咦?”领头的衙役认出了赵明义,惊讶地咦了一声!

可不是吗?这里竟是致休御史赵明义家,这是怎么回事啊?

“快快救火!”

此时,整个房子哔啵作响,通红的火焰从内部倒卷而上,火光冲天,滚滚的浓烟夹杂着刺鼻的焦臭向天空扩散开来……

等众人和邻居赶来灭了大火,天也快亮了。

焦黑的断墙、烧焦的尸体和这地上的死尸,明明白白地提醒众人,昨夜的战况是何等惨烈!

……

黑鹰领着残部跌跌撞撞地回到知府衙门,气急败坏地砸烂了屋里的所有摆设!

吴新勇正等着衙役们押着歹徒收监,却等来了一身狼狈的黑鹰和一众受伤的手下。

吴新勇惊讶地问道:“统领,事情不顺吗?”

黑鹰咬牙切齿,“歹徒人数众多,且早有准备,事情……”

吴新勇一听,大吃了一惊!哪里的歹徒这么厉害!今夜统领众人加上衙役,有数十众之多,对方竟然人数更多!自己治下的明城,什么时候有这么多歹人了?!

正惊慌间,一衙役飞奔来报,致休御史赵明义前来报官,说自己家中被歹徒袭击!

吴新勇满头雾水,急匆匆换了官服来到公堂,一见到赵明义身边的江水,瞬间明白了一切!

黑鹰误我!

吴新勇懊悔不迭,自己这不是上了贼船了吗?

本来想要保持中立,不参与皇子党争的,现在已经没有了选择余地!

自己派衙役和太子侍卫一起夜袭二皇子轩辕离的侍卫!这下好了,自己无论如何是要和太子绑到一起的了!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可怜娇娇还对那轩辕离一往情深!天天在屋子里闹绝食,要去西北军营寻人!

此时吴新勇尚不知六皇子轩辕煜也在赵明义的院中!衙役不是袭击皇子侍卫,而是要暗杀皇子,那可是要诛九族的大罪啊!要是知道这些,吴新勇早就吓瘫了。

黑鹰和江水等人却不会对吴新勇说,心中自知罢了!

皇位之争皆在暗中,哪回放到明面上了?这次你吃亏,下次他吃亏,最终胜出才叫胜出!

吴新勇更不敢挑明,就当歹徒入室抢掠案判了!

吴新勇上前一步,扶着赵明义坐下来,安慰道:“老大人,受惊了!”

随即又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对班头喝道:“班头,可查明是何方歹徒,竟敢半夜到老大人家入室抢掠?”

班头看了看吴新勇,谨慎措辞,“夜袭的那些歹徒逃走了几个,剩下的皆被江水将军率人击毙,尸体已入停尸房,身份尚未确定,仵作正在验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