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89章 冤家路窄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61 2016-01-21 20:27:22

  男人手指修长、关节分明,指甲粉红、虎口处老茧很厚,有些伤疤,很明显,这并不是一双养尊处优的手。

此时,大手落空,静静地伸着,在肖瑶眼前慢慢地握成了拳头,放了下来。

肖瑶心中突然有些难过。

见肖瑶一脸戒备和隐忍,轩辕离突然心中发闷,定定地看着肖瑶,低声道:“你早晚会明白……”

“我明白,”不等轩辕离说完,肖瑶出言打断了他的话,勉强地笑着说:“因为我救了你的命,所以你很感激!还有,给你针灸的时候……为了我的名声,你想娶我,对不对?”

轩辕离俊脸一白!

“我是大夫,救过不少人的命,也像你那样给男人针灸过……这些我都不在乎的,总之,你不要有什么负担才好,更不需要因为这些……”

轩辕离脸色陡然变得铁青,唰地站了起来,“阿瑶!”

肖瑶却不顾轩辕离的低吼,接着说:“大将军,你的父亲是当今皇上,对不对?你是二皇子轩辕离,对不对?小六子是六皇子轩辕煜,对不对?你的母亲是陈贵妃,你的舅舅是右丞相陈权,对不对?”

轩辕离一愣,看着肖瑶,突然心中一凉……

肖瑶微微一笑,小脸和煦如春风,说出的话却如刀刃般刺人,“我说过,我所求的,不过一农家儿郎足矣……”

轩辕离俊脸突然涨红,看着肖瑶,咬牙切齿地丢下一句,“我也说过,等我半年……”

说完,转身走出了房门!

院中众人见轩辕离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都好奇地盯着看,人群中几个年轻些的大姑娘、小媳妇更是激动地小脸通红,心跳如鼓,这个男人好英俊啊啊啊!

稍停,肖瑶也走了出来,看着轩辕离牵过缰绳,淡笑着说:“两位将军慢走。”

轩辕离咬牙,回头瞪了肖瑶一眼,黑着脸翻身上马,一抖马缰绳,追风“得得得”地小跑了起来。

江月忙掏出银票,递给肖瑶,“这是我们六爷的诊费!”

说完拜别了众人,上马跟在轩辕离身后,嘀咕道:“好像不太对……”

明城。

江水正在床上躺着养伤,唉,自己抽自己三十鞭子也是很疼滴!这不,刚换了药,正趴在床上自怨自艾,突然听到马蹄声响,心中一惊,这是谁来了?

“二爷!”

“二哥!”

众人惊喜的喊声让江水一阵激动,哦,大将军来了!

轩辕离看着从屋里飞奔出来的轩辕煜,面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意,摸着轩辕煜的头,笑着说:“老六瘦了很多!很健壮!不错!”

“真的吗?”轩辕煜惊喜地欢呼出声,虽然自己从小到大被哥哥宠爱着,可是这样的夸赞却是很少呢。

“二哥,你这样夸我,比我自己瘦了十几斤还高兴呢!”

轩辕煜的笑闹声中,江水期期艾艾地一步一挪地走了过来,看见轩辕离,跪下磕头:“江水有罪!”

轩辕离扫了江水一眼,“起来!”

“谢将军!”

“明天和江月一起把事情调查清楚,将功折罪!”

“是!”

肖靖来到轩辕离身前,抱拳施礼,“将军!”

轩辕离看着肖靖,淡淡地说:“免礼!近期学问可长进了?”

肖靖还没回答,身边站着的轩辕煜一愣,不依了,“二哥偏心,怎么都不问我学业长进了没有!”

肖靖抬头,大眼睛咕噜咕噜地看看轩辕离、看看轩辕煜,并不说话。

轩辕离瞥了轩辕煜一眼,“你要参加乡试?”

轩辕煜一噎,胖胖的脸皱成一团,低声嘀咕道:“参加就参加,谁怕谁啊!”

在古代,乡试每三年一次,时间是在秋天,故叫“秋试”又叫“秋闱”,共九天,农历八月九日、十二日、十五日,三场,每场三天。

全国的会试科考也是每三年一次,在春天,故***试”,又***闱”,也为九天,农历二月九日、十二日、十五日,三场,每场三天。

轩辕离看着肖靖,道:“离秋试还有数月,你上进些,乡试还是有机会的!你家人丁单薄,你父母和她……你姐姐都对你寄予厚望,不要让亲人失望!为了家人,谋个前程才好!”

希望这小子有些出息,肖家门第高了,那丫头才不会如此胆怯、退缩……

轩辕离突然对自己的皇子身份有些厌弃!

肖靖咬着嘴唇,抱拳应道:“是!”

……

入夜,轩辕离望着窗外月色,辗转反侧,难以入睡。起身,推开木窗,初夏夜的风凉爽宜人,天空繁星密布,月光皓然,轩辕离心中却满是阴霾。

生平二十年,初露心意,竟然被如此摒弃了。

自己竟不如一农家儿郎吗?

不行!

……

胡家庄。

第二日一大早,肖瑶和赵明亮一家刚吃了早饭,江水笑呵呵地驾车来接。

肖瑶一头雾水。

“我们将军旧病复发,还请姑娘辛苦一趟!”

“当真?”肖瑶疑惑的看着江水。

赵秀丽一听就急了,“哎呀,什么当真不当真!难为人家昨天大老远的过来家里瞧病!这孩子,别耽误了,快去吧!家里的事儿你不用管!哦,对了,把昨天炮制好的这些药材都捎上……”

肖瑶哭笑不得,“好吧。”

昨天家里屋里屋外都是人,有些话是没法说,今天见了轩辕离,必定要说个清清楚楚!

“走吧。”

车子上了官道,行了不久,江水停了车。

“怎么了?”车里的肖瑶忙问。

车外无声,车帘一挑,轩辕离抬脚上了马车,坐在了肖瑶对面。

肖瑶一愣,定定地看着轩辕离。

还以为他会在明城等自己,没想到来得这么快,亦或者,早已在这里等着了?

一夜未见,轩辕离眼下青黑,下巴长出了淡青的胡茬,英俊的脸略显憔悴。

肖瑶微微垂了眸,昨夜不曾安眠吗?其实,自己又何尝睡得好!

“阿瑶!”轩辕离低声喊道。

“大将军!”肖瑶抬头,淡淡微笑。

看着肖瑶疏离的假笑,轩辕离突然心中着恼,“肖瑶!”

肖瑶不满地嘀咕,“干嘛这么大声,吓人一跳!”

“别闹了,”轩辕离大手一伸,把肖瑶的双手握在大掌内,英俊的脸朝前,眼神热烈,“我好不容易来一趟,我们好好说说话,嗯?”

轩辕离呼吸的热气温温地扑打在肖瑶脸上,身上淡淡的皂香扑鼻而来,肖瑶的身子不着痕迹地往后靠了靠,心,却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

这人,说话干嘛离这么近!

用力抽手,依然抽不动。这次大手握得还是很紧,却不疼。

轩辕离拇指摩挲着肖瑶的小手,凤眸溢满温情,嗓音低沉,柔声问:“还疼吗?”

“放手啊!”女孩子娇俏的声音满含娇嗔,却不是真恼。

轩辕离听得心中一荡,“阿瑶……”

“干嘛!”肖瑶语气有些冲。

这人,砍别人的手那么利索,跟自己怎么这么黏糊!

轩辕离从怀中掏出一物,打开肖瑶的手,放到肖瑶手里,“收好了!”

“什么呀?”

“我的玉珑!”

肖瑶低头看看自己的手里,平躺着一块上好的羊脂玉。

颜色是羊脂白,柔和均匀,质地致密细腻,油脂一蜡状光泽,滋润光洁,半透明状如凝脂,果然是最上品。

玉镂空,圆形,雕成盘龙状,绕以祥云。玉龙四爪张开,怒目舞须,刀工细腻,栩栩如生。

“这玉珑是我百日时得的,乃太后亲赐。”轩辕离看着肖瑶,“每个皇子虽都有玉珑,但各不相同。”

说着,轩辕离拿起玉珑,对着马车窗户外的日光,“额上有字,你看,我的乃是‘离’字!”“给我说这些干什么?”

“傻丫头,你不知道,皇子玉珑是正妃聘礼。”

肖瑶一笑,“玉珑给了正妃,那你给侧妃们什么聘礼呀?听说皇子可以娶四个侧妃呢?”

“她们?”轩辕离一愣,“还没有想过,反正不是这玉珑!”

果然……

“哦……”肖瑶了然地点点头,收了笑,“我知道了。”

轩辕离又一愣,大手点着肖瑶的小鼻头,宠溺地说:“傻丫头,你知道什么了?”

“没什么。我自知罢了。”

轩辕离热切地看着肖瑶,“玉珑为聘,我必娶你!”

“谢了,”肖瑶淡淡的,“承蒙二皇子错爱,民女自知鲁钝,恐难登大雅之堂。农门之女,还是觅一农家儿郎更登对些!”

就像肖文和赵秀丽,赵明亮和孙秀娥……夫妻和乐、子女满堂,种田养鸡、春种秋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何其美哉!

说完,掏出一物,也放在轩辕离手上,“收好了,我从没有用过。”

“你!”轩辕离看着手中的胭脂,突然白了脸,怒道:“肖瑶,你到底在闹什么?!”

“我没有闹,只是退回我不该收的礼物而已。”

“什么叫不该收?”轩辕离俊脸铁青,“你……”

果然这丫头对自己是无心的吗?

“上次收下了,不过是为了检验我的心,”肖瑶看着车窗外的蓝天,微微眯了眼,“数月来,我并没有睹物思人,甚至竟然把它忘却了。所以……”

“所以,我会尽快结束战争,日日陪在你身边,你无须睹物思人,我也无须借物传情!”

轩辕离说完,挑起车帘,跳下马车,上了外面的马,高喝一声:“驾!”

追风猛地吃了一鞭子,四蹄腾起,瞬间就窜了出去。

没等肖瑶反应过来,轩辕离就消失不见了……

肖瑶恨恨地看着椅凳上的玉珑和胭脂,冲着轩辕离消失的方向翻了个白眼,“自说自话的本领也不小啊!”

江水见大将军气呼呼地走了,也没了情绪。肖瑶更是一个人在车里生闷气,两个人第一次一路无话。

很快,江水驾着马车,来到明城,因为药材不多,肖瑶就直接给平安医馆送去了。

拿了银子,肖瑶打算好好逛逛。女人生气时,逛街是个调节心情的好办法。

于是,江水赶着马车,肖瑶悠哉游哉地逛起街来。

不远处就是张记成衣,肖瑶笑吟吟地走了进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