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87章 不再隐瞒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408 2016-01-21 20:27:21

  说完,见肖靖狠狠地关上了房门,轩辕煜自己觉得无趣,“咚咚咚”地跑进自己屋里生气去了……

众人见了,无不失笑!

肖瑶上了马车,很快就出了城。

“江水,今天我们不要走官道了,沿途村里问问有没有要卖地的。”

“你要买地?”江水好奇地问道,“在胡家庄买就好了嘛,干嘛在这么远的地方买啊?”

“我想种药材,胡员外租都不愿意呢,”肖瑶想起来上次在胡员外家就恶心得想吐,“听说他儿子胡忠是禹州的知州,有钱有势,我还真拿他没有办法。这不,我爹他们都只好开荒地去了!”

“哦,这样啊。”江水甩个响鞭,马车得得得地跑了起来。

说起来真够倒霉的,沿途村子问了个遍,竟然只有一两个小村子愿意卖地的,面积小不说,还都不是水田好地。

把个肖瑶郁闷得要死,嘀咕道:“看来有了钱,也不是那么容易当个大地主滴……”

……

一进村,肖瑶就感觉到气氛不对,怎么众人看着自己的眼神这么奇怪呢?还有几个大婶对自己指指点点的,明显不是在说什么好话!甚至有人在马车过后,对着自己吐口水!

这是怎么回事?

肖瑶满腹疑窦,催促着江水,“江水,快点儿!”

离家还远远的,就见张霞一路飞奔着跑到马车前,气喘吁吁地说:“阿瑶姐姐,快回家看看吧,吵起来了!”

远远地就见赵明亮家门前围着一群人,吵吵嚷嚷的,好像听见赵三花高声的叫骂声,还有孩子的哭闹声。

听见马车声响,众人都转头,见肖瑶下车,人群中有人“呸”了一声。

肖瑶眼神一扫,豆腐坊刘氏马上把头一缩,藏到人群中,一声也不吭了。

肖瑶转头对江水说:“把这些东西都卸到屋子里,初七早上来接我即可!”

“这里……”江水朝着人群看去,自己要保护肖瑶安全的。

“无事!”

江水见这里不过是妇女们斗嘴,自己一个大男人也不好插手,再说,肖瑶那丫头也是个厉害的,很快卸了货,放心地赶着马车走了。

今天的事儿可真不少,赶紧回去给将军写信。

肖瑶拨开人群,看着在地上躺着的赵三花一头一身的土,泥母猪似的,不知道在这里撒什么泼。

肖瑶从赵三花身边走过,边走边问站在家门口的赵秀丽,“娘,家里什么时候买母猪了?

我怎么不知道。“

人群中有人“扑哧”笑出了声,叽叽喳喳的声音又起。

赵三花看见肖瑶回来了,从地上一个打滚,坐了起来,披头散发地像个乞丐婆子似的,张嘴就骂道:“你们看看,我说错了吗?阿瑶个小不要脸的,在城里卖完回来了?”

肖瑶一楞,俏脸顿时沉了下来,这是从何说起!

“放你娘的屁!”赵秀丽一下子就炸了,高声骂了一句,冲了过来,上去就跟赵三花打了起来!

赵秀丽气疯了,对着赵三花往死里揍。

赵秀丽本身个子不低,再加上这几个月吃得饱饭,力气很大,拳头、手掌噼噼啪啪的打在赵三花身上!

赵三花在地上坐着,很快身上就结结实实地挨了几下,立即杀猪般地哭嚎起来,两手还不忘在赵秀丽身上乱捶乱打!

张学成本来正在身边站着,见赵秀丽打赵三花了,赶紧冲过来就要打赵秀丽!

肖瑶正要冲过去拉他,赵铁柱火车头一样地冲过来,上前就把张学成推到在地上!两个半大孩子搂在一起,你一拳我一脚,在地上滚来滚去的打了个不可开交!

众人见打得不像了,纷纷上前拉架。

“哇!”张学成被拉开,立即哭得像死了爹娘似的,边哭边骂:“赵铁柱你个鳖龟孙子,你敢打我,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全家!哇……”

赵秀丽也被众人拉开,站在一边气得呼呼直喘,指着赵三花骂道:“你个烂女人,以后再敢满嘴喷粪,听见一次打一次!”

赵三花坐在地上不起来,嚎哭着骂道:“我亲眼看见,阿瑶个贱婢从窑子里出来,不是去卖肉是去干啥去了?刚才不也是男人送回来的?我哪说错了,又不是我一个人看见的,豆腐坊刘氏呢?刘氏也看见了……”

众人纷纷转头找看热闹的刘氏,刘氏在人群中缩着头,心里把赵三花骂了个狗血淋头!

傻逼女人,你跟人家吵架,攀扯我干啥!

“还有那天晚上,”赵三花突然想起一事,忙爬起来,满脸泥水、泪水,整个人像个鬼似的,叉着腰,指着肖瑶,理直气壮地地质问:“大半夜的,不是明月楼的马车给送回家来的?别以为天黑就没有人看见!车上挂着明月楼的牌子呢,别以为全村就你姓肖的认字!哼!”

肖瑶明白了,自己和明月楼的来往被村里的人误解了!

“原来是这事儿啊!”肖瑶冷笑了一声,“我是被明月楼的马车送回来的,今天我也去明月楼了!我是大夫,哪里有病人,我就去哪里!”

胡三顺媳妇忙说:“阿瑶的医术你们是没看见,神得很唻。”

“狗屁医术,”赵三花恶狠狠地往地上吐了一口浓痰,“我呸!”

肖瑶垂眼看了一眼,冷笑着对赵三花说:“你刚才吐了一口黄色痰,带脓。我不用号脉,就知道你的肺部化脓感染了,你呼吸的气管病得不轻呢。夜里睡觉呼吸顺畅吗?不感觉胸部憋闷吗?”

“咳咳!”赵三花下意识地咳嗽了一声,忽然意识到什么,忙用手捂住了肺部,“你!阿瑶,青天白日的不要咒人!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的人是你赵三花!”肖瑶声音不大,却让人听得毛骨悚然,“成了肺痨以后,你会慢慢喘不上气,天天呼吸憋闷,脸憋得青紫、眼睛凸出眼眶,你会用自己的指甲挠自己的喉咙,抓自己的胸,直到皮开肉绽、鲜血淋淋……不过,最后,你不是被自己挠死的,你是被活活憋死的!”

现场几十人,却安静得可怕!

有什么比一个人能清清楚楚看到自己的死状更可怕的事呢!

“嗷……”赵三花反应过来,鬼嚎一声,张牙舞爪地朝着肖瑶就扑过来!

“滚!”

肖瑶小脸紧绷,樱唇紧抿,两手握拳,聚集了全身的力气,猛地抬腿,照着赵三花的小肚子一脚踹过去!

赵三花小腹中脚,“咚”地一声扑到在地上,肠子肚子一阵翻腾,“哇—哇……”地吐了出来!

一股酸臭气味蔓延开来,众人不由得捂住鼻子,往后退了一步!

张学成一看,上前抱住赵三花,哭着骂着:“阿瑶,你个贱婢!亏我哥还相中你了!等把你娶到家里,看我们一家人不打死你个贱婢!烂货!”

“什么?!”肖瑶一听,气得头晕了一下。感情这家还有人惦记自己!

赵秀丽大喊一声:“张学成!你再敢提这事儿,我可要打你了啊!”

赵三花连喘了几口气,坐到地上,拍打着地面,骂道:“我们家学义是瞎了眼了!他肖家倒贴我们家,我们家学义也不要这下贱货!”

丁元春从工地上送晚饭刚刚回来,见家里闹成这样,吃了一惊,忙跑过来。

赵秀丽拍拍丁元春,安慰道:“别怕,没事儿!”

肖瑶冷笑一声,“告诉你家刘学义,不要惦记我!到时候惹来杀身之祸,可别说我没提醒你!”

轩辕离那小子可不是好惹的,自己虽然没有许诺他什么,可是他早就把自己当成他的私有物了!

要是刘学义这话传到轩辕离的耳朵里,想想那赖子的断手,刘学义断头不是没有可能!

肖瑶话音未落,一个个子不高、瘦瘦的年轻男人挤进人群,狠狠地看了肖瑶一眼,转身拉起地上的赵三花,对张学成怒喝:“回家!”

“哥!”张学成见刘学义来了,找到靠山似的,立即哭着告状,“哥,你打阿瑶那个贱婢!还有赵铁柱!他不收我挖的蚯蚓,他们都欺负我……哇……我说阿瑶是你媳妇,赵铁柱他就打我……赵铁柱个鳖孙子,他也看上阿瑶那个贱婢了……”

赵铁柱身子一窜,就要去打张学成,被孙秀娥一把拉住,“别理那王八羔子!”

赵铁柱知道娘肚子里有小妹妹,不敢使劲儿挣扎,看着张学成被刘学义拉着哭着走了!

赵三花被刘学义拉死狗似的拖着,边走边哭边骂:“学义,我的儿啊,我们家可不能娶那不要脸的贱货,你是不知道啊,我亲眼看见,她天天到明城的窑子里去卖……啊!”

赵三花突然两腿膝窝剧痛,身子一个趔趄,又趴在地上,来了个狗吃屎!

众人突然哄笑起来!

刘学义涨红着脸,猛地一使劲儿,把赵三花从地上拉起来,回头恨恨地看了肖瑶一眼,一声不吭地扶着赵三花回家去了。

肖瑶大眼冷寒,扫了人群中的刘氏一眼,“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阿瑶,”孙秀娥有些抱歉,“张学成拿来的蚯蚓太细,铁柱这孩子就不愿意收,张学成就说要把蚯蚓直接卖给你,还说……”

“说什么?”

肖瑶冷哼,必定不是什么好话!

“唉,不就是刚才那些话嘛!”孙秀娥说着,对着大家高声说:“张学成那小孩子的话,都是瞎咧咧,大家可不要瞎传!坏了阿瑶的名声,别说秀丽了,就是我,也和他没完!”

女孩子的名声最重要,还未及笄的丫头,被传出那种名声,以后想要说亲都难了!

赵秀丽突然看见刘氏,大喊一声:“刘氏,你给我出来!”

豆腐坊刘氏灰溜溜滴藏在人群中,刚才还煽风点火、随声附和的,现在见赵三花被打成那样,刘学义来了,连个屁也没放就走了,自己哪里还敢出头!

见赵秀丽找到自己头上,恨不得一下子钻到地里去,可是面子上又下不来,色厉内荏地应声:“找我咋了?”

肖瑶上前一步,瞪着刘氏,冷笑一声,“败坏我的名声,你自己想好后果!若是能承担得起,你只管满嘴喷粪!我可是敢扇肖玉耳刮子的人,也是敢对肖英抡菜刀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