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88章 玉珑为聘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248 2016-01-21 20:27:22

  豆腐坊刘氏在肖瑶的冷笑声中,身子一抖,突然感觉身体好冷啊!

“我亲眼看见你从那里出来……”

“我再说一遍,我去那里是瞧病!”肖瑶冷冷地说,说完,扫了众人一眼,“明城有个小神医,你们没听说吗!”

豆腐坊刘氏一撇嘴,“人家小神医和你有啥关系?”

“蠢货!小神医就是我肖瑶!”

西北军营。

“报!”江山在大帐外一声高喊。

“进!”轩辕离低沉的声音传来,江山忙整整衣服,挑开门帘,轻声走进。

轩辕离看着书桌上的地图,并不抬头。

“江水飞鸽传书。”

轩辕离闻言,放下手中地图,抬起手接过,看着手中的信,俊脸登时变得铁青,大帐内温度“嗖”地下降到了冰点以下!

大帐内,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大将军怒气何来,却都一致起身,躬身齐声道:“我等告退!”

轩辕离一挥手,众人鱼贯而出!来到外面,众人暗暗出了一口气!不用面对大将军的雷霆之怒了!

大帐内,轩辕离“唰”地起身,“江月!”

门外江月应声而入,“属下在!”

“给江水回信,让他自罚三十鞭!你即刻动身去明城,查清断手之人是否是那赖子,命吴新勇调查三人之死和肖瑶被卖有何关联!还有那明月楼也给我查个底儿掉!她身边多了个丫头,明月楼买的,哼!也给我摸清楚底细!还有,六爷的诊费也给肖瑶付了。”

“将军,付多少?”

“三千两!”

“是!”

轩辕离黑着脸坐下写信,写毕盖上印章,喊:“江山!”

“大将军!”

“你即刻动身回京面见娘娘,信上我已说明。你把月照、月华直接送到胡家庄,给那丫头做贴身护卫!顺便到制造库取那套刀钳,一并带给她。”

“是!”

“这一封信飞鸽传书给白纤尘!”

“是!”

吩咐完江山,轩辕离又喊:“江畔!”

门外江畔应声而入,“属下在!”

“飞鹰传令,命御史府即刻彻查禹州知州胡忠,若有贪腐违律之事,严惩!你即刻动身去禹州督察办案!”

“是!”江山和江畔、江月一起出了大帐。

三人一头雾水,大将军怎么突然过问起禹州地方官的事来?够紧急的,飞鹰传书都用上了!这胡忠是谁啊?唉,不管了,被大将军盯上,算他倒霉!

众人则对江水万分同情,将军的心上人被卖,自罚三十鞭,够倒霉的啦……

轩辕离手下的几个大将都有些摸不着头脑,这几个月来,将军的心情是好是坏,完全取决于江水的飞鸽传书!就连战场的胜负都不能影响大将军的表情,不知道江水的信到底有什么魔力,能这么控制大将军的情绪!

这次为着什么事啊?大将军发这么大的火!

大帐门外站着的江岩、江石、江流、江潭看着渐行渐远的三人,表示亚历山大……

“江潭!”

江潭身子一颤,高声应道:“是!”挑帘子进了大帐。

门外众人就听得将军说:“我身子不适,要休息两日。吩咐众人,暂停一切战事,加紧操练。你骑着追风,去明城松鹤堂买些药来。”

“是!”

稍停了一会儿,就见江潭出了大帐,来到马厩,骑上将军的追风,掏出军令,出了营门,一转眼就不见了影子!

这个好了,八大侍卫,五个都不在身边,这要是出了岔子,众人都是抄家灭祖的大祸啊啊啊……

众位将军只得各回各营,加强操练!

江潭出了营门,抬手在脸上一抹,面具脱落,竟是轩辕离!

其实,八大侍卫中,因身材、面貌和轩辕离有七分像,江潭乃是从小就训练、培养的轩辕离的替身!古代帝王、皇子皆有替身,以备不时之需。

江月几人听身后马蹄声响,转头一看,竟是轩辕离!身上却穿着江潭的侍卫服,众人顿时明了,大将军竟然又溜号了!

几个侍卫相互看了一眼,暗暗发笑,必是要去明城胡家庄啦!

果然,轩辕离赶上众人,看了江月一眼,面无表情对江月说:“江月跟上!”说完,打马疾驰而去。

众人拍马飞奔,各自分头行事。

轩辕离和江月马不停蹄地一路疾奔,终于在傍晚时分来到胡家庄,到了村头大树下,轩辕离和江月下马。

看热闹的孩子们围上来,好奇又羡慕地看着二人。

江月笑眯眯地问孩子们,“肖瑶家住在什么地方?”

一个胆大点儿的孩子喊着,“我知道,我带你们去!”说完,就朝前跑去。

剩下的孩子也不甘示弱,噼里啪啦地跟着跑走了,边跑边回头看。

轩辕离俊脸淡笑,一手牵着马,一手扶着腰间的长剑,无视路边众人好奇的眼光和指指点点,缓步朝前。

嗯,这小村子是她出生、长大的地方,民风淳朴、环境幽静,倒也不错。

赵明亮家。

肖瑶正在院中炒蚯蚓,就听见远处小孩子们的高喊声,“阿瑶姐姐,阿瑶姐姐,你家来客人了!”

肖瑶有些好奇,直起身来,问道:“谁呀?”

“两个骑马的将军,都带着长剑,好威风哦!”

肖瑶眉头微皱,将军?

肖瑶直起身来,朝着来路望去,只见当先一人戎装佩剑,相貌堂堂,乌黑的长发束起,面如冠玉,眉入两鬓,身躯凛凛,姿容风流。

一双凤目眸底流光,看见自己,眼睛一亮,薄薄的嘴唇抿起,嘴角微微上挑,笑了!

是轩辕离!

肖瑶突然有些呆……

轩辕离看着院中呆愣着的肖瑶,有些惊讶,分别的时间不长,这丫头竟然长高了!十四五岁的少女,身子初初发育,竟然也凸凹有致。

细致乌黑的长发,散于双肩之上,尽显柔美,让人心生喜爱怜惜之情。雪白的皮肤犹如新荔,樱唇衬着雪肌,更显分明。

看着小丫头大大的眼睛傻傻地望着自己,轩辕离突然有一丝得意!这是那个在重症病人面前也淡定如斯的小神医吗?此时,像个小傻瓜是为哪般啊?

“是谁呀?”

赵秀丽听见孩子们的声音,忙从屋里出来,一眼就看到轩辕离,惊讶道:“哎呀,两位将军!”

肖瑶瞬间回神,发现自己的失态,突然有一丝懊恼。

等听清了赵秀丽的称呼,肖瑶更是一头黑线,赵秀丽只要看见穿军装的一律都叫将军……不过,这次总算没有喊错,面前这家伙,不仅是将军,还是个大将军!

“阿瑶,还愣着干什么,赶快招呼人家进屋啊!”赵秀丽见村里看热闹的人都围上来了,忙招呼道。

肖瑶看了一眼轩辕离,“进来吧。”

“嗯。”轩辕离把手中的缰绳交给江月,自己跟在肖瑶身后进了屋。

众人留在外边,羡慕又好奇地看着江月和两匹马,低声议论着屋里的将军和肖瑶……

赵秀丽忙招呼江月,“将军,你也进屋坐吧。”

江月忙摆手,“我没事,我们将军在屋里瞧病,我就不进去了……”

大将军,不要怪我口无遮拦啊,相思病也是病嘛!

“哦!”赵秀丽点点头,自以为明白了。

屋内。

轩辕离和肖瑶相对而坐,并不说话,凤目不着痕迹地上下打量着对面的肖瑶,嗯,没事儿就好!

肖瑶坐下,给轩辕离送上一杯水,看着轩辕离,淡笑道,“大将军,您怎么有空到这里来?”

大将军?

轩辕离身子一僵,脸上的笑意慢慢淡了下来,深深地看了肖瑶一眼。

肖瑶依然淡笑着,眸底平静如潭。

轩辕离垂了眸,抬手端起手边的茶杯,无声地抿了一口,“路过。”

“对了,老是劳烦江水来回接送,真是太感谢将军的安排了。”

轩辕离手一顿,感谢?

“不用。”轩辕离的声音渐渐冷了下来。

肖瑶没话找话,“西北战事如何了?”

轩辕离扫了肖瑶一眼,面无表情地说:“军情不可外传!”

肖瑶讪笑着问:“那,将军身体还好吧?”

轩辕离淡淡的,“尚好。”

肖瑶突然想起一个两人的共同话题,“小六子的身体瘦了许多,你见了吗?”

“没有。”嗯,等回去再去明城看老六。

肖瑶看着轩辕离的脸色,说道:“看你的脸色有些苍白,既然来了,不如我给你请个平安脉吧。”

“不用。”轩辕离冷冷地说:“我看你的脸色倒是更苍白些!”

哼,那胭脂呢?!

……

肖瑶看着语气不善的轩辕离,有些无语。

这人,真是的,怎么了嘛,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说着说着还傲娇了呢!

两人都不说话,气氛一时有些沉闷。

轩辕离看着一脸无辜的肖瑶,有些恼。

赶了一天,千里遥远地奔过来,还不是为了看她一眼,这丫头怎么这么不开窍呢!曾经的那些都忘了吗?

“过几天,会来两个人,你收下。”

“两个人?病人吗?”

“贴身丫头!”

“我有一个了!”

“你那个不可靠!忘了上次怎么被抓的?”

“元春怎么不可靠了?再说了,你的就可靠?”

“我的人当然可靠!”

“可靠也不要!”

轩辕离大手一握,抓住了肖瑶放在桌上的手,俊脸气得通红,额头青筋暴起,低声吼:“你敢!”

肖瑶大眼怒瞪着轩辕离,这臭男人,胆子越来越大了,外面都是人,他竟然敢这么抓住自己的手?!

肖瑶挣扎了一下,那手铁拳似的,握得更紧、更疼!

看着肖瑶满脸的怒意和渐渐红了的双眼,轩辕离一惊,忙松了手。低头一看,果然!肖瑶小手上有几道被自己大力握过的白印,瞬间充血变成了红痕!那么刺目惊心!

轩辕离心中一疼,忙伸手去抚,肖瑶却闪电般地缩回了手,放到了身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