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85章 老谋深算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415 2016-01-21 20:27:21

  “剩下的我来制吧。”

肖瑶拿过鹿茸,用火燎去茸毛,刮净,以布带缠绕茸体,自锯口面小孔灌入热白酒,并不断添酒,看看差不多润透了,用菜刀对着鹿茸横切薄片,压平、干燥!

哈哈!搞定!

全部切完,交给赵秀丽,放到簸箕里搁到通风处晾晒起来,肖瑶长出了一口气!

来到房门外,看着羊圈里相依相偎的两头小鹿,肖瑶喜笑颜开,好大的一笔宝藏啊!

发家致富总有招!

胡员外还不乐意卖地给我,稀罕你!哼!

倏忽几日已过,就到了十五。

一大早,江水如约前来接肖瑶到松鹤堂。

肖瑶收拾好了鹿茸,还有赵家父子送来的蟾酥、苍耳子,炮制好的一背篓五灵脂,当然少不了这两天又炮制好的地龙,再加上从山上运下已经晒干了的几大包茵陈,竟然满满当当一马车!

丁元春可怜巴巴地看着肖瑶,“姑娘,让我伺候你,跟着进城吧!”

要是姑娘再出了什么事儿,主子会杀了自己的!

江水瞥了丁元春一眼,暗道:“这丫头,哪有个下人的样子!”

看了看满满当当的马车,肖瑶摇摇头,“坐不下了……下次!下次一定带你去!不过呢,回来我给你带绢花哈!乖乖在家吧!”

众人黑线,这话听着怎么像是哄小孩子呢!这丫头,丁元春可是比她年龄还大!

丁元春黑线,望着远去的马车,欲哭无泪!

“这小丫头,还怪难搞定的咧!自己也来了这么多天了,主子的任务茫无头绪,今天说什么也要找人试探两句……”

赵秀丽见丁元春望着已经看不见影子的马车,痴痴呆呆,怪可怜的,上前安慰道:“元春啊,阿瑶说了给你买个绢花儿,一定给你买个最好看的……”

丁元春差一点哭了,谁要她买的头花啦!呜呜呜……

“哟,这个小姑娘是谁啊?我咋没见过?怪漂亮的!”一个妇女的声音传来,让丁元春忘了头花的事。

只见来人五十多岁年纪,和三奶奶的年龄差不多,但是衣着配饰什么的明显比三奶奶的好多了,起码上下没几块补丁,这在胡家庄并不多见。

因为南丰国和西诏国连年战争,朝廷穷兵黩武,赋税徭役猛增,现在又是个青黄不接的时候,胡家庄绝大多数家庭都难以果腹,衣着也是补丁摞补丁!

来人说话声音洪亮、衣着干净,看来家里能吃饱饭,而且自己也是个利索能干的!

赵秀丽忙上前招呼,“哎呀,巧婶,这是哪阵风把您老人家给吹来了?”

胡三顺媳妇笑:“这秀娥刚怀上,您可就上门了,这是来催生了不是?别急,少不了你的那份花红!”

众人哄笑。

丁元春眼睛一亮,这人是稳婆!真是太好了,瞌睡送个枕头,正准备找你呢!你自己送上门来了!

没错,来人正是胡家庄的稳婆,村长家的大儿媳妇,人称“巧婶”。

当年这巧婶生头胎时难产,差一点一尸两命,身体恢复后就对接生产生了兴趣,跟着稳婆接了几回生,慢慢得就上了手,也处理过几回生死大事儿,十里八乡的传出了名声,被称为“巧手”,年纪大了,就被众人称为“巧婶”,本名倒没人记得了!

赵秀丽吩咐:“元春,给巧婶上茶。”

“是,夫人!”

巧婶说不清羡慕还是嫉妒,“哟,果然是你家的丫头!看年龄比你家阿瑶大吧?日子过得真快,阿瑶也有十四五岁了吧?当年你生阿瑶的时候……”

正在给众人倒茶的丁元春,闻言右手一抖,茶水撒出来差一点烫到自己,“难道肖姑娘真是夫人亲生的?!”

赵秀丽一把抓住丁元春的手,边用嘴吹边唠叨:“这孩子,看看烫着了没有?快放下吧,我来!”

丁元春心中一暖,“没事儿的。对不起,夫人,是我不小心。”

听见丁元春喊赵秀丽“夫人”,巧婶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嫉妒,“都传肖文家买了下人,果然不错!”

听了巧婶这话,赵秀丽不仅毫无炫耀得意之色,反而有些不依,“别听那些人乱说,什么下人不下人的,我可是把元春当亲女儿一样看的!”

看着赵秀丽对自己这般维护,丁元春很是感动,久违了的家的感觉再次浮上心头,在胡家庄虽然日子平淡,但心里安宁、与世无争!

“那是!那是!”三奶奶几人都点头附和道。

乡下人淳朴,再说,赵秀丽自己不过是刚刚能吃饱饭,根本没有使唤人的习惯。

“巧婶,这篮子装的是什么肉啊?”孙秀娥看见巧婶身边的篮子,问道。

丁元春突然好不懊恼,稳婆好不容易提起姑娘出生的事儿,自己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呢!这下好了,人家不说这事儿了!

“哎呀,看看我这记性!”巧婶说着,拿起篮子里的肉,“这是胎盘!”

“什么?胎盘!”几个女人惊呼着。

孙秀娥看着血不呼啦的一堆肉,突然有些恶心,忙用手捂住了口鼻,转过头,拼命地忍了下去。

“哦!”赵秀丽却明白了,这是给肖瑶送药材来了。

赵秀丽给巧婶说过,以后帮人接生得了胎盘,卖给阿瑶加工药材。

“谁家生了?”

“不是咱村的。”巧婶说完,看见赵秀丽掏出荷包来,心中一喜,真的给钱啊!早知道以前的那些都不扔了!以后的可要好好留着。

“十个铜板,别嫌少啊,巧婶。”赵秀丽按照肖瑶说的价钱把铜板放到巧婶手里,又补充了一句,“以后再得了,还送过来啊。”

巧婶也不客气,收下铜钱,起身,“好嘞,我还有事儿,先走了啊!”

丁元春忙跟上来,扶着巧婶的胳膊,喜气盈盈地说:“元春送巧婶。”

“真是好孩子。”巧婶夸了一句,倒也没客气。

丁元春软语轻言,好似拉家常,“巧婶,您接生了不少娃娃吧?”

巧婶有些得意,“可不,胡家庄的孩子,还有这十里八乡的孩子,十个倒有八个都是经我的手来到这这世上的。”

丁元春心中一喜,“那我们姑娘是您接生的吗?”

“你说阿瑶啊……”巧婶想了一下,到底十几年前的事儿呢,“那倒不是!”

“不是您?那是谁啊?”丁元春十分沮丧,“难道是夫人自己生下来的?”

古代农村女人自己生孩子的很多,有的是因为请不起稳婆,有些则是来不及请稳婆,总之,自己生了孩子自己处理现场的为数不少。

“我到她家的时候,两个孩子都生下来了!”

“两个孩子?”丁元春吃了一惊,“您是说我们姑娘和我们少爷是双胞胎?”

“阿瑶和阿靖是双胞胎啊,”巧婶想了想,“嗯,我到的时候,两个孩子都洗好、包好了,应该是阿瑶奶奶做的吧。当时她在呢,那个老婆子,奇怪得很,儿子媳妇得了龙凤胎,她还那个死性,绷着个脸,好像谁欠了她八百文似的。要不是这个,我还记不了这么十几年呢!哼!”

巧婶撇撇嘴,说完,转头对丁元春说:“好孩子,你回吧。”

丁元春忙说:“那您小心些。”

送走了巧婶,丁元春回想着她的话,突然迫切地想见一见传说中的肖老太了!

京城。

太子东宫,轩辕钊看着手中的密信,一脸恼怒,大手一握,把信猛地一下砸到黑鹰脸上,暴跳如雷:“真是蠢货!这么久了,竟然连个消息也查不出来,要你们干什么吃的!”

黑鹰半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抱拳道:“属下亲自去!”

轩辕钊阴鸷的眸子恶狠狠地瞪着一身黑衣的黑鹰,“滚吧!”

太师椅上的扁舟子却慢悠悠地起了身,“稍等。”

轩辕钊和黑鹰不解,均转头望着这老道,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扁舟子弯腰捡起地上的信纸,略扫了一眼,若有所思,“曹制没找到,明城突然多了个小神医,更有一室死三人的大案……”

轩辕钊一撩蟒袍,坐到了椅子上,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问道:“道长的意思是……”

“没什么意思。”扁舟子摇摇头,捋着几缕山羊胡子,鹰钩鼻子翕动了两下,像是鬣狗见到了食物,“明城知府这人怎么样?”

明城是南丰国的北部重镇,北部和北齐国隔界山相望,明城知府也算是要职,轩辕钊不过略一思索,倒也说得齐全。

“明城知府名吴新勇,进士出身,为官已有三十年,此人并无知名政绩,不过倒也没出过什么大错。在明城任职也有六七年了吧,无功无过,无贬谪无升迁。”

扁舟子点点头,“不知可否一用?”

轩辕钊眼睛一亮,“此人在朝中毫无根基,他能当到明城知府,不过是资历使然。明城有我们的人,可保证此人不是轩辕离一党。道长所说,倒可以一试。”

“嗯,”扁舟子对黑鹰说:“见了此人,可亮出太子侍卫身份。”

黑鹰见轩辕钊没有反对,抱拳道:“是!”

扁舟子接着说:“既亮出身份,便可直接问他,江山在明城是否见过他?曹制在明城他可知晓?还有那小神医,也打听清楚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得上!”

轩辕钊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小神医?只要有用,都收拢来!年纪越小越好,根基越浅越好!”

耗费心神经营了多年,太医院从来都不全是自己的人!否则,十个父皇、一百个轩辕离也早毒死了!

“说起明城,我记得那里有个致休御史赵明义,曾是陈权那老狗的下官!”

轩辕离说到陈权,牙根儿更是恨得痒痒,轩辕离要不是有这舅家,朝堂上、大位前,自己哪至于如此狼狈!

扁舟子一听,立即来了兴致,“哦?那赵明义和陈相关系若何?”

“没听说二人过分亲近。”轩辕钊思索着,“那赵明义探花致仕,穷腐酸儒,颇有些臭脾气,做御史时,更是连父皇都不怕!”

“黑鹰可去厚礼拜访一下。太子若登大宝,不仅朝堂之上,民间也要多些声望才是!这些人虽已致休,朝堂上故旧好友、门生下属尚在,也是不可小觑的一股助力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