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76章 一副即可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77 2016-01-21 20:27:18

  怪不得,刚才他看自己的眼神那么热切呢!

他竟然追到这里来了!

肖瑶突然有了一丝不安,这人会不会对自己不利?

可是,自己对他好像没有什么戒备的必要吧?如果自己真的长得像他的亲人的话,他对自己应该只有亲近之心,而不会存伤害之意吧?

真烦,明月楼上有人盯着自己,这人又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还有被轩辕离砍掉手的赖子,今天被自己折了面子的钱有成,不会善罢甘休的吧?

自己一个十四岁的农家黄毛丫头该怎么办?

无助的肖瑶无力地靠在椅背上,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念头:轩辕离要是在就好了!

哎呀,怎么突然想起这人了!他是我什么人啊!

不管了!不管了!爱谁谁吧!

大不了水来土掩、兵来将挡!

负责喊号的小厮见肖瑶一脸疲惫,小心翼翼地问:“肖姑娘,还喊号吗?”

“哦,喊吧!”

肖瑶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和心情,暗暗告诫自己,不可将生活中的情绪带到工作中!这么浅显的道理和基本的职业素养,自己刚才竟然违反了!真真要不得!

流霜在前堂抓了药,出了松鹤堂,一路沉思着回到了明月楼。

田摇情吩咐人熬好了药,亲自端着,来到三楼。

“主子!”

“进来。”

“喝药吧。”

“先放着吧。”

田摇情见流霜一脸平静,心中疑惑。

流霜并不转身,微微仰头,看着墙上挂着的流月的画像,脑子里回想着肖瑶的小脸,越来越坚信,肖瑶那丫头必是姑姑的血脉无疑!

“主子,见了肖瑶姑娘,今天可有收获?”

流霜不答反问:“今日的线报尚未到吗?”

“回主子,尚未。”

田摇情见流霜脸色不虞,叹了一口气,“主子不要着急,事情已经过去了十五年,有些痕迹也差不多消失殆尽了。再说,界山绵延千里,密林繁茂,野兽出没,实在是急不得啊!”

流霜微微闭了眼,“父王那里却等不及了……”

田摇情一惊,“难道皇上的病……”

流霜右手竖起,止住了田摇情尚未出口的话。

田摇情胖胖的手绞着帕子,立在桌侧,欲言又止。

流霜转过身来,坐到桌前,看着田摇情,“田嬷嬷,有什么就说吧。”

“主子,何不直接问肖瑶姑娘的父母?”

“不可,肖文夫妇视女如命,不管事实真相如何,那对夫妻都会一口咬定肖瑶是亲生的,直接问不会有任何结果,!何况,丁元春刚到胡家庄,突然找人打听自己小姐的出生情况,也定会让人起疑,此事必须从长计议。”

田摇情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不再说话,默默地退了出去。

流霜来到桌前,端起药碗,一饮而尽。

“暗一!”

“主子!”

“加派人手,对胡家庄附近的界山严密搜索!只要长公主曾经在这里住过,必定留有蛛丝马迹!”

“是!”

松鹤堂。

小厮领着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子过来,对肖瑶说:“肖姑娘,这是最后一个病人了。”

肖瑶活动了一下脖颈,淡笑着对病人说:“哦,坐吧。是谁不舒服啊?”

中年男人忙让孩子坐在肖瑶对面,“我儿子病了。”

“哦,小朋友,你哪里不舒服啊?”

中年男人一脸苦相,对孩子说:“儿子,张开嘴巴,伸出舌头。”

小男孩倒也听话,听了父亲的话,马上张开小嘴,“啊……”

众人一看,嚯!这孩子舌头上起了一个大疮,红肿的厉害,表情很是痛苦。

肖瑶仔细一看,病人舌尖的左侧,长了一个很大的凸起,很明显,孩子说话都快说不成了。

肖瑶直接问:“用了什么药呢?”

“用了各种外用的药物,几天了,一点效果都没有,什么解毒的药,都用了,就是没有效果,孩子疼得老是哭,大人别提多揪心了。”

肖瑶看孩子的舌苔,是很厚的,又白又厚,虽然没有满布,但是厚度是够了,肖瑶判断是因为天气的湿气重引起的。

刘大夫也点头,“没错。老夫看也像,近期天气温度颇高,再加上空气潮湿,病人体内虚火上升,燥热突发,聚集舌端而起。不过,病人说清热解毒的药也用了不少,效果却差,不知道肖姑娘,有何妙招?”

肖瑶略一思索,对助手大夫说:“开方子吧,用个三仁汤加减。”

众人来了兴致,“哪三仁?”

“杏仁、薏苡仁、白蔻仁,”肖瑶说:“病人情况严重,再加上竹叶、双花、连翘、法半夏、通草即可。”

“用量呢?”

“三仁各三钱,其他各一钱。”

“几副?”

“一副!”

“啊?!”

众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严重的病,病人都病得口齿不清了,一副药就可以了?

孩子父亲又惊又疑地看着肖瑶,本来的崇拜瞬间变成质疑了,心里暗暗嘀咕:“这小姑娘家家的,真是神医?自己孩子这么重的病,多少大夫都没有看好,她给孩子开的竟然只是一副的量!别是个骗子吧?”

肖瑶哭笑不得,看着众人的表情,信心百倍地说:“这一副药呢,熬出两碗汤。让孩子晚上服用一次,明天早晨起来就基本痊愈了,不仅舌头毫无疼痛,外表观察一下,连这肿块凸起也会消失了。再喝了剩下的一碗,就彻底好透了。”

看着中年男人还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肖瑶无奈,对他说:“如果肿块明天没有消失,你来松鹤堂退钱就可以了。”

说完,肖瑶看着高掌柜,“高掌柜,到时候你给他退双倍的药费!”

“好嘞!”

高掌柜对于肖瑶的医术不仅毫不怀疑,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对于肖瑶的话言听计从,一听肖瑶如此说,连忙拍着胸脯应承下来。

可是一想这个病人家属竟然敢怀疑肖瑶的医术,心中不忿,转头看着那中年男人,高掌柜笑呵呵地说:“这位仁兄,你孩子的病要是明早就好了,怎么说?我们松鹤堂还有小神医的名声……”

肖瑶闻言,瞥了高掌柜一眼,暗道:“这高掌柜,果然是个在商言商的生意人,事事想着交换获利啊……”

那中年男人倒也痛快,双手朝着高掌柜和肖瑶一抱拳,朗声说:“必送妙手回春牌匾一副!”

“好!到时候一定敲锣打鼓地送来!”

“一言为定!”

看着父子俩走了,高掌柜得意地一笑,“小样儿,让你心服口服地送匾来!”

“高掌柜真是个称职的好掌柜!”肖瑶冲着高掌柜一挑大拇指,“应该让白公子给你发奖金!”

“哈哈哈……你这丫头!”

“对了,高掌柜,”肖瑶猛地想起刚才的药方来,“今天用到薏苡仁,我倒想起来了,你店里有种子吗?都卖给我吧。”

“我们松鹤堂是干什么的?别的不敢说,只要是药材,我店里都有!”高掌柜奇道:“你要薏米种子干什么?”

“种啊!”肖瑶笑着说:“现在月份种薏米正当时!虽说有我,家里人也要有些营生不是!再说,我还想种其他很多药材呢,高掌柜门路广,多给我找些药材种子,我来者不拒!”

“好好好!要什么药材种子只管给我说!就算我这里暂时没有,也早晚给你弄来!”

“那先谢谢高掌柜了!”肖瑶略顿,说:“还是先要薏米种子吧,我家里没有多少地,别人家不一定愿意种!”

高掌柜搓着手,连连摇头:“你这个丫头,真是个宝啊!”转身去外堂了。

众人都连连点头。

肖瑶一笑,站起身来,笑着对众人说:“天也晚了,我告辞了!”

众人送出来,江水也赶紧套车去了。

高掌柜急急忙忙地走过来,接过身后小厮拿着的一个篮子,递给肖瑶,“给,薏米都在这里了,看看够不够!”

然后指着篮子里的一个荷包,“这是今天的诊费。”

“够了。”肖瑶笑呵呵接过篮子,从荷包里掏出散碎银子,“种子钱!”

高掌柜佯装生气,“种子是今天的辛苦费,不是卖给你的!”

肖瑶笑着说:“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到时候薏米丰收了,还要靠松鹤堂销往全国各地呢!”

“好说!好说!”

肖瑶笑呵呵地上了马车,和众人挥手道别,江水架着马车,一路疾奔,天还没有黑,就回到了胡家庄。

丁元春耳力好,听到动静,第一个迎出门来。

江水停下马车,拿出在明城买的众多物品,正要往屋子里送,就见屋子里走出一个姑娘来,两人视线对上,都暗暗地打量起对方来。

江水虽然年龄不大,年轻的脸上有些浅浅的痘印,但是常年习武之人,身躯凛凛,相貌堂堂,身姿灵活,右手虎口处老茧明显。

丁元春看完,心中了然,看来是个常用兵器的,肖家时代居于胡家庄,哪里认识的习武之人?看来必然是那个将军的手下了。

江水暗暗有些纳罕,对面的女子好像在偷偷观察自己!

丁元春长相俊俏,脸若银盘,眼如水杏,身姿苗条,江水暗暗地瞄了几眼,心中奇怪,这是谁啊?

肖瑶挑起帘子,跳下马车,丁元春忙迎上前来,甜甜地笑着一屈膝,“姑娘回来了!”

听了这称呼,江水恍然大悟,哦,是肖姑娘从明月楼买回来的那个丫鬟!

江水又忍不住多看了丁元春几眼,嗯,看起来是个利索能干的姑娘!

“江大哥,进来坐吧。”肖瑶招呼着。

丁元春站在肖瑶身边,不说话,只是笑眯眯地看着江水。

江水突然有些慌乱,连声说:“不了,不了!我回城了!”说完,跳上马车,一挥鞭子,马儿“得得得”地跑了起来。

肖瑶嘀咕着:“这个江水,怎么像逃跑似的?我们家有猛兽要吃他吗?”

丁元春抿着嘴暗笑,端来脸盆,“姑娘先洗洗吧。”

肖瑶边洗手边问:“我爹娘呢?秀娥婶子也不在?”

“老爷和夫人都去宅基地送饭了,秀娥婶子去翻地还没回来。夫人让我在家等姑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