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72章 赖子被惩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68 2016-01-21 20:27:17

  钱有成干瘦的身体发抖,咬牙切齿:“小小年纪,如此猖狂!就算有人撑腰,也说不过一个理字!”

好啊,死丫头,砍了赖子的手不说,还敢在同行门口抢生意!这不是挑衅是什么?再一想自己被知府打板子,还被敲诈了一百两银子,钱有成就恨得牙根儿痒痒!

又一想,钱有成突然有些幸灾乐祸了,“她不是去诊治那将死之人吗?好啊,最好把那人治死了,也算出了一口鸟气!”

“师傅说得对!”那徒弟赶紧落井下石,“从此以后看她还怎么号成神医!小小年纪,真不要脸!”

“走,看热闹去!”

钱有成喝了口水,放下茶杯,好整以暇地出了回春堂的大门,站在人群外,背着手,彻底当了一名围观者。

正看得开心,突然听到那病人家属喊自己,钱有成一阵恼怒!

本来想等那病人死了,自己趁机在人群中说几句风凉话,做些落井下石、煽风点火之事,最好让病人家属把怨气都撒在那丫头身上,弄她个身败名裂,自己也能撇个干净,现在被那男人一喊,却脱不了身了。

钱有成见众人回望,只得整整面部表情,做出一副着急又热心的样子,挤进人群中。

“哎呀,病人更严重了!你再这么耽误下去,可要出大事的!”说完,钱有成挑衅地看着肖瑶,似笑非笑地问道:“听说这位是松鹤堂的小神医?”

上次在布庄没来得及细看,此时,肖瑶仔细看着眼前的干瘦老头,只见这钱有成一身棉布长袍,长相普通,满脸褶子,一把山羊胡子,看起来,不像个鹤发童颜的老中医,倒像是个骡马市场的行佣!

想到这人就是派那假病号到松鹤堂捣乱,败坏自己名声的幕后指使之人钱有成,肖瑶也没有什么好脸色给他。

听了钱有成明显有些揶揄的的话,肖瑶笑了。

在这个朝代,在这个南丰国,除了我肖瑶,还有谁敢担这“神医”之名?!

肖瑶回望着钱有成,不卑不亢,淡笑着,声音清脆,“正是!”

见肖瑶大大方方地承认了,钱有成意味深长地拖长了声调,“哦……神医啊!”

好,你敢承认自己是神医就好,我还怕你不承认呢!你只要承认了,今天这病人的命就在你手里了!哼!等会儿这病人死了,我看你这神医,不被家属打成肉泥才怪!

“敢问神医尊姓大名?”

“肖瑶!”说完,肖瑶问了钱有成一句:“不知你是?”

“回春堂钱某!”

“哦,前几天,知府断案,说派假病人到松鹤堂败坏我名声的幕后指使……”肖瑶小脸一沉,声音陡然大了,“就是回春堂的钱有成大夫!这么说来,就是你了!”

钱有成老脸一黑,“老夫没有!”

“你说知府大人误判?”

“你!你!”钱有成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两手哆哆嗦嗦地指着肖瑶。

钱有成哪敢在众人面前说知府老爷的错,自己的屁股还疼着呢,送出去的银子还没挣回来呢!

其实肖瑶和钱有成在布庄见过,钱有成也认出了肖瑶。

此时二人都在演戏,围观众人虽不知道这些前情往事,但是二人之间有些暗流潮涌,大家还是有些觉察的!

俗话说,同行是冤家!一些消息灵通的,还知道钱有成指使赖子假冒病人的事呢!

低低的议论声响起:“当时回春堂想要陷害的不就是这松鹤堂的小神医吗?这下,二人当面对上了,不知道会出个什么结果?!”

“一番医术的考校是不可避免的了!”

“关系到一条人命啊!”

“这下有热闹看了!”

“我打赌还是钱大夫厉害,大夫还是上了年纪才有经验……”

“厉害啥呀?钱大夫救不了,给赶出来了!”

“我倒是觉得小神医能治好,你看她一点儿都不着急,肯定是有把握啊……”

“难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

众人议论纷纷,挤挤挨挨地朝前涌,把病人和大夫都团团围在了中间!

“孩子他爹!孩子他爹!”

中年女人突然惊呼起来,两手拼命地摇着担架上的男人,终于把众人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到了病人身上!

是啊,两个大夫不要斗嘴了,地上还躺着病人呢!救人要紧啊!

肖瑶看了病人一眼,问钱有成道:“病人前几天在回春堂诊过?”

钱有成仰起脸,看着众人,朗声应道:“没错!老夫亲自诊断!药方十分对症,病人用后身体好转。只是,这病人身体素虚,后又突然加重。老夫不才,愿神医施以援手,必能妙手回春!”

肖瑶眸底流光、俏脸严肃,扬声道:“检阅前方,大抵多用风湿疏散之剂,而无维护体元之方,以致大汗淋漓,转为虚脱症候。刚才诊脉发现病人脉象沉微欲绝,病情甚险。”

“这个自然,大家有目共睹!病人之性命,不过在呼吸之间!”钱有成沉声道:“此类病症适宜使用千金生脉散!神医以为然否?”

生脉散是中国古代的著名药方,组成有人参、麦冬、五味子三味药物。方剂来源于《千金要方》,此药因有益气生津复脉的功效而得名。

其中,人参是主药,能大补元气,麦冬可养阴清热,五味子为敛汗生津,后两味起辅助作用。

在临床上广泛应用于治疗热伤气阴,自汗口渴,心悸气短或肺虚久咳,干咳少痰的病症。

肖瑶点点头,钱有成面显得色,很快肖瑶却又摇摇头,钱有成的老脸瞬间就耷拉了下来,语气愤懑:“神医有何指教?”

“此病初起时分用千金生脉散,自是极为对症的!不过,病人来回春堂时,已是重症!病已至此,千钧一发,非一般平淡之剂能济事!此时再用生脉散已是杯水车薪!非通脉四逆,岂能招回垂绝之阳!”

钱有成怒,冷喝:“黄口小儿,信口雌黄!生脉散不行,你有何高招?”

肖瑶毫不示弱,“此时非大剂参附汤不可!”

“参附汤?”钱有成老脸一黑,面部肌肉抽搐,心中暗道:“什么参附汤?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肖瑶却不再理他,告诉病人家属:“高丽参三钱、附片六钱、白术三钱、五味子一钱。速抓药熬汤,一剂必收大汗!再进一剂,四肢温暖,脉转正常,诸症可愈!”

众人懵了!

当场百人呆怔直立,鸦雀无声!

就这么一个普通的小姑娘、廉价的几味药、轻松几句话,就可以救这垂死之人的命?

“身后就是药堂!熬好端来,趁热喝下,就可以回家了!”

肖瑶说完,皱眉,看着一脸愣怔的病人家属,冷声道:“还不快去?!”

那人回神,忙一叠声地答应着:“嗳!嗳!”跌跌撞撞地挤出人群,进回春堂抓药去了!

坐在地上的中年妇女突然大声哭起来了,“老天爷有眼……有神医救命了……孩子他爹你醒醒啊……看看救命的神医娘娘……”

钱有成老脸一阵黑一阵白,恼羞成怒地朝着肖瑶冷哼:“莫要吹破了牛皮!”

肖瑶不再说话,看也不看钱有成一眼,顺着人群让出的通道,来到人群后的马车边,正要上车,身后却突然传来一人的高呼:“不能放她走,快拦住马车!”

肖瑶脚步一顿,转头一看,只见一人吊着胳膊,满脸凶残,急匆匆地朝着肖瑶冲过来!

江水手握马鞭,戒备地往前一步,把肖瑶挡在身后。

围观的众人都弃了那病人,转头看起这边儿的热闹来。

肖瑶从江水身后走出,看着气喘吁吁的赖子,冷笑出声:“哦,这不是那假病人、真赖子吗?”

“噗……”江水一下子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丫头,嘴真是挺毒的!

众人“哄”地一声议论开了:“哎呀,快看,这人是不是真的被砍了手啊?”

“这就是那个被神医砍了手的假病人啊?”

“我看像,脖子上吊着绷带呢!”

“难不成小神医真的砍了这人的手?”

“冒充病人,不怀好意,被砍手也是活该啊!”

“大夫以救死扶伤为天职,生生砍下人的一只手,啧啧啧,也太凶残了些!”

“说的是啊,这人终身残废了,唉……”

“听说和回春堂有关系……”

“同行是冤家,你没看刚才两个大夫剑拔弩张的……”

……

肖瑶挺直脊背,下巴微微抬起,眉目平静无波,毫无惧意,杏眼紧紧地盯着那赖子的眼睛,声音平稳清晰,“你当街拦住我,想要干什么?”

“你!”那赖子只是看见了昔日的仇人,气愤冲昏了头脑,其实并没有想到应该干什么,此时被肖瑶的气势所镇,再看看对自己虎视眈眈的江水,竟然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哦,我是大夫,你是病人,难不成是让我给你诊治?”肖瑶却步步紧逼,“也好,说说你的手是怎么回事吧。”

赖子恼羞成怒,“你!明知故问!”

“是被人砍了手吧?”肖瑶冷笑。

赖子一脸怒意,上前一步,抬腿就去踹肖瑶,嘴里一边骂着:“还不都是被你这个丧门星给害的!”

这赖子被轩辕离收拾成这样,竟然还不知道悔改,光天化日之下还想对自己行凶!真是不知好歹!活该被轩辕离惩治,肖瑶本来对赖子的一丝怜悯之心瞬间灰飞烟灭了!

“滚开!”

江水哪容赖子对肖瑶施暴,不等赖子落脚,江水一鞭子抽了过去,只听“啪”的一声,鞭子狠狠地抽在了赖子的脸上!

“啊!”

赖子疼得惨叫一声,两手下意识地就去捂脸,一时间忘了自己的断手,手上的伤碰到脸上的鞭痕,赖子惨叫连连,“啊……啊……”

“年纪轻轻不走正路,为虎作伥、助纣为虐!不知道你那主子给你多少好处,值得你赔上一只手?!”

肖瑶说着,眼睛掠过众人,看向人群后面的钱有成。

钱有成眼神阴测测的,老脸漆黑,却一言不发。

赖子叫骂着,直起身又朝着肖瑶扑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