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71章 当街医斗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90 2016-01-21 20:27:17

  “六爷,”安子挠挠头,一脸委屈,“奴才欠打!不过,奴才不知道你说什么?”

陈强、陈壮在旁边摇头,这个小安子,出了宫连胆子都大了……

“哼,就知道欺负小安子!”肖靖一脸不屑地瞪了小胖子一眼,跟在肖瑶身后出了房间。

“好你个臭肖靖,你别走啊,等我拔了针,有你好看的……”

轩辕煜在肖靖背后连吼带叫,小安子等人赶忙柔声安慰,室内热闹无比!

肖瑶才不管身后一堆小屁孩打闹,来到外间,看也不看一脸委屈和失落的江水,对一脸笑容的赵明义说:“赵夫子,今天也给您针灸一次!就用灸吧!”

“好!”

赵明义身体比以前清爽多了,对肖瑶的医术非常推崇,听肖瑶一说,自然没有二话。

几人来到陈明义卧室,江水跟在身后,一脸纠结、心中呕血,“呜呜呜,赵明义也不在七岁以下、七十岁以上的范围内哇……主子,您家这小神医不听我的!主子,您大人大量饶了我,调我回军营吧……”

肖瑶先让赵明义坐好,诊了一回脉象,“还是有些细弱。您伸舌头我看一下。”

赵明义依言伸出舌头,肖瑶微微皱眉,轻声说道:“舌红暗,舌边有齿痕,苔薄白少津。夫子,您这几天感觉怎么样呢?”

“还是有些乏力、气短。晚间自汗少许,白天动则加重。口干舌燥,五心烦热。”赵明义顿了一下,还是接着说下去,“大便秘结情况好转,腰膝酸软也好了许多。”

肖瑶点头,“嗯,无大碍,继续益气养阴治疗即可。”

说完,着手点燃艾柱。

赵伯上前,服侍赵明义躺在床上,肖瑶过来,拿艾柱依次灸肺俞、脾俞、大椎、足三里、关元等,灸了约一刻钟。

刚收了艾柱,小安子就蹑手蹑脚地走进来,笑嘻嘻地对肖瑶说:“肖姑娘,我家六爷的时间到了,让我过来喊您呢。”

“嗯,走吧。”

小安子微微含着胸,落后半步,一声不出、脚步不闻地走在肖瑶身边。

肖瑶暗叹,这么个七八岁的小孩子,蛮机灵的,却被人给训练成一副十足奴才像,真是可惜了。

“安子,我上次给小六子开的药一定要按时服用,那些外敷的药也要接着用,不能停,知道吗?”

“是!我们会记得的。”

“过几天我再来给他针灸。”

小安子恭恭敬敬地回答:“是!您放心吧,我们六爷不会外出,一定会在这里等您的!”

来到屋里,肖瑶取了针,轩辕煜立即生龙活虎地蹦了起来,嚷嚷着要找肖靖算账!

“臭肖靖,你在哪里?过来受死!看我今天不打得你满地找牙!”

肖瑶笑:“你能追上肖靖再说吧!”

肖靖在院子里高喊:“有种你过来!不能找人帮忙,你只要能追上我,我就和你打一场!否则,免谈!”

轩辕煜胖胖的脸上满是怒气,“咚咚咚”地跑到院子里,肖靖笑嘻嘻地转身就跑。

肖瑶看着两人在院子里追得鸡飞狗跳,倒也热闹,点点头:“不错,天天如此,肖靖也不会想家,小六子也运动减肥了。很好!很好!”

身后的江水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问道:“你!然后去哪里?”

肖瑶转头看着一脸不虞的江水,“午饭后去松鹤堂!”

“就知道!”江水说完,一摆头,一脸傲娇:“将军说了,你!不许给男人针灸!”

不等肖瑶出声反驳,江水一脸苦相,就差跪倒磕头了,“姑奶奶,我求你了,你要是再给陌生男人针灸,我会死的!会死的!将军的话是军令!军令!将军要是知道我没看好你,我真的会被将军下令斩首、活剐、寸截、车裂、炮烙、活埋……”

好家伙,堪比满清十大酷刑了!

陈强、陈壮兄弟二人站在江水身后,一脸严肃地点头!

肖瑶无语!

该死的军令!该死的轩辕离!真是阴魂不散啊啊啊!

“好吧!”肖瑶抿着嘴唇,咬牙切齿:“我算是败给你们了!”

江水挑眉,成了!哇哈哈哈……

青龙大街回春堂。

大堂内,乱哄哄的,一个衣着破旧的中年女人跪在地上,两手扶着地上担架里的男人,转头看着钱有成,泣不成声,“钱大夫!钱大夫!求求您!救救孩子他爹吧!”

“是啊!是啊!”身边的病人家属也是一阵哀求,“大夫您再想想办法!这可是家里的顶梁柱,上有老下有小的,都指望他呢!大夫,只要能救回一命,要多少银子都成!”

其他病人也开口帮衬,“是啊,钱大夫,再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办法,乡下人,怪可怜的!”

“唉!”钱有成一脸无奈,摸着山羊胡子,摇摇头,“他前几天也在我这里看的,用的药也对症,不是我不救他,只是命不由人!可惜了,还是抬回家去吧……”

众人的心都是一沉,大夫让把病人抬回家,意思就是,病人已经没有治疗价值,只有等死了!

“呜呜呜……”那女人非但不起身,甚至膝行了几步,上前抱住了钱有成的腿,“吃了您的药,前几天效果很好的!您一定还有别的办法,求求您了,大夫您再给诊治诊治吧!抬回家……抬回家可怎么办……这不是塌了天吗?呜呜呜……”

钱有成有些不耐烦了,看着地上的病人,出气多进气少,显然已经快不行了,这人要是死在这里,不仅对回春堂不吉利,更是会影响自己的名声!

本来前几天被衙门捉去已经够丢人了,现在如果再出了这样的事,回春堂还怎么开下去?自己一辈子的好名声也算是毁了,说不得这明城就呆不住了!

看着病人家属还在这里纠纠缠缠地哀求不止,钱有成对着自己的徒弟一使眼色,那徒弟忙上前一步,拉住那哀嚎的中年妇女,“人终有寿,大夫也不是神仙,我说这位大嫂,你还是速速回家去吧。”

“我可咋办啊……呜呜呜……我的老天爷啊,您可开开眼吧……救救我们孩子他爹吧……”

钱有成不为所动,转身回内室了。

见大夫态度如此,知道再无回旋余地,众人无法,只得抬起担架,出了回春堂的大门。可是就这么抬回去又心有不甘,亲属们将担架停在路边,七嘴八舌地商量对策。

“要不再换一家医馆试试?”

“回春堂钱大夫听说是这明城最好的大夫了……”

“还是赶紧回家吧,这要是路上没了……”

“听说明城前几天来了个神医,在松鹤堂坐诊,很神的……”

“那神医听说是个还没及笄的小姑娘……”

“你没听说吗?有人传那神医砍掉了一个病人的手……”

“老天爷!这到底是神医还是强盗啊……”

……

那中年女人拉着担架上男人的手,哀哀饮泣,路人闻之都围上来看,指指点点的,见是一群农户抬着重病之人,无不生了恻隐之心。

江水赶着马车,见前路拥堵,遂停了下来。

“怎么了?”肖瑶在车中问道。

江水跳下马车,回道:“回春堂门口有人群集聚,不知发生了何事?貌似有女人哭声。”

“回春堂?”肖瑶峨眉微蹙,“不就是那断手之人的幕后指使?”

“正是!”江水拉着马,驱赶着行人,缓慢地朝前赶。

肖瑶掀起车帘,望着围成一圈的路人,听着女人的哭声,心有不忍。抬头看了一眼回春堂的匾额,略一沉吟,“江水,停车!”

江水拉住马,看着肖瑶跳下马车朝着人群走去,急忙喊:“肖姑娘,不要做这同行相忌之事!”

“医者父母心,百无禁忌!”

肖瑶头也不回,撇下一句话,拨开人群,走了进去!

江水无语望天,头疼中……

众人正无措,只见围观人群中挤进来一个小姑娘,二话不说,蹲在病人身边,抬手就去探脉!

围观众人都很惊讶,“这是谁呀?”

有人突然低喊:“天哪!她就是松鹤堂的小神医!我见过她!”

“哄”的一声,众人突然乱了……

肖瑶一脸严肃,并不受周围嘈杂之声干扰。

众人眼睛紧紧地盯着肖瑶,连那女人一时间都忘了哭。

周围突然安静下来,再无一丝杂音,外围的路人却越来越多地聚集过来。

看着越来越大的人群圈子,江水拉着马车,无语凝噎中,“肖姑娘,您这么高调,真的好吗……”

担架前,肖瑶收了手,直起身来,微微皱眉,“脉沉微欲绝!”

不过,幸好还有救!

众人心一沉,神医大夫也这么说,是不是病人真的没救了……

肖瑶不看众人,转头问那一脸泪痕的中年妇女,“我是大夫,请您说一下病人的情况吧。”

“哦哦,”那中年妇女用袖子一抹脸,满脸感激地看着肖瑶,颤声说:“我们家孩子他爹,身体一直不好,却也没有什么大病。”

亚健康状态,大病没有,小毛小病不断。

“孩子他爹前一段突然说脚痛、膝盖胀痛,村里、镇上的大夫都看了,吃药针灸也有十天了,可是,疗效都不是太好,前几天来回春堂看了,钱大夫给开了药。孩子他爹好了几天,今天一早突然就成这样了……”

众人即使不懂医,也都看出来了,此时不过暮春时节,根本谈不上炎热,此时担架上的病人却汗淋如雨、四肢厥冷,已有亡阳之兆!

“都开了什么药?”

中年妇女呐呐不能言。

病人家属中有个男人插话:“听大夫说都是治疗风湿的方子!”

说到这里,男人突然抬头看向人群外,“钱大夫也在!”

钱有成站在人群外,脸色铁青!

病人走后,钱有成回到内室,刚刚端起茶杯,徒弟过来禀报。

“师傅,那病人尚未离开,有大夫过去诊治了!”

“好啊,这是哪个不怕死的,竟然敢在我回春堂门口行医!”

“听说是松鹤堂的那小神医!”徒弟一脸不忿:“师傅,我去喊赖子过来认认!”

“也好!”钱有成怒气登时就上来了,一想到自己这些天来的遭遇,就气得头顶冒烟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