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68章 极品三婶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405 2016-01-20 20:03:07

  “一里外有条小河,是蟒河的支流。一年四季流水不断,村里土地浇灌、牲畜饮水都靠它。”

曹制面露赞叹,“此处背山依水,官道在望,真真好风水,正适合建房筑屋!以后必定旺子孙、聚财富!”

肖文也略通些风水之说,闻言顿时喜上眉梢,“借您吉言!”

“好说好说!”

肖文领着曹制见了赵德胜几个工地师傅,相互介绍了,众人拱手见礼。

肖文笑呵呵地对众人说:“曹师傅是从京城请来的,年纪虽轻,可是盖过皇宫大殿的!工地以后就有曹师傅总管,大家没意见吧?”

众人听说先吃了一惊,随即都钦佩、羡慕不已,有些年轻点儿的工匠立即就围过来,要听听曹制讲些皇宫建造的见闻。

曹制也不客气,来到工地中间,聚拢众人,笑笑,“曹某初来乍到,说话做事有什么不当的地方,大家要多包涵啊!说实话,皇宫大殿我盖过,王侯将相的府邸我也盖过,老百姓家的房子我还真没盖过!今天试试!”

众人都笑,“就盖个试试!”

“对!咱就试试!不过,现在呢,咱们先干活,等有空了,我再给大家唠唠那皇宫,怎么样?”

“好!”众人轰然叫好,大家也知道主家请人不是来唠嗑的,纷纷起身,各归各位。

曹制点头,乡下人很实在的,刚才自己也看了,并没有一个偷奸耍滑的,这样的伙计们才好相处!自此,踏踏实实地在胡家庄住了下来,全心全力地指挥着四合院的建设大计。

肖瑶看工地上自己也干不了什么,和曹制等人打了招呼,又回到赵明亮家。

赵家。

苗云扭着屁股,拉着肖端,来在院子里,贪婪地闻着空气中香香的肉味,咽了一口口水,附耳低声对肖端说了一句,“小宝儿,别忘了刚才娘给你说的话!”

肖端不耐烦地翻着白眼:“没忘啊,你让我进屋就拿东西吃!”

苗云吓得一把捂住肖端的嘴,“小祖宗,就不能小点儿声吗!让人听见了,别说肉,狗屎你也吃不上!”

“知道啦!烦人!”肖端猛地拍掉苗云的手,朝着厨房跑去。

苗云一把抓住肖端,骂道:“这死孩子,快过来!”

苗云扯了扯衣服,清了清嗓子,脸上带着笑,冲着屋子里喊:“二嫂!二嫂!”

赵秀丽从堂屋里出来一看,脸顿时沉了下来,“你来干什么!”扭身又进了屋子。

跟着出来的孙秀娥一看是苗云,也没什么好脸色,冷笑道:“哟,稀罕稀罕!这是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

苗云却不恼,笑嘻嘻大踏步地就进了屋子,眼睛一扫,看着满屋子的吃食,心中暗喜:“这次真是来对了!”

大手把肖端往笼屉方向一带,放开了手,肖端一个窜起,直扑笼屉,拿起一个还冒着热气的包子,张嘴就咬了一口,“哎呀!烫死我了!”

“你这孩子!真没有一点儿规矩,来,娘看看,烫着了没有!”

苗云也朝着笼屉扑上去,边说边拿起一个包子,狠狠地咬了一大口,一边被噎得翻白眼,一边口齿不清地嘟囔着:“这包子哪里烫啊,一点儿也不烫。二嫂,我还不知道你厨艺这么高,这包子真香,是纯肉猪馅的吧?”

一边说着,一边又给自己和肖端一人拿了一个!

“哟,真拿自己不当外人!”孙秀娥鄙夷地看着苗云,甩打着手中的抹布。

“自己人,都是自己人!”苗云两个包子下肚,说话声音都大了,抹抹嘴上的油,,看着脸色不善的赵秀丽,没脸没皮地笑着说:“二嫂,我这不是过来帮忙了吗?”

孙秀娥一撇嘴,“帮忙?帮什么忙?我看你倒像是来帮忙吃饭的!”

苗云脸一黑,“秀娥嫂子,话不能这么说,我们是一家人、亲妯娌,打断骨头连着筋……”

赵秀丽冷冷地说:“我们和你们早就断绝关系了,说那些干什么!”

苗云两手朝着自己的大腿一拍,黧黑的脸登时成了苦瓜,一脸委屈的样子,“快别说了,二嫂,我年轻,不懂事,又孝顺,啥事都听公婆的,以前千错万错,哪一件是我自己愿意的?二嫂,我那还不都是被咱家那婆婆撺掇的!二嫂,你进肖家的门比我早,咱们那婆婆是啥人,你不比我清楚!唉,我这人孝顺,也不愿意在背后编排长辈的不是……”

赵秀丽和孙秀娥彼此对视了一眼,心中疑惑又鄙夷,这女人今天是吃多了屎了,还是吃错了药了,一口一个二嫂,还这样突然的大变脸,莫名其妙的跑来投靠,又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怎么听着这么渗人呢……

总感觉苗云像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苗云看着对面两人一脸不信的样子,两手一拍,“算啦,啥也别说了,二嫂,以后你就当多了个妹子,你们家不是盖房子吗?那么多人吃饭,人少哪能忙得过来,二嫂,有啥活儿只管叫我,妹子我随叫随到,让干啥干啥!”

赵秀丽边收拾手边的活计,边冷笑着说:“今天这也是婆婆让你来的?”

“不是!”苗云跟在赵秀丽身后,鄙夷地撇嘴:“她能想到这些?是我娘家爹娘、小宝儿的外公外婆提点的。我前几天不是回山子镇一趟吗?我爹娘说了,不管兄弟们还是妯娌们,不是都姓肖?说到底都是一家人,多亲近些总是应该的,以前我做的不对,这不,我这里求个原谅!二嫂,公婆老糊涂了,咱们年轻人可不能糊涂!”

孙秀娥鼻子里“嗤”了一声,“你嫁到胡家庄也十几年了,怎么你爹娘前几天才给你说这话?”

苗云脸一红,幸亏长得黑,两人都没看出来。苗云暗暗磨牙,“这个孙秀娥,真是讨厌,我们肖家的事你跟着瞎掺和什么!”

不过,这是在孙秀娥家里,苗云倒也不敢说什么难听的。

赵秀丽到底心善,看着苗云一脸谄媚的样子,当着小宝儿这么小的孩子的面儿,再说这是在孙秀娥家,自己真不好就这么把她赶出去。

赵秀丽干着自己的活儿,把苗云冷落在一边。

苗云一边帮着收拾屋子,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逗趣的话,孙秀娥和赵秀丽两个人该干什么干什么,不怎么理她就是了。

肖瑶回来的时候,还没进屋子,就看到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在院子里边吃着点心,边满院子乱窜。看见肖瑶来了,朝着肖瑶就吐口水!

肖瑶连忙闪开,“我晕!这哪来的倒霉孩子!”

咦,这是肖达的儿子肖端!

屋子里更是传出苗云的说笑声,肖瑶的心一沉,暗道:“这个女人,又带着孩子来干什么?”

肖瑶一想到上次被肖端抱走的包袱,再看看这孩子的一副讨厌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真想冲上去给他一巴掌!想想自己一把年纪了,也不能和小孩子一般见识,肖瑶终于忍住了打人的冲动,狠狠地瞪了肖端一眼!

“臭阿瑶!贱婢!死丫头!”肖端毫不示弱地大声骂起来!

“闭嘴!”肖瑶气得大喝一声。

肖端撇了撇嘴,红着眼睛,“哇”地一声哭喊着冲着屋子里跑去,边跑边骂:“娘,阿瑶那死贱婢骂我、还要打我,娘,你出来打死她!哇……”

肖瑶绷着小脸,暗骂:“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一家子怎么都是这种人啊,这么小的孩子也会这么栽赃陷害、颠倒黑白!”

肖端拉着苗云从屋里出来,赵秀丽也跟在身后,安慰着肖端:“小宝儿乖哈,伯母给你肉包子吃,别哭了啊。”

苗云却狠狠地拍了肖端一下:“小宝儿你再胡说,冤枉姐姐,看我不打死你!”

转头看见门外的肖瑶,苗云立即堆满了一脸笑,上前一步拉住肖瑶的胳膊,“哎呀呀,阿瑶回来啦!快过来三婶看看,啧啧啧,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哎呦,这才几天没见,就大变样了!瞧瞧这小脸俊的,城里的大家小姐也比不上!”

咦,这是天下红雨,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肖瑶被苗云连拉带夸,再看看苗云笑得一脸谄媚,后槽牙都露出来了,心里突然一阵反胃,挣脱开苗云,“松手!”

苗云看肖瑶如避蛇蝎的样子,暗暗咬牙,脸上却笑得更像花开,“快进屋歇会儿,累了吧?”

肖瑶大眼一翻,“又来抢东西?”

“哎呀,你这孩子!”苗云一脸不赞同,“那都是你奶奶指使的,可不能记到我头上!阿瑶乖!以后不要再提这事儿了!”

说着,苗云话音一转,也不管众人听不听,自己笑呵呵地,只管喋喋不休地说下去:“嗯,阿瑶也十四了吧?比我娘家侄子天培小一岁,前几天回娘家,看我家天培又长高了!”

没人搭理她,苗云却不屈不挠地跟在众人身后,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

肖瑶终于烦了,冷了脸,“这里人手也够了,你领着孩子回家吧!”

苗云顿时住了口,看看众人没一个喜欢自己的,只得顺坡下驴,两手一拍,“可不是,要不是阿瑶提醒,我都忘了,该伺候你三叔喝药了!小宝儿,走,咱们回家去!”说着,一脸笑意地看着赵秀丽,“二嫂,我明天过来帮你蒸馍啊!”

赵秀丽冷冷地说:“用不着!”

苗云却笑,“一家人,客气啥!”

肖端赖着不走:“我不走,我要吃肉!”

“哎呀,你这孩子!饿死鬼托生的!”苗云冷着脸骂了肖端一句,却转身从笼屉里拿出四个大包子,一把塞到肖端怀里,“给你肉吃!撑死你!”

肖端撩起衣襟,抱住包子就往外冲!

我靠!肖瑶气笑了,这对无耻母子,真拿自己不当外人啊!

不好去追小孩子,肖瑶气得推着苗云的后背,“走走走!我们家穷,可搁不住打秋风的!”

“哎呀,小宝儿一个小孩子能吃多少!明儿起,我天天来给你家帮忙,这不抵了吗?”苗云不要脸地说着,又回头看着正忙的赵秀丽,笑着说:“二嫂,我们走了啊!你们忙吧,别送了!别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