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69章 我要娶她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043 2016-01-21 20:27:16

  切,谁他妈有功夫送你!

肖瑶冷笑一声,“我们家不欢迎你,再说我们人手也够了,你不要再来了!”

“多个人总是个帮手!”

苗云老脸有些挂不住,转身走了,边走边磨牙,“死丫头,等进了我苗家的门,哼,有你好受的!我可是你惹不起的姑奶奶!我非撺掇着我嫂子当个恶婆婆,收拾得你服服帖帖!”

苗云一路骂骂咧咧,路过赵家的时候,正碰上赵三花坐在门口纳鞋底子,赵三花看着黑着脸的苗云,瞅了瞅苗云过来的方向,幸灾乐祸地笑了:“哟,这是热脸碰上冷屁股了!”

苗云眼一翻,拉过身边的板凳坐下,骂:“吃饱撑的你,管我的事儿!”

“呸你个死女人,不知好歹的货!”赵三花大嘴一撇:“又弄着好东西了?”

“放你的屁!”苗云脸一沉:“我弄啥了?”

“当婊子还想立牌坊!小宝儿怀里抱的啥?跑得比兔子还快,喊都喊不住!当我瞎呢?”

“我儿子抱的啥管你屁事!你那拖油瓶儿子刘学义你管好了吗?!十七八的大男人了,百事不成!又浪荡哪去了?”

赵三花一生气,右手失了准头,被针扎得“哎呦”一声,低头一看,手上的血珠子都出来了,气得一阵乱骂:“看见你这个女人就没好事!我儿子又不是你男人,你管他跑哪去了?”

“我撕你的嘴!”苗云扑到赵三花身上,笑骂:“你个浪货女人,能生出什么好种来,我看得上他!”

“呸!俺家刘学义才看不上你!老黄瓜!”赵三花朝着肖瑶家的方向看了一眼,得意洋洋地说:“俺学义早晚娶一房好媳妇!”

“呦呦呦,说得有鼻子有眼儿的,”苗云伸着头,一脸鄙夷,“谁家闺女这么倒霉啊?”

“屁话!你还不知道吧?俺家学义前几天在山子镇上找了个挣钱的活计,那老板真不错,学义说家里困难,这不,没干几天,老板就给发了银子!说是先预支三个月的!”

苗云眼睛一亮,“真的?预支三个月的工钱?还有这好事?嗳,说说啥好活儿,让我们小宝儿他爹也去!”

“想得美!”赵三花撇撇嘴,随即又得意地说:“俺学义看着天天在村里、镇子里不干啥,交的朋友可不少!个顶个地有本事!”

苗云鄙夷地一撇嘴,翻着白眼,一脸不屑,“有本事?就山子镇上的那三个二流子朋友?”

赵三花立马不愿意了,大声道:“滚!人家咋二流子了?”

“整天偷鸡摸狗,半夜不归家还不是二流子?”看着一脸恼怒的赵三花,苗云投降了,“好好好,都是英雄行了吧?都一二十岁的人了,连个媳妇都说不上……”

“有了银子,媳妇进门还不快?”赵三花“砰”地一声扔了手中的鞋底子,抬手顺顺乱成一团的头发,得意洋洋地说:“俺家学义有相好的了!”

“真的假的?”苗云黧黑的脸都兴奋地红了,真是有好戏看了,不知道哪家的闺女这么不长眼,竟然和赵三花的儿子相好?!

“这还有假?那闺女年纪小、能挣钱、还识字!说起来,那闺女你还认识!”

“我认识?谁啊?咱村的还是镇上的?”苗云更好奇了,拉住起身的赵三花,“说出来我给你参谋参谋!”

“松开你的爪子!”赵三花一把打掉苗云的手,矮胖是身子一扭一扭的,边往屋里走边说:“偏不给你说!急死你个女人!”

“呸!谁稀罕!谁家还没个儿子,有儿子就有媳妇!”苗云嘴一撇,起身,拍拍自己的衣襟,回家去了。

来到家里,肖老太不在,不知道去哪里传闲话去了。因为肖英身体还未恢复,肖老夫子去学堂教课了,东间里没有声音,也不知道大嫂在不在。

苗云转头看着自己的西间,喜滋滋地,小宝儿那四个包子肯定拿自己家屋里去了!

挑起门帘,来到里间卧室,果然看见躺在床上的肖达嘴上油乎乎的,屋子里一股包子味儿。

“好吃吧?”苗云笑眯眯地坐在床边,看着肖达,得意地问道。

肖达咂咂嘴,嬉皮笑脸地笑着说:“真好吃!肉多皮薄,一咬一嘴肉!老婆真能干,下次再弄几个来!老子没吃够!”

苗云倏地变了脸,“你个死鬼,四个包子你都吃了?”

肖达有些心虚,“哎呀,我不是病人吗?多吃几个包子又能怎样?”

看肖达一个包子没给自己留不说,竟然还强词夺理,苗云气得在肖达的胳膊上狠狠地连掐带扭,肖达呲牙咧嘴地赶紧讨饶,“好老婆,下次不敢了,一定给你留一个!”

“滚!”苗云冷笑着说:“下回我在二哥家吃饱饱的,又不给工钱,岂不是白干了!”

“就是就是!别忘了带咱儿子,半大小子正是能吃的时候!你们俩在二哥家一定要多吃肉啊!嘿嘿,抽空子给我带点儿!”

苗云得意一笑,“放心吧,谁还敢搜我的身?今天咱仨不是都吃了个肚儿圆?”

两口子不要脸地说着说着,肖达一脸气愤,看着堂屋方向,满脸怒气,“娘也是抠唆的,不是逢年过节,家里也难吃上一顿肉。小宝儿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不是想坑我们儿子吗?”

“就是说啊!这些事儿你能想明白最好,我也看不到什么希望了!”说着,苗云突然狠狠地拍了肖达一下,“你就不能长点儿出息?连赵三花的拖油瓶儿子都在山子镇上挣到银子了!”

“真的假的?”肖达一脸不信,看老婆不高兴,连忙眯起了眼睛,笑着说:“好好好,等我身子好了,就去镇上看看哪家招工。”

“这还差不多。”苗云放软了身子,躺在肖达身边,肖达见老婆示好,趁机把胳膊搂了上去,大嘴也凑上来。

“滚一边儿去!”苗云不耐烦地一推肖达,嗔道:“都这个德行了,还不老实!等你屁股上的伤好利索了再说!”

“唉,你说的那法子行不行啊?二哥和二嫂两个人铁了心,我们也贴不上去啊!再说,也不知道怎么了,我现在看见阿瑶那丫头就害怕!”

“废物!”苗云鄙夷地看了肖达一眼,“你是她亲三叔!别说现在她不过是能挣几个臭钱,说句大不敬的话,就算她当了皇后,见了你我照样还得喊三叔三婶!”

“此话有理!”肖达不顾身子痛,一挣扎坐了起来,一脸兴奋地说:“照你这么说?你那侄子和阿瑶有戏?”

“当然!肥水不流外人田嘛!”苗云得意洋洋地说:“俗话说,好女怕郎缠!我侄子现在不能来,我先缠上去!你再找你二哥敲敲边鼓,哪有成不了的亲家?!再说,连赵三花那个拖油瓶儿子都有相好的了,我们家天培不比那刘学义强一百倍?”

“对对对!”肖达看到了新的希望,多日来的屈辱和痛苦都小了许多。

倏忽五日已过,江水如约来接肖瑶给轩辕煜针灸。

“六子他怎么样了?”肖瑶上了车,和江水闲聊起来。

江水一边赶着马车,一边回答:“嗯,有些效果。”说完,江水突然兴奋起来,一掀帘子,让肖瑶看自己的脸:“肖姑娘,你看,我的脸都好了!”

肖瑶看着江水的脸,点点头,“还有些痘印,不要紧的,慢慢就消失了。尽量避免晒太阳吧。还有平时饮食上不要喝酒、不要吃辛辣油腻刺激之物。多喝水,多吃水果和蔬菜。”

江水挠挠头,“你是大夫,我听你的。”

“孺子可教!”肖瑶笑着说,“还有,就是皮肤保养方面,要注意保持面部清洁,洗脸时用温水去油,舒张毛孔。注意合理休息,保持良好心情。现在你不是不用上战场了吗?正好可以趁着这一段时间,好好养养。以后找个俊俏小娘子!”

“唉,好嘞!”江水高兴地一甩鞭子,马儿得得得地跑了起来。

春风扑面,肖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嗯,好舒爽啊!

明城。赵明义家。

一阵朗朗的读书声传来,坐在门口的轩辕煜朝着书房放下瞥了一眼,鄙夷地“切”了一声,“那个肖靖,都一把年纪了,念书才念到这里,真够笨的!”

身边站着的安子忙上前,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开始拍马屁,“那是,那小子哪能和六爷您老比?不过就是认识几个字儿,以后不当睁眼瞎罢了。”

轩辕煜气呼呼地从椅子上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可是,那小子竟然让我喊他师兄呢!”

安子眉头一皱,“呃,这事儿……”

抬头看轩辕煜一脸不高兴,安子点点头,“也是!那小子太猖狂了,不就是比您早入门那么一两天嘛,怎么能这样呢?真是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六爷,您别急,等哪天夫子不在家,我偷偷地打他一顿,给您出出气,您看怎么样?”

陈强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上前就给安子脑袋上敲了一记,“安子,你这个臭小子,又出馊主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