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59章 霸道表白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53 2016-01-11 20:14:37

  孩子父亲问:“什么时候能见轻呢?孩子祖母都担心得生病了。”

肖瑶淡笑,“明天热度必然大减,诸症即可见愈。”

孩子父亲大喜,“真的?明天就可大好了?”

“彻底痊愈还要几天。”肖瑶点点头,“春暖时气流行,邻居街坊的孩子多有发生此病的,你家孩子的病是被别的孩子传染的吧?”

“真神了!”孩子父亲一拍大腿,“我们那一片好几个孩子得的呢,我家孩子病重些。这个方子其他孩子能喝吗?”

“不能。中医讲究辩证施治。”肖瑶看着孩子父亲有些失望,想起一事,转头问不远处的高掌柜,“高掌柜,安宫牛黄丸做出来了吗?”

“明天就有了。”高掌柜急急忙忙走过来,“今天要用吗?”

“不用也可。”肖瑶转头对孩子父亲说:“这个方子先抓两服药,明日安宫牛黄丸出来了。可买一丸,早晚给孩子服半丸,孩子就彻底好了。至于其他的孩子,你可以告诉他们,症状不重的直接服用安宫牛黄丸,不用喝苦苦的汤药,很快就痊愈啦。”

高掌柜点点头,“丸药明天就制好了。”

孩子父亲抱着孩子千恩万谢地走了。

正要喊第二个,听得身后脚步声响,肖瑶转头一看,轩辕离领着陈大夫、李大夫、江水等三个侍卫,浩浩荡荡地又来了!

“唉。头疼。”肖瑶微微皱眉,暗暗叹了口气,今天耳根又不得清净了。

看着肖瑶明显一副不欢迎的样子,轩辕离突然心中发闷,“这个死丫头,这么不喜欢看见自己?”

肖瑶淡淡地说了一声,“轩辕离,你来了。”

众人愣怔,肖瑶这孩子的胆子越来越大了。以前还叫声将军,好嘛,现在开始直呼其名了。

轩辕离也一愣,不过瞬间就恢复了神智,冷冷地应了一声:“嗯。”

肖瑶大眼睛一眨一眨,从口罩上方仔细观察着轩辕离的气色,随口问道:“今天感觉怎么样?”

“很好。”轩辕离淡淡地回答。

说完这句话,刚才还发闷的胸口突然就舒服多了。

“去内室我给你针灸吧。”肖瑶站起来,主动说道,“将军事多,我这里不会耽误。”

不信他会在这里再坐上一天,早点儿针灸完毕,他就可以早点儿走开!哈哈!

轩辕离磨牙,一甩手,抬步往内室走去。到了屋里,江水伺候着脱了衣服,露出精壮的后背。

肖瑶进屋,目不斜视,掏出针包,循着穴位,很快就用针完毕。

肖瑶松了一口气,“你的病已经彻底好了,以后注意修养。治疗可以停了。”

“嗯。”轩辕离淡淡地回道。

“我六弟后天就到了。”轩辕离起身穿上衣服,喊住正要出去的肖瑶,“会住在赵夫子家。”

肖瑶转身,看着轩辕离,疑惑道:“你的意思是?”

轩辕离英挺的眉微挑,“我的意思是你要到赵夫子家为我六弟治病,江水专管接送。”

无辜也中枪的江水童鞋一听这话,瞬间眉头就皱成了川字,在心中哀嚎:“为什么他们都跟您回军营,让我给小丫头当车夫啊啊啊,我可是征北大将军的第二侍卫啊啊啊……”

肖瑶点点头,“好。”

说完,肖瑶转身就要走,外面还有几十号病人等着呢。

“你等一下,我还没说完呢。”轩辕离有些哭笑不得,这丫头也太着急了些,“工部司掌建造的工匠明日也到了,你带走吧。”

轩辕离身后的江水差一点笑出声来,“哈哈,曹制这个堂堂五品州官,也成了帮农户盖房的工匠啦!呼……心里舒服多了!”

“工部?司掌建造的工匠?”肖瑶一脸迷茫,突然心灵福至,“哦,你帮忙找的能工巧匠,帮我们家盖房子的,是这个意思吗?谢谢你哦轩辕离!”

轩辕离一头黑线,看着肖瑶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暗暗磨牙。

脸都让你丢尽了,能别说的那么大声吗?

陈大夫和李大夫低头忍笑。

哎呀呀,大将军挺会来事儿的嘛!在这丫头面前,堂堂二皇子、征北大将军还真放得下身段!

众人出了内室,一眼看到正等着的第二个病人,嘿,这不是那个被赶走两次的假病号吗?怎么还敢来?

肖瑶哭笑不得,坐在年轻男人对面,“又怎么啦?”

那男人眼神呆滞,语气却十分强硬,恶狠狠地说:“我吃了你两次药,现在眼睛瞎啦!”

轩辕离皱起了眉头,看着那假病号,眼神如刀子一般。

肖瑶站起身来,对着高掌柜招手,低声说了一句,高掌柜一脸诧异地出去了。

肖瑶对那假病号说:“你过来大门口。”

“我看不见路!”假病号一副气愤填膺地样子。

轩辕离示意江月,江月上前,拉住假病号来到松鹤堂大门口。众人都跟在身后,看看肖瑶这次准备怎么处置这个家伙。

肖瑶指着外面排队的病人们还有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问那年轻男人道:“看见他们了吗?”

“看不见!”那男人理直气壮地吼。

正在这时,江水走过来,悄悄塞给肖瑶一个东西。

肖瑶抬手将手中的东西交到假病号的手中,“抱歉,你的瞎眼我治不好,这是退给你的三两银子!”

年轻男人心中狂喜,终于成了!

忍不住低头一看,然后就气愤地大叫起来:“这明明是块石头!”

肖瑶立即大声说:“恭喜你,你的眼睛治好了,请付一两银子!”

年轻男人目瞪口呆!

众人一静之后,哄堂大笑!

年轻男人反应过来,正要溜走,江月上前一把揪住。

高掌柜怒气冲冲,上前一步,喝问:“说,三番五次过来捣乱,到底谁派你来的!是不是想砸我们的招牌!”

“没有人派我,”年轻男人脸上满是惊慌,两手乱摇,“我就是想骗那二两银子。”

轩辕离一使眼色,江月大手一拧,“咔嚓”一声,那男人就杀猪般的嚎叫起来:“我的手啊……”

江月掏出匕首,放在男人脖子上,冷笑:“再不说实话,就宰了你!”

“我说,我说,是回春堂的钱大夫派我来的……”

听到这里,外面众人一下子就乱了,“哄”地一声议论声四起:“回春堂怎么能这么干呢!”

“没听说嘛,同行是冤家啊!”

“原来是个假病人,来砸人家牌子的!”

“我认得这个人,不就是胡同口的赖子吗?天天不干正事儿!”

“在神医面前装病,那真是班门弄斧!”

“多亏人家神医聪明!”

“哎呀,神医真的是个小姑娘啊!”

轩辕离背着手,英挺的身子上前一步,鹰眸微微眯起,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年轻男人,声音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回去告诉回春堂的钱大夫,以后再敢找她的麻烦,下场必如此手!”

轩辕离说完,江月手起刀落!

只听得“咔嚓”一声,那赖子的右手“啪嗒”一下掉到地上,血如泉涌!

那男人“嗷……”地一声惨叫,发狂一般地飞奔而去,只留下一只右手血淋淋地躺在尘土之中,五指犹在微微颤抖!

门内门外,众人死一般地沉寂!

人群中的吴娇两手颤抖,紧紧地抓住丫鬟莲儿的胳膊,眼睛死死地盯着轩辕离,大张着嘴,呆了!

这样的男人!啊!只有这样的男人才配得上自己这个知府千金!

自己想嫁的正是这样的男人啊!

英俊、年轻、霸道、有魄力,看衣着、打扮,还有身边的仆从、侍卫,必是大富大贵之家的公子少爷!他是谁?他是谁?

莲儿被抓的呲牙咧嘴,“小姐!小姐!”

吴娇充耳未闻,只死死地盯着轩辕离。

众人正在愣怔,一只黄狗吸着鼻子挤进人群,叼着那断手就啃起来!

人群中有人“呕”地一声呕吐起来,有些胆小的人远远躲开,唯恐惹祸上身。

高掌柜黑着脸,冲着众人挥手,“病患排队,其他人都散了吧。”

众人哪里舍得走,这样的热闹轻易可看不着。

高掌柜走过来,对肖瑶说:“进去吧。”

轩辕离闻声看过来,见肖瑶一脸震惊,并无害怕、恼怒之色,微微放了心,暗道:“嗯,很好,胆子够大。”

肖瑶转身,一声不吭地进了大堂。来到内堂,坐下,看着随后跟进来的轩辕离,摘下口罩,小脸紧绷,杏眼发寒,冷声道:“我是个大夫。”

“那又怎么了?”

轩辕离好整以暇地坐到了肖瑶对面的椅子上,端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

这丫头,是要兴师问罪吗?

“怎么了?”肖瑶一脸冰霜,突然提高了声音,“大夫以救死扶伤为己任!你却在我面前砍断了人家的手!”

“是我砍的!不管将军的事!”江月童鞋上前一步,挺着胸脯,大义凛然地站在肖瑶面前,一副任杀任刮的英雄形象。

江水黑线,江月这个笨蛋!

伸手一拉,江月又站到了轩辕离身后,瞪着江水,一脸不满。

陈医官、李大夫等人都默然,静悄悄地喝茶。

两人真闹起来了,这些人哪敢插嘴。

高掌柜急得直搓手,“要是少东家在就好了,偏偏又被将军派出去了。唉,这两个冤家!”

肖瑶看也没看众人一眼,大大的杏眼直直地盯着轩辕离,“回春堂的钱大夫不足为虑,那假病人也不过是跳梁小丑,虽有错,却不至于落下终身残疾!”

轩辕离从未被人这样当众说过重话,更何况在自己的下属面前,一时又羞又恼!英挺的眉死死皱起,薄唇紧紧地抿着。

不知好歹的死丫头,我这是为谁?

“你在怪我?”轩辕离鹰眸微微眯起,声音不高,却夹杂着一丝怒气。

“是!”肖瑶冷着脸,“轩辕离,你不过是我的病人,无权过问我的私事。”

“无权?”轩辕离突然觉得心被刀子捅了,撕心裂肺地疼!

肖瑶,你第一面就看光了我的身子,你早就是我的人了!

轩辕离“腾”地站了起来,冲口而出,“我是你男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