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57章 一对财迷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85 2016-01-09 20:08:28

  看着赖子二人走了,钱大夫的徒弟上前,“师父,怎么办?连着两天咱们这里门可罗雀,再这样下去,我们岂不是要喝西北风了!”

“不会!”钱有成胸有成竹地说:“她不就挂牌三天吗?三天后,明城还是我回春堂的天下。再说,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哪能天天在医馆坐诊。更何况,松鹤堂只是卖药的,论治病他们跟我差得远呢。”

“师父,”那徒弟突然想起一事,“知府家的小姐好久没来买药了,算算日子,您给她开的药该吃完了。难道吴小姐也去松鹤堂找神医看病去了?”

“什么?她胆敢拉走我的老熟客,我不会让她好过的!”

松鹤堂。

江月进屋,悄悄在轩辕离耳边说了几句,轩辕离皱起了眉头。

终于送走了最后一个病患,肖瑶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哦,上午的终于诊完了!下午接着来。”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站了起来。

陈医官和李大夫两人却头碰着头,意犹未尽地讨论着。

这两个医痴!

看着两个人的脑袋,陈医官的头发全白,李大夫的头发花白,肖瑶心中一动,问道:“李大夫,贵庚?”

李大夫抬头,“四十有三。”

“白发颇多。”

“这几年战事频仍,伤患众多,我愁得头发都白喽!”说着,李大夫眼睛一亮,“可有白发变黑之法?”

“解心结是第一要方!忧思过度,什么药也不管用。”肖瑶说:“不过,七宝美髯丹你可以吃上一段。必有好处的。”

“我听肖瑶的。”李大夫说完,看着陈医官,“陈老,你也吃吃看?”

“嗯,陈前辈年纪稍大,效果会差些。我来写方子。”

陈医官颇有兴致地问道:“七宝美髯丹?哪七宝?”

“七宝,指方中用七味药物,何首乌、白茯苓、怀牛膝、当归、枸杞子、菟丝子、补骨脂。因为它们能益肝补肾,功宏如宝,所以合称七宝。”

“白公子,”肖瑶写完递给白纤尘,“这个方子可加工丸药在堂中售卖。”说着,肖瑶看向高掌柜,“这个药疗效极好。不过就是炮制药材、加工丸药太麻烦。”

陈医官兴致盎然,“说说看。”

药制出来,自己可以试试。再说,皇上的头发也早就花白了,要是好用,就太好了!

“赤白何首乌各一斤,用米泔水浸三四日,去皮切片,用黑豆两升同蒸,至豆熟,取出去豆,晒干;换豆再蒸,如此九次,最后晒干,成为九制何首乌;再取茯苓一斤,去皮,研末,用人乳拌匀晒干,成为乳制茯苓;牛膝半斤,用酒浸泡一天,和何首乌一起从第七次蒸至第九次,然后晒干;当归和枸杞子各半斤,用酒浸泡后晒干;菟丝子半斤,用酒浸泡到生芽,然后研烂晒干;补骨脂二两半,和黑芝麻一起拌炒,以上所有药一起捣成细末,做成龙眼大小的蜜丸,每天空腹时嚼服一丸或二三丸,用温酒、米汤、白汤或盐汤送下都可以。”

李大夫惊呼,“嚯,真够麻烦的!”

陈医官点点头,“是啊,听着都晕了!”

高掌柜连连摆手,“没事儿,咱们就是干这个的。大不了,价钱定高些!”

“别呀!”李大夫急了,“第一批我和陈老都包了,你把价钱定低些!”

众人都笑起来。

“算我的人情,”轩辕离对白纤尘说:“第一批就送了他们吧。”

“凭啥呀?”白纤尘不干了,“从小到大,你阴了我多少好药材了!”

“江水,给白少主结账。”轩辕离面无表情,转头吩咐江月,“飞鸽传讯户部,西北大军供药之事,白家不用了,换京城曹家药坊吧。”

“别呀,”这次换白纤尘急了,“祖宗,我知道了,我不要了,我不要了还不成吗?”

众人看着白纤尘急吼吼的样子,都“呵呵呵”地笑出声来。

肖瑶笑着问:“我这儿呢?”

“分成按上次契约。”白纤尘说完,挑眉,“要不要也预付三百两?”

这丫头可不是个愿意吃亏的主儿!

“也好。”肖瑶点头。只有傻瓜卖家才会拒绝预付嘞!

果然!众人又都笑起来。

白纤尘看看轩辕离,看看肖瑶,眯起眼,咬牙切齿,“哼!一对财迷!”

闻言,肖瑶和轩辕离互相看了一眼,眼神相交不过刹那,各自转过头去。

白纤尘意识到自己的口误,掩饰性地咳嗽了一声,“肖瑶,这三天的诊费和红利,一并给你四百两!怎么样?”

“算你有良心!”肖瑶揶揄道:“松鹤堂这两天没少赚吧?”

“托你的福啊!”

看着二人谈笑风生,轩辕离翻了个白眼,眼刀子嗖嗖地朝着白纤尘扔过去,“臭小子,快走!”

白纤尘心情好,也不跟轩辕离计较,笑嘻嘻地说:“走走走,今天去第一楼大吃一顿!”

同事聚餐的赶脚啊!

肖瑶却遗憾了,“我要去找我娘还有弟弟他们,就不去了。”

等肖瑶赶到那家包子铺,肖靖都等得不耐烦了,“姐姐,你再不来,我就要去找你了!”

“哈,饿了吧?快要包子!”肖瑶笑呵呵地摸了一下肖靖的脑袋,肖靖不依,去打肖瑶的胳膊,两个人嬉闹起来。

“阿瑶,听说松鹤堂来了个神医?还是个小姑娘,”赵秀丽疑惑地问道:“不会是你吧?”

“不是我,是京城来的御医,姓陈!”肖瑶笑,“我在旁边打下手,跟着他们学学。我学得可快了,陈医官都夸我了呢!”

“好好跟着人家学,”赵秀丽说,“以后家里有个小毛小病的,也不用担心了。”

肖瑶汗!在娘眼里,自己就只能看小毛小病!

三人边吃包子边聊。

“娘,你们都买了些什么?”

“姐,我们买的可多了,”肖靖得意洋洋,一边数着手指头,一边说:“娘给我买了衣服、被面、床单,鞋子,文房四宝。给夫子买了一匹帛、两斗酒、五块肉干,四包点心。还给家里买了好几十斤米、面、肉、菜呢。”

赵秀丽笑着说:“都让人送到松鹤堂了,你没见到啊?”

“哦,忙得没顾上看。”

“下午再去给你和你爹买些衣服、鞋子,等地基开挖娘就没时间来了。”说着,赵秀丽有些抱歉,“今天中午,都是你秀娥婶子做饭招待劳力呢,真怕她忙不过来。”

盖房,在农村可是百年大事,任何事都马虎不得。这也是肖瑶只坐诊三天的原因。

赵秀丽猛地想起一件事,“对了,阿瑶,夫子的束脩,我们一年给多少?”

“这个,我也说不好。”肖瑶挠头,“大伯他们一年收多少?”

“农村的事哪有个准儿啊?”赵秀丽说:“没钱的拿几斤粮食也顶了。和人家不能比。”

“阿靖这夫子以前当过御史呢,又是探花老爷,使过大钱的,你爹说给少了对人家不敬,让你问一下那将军的意思。”

“也是。”肖瑶点头,“人是他找的。等我问问他吧。”

一想到轩辕离那张冰山脸,肖瑶就牙疼,那娃就会耍酷,会不会管这些小事儿啊?

三人吃了饭,歇了一会儿,到成衣铺给肖瑶买了两套春装。

肖靖娘俩想给肖文买衣服还有别的东西,继续逛,肖瑶则一个人抱着自己的新衣服回来了,早点儿看完病人就可以早点儿回家了呀。

“咦,你们早回来了?”

一进内堂,就看见轩辕离等人正坐着喝茶。

“是啊。回来了。”白纤尘放下茶杯,笑着对肖瑶说:“中午吃什么好吃的了?”

“肉包子。”肖瑶无奈地说:“我弟弟最爱吃。”

“哦,对了,”肖瑶看着轩辕离,问道:“将军,赵夫子的束脩一年给多少合适呢?”

“束脩?”轩辕离一愣,“你不用交了。”

“那怎么好意思。”

轩辕离眼睛一闪,淡淡地说:“从我六弟的诊费里扣好了。”

“那感情好,真盼着你那六弟早点儿到啊!”肖瑶乐了,“以后所有费用都从他那里出。”

呵呵,小六子牌提款机!

轩辕离一头黑线,这丫头,怎么越来越蹬鼻子上脸了!

轩辕离转头,就看到白纤尘一脸笑,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肖瑶。

“白纤尘,”某人冷冰冰地声音传来:“大军伤药你准备齐全了?”

“哦,差不多了。”白纤尘收回视线,诧异轩辕离怎么突然提出这个事儿来。

“差不多?差多少?还不赶紧去准备!”

轩辕离放下手中的茶杯,对陈医官和李大夫说,“你们留下学着点儿。我们走。”说完,起身冷着脸走了江水三人乖乖跟上。

白纤尘挠挠头,这是闹哪门子?

陈医官和李大夫相互看看,无奈地笑笑。

有情而不自知,果然还是年轻!

两人再看肖瑶,眼神都变了。

这小姑娘,前途不可限量啊,且拭目以待吧!

下午的诊治相当顺利,都不是什么难搞的病。太阳还很高呢,肖瑶就结束了诊治,跟赵秀丽、肖靖一齐回到胡家庄。

卸下满车的东西,肖瑶、肖靖就和赵铁柱一齐到宅基地里去了。远远的就看见十几个壮劳力正在清理地上的杂草、乱石等物。

像这种闲置多年的荒地,好好整治一下可是不大容易。

肖瑶三人跑到地方的时候,他们已经挖出了大量的土壤,赵德胜正领着人验土。

古人为慎重起见,在打造地基之前对地形、地质进行考察,并发明了“相土”“验土”等科学方法。

内涵就是考察土壤的密实性和坚固性,以此来推断地基渗水的优劣性和承载能力的大小。

干草的芬芳加上泥土的腥气,迎面扑来,肖瑶深深地吸了一口,望着干得热火朝天的众人,心中蓬勃着跳跃的冲动!

这么大一片土地,就是自己未来的家,有慈爱的父母,可爱的弟弟,相亲相爱的一家人,感觉真好啊!

“啊……我来了……”肖瑶抬起头,冲着蓝蓝的天空大吼了一声!

“阿瑶!阿靖!铁柱,过来呀!”肖文看见了,冲着他们高喊,三个人飞一般地跑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