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55章 惩治极品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96 2016-01-07 20:19:18

  “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了。”陈贵妃看着小孩子垂头丧气的,也有些难受,红着眼睛,赶紧转移话题,说:“你回去让人收拾收拾,我让陈嬷嬷去招呼着采买些。皇上,要不要钦天监择个吉日再出发?”

皇子出行,可不是小事。更何况这个皇子身体不好,又是个孩子。

“收拾什么?你没看离儿信里怎么说的?让江山骑马带他走。”轩辕宗不耐烦地说:“带那些劳什子东西,车马队伍,几个月能走到明城?离儿能一直在明城等着煜儿?派个随身小太监伺候起居,两个侍卫护着周全,悄悄地起身吧。”

“是。”陈贵妃无奈点头。

轩辕煜抬头,“我就带安子和陈强、陈壮。”

轩辕宗点头,“准了!越快越好!”

“是!”陈贵妃低声应道。

看父子俩告辞走了,陈贵妃突然红了眼睛。

其实自己也知道,阵仗大了,对皇子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儿。扮作普通人,反而更安全些。

陈嬷嬷上前安慰:“娘娘,二爷这么安排,皇上也这么说,六爷也喜欢。您就放心吧。”

明城松鹤堂。

“少东家,”高掌柜一脸喜气,一大早就来后院给白纤尘报喜,“诊费加药费,昨日我们药堂净赚七十五两银子啊!多亏了肖瑶那丫头。”

白纤尘乐呵呵地翻看着账本,笑着说:“那丫头果然能干,一天十两银子她还真没多要。”

“是啊。要是能长期坐诊就好了。”高掌柜有些遗憾。怎么就只定了三天呢。

“一个女孩子,天天抛头露面的也不好。”白纤尘倒是十分理解,摇摇头,“可以跟她商量一下,每个月出诊三天嘛。”

高掌柜眼睛一亮:“对啊!”

“今天病人多吗?”

“刚才我看了一眼,药堂外排队的只怕已经有几十个了。”

“一天最多五十人。”白纤尘皱眉,“你把告示写出去。太多了,把丫头累坏了,也不行啊。针灸什么的,安排咱们坐堂大夫去。三天后,给她结一百两银子吧,她们家正是用钱的时候。”

“对,稳住了人,以后要赚多少钱都有。”高掌柜笑呵呵地说:“还是少东家英明。”

胡家庄。

肖文一家和赵明亮一家正在高高兴兴地吃早饭,对着门口的赵明亮突然说:“肖文,你大姐来了。”

赵秀丽和肖文的手都是一顿,相互看了一眼,脸色暗淡下来。

肖瑶背对着房门,看见父母的表情,心中一沉。

老肖家又来找茬的了?

“大姐。”肖文和赵秀丽放下手中的碗筷,站起身来。

“哎呀,你们吃、你们吃。”一个高门大嗓的女声传过来。

“进来坐吧。”孙秀娥虽然不待见老肖家的人,到底是女主人,只好招呼肖玉。

赵秀丽推着肖瑶和肖靖,“阿瑶,阿靖,叫大姑。”

“大姑好!”

肖瑶起身,转过头看,就见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正站在门口,浅蓝棉衣,黑色绣花布鞋,很干净,也没有补丁。脸色黧黑,五官和父亲肖文长得有些像。必是姑姑肖玉了。还有一个文弱的青年,竟是肖竣。

肖玉身边站着两个长相、穿戴都一模一样的十六七岁的女孩子,一看就是标准的双胞胎。必是姑姑的女儿了。

两人都是农家女的打扮,浓眉大眼、肤色白皙,嘴唇略厚,算不上漂亮,长相普通,而且和肖玉长得一点儿也不像。

“这是张美和张丽吧。哎呀,两年不见,都长成大姑娘了。”赵秀丽笑呵呵地上前,拉住张美和张丽,夸赞。

“二舅,二舅妈。”张美和张丽笑笑,开口喊人。

肖瑶秀眉一挑,俩人笑得很勉强啊。

孙秀娥领着众人来到堂屋,众人落座。

肖玉抚了一把梳得一丝不乱的头发,咳了一声,一脸愁容地对肖文说:“前几天就听说爹病了,家里忙,昨儿才过来。谁知道肖英和肖达也伤了。听说是那些个挨千刀的盗匪干的,真是该死!”

话里话外的骂人!

赵秀丽冷冷地说:“大姐,你别听那些混蛋胡说,他们的伤是知府老爷派人打的。”

“那是他们活该!”肖靖气呼呼地说。一想起自己父亲和舅舅们被打得满身血污,肖靖就气得哆嗦。

“胡说!”肖竣立即驳斥。

“你这孩子!”肖玉的脸再也绷不住了,气呼呼地呵斥道:“肖文,你也不管管,听听阿靖都说的什么?有这样说自己伯父叔叔活该的?”

“说的实话!”肖文脸色也不好看,“大哥和三弟有错在先,挨板子也是他们自找的。”

“你!肖文,你看看你现在成什么了?”肖瑶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直着嗓子喊起来:“忤逆父母、欺负兄弟!你也是有儿子的,以后就让阿靖学你这个好榜样吧!”

“大姑,”一直未说话的肖瑶不干了,站起身来,仰着小脸,眼睛睁得大大的,语气很强硬,“你一来就说你那两个兄弟的伤,我爹也是你兄弟,你怎么不问问你这个兄弟为什么住在别人家?”

肖竣立即一瞪眼,“阿瑶你给我闭嘴!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

“你!”肖玉一下子张口结舌,等反应过来,指着肖瑶骂道:“阿瑶你个死丫头,也忤逆长辈是不是!再说,你个快出嫁的闺女,不要管娘家的事!”

说什么?快出嫁的闺女?

“屁话!”肖瑶恼了,用手一指肖玉,“出嫁二十年的闺女,更没有资格管娘家的事!”

“你敢说我娘没资格管?”张美一下子站了起来,怒气冲冲地对着肖瑶大吼,“是姥姥、姥爷派人请我娘来的!谁稀罕管你家的破事儿!”

张丽撇撇嘴,“就是,谁稀罕管你家的破事儿!”

肖靖立即回嘴,“你家才是破事儿!”

孙秀娥冷冷地看着肖玉,说:“在我家吵架的人,我可要拿笤帚赶了!”

肖文拉着肖玉往门外推,“大姐,你走吧。我们家的事儿你不用管,你也管不了。”

“我们和他们家有什么事儿?要说有事儿,老肖家还欠我们四两银子呢!”

肖瑶追出来,看着肖玉、肖靖和张美、张丽,“我们和那边已经断绝关系了,村里出了文书,这事儿你们不会不知道吧?”

“对了,这事儿都是你这个死丫头搞出来的!”肖玉突然抬手就打肖瑶,“今天我就教训一下你这个目无尊长的贱婢!”

“大姐!”眼看巴掌就要落到肖瑶脸上,肖文猛地一推肖玉,“住手!”

肖玉做梦也没有想到,一直听话孝顺的二弟会这样对自己!

“噗通”一声,肖玉一屁股坐到地上,哭嚎起来:“肖文,你连你亲大姐都敢打了……哪天还不得杀爹杀娘啊……”

和肖老太如出一辙,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

肖玉的声音引来不少邻居,大家刚吃了早饭,都聚拢来,看着肖玉坐在地上,众人看着肖文一家,议论纷纷。

“刚安静两天,出了门子的大姐又来闹,真是糟心啊!”

“说的是啊,赵秀丽两口子也可怜。骂又骂不得,打又打不得。”

“出嫁多少年了,回娘家不劝兄弟和睦,竟是来找茬的!”

“就是,仗着姑奶奶的架子,我最讨厌这人。”

“清官难断家务事,到底谁对谁错不好说啊。”

“咦,你们看,那边有马车来了。又来接肖瑶那丫头的!”

“唉,你们说,阿瑶那丫头天天去郡城里干什么呢?”

“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家里一下子买了十几亩地,该不是去干那个……”

“呸呸呸,赵三花,要死了,这么小的孩子,亏你想得出来……”

肖瑶猛地转头,怒视着人群中的恶毒女人,喝道:“赵三花,信不信我打掉你的牙!”

赵三花吓得缩了缩脖子,撅着嘴不吭声了。

肖瑶鄙夷地看着坐在地上、撒泼打滚的肖玉,“再敢污言秽语,信不信我去报官抓你?你的屁股上也想挨板子了是吧?能打肖英、肖达,就能打你!”

肖玉的哭声更大了,“阿瑶,你个挨千刀的,忤逆犯上,不得好死啊……”

肖瑶上前,抬手,“啪”地一个耳光扇在肖玉脸上,“娘,不用理她,我们走。”肖瑶拉住赵秀丽和肖靖,“让这个疯狗在这里叫吧,自有爹对付她!”

肖玉更是疯了一般就要打肖瑶,张美、张丽也要扑上去,却被众人拉住。

看着一院子乱糟糟的,赵秀丽为难地看着肖文。

“马车来了,”肖文看也不看一脸眼泪鼻涕的肖玉,对赵秀丽说:“你们只管去吧,给阿靖多买些衣服,以后也不能天天回来。礼物什么的要多买些,夫子的礼咱可不能马虎了。”

三人正要上车,肖文又想起一件事,“对了,晚上回来多带些米面肉菜来。等会儿德胜叔来了,商量一下,找找人,明天就开始挖地基了。”

“我知道。”赵秀丽答应着,肖瑶扶着,三人都上了松鹤堂的马车,在肖玉的哭嚎声中渐渐远去了。

孙秀娥扶起肖玉,嘲讽地说:“好了,起来吧。正主儿都走了,你再嚎也没什么意思。”

“谁说的?肖文不是在这里吗?”肖玉顺坡下驴,起了身,朝着肖文吼道:“肖文,你给我过来!”

“大姐,这是别人家,你少嚷嚷。我和你也没什么好说的。”肖文一脸冷淡,“我和爹娘断绝关系,心里无愧。你愿意和我走动,我自然欢迎。要是像这样来找茬,不要指望我有好脸色给你。还有,以后再敢骂阿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说完,转身进屋,把个肖玉四人扔到了院子里,众人看好戏一般地围着肖玉。

张美和张丽两个人又羞又恼地拉拉肖玉的衣角,肖玉意犹未尽地骂着、哭着走了。

肖竣恶狠狠地瞪了房子一眼,也跟在后边,气呼呼地走了。

松鹤堂。

“肖瑶来了。”高掌柜迎上来,笑呵呵地跟肖瑶招呼着。

“不好意思,今天来晚了。”肖瑶有些抱歉,在家里被肖玉闹了半天,有些晚了,看着松鹤堂外等着的病人,肖瑶有些过意不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