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50章 将军驾临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45 2016-01-02 20:01:12

  嘿,老头挺博学。肖瑶不相信这里会有这些手术用具。

“您老见过?”

“没见过,听传说、听传说。”

陈医官和李大夫两人着迷地看着一张张草图上的手术刀、手术剪、手术镊、血管钳、组织钳、巾钳、环钳、肠钳、牵开器、探针、刮匙、持针器等等,有些晕。

“将军,你看看这些。”陈医官两手有些哆嗦,太激动了。

轩辕离接过,看了个遍,抬头扫了肖瑶一眼,“果然是开膛破肚的好东西啊!”

“开膛破肚?你说的也没错。”肖瑶笑呵呵地点头,好小子,很聪明嘛。

“将军能帮忙不?要好钢,最好是不生锈的。费用嘛,就从你老弟的诊费里扣好了,呵呵。”

轩辕离挑眉,不生锈的好钢?工部军械司的制造库不知道行不行?

“何时要?”

“越快越好!”肖瑶笑着看向陈医官:“一定要严格按照我标的尺寸打造。最好打两套,我回赠给陈前辈一套!”

“哦,那可太好了!”陈医官喜上眉梢,兴奋地直搓手,“到时候倒要跟肖姑娘好好学学。”

“不客气。”肖瑶摇头,“只要胆大心细,我很乐意教。只怕到时候看见血,您老受不了!”

老陈胸脯拍得啪啪响,“不会,你放心好了。”

“我也不怕!”李大夫上前一步,“战场上尸山血海,我见多了。有机会肖姑娘可一定要让我见识见识。”

“行,没问题。”肖瑶点点头。外科手术不是主刀医生一个人的事儿,有几个帮手是非常重要的。这两个有深厚的中医基础,培养出来要容易得多,不过就是年龄大了些,要是有几个年轻的就好了。嗯,看来,要招几个学生啦!

想到学生,肖瑶突然想起一件事来,“高掌柜,郡城里有没有德高望重的教书先生?我弟弟您也见过了,明年就下场童生试了呢。”

高掌柜问道:“你想让他在明城拜师?”

这个年代,在城里上学的农家子弟凤毛麟角,这个丫头倒是挺有想法的。

轩辕离眼睛闪了闪,她弟弟,不就是那个不让这丫头给自己针灸的臭小子?!

肖瑶小脑袋点着,“是啊,只要有好的先生,人家愿意收,我们家是这样打算的!”

“我仔细打听一下,尽快给你回个话。”

“嗳,谢谢高掌柜,我弟弟这事儿就麻烦您了。”

高掌柜连连摆手,“不客气、不客气。”

正说着,赵德胜喜滋滋地回来了。

肖瑶一看赵德胜的满脸笑容,就知道事情有谱!

果然,赵德胜几步来到肖瑶面前,高兴地说:“阿瑶,事情办成了!”

“真的?”肖瑶兴奋地迎上前去,一把抓住赵德胜的胳膊。

轩辕离的眉头微微皱起,这男人是谁啊?

“找到工匠师傅了?他们说能干吗?”

“我找了一个以前合作过的匠师,他看了图激动得不得了!连说盖了一辈子,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房子!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连工钱多少都没问!还说随时可以开工!到时候我就给他打下手!”

“那感情好!”肖瑶高兴地差一点跳起来,两手一拍,笑呵呵地说:“哎呀,终于有大院子住了!”

“不过,就是那些火墙什么的,有些麻烦,他去找懂行的师傅了。”

“不急,地基还没打呢,总能找到的。”

“咳咳!”轩辕离被忽略很久了,不高兴地咳嗽起来,嘀咕道:“什么好房子?激动成这样。”

声音不大,赵德胜却听见了。

赵德胜看着轩辕离,笑呵呵地说:“四合院!年轻人,没听说过吧?盖好了,只怕是咱南丰国头一份!”

赵德胜边说边掏出四合院的草图,递给轩辕离,得意洋洋的,“看看吧,我可不是胡吹大气!”

众人围上来。

图是用炭笔画的,东西南北四面房舍巍然,四方相合,共同围成了一个四四方方的院子;前后三进,正房厢房高大、走廊隔墙俨然;院子大门旁开,角门后置;布局工整,风水相宜,设计十分巧妙,可谓独具匠心!

众人赞叹,果然没有见过这样的院子!四合院,名字真是太贴合了!

“这纸上画的院子,竟比皇宫的设计还要精巧些!不过是占地不大,也没有那么多房舍罢了!”轩辕离心中暗忖,同时斜睨了肖瑶一眼,嘀咕,“不会是这丫头的手笔吧?”

“正是区区下子小女子我画的!怎么样?还入得将军法眼吧?”肖瑶看向轩辕离,笑眯眯地说:“哦,对了,将军的病没什么,可以回去休息了。”

肖瑶说着,从轩辕离手中抽走图纸,看着众人道:“各位再见。”

说完,拉住赵德胜就往外走,“德胜外公,我们先去逛街买东西,下午再回家看看我爹买地的事情怎么样了。”

哦,是本家外公啊。看着肖瑶的背影,轩辕离松了眉头,沉声吩咐道:“笔墨伺候。”

江山和江水急忙准备笔墨纸砚,轩辕离凝眉,思索了一会儿方才下笔。

众人不敢窥伺,散开了。

江山、江水远远站着,高掌柜自去忙碌店中事,陈医官和李大夫兴致勃勃地低头研究手术刀草图。

写毕,轩辕离道:“把那草图拿过来。”

陈医官递过来,轩辕离对江山说:“封进这信里。把信送到工部去,交给制造库!”

说完,又详细地写了两封信。写毕盖印封好,交给江山,“这封交给匠作司曹制,这封送明霞宫交给贵妃。你即刻回京。”

“是!”江山答应一声,转身就往外走。

“陈大夫,”轩辕离捏捏眉头,苍白的脸上略显疲惫,“三年前告病还乡的御史赵明义你可还记得?老家可是这明城的?”

“哦,老朽记得,赵明义老家好像就是明城郡的。赵御史有消渴症,我给他瞧过不少次,还乡前我还给他开了个药方,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轩辕离点头,道:“回衙门查一下赵御史家的地址,我去拜访一下。”

众人不解,也不敢问,一行人上了马车,离了松鹤堂,回到衙门。

轩辕离回了內衙,传令吴新勇拜见,一问因病致休的赵明义御史,吴新勇脱口就说出了老赵家的地址,原来就在这明城的青龙大街上,离知府衙门近的很。

治下有个曾经的上官,吴新勇能不知道?逢年过节的都去拜望,对自己的仕途总没有坏处!说起来,这吴新勇还是非常会来事儿的。

“将军,要不要下官带路?”吴新勇殷勤地问道。

轩辕离面无表情,摇头,“不用。”

吴新勇闹了个没趣,关心地问了几句轩辕离的身体,讪笑着出了院子。

吃了午饭,吩咐江水赶车,带着吴医官和江月、江畔两个侍卫,轩辕离一行人到了青龙大街。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人来人往,好一番热闹景象。

赵明义的家在青龙大街主干道的一条胡同里,闹中取静,倒也不错。

江月上前拍门,一个老仆很快开了门,看见门外马车和器宇轩昂的几人,明显一愣。

江月拱手,“请问老伯,这是赵明义老先生的家吗?”

“正是,敢问您是?”

陈医官上前一步,笑道:“太医院陈淳,赵伯不认识我了?”

“哦哦,”赵伯一脸惊喜,弯腰施礼,“哎呀,果然是您!陈大夫!看我这记性!快进来!快进来!”

陈医官侧了身子,轩辕离走到前面,拱手对赵伯道:“赵伯,赵御史还好吧?”

赵伯赶忙还礼,“公子是?”

赵伯到底曾经是御史府的管家,早看出这公子才是主角,可是看那气度,哪里敢贸然上前啊!

轩辕离淡淡微笑:“在下轩辕离!”

“……”

轩辕离,那不就是二皇子、征北大将军?我的个祖宗呀,这尊大神怎么突然到自己家里来了?!

赵伯张口结舌,“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哆哆嗦嗦地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地磕头。

“赵伯请起。”江月上前扶起老头。

老头红着眼睛:“大将军,随老奴来。”

书房里的赵明义听到院中动静,慢慢地出了房门,和轩辕离等人迎面碰上!

“老爷!”赵伯疾步上前扶住赵明义的胳膊,颤抖着嗓音说:“二皇子到了!”

赵明义不过五十出头,个头不高,淡眉细眼,身体消瘦、憔悴。因为消渴症,眼睛有些昏花,再加上从室内猛地站到了下午的阳光下,并没看清来人,一听此话,楞住了,条件反射似的问道:“谁?你说谁到了?”

“赵御史还好吧?我是轩辕离!”轩辕离上前一步,英俊的脸上露出微微的笑。

御史职位仅次于丞相,主管弹劾、纠察官员过失诸事。当年听父皇说,这赵明义可是个难缠的主儿,任谁都不讲情面的。

赵明义恍然看着轩辕离,五年不见,当年的少年已长成英武挺拔的青年,南丰国的征北大将军!

赵明义撩起衣袍,跪倒在地,额头有声,“赵明义叩见大将军。”

“免礼!”

陈医官上前一步扶起赵明义,拍拍赵明义的胳膊:“赵兄!别来无恙!”

“陈兄,托你的福,还好。”赵明义领着众人往正房一别走一边感慨:“一别三年,你我都老喽!”

“大将军请坐。”赵明义恭请轩辕离坐了上座,亲手给轩辕离和陈医官倒上了茶水,擦擦激动地发红的眼眶,抬手恭恭敬敬地给轩辕离重新施礼,“寒舍鄙陋,大将军受委屈了。”

“赵御史两袖清风、刚正不阿,乃朝官之楷模。”

轩辕离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最普通的青叶茶。赵明义衣着陈旧,住所、摆设也不过是普通人家,看来这赵明义果然不富裕。

“父皇对您称赞有加,离当年尚幼,铭记在心。御史因病回乡,正是朝廷的损失。”

说起自己的病,赵明义脸色又灰败了些,“唉,这身子骨不争气,辜负了皇恩。多亏陈兄的药方,才支撑到现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