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49章 这傲娇货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77 2016-01-01 20:11:53

  众人都摇头,“四合院?没听说过。”

我国元代的时候才出现四合院,在这个南丰国,也难怪赵家的人都没有听说过了。

四合院又称四合房,是一种汉族传统合院式建筑,其格局为一个院子四面建有房屋,通常由正房、东西厢房和倒座房组成,从四面将庭院合围在中间,故名四合院。

最简单的四合院只有一个院子,比较复杂的有两三个院子,富贵人家居住的深宅大院,通常是由好几座四合院并列组成的,中间有一道隔墙。

肖瑶拿出棍子,在地上边画边讲解:“我要盖个中等规模的四合院,要三进院落,每一进正房是七间,配有耳房。正房建筑都有廊子。东、西厢房各三间或五间,厢房往南有山墙把庭院分开,自成一个院落,山墙中央开个垂花月亮门。前院东西各建一、两间厢房,要比里院的厢房小一些,到时候当厨房或仆人的屋子。邻街盖五到七间倒座南房,最东面一间开作大门,接着是门房,再是客厅或书房,最西面的一间是车房……”

猛地意识到室内太安静了,肖瑶止住话头,看着已经呆了的众人,不好意思地笑笑,“我说的你们都听懂了吧?”

众人从震惊中刚刚回神,还没说话,“哎呀!”门外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众人转头,就见赵德胜正抬步往里走,一边走一边喊:“哎呀,阿瑶,你说的这个房子太好了!真难为你是怎么想到的!能让我去盖这么个院子,这一辈子也值了!”

众人一边招呼赵德胜,一边七嘴八舌地议论肖瑶口中的四合院。

“德胜外公,你来的正好。”肖瑶上前,拉住赵德胜坐在自己身边,边指着自己刚才在地上画的草图,边给赵德胜这个建筑专家讲解四合院的情况。

赵德胜听完,倒吸了一口凉气,“阿瑶说的这四合院真好!房屋宽敞,院落重叠,前廊后厦,抄手游廊、垂花门、影壁、隔断一应俱全,院内有院、院外有园、院园相通,哦,太好了!不过,好是好,先不说钱,光这活计就不是一般人能干得出来的呀!”

赵秀丽犹豫了,“要不,咱们不要盖那么好?”

肖瑶循循善诱,“娘啊,这四合院多好啊!冬天太阳暖和和的照进室内,正房冬暖夏凉。庭院呢,全家都可以出来活动。长辈住正房,晚辈住厢房,妇女住内院,来客和男仆住外院!最符合尊卑、长幼、内外的礼法、规矩啦!”

肖文和赵秀丽互相看了一眼。

肖文说:“到时候房子都空着,多可惜啊,咱家哪有那么多人?”

“怎么会空着?”肖瑶摇摇头,“这么多房子只怕还不够用呢。等房子盖好了,我要在家里开作坊,招人手制药啊!到时候炒制、晾晒、包装,还有养殖……你们想想需要多少人?我们有钱了,还要添下人、请护院,到时候需要的房子多着呢。现在,就先盖个中等的四合院凑合着住吧。”

天啦,这还凑合!

众人被肖瑶说的全身热血沸腾,却说不出话来。

满屋寂静。

良久,在肖瑶疑惑的眼神中,赵德林叹了一口气,摸摸肖瑶的头,“阿瑶,外公这一辈子没有白活。”

听了老父亲的话,赵秀丽竟然就抹开眼泪了。

唉,这不是高兴的嘛!

几天前还吃不饱肚子呢,可是看看桌子上白花花的几百两银子,真真刺得人的眼睛都发热、发痛!

“盖!”肖文压抑着心中的兴奋,一锤定音。

“好!”赵德胜一拍大腿,“我现在浑身都是劲儿!这四合院,我们这些草台班子可搞不定,我也豁出去了,明天就找朋友打听个好把式,跟着人家当学徒都成啊!找到师傅了,我们再好好合计合计用料、用工、银钱这些,阿瑶不要急啊!外公保证,一定给你盖个满意的四合院!”

“嗳!”肖瑶小脸通红,大眼睛忽闪忽闪地说:“阿瑶也保证,不会断了盖院子的银钱!”

咱可不盖烂尾楼,更不当那拖延农民工工资的黑心人!

李氏一拍手,笑道:“哎呦,听听这小嘴儿!以后,谁要是娶了我们阿瑶,可是祖上烧了高香了!”

肖瑶脸也不红一下,看着李氏反击道:“大舅妈就会取笑人!”

“好了好了!”赵秀丽笑:“天也不早了,累了一天都歇着吧。”

可是过了这么否极泰来、一会儿地狱一会儿天堂的一天,到了晚上谁能睡得着呢!

第二天全家都顶着熊猫眼起床了,呵呵。

大家高高兴兴地吃了早饭,不一会儿,松鹤堂的马车就来了。肖瑶解释了一下,众人才打消了疑虑。

肖瑶一家和赵德胜都上了车,马车先把肖文、赵秀丽和肖靖三人送到胡家庄,肖瑶和赵德胜坐着马车进了明城。来到松鹤堂门口,二人下了车,赵德胜自去找工匠师傅不提。

“肖姑娘,你来了!”高掌柜迎上前来,笑呵呵地跟肖瑶打招呼。

“高掌柜,您不用客气,以后直接叫我名字,我听着还更舒服些。”

“那好,我就不客气了。”高掌柜从善如流地答应着,接着说:“肖瑶啊,病患已经来了,要不,歇一会儿再用针?”

“不累,既然来了,那就开始吧。”肖瑶自去盆里净手,来到后堂,赫然发现轩辕离竟然也在座!

轩辕离看着肖瑶,红扑扑的小脸,和初见之时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气色好了很多,脸上的菜色也褪的差不多了,只是小手上的冻疮依然醒目。

肖瑶已经忘了昨天当众说人家不是天阉、还朝人家吐舌头的事儿,笑眯眯地招呼着轩辕离:“将军的气色很好啊!”

“托你的福!”轩辕离冷冷地撇了肖瑶一眼!

“哦,那当然,你的病是我治好的嘛。”

“一直低烧,这算治好了?”轩辕离一脸别扭,“今天你给我用针!”

嘿,这个傲娇货!

“好吧。”肖瑶无奈摇头,“稍等一下。给他针完了,就轮到你了哈!”

面瘫大叔有些受宠若惊的样子,看看肖瑶、看看轩辕离,再看看轩辕离身后站着的两个侍卫,张了张嘴,还是没敢说话。

松鹤堂的坐堂大夫、李大夫、陈医官都围在肖瑶身边,看着肖瑶下针,肖瑶毫不保留地跟他们讲解着,也算是免费培训吧。

很快那个面瘫患者就针好了,告辞而去。

轩辕离暗暗磨牙,死丫头,不知道自己是个女人吗?在男人脸上摸来摸去的!

“咳咳!”轩辕离不甘寂寞地咳嗽着,提醒肖瑶别忘了自己!

肖瑶重新净了手,来到轩辕离面前,“躺下吧。”

轩辕离面无表情地躺到了床上,江山、江水伺候着半褪了衣服。

肖瑶撇撇嘴,自己没长手啊!取出银针,瞅准穴位,很快就用完了针。又燃了艾灸,一遍施完,肖瑶头上微微冒出了一层汗。

肖瑶出了房间,接过高掌柜递过来的一杯水,坐下边喝边休息。

轩辕离穿好衣服,来到前堂,坐到了肖瑶对面,“十一岁的男孩太胖,有什么办法吗?”

“噗……”肖瑶一口水喷出,捂着胸口咳嗽起来:“咳咳咳……”

这男人才多大啊,儿子都十一岁了!没想到啊没想到!种马一个哇!

轩辕离皱着眉头,端起高掌柜递过来的茶杯,边喝边奇怪,这丫头怎么了,一惊一乍的?

“你儿子有多胖?”

“噗……”这次是轩辕离呛着了,大手哆嗦着指向肖瑶,英俊的脸涨得通红,“咳咳咳……你……你!”

江山和江水两个人死命地忍住笑,抚着轩辕离的后背。

李大夫和陈医官在旁边也笑个不停,两个人齐齐摇头,将军一碰到这个丫头,怎么总是吃瘪啊!

将军问的大概是六皇子的病吧?六皇子名轩辕煜,与轩辕离一母同胞,同为陈贵妃所出。

轩辕煜今年刚十一岁,体重却达到一百五十多斤,标准的一个小膀墩。胃口奇好,饭量又大,御医的药方也开了不少,却是越减越肥!因为胖,身体越来越虚弱,各种病都出来了,皇上和贵妃愁得不得了。

“那是我六弟!”轩辕离咬牙切齿,鹰眸闪着寒光,恨恨地瞪着肖瑶。

这女人,脑子想什么呢!

“哦,知道了。”肖瑶看了轩辕离一眼,咕咕哝哝地说:“那么凶干什么?”

“你能治不能?”轩辕离一副恶狠狠的样子。

“不见人怎么治?”肖瑶看着轩辕离的样子,也气呼呼的了,“谁知道是单纯性肥胖呢?还是遗传呢?还是内分泌问题呢?总之,把人带来再说。”

“好!”轩辕离应道,“治好了,多少诊费随你要!”

江山和江水一起惊呼,“将军,不可啊!”

李大夫和陈医官也大吃一惊,“将军,此事非同小可。万不可匆忙行事,要从长计议啊!”

肖瑶诧异,“嚯,不过给小孩子看个病,又不是篡位夺权,还从长计议!”

“篡……”李大夫和陈医官这下脸都白了,一叠声地说:“肖姑娘慎言!肖姑娘慎言!”

轩辕离斜睨了肖瑶一眼,“祸从口出。”

“哈哈,我知道!我知道!”肖瑶一歪头,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轩辕离,“病人不便出门,我也可以出诊的,诊费贵点儿,要不,我去你家?”

“噗……咳咳咳……”这次,喷了的是陈医官,心道:“这丫头口无遮拦,他家可不是那么好去的。”

轩辕离暗暗磨牙。

肖瑶看着众人的一脸诡异神色,摆摆手,“算啦,还是送来吧。”

“哦,对了,”肖瑶转向高掌柜,从衣袋里掏出几张纸来,“高掌柜,我这里有一套外科刀钳的草图,您门路广,能找到铁匠铺子会炼钢的作坊不?”

“炼钢的作坊?”高掌柜嘀咕道,只听说打铁的。

轩辕离奇怪,这丫头总是想什么呢!

陈医官一看顿时就瞪大了眼睛,“这这这,外科刀钳,就是可以划开肚子的用具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