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47章 一定考中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09 2015-12-29 20:12:14

  肖竣是肖英的儿子,肖家的长房长孙,十七岁,在山子镇上跟着一个赋闲的举人老爷就学,一个月回家一次,连续两年应试都没有考中秀才,此时正发奋,等着秋试晋身。

从小娇生惯养的,这次自觉把握很大,有些恃才傲物,甚至家人都有些不放在眼里了。

所以一听村里有人来找,就有些不耐烦。

“三婶儿,家里有什么事儿?”肖靖瘦瘦高高的身子立在苗云面前,细细的眉眼毫无恭敬。

苗云撇撇嘴,这孩子读书读得倒傻了,连个问好都没有,直愣愣的。

“爷爷让你回去,家里出大事了。”苗云把事情从头到尾简单地说了一遍。

肖靖皱起了眉头,爹和三叔真够蠢的,挨板子也是活该!不过,肖瑶那个面黄肌瘦的黄毛丫头,什么时候有这么大本事了,竟然给家里搞出这么多事来。

“反正你跟先生说一声,晚上回家看看吧。”苗云丢下一句话,走了。

苗云的爹姓苗名德众,六十多岁的年纪。

苗家是山子镇的老户,祖上有几个钱,到了苗德众这一代,不过剩了几间临街的门面和一个挺敞亮的院子。

苗德众十几岁就很有生意头脑,临街的门面开了杂货铺子,住的院子中间砌墙一分为二,自住一半,出租一半。就这样费心经营了一辈子,倒也攒下不少银钱,家有一妻一妾,可惜,家里人丁一直不旺,老婆三十多岁就病死了,只留下一个儿子苗长山,娶妻黄氏,现在儿子苗天培都十五岁了。

苗德众还有一个妾张氏,就是苗云的生母。正房死后没几年,张氏就扶正了,慢慢就把了苗家的大权。

张氏只有苗云一个女儿,娇生惯养的,看在肖家两个秀才的份上,就任由她嫁给了肖达。

因为自己生不出儿子,张氏倒也不敢祸害前妻的儿子,对苗长山还算过得去。现在老了,知道以后得靠着苗长山一家过活,对孙子苗天培还算疼爱。

这不,一看闺女苗云空着手上门,张氏就有些不高兴,“你个死丫头,也不知道给天培买点儿零嘴儿!”

“我嫂子还没说啥,你倒埋怨起我来。”苗云半真半假的嗔着,说着,看向黄氏,“嫂子,你挑理不?”

嫂子黄氏是个老实的,虽说张氏不是正头婆婆,不过张氏早早地就把杂货铺子交给了自己男人,对自己一家三口也是真心疼爱,所以婆媳俩关系还算不错。

看娘俩一见面就为自己儿子的零嘴拌起嘴来,黄氏忙一脸堆笑拉住苗云的胳膊,笑着说:“妹妹来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挑什么理啊!再说,天培都是大人了,又不是小宝这么大的孩子,买什么零嘴啊。妹子你先坐着,我去买些肉菜来。”

“去吧。”张氏掏出荷包,交给黄氏,“你爹爱喝张记的高粱酒,你多打些,中午让他们爷几个喝两杯。到店里告诉长山爷俩,中午早些关门回来吃饭。”

“嗳。”黄氏答应着,接过荷包,挎着篮子,上街去了。

苗德众中等身材,脸色黧黑,长相普通,苗云正是遗传了苗德众的模样,所以苗德众对这个庶出的也是唯一的女儿很是疼爱。

“爹,你身体还好吧?”

“还好。天暖了,咳嗽不那么重了。”苗德众说完,磕磕手中烟袋,放到桌上,拉住苗云六岁的儿子肖端,问道:“小宝认识多少字了?写给外公看看。”

“我会写的可多了。”小宝得意地摇晃着脑袋,嘴里吃着点心,含糊不清地说着。

苗德众摸摸肖端的头,笑着夸道:“小宝真厉害,爷爷和大伯都是秀才,我们小宝以后考个状元回来!”

“唉,爹你快别说秀才这俩字了。”苗云一拍手,黧黑的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早忘了肖老夫子家丑不得外传的叮嘱。,“我们家的俩秀才搞不好就剩一个了!”

“咋回事?”苗德众和张氏都大吃一惊。

“说来话长……”苗云正要说,突然看到肖端,担心小孩子传出去,哄着说:“小宝,端着盘子院里吃去,乖啊!”

肖端正不高兴站在大人中间,一听这话,高高兴兴地端着盘子趴到院中石桌上吃开了。

苗云在屋里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最后看着张氏说:“娘,我可是借钱来了,您看着能给我多少吧。”

“嘶!”苗德众抽了一口冷气,肖家竟然有个这么厉害的丫头?!

苗云看自己的亲爹一副牙疼的样子,会错了意,不高兴地说:“要是小宝大伯被撤了功名,我们小宝以后说亲都受拖累呢!爹,你不要心疼钱了!”

张氏急急辩解,“哪能呢!这个理儿我们还能想不明白?我借我借,既然你大嫂家出五两,越过你大嫂去也不好,你也出五两银子吧,我给你拿去!”

张氏起身回里屋翻腾银子去了,苗云松了一口气。

苗德众狠狠地瞪了苗云一眼,“我哪里是心疼这点儿钱!那是奇怪你二哥家的丫头,叫肖瑶的,真有那么能耐?”

“我能骗你?一百多两,哎呀,爹你是没看见,那么大快、白花花的银锭子,都是那丫头挣的,不过几天功夫,啧啧!”苗云又嫉妒又羡慕的表情让老头子好气又好笑。

“公堂上,那丫头不过几句话就翻了案!”苗云又恨恨地骂上了:“要不是这死丫头,我们小宝他爹也不会挨板子,这会儿还在床上趴着呢,我瞧着那伤,没一个月是好不了了。”

苗德众肚里转着心思,老眼猛然一亮,“那丫头多大?”

“阿瑶那个小贱婢不过十四岁!”苗云说完,突然恼了,“爹,你真是的,不关心你女婿的伤,问那死丫头干什么!”

“你知道什么!”苗德众老脸一黑,“那丫头是个有本事的,你以后少跟她作对,惹恼了她,有你受的!”

“到底谁是你亲闺女!”苗云气呼呼地,不依不饶对闻声出来的张氏说:“娘,你听听,爹他胳膊肘往外拐!”

张氏把银子交给苗云,赶紧圆场,“当家的,你少说两句。”

“我偏要多说两句!”苗德众用手点着两个女人,一脸涨红,怒气冲冲地说:“妇道人家就是头发长见识短!肖瑶不过十四岁,几天就挣了你们一辈子挣不到的钱!几句话就给她爹翻了案,让她大伯和三叔挨了板子!说说,你们俩谁能像她这样本事?嗯?!”

“那又怎么样!”苗云嘀嘀咕咕地很不服气!

“怎么样?这是宝啊!”苗德众说着,突然站起来,“不行,我这就去找媒婆,给天培提亲去!”

“当家的,”张氏一把拉住苗德众,一叠声地喊:“等等、等等。”

苗云目瞪口呆地看着一脸着急的老爹,不敢相信刚才听到的话,“爹,你魔怔了?”

“混话!咋能这么说你爹!”张氏转头骂完苗云,拉着苗德众,摁到椅子上,不赞同地说:“怎么说风就是雨!阿瑶那丫头挣钱是有些本事,看做事也太歹毒了些,性子也太泼辣,这要是娶到家里……”

“真是糊涂!她那都是对外人!对欺负她的人!”苗德众气呼呼地说,然后又叹了一口气,说:“那丫头有这本事,咱们家这杂货铺子她还不一定看得上呢!”

“咦?还反了她了!”张氏一听就不干了,“她能嫁给我们家天培,是他们老肖家祖宗烧了高香了!”

“净胡说!”苗德众气得又站了起来,“咱这铺子你还不知道?一家子年头忙到年尾,一年不过净赚十两银子,人家几天就挣一百两!自己算算、比比吧!哼!”

苗云到底年轻,突然恍然大悟,“可不嘛,阿瑶那丫头果然是宝!娶她就是娶座金山啊!如果成了,娘家有钱,自己手头也宽裕,在婆婆、大嫂面前腰杆也硬啊!至于阿瑶性子泼辣,也是被逼急了,平时还不是乖得跟兔子似?再说,等嫁过来,还不是随便娘和大嫂拿捏!”

想到这里,苗云两手一拍,喜滋滋地说:“我明白了,还是爹精明!我回家就找二嫂去!”

“这就对了!”苗德众点点头,对苗云说:“阿瑶那丫头才十四岁,不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你平时和你二嫂搞好关系,在她面前多夸夸天培,也试探试探他们家的口风。一过及笄日,我们家就上门提亲!”

张氏看着谈得热乎的父女俩,也慢慢想通了,“天大的本事,嫁过来还敢不孝敬公婆?更不用说自己这个婆家祖母了!”

赵集。

肖瑶和四个伤员坐着江水的马车直奔赵集,一到家,赵秀丽等人就扑了上来。

看着四个男人浑身新衣,一脸笑意,赵秀丽、李氏、王氏擦擦眼泪,却都放了心。

赵秀丽拉着肖文,喜上眉梢,“你们没事了吧?”

肖文笑着摇头,“没事了,没事了。”又对赵德林赔罪说:“岳父受惊了,都是肖文的错。”

江水告辞,众人也不敢多留,江水赶着马车回城复命。

村子里相好的邻居朋友都过来安慰,众人进屋,赵元良从头到尾地把事情讲了一遍,众人唏嘘不已。

赵秀丽三个女人听说男人们挨了鞭子,又抽抽搭搭地哭起来,众人赶紧安慰。

骂狗官、夸肖瑶、赞将军,一时间屋里吵吵嚷嚷,倒也热闹。

眼看着天色已晚,赵德胜和肖靖他们也赶回来了,胡金良和赵明亮谢绝赵家留饭,赶着牛车回胡家庄不提。

李氏和王氏开始张罗做晚饭,众人起身纷纷散去。

吃完晚饭,肖瑶看众人都在,说,“爹,娘,外公,舅舅,我有事和你们说。”边说边掏出契约书递给肖文。

肖文一看,愣住了,没有挣到大钱的喜悦,却忧心忡忡看着肖瑶:“阿瑶,他们写的这些是真的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