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43章 倒会挑拨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26 2015-12-25 11:11:30

  “大哥!”肖达猛地冲过去,扶起地上的肖英,摇晃着,一边用拇指掐肖英的人中,一边大喊着:“你怎么样?大哥!大哥!”

众人冷眼观看,并没有一个人上前援手。

赵明亮和胡金良二人互相看了一眼,暗暗叹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从肖文家抢走的那点儿银子能抵一个秀才功名吗?老肖家这才真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呢!”

肖瑶伸头看了一下肖英的脸色,不过是一时气晕了,一会儿就会醒的。

果然,很快,肖英缓缓地睁开了双眼,看着身边的肖达,猛地清醒过来,挣扎着站了起来,喊道:“大人,小人冤枉啊!”

“咳!”吴新勇站在轩辕离身边,大力地咳嗽了一声,“被告跪下!”

肖达青肿着脸,拉拉肖英的袖子,肖英满脸屈辱,两人缓缓地跪倒了地上。

“肖英、肖达,原告肖瑶诉你二人盗匪行径,罔顾人伦亲情,光天化日,众目睽睽,强抢资材银两,殴打其母,诬告其父亲和舅舅们为盗,可属实?”

“大人,”肖达连连摆手,青肿的脸越发让人作呕,“原告一家多年私藏资材,更要与肖家断绝关系,气病了老父,实为忤逆不孝!我兄弟二人奉父母之命前去,不过是取些肉菜孝敬重病的老人。其母却蛮横阻拦,与小人撕扯,小人并未动她一根头发!再说,当日众乡邻都在场,原告之父,也就是我二哥肖文,亲口对村长等人说那些钱财不要了,此时原告却又来衙门诉告。我兄弟实属冤枉,大人明鉴!”

“卑鄙!”肖靖气得就要站起来,被肖瑶一把拉住。

肖英怒瞪了肖瑶一眼,冲吴新勇两手抱拳,“禀大人,原告肖瑶人小心毒,忤逆不孝,竟然用菜刀砍小人!小人可是她嫡亲伯父、授业恩师啊!当时若不是老父拖着病体及时赶到,小人定血溅当场、右臂不保!”

堂外众人“嗡”的一声议论开来。

轩辕离英挺的眉一挑,嘴角忍不住抽了抽,看向肖瑶的眼神满满都是好笑,“挺狠的嘛!真想象不出那丫头舞菜刀的样子,再说,她那筷子般的细胳膊真的抡得动菜刀吗?”

肖瑶心中冷笑一声,“所谓混淆概念,就是如此吧?那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转移话题,谁还不会?”

肖瑶动了动跪得生疼的膝盖,问道:“大人,我等既是原告,可否起来回话?”吴新勇囧了一下,“起来吧。”

肖瑶等人纷纷站起身来,肖英和肖达的脸色又黑了三分。

吴新勇看了轩辕离一眼,见轩辕离无话,随即壮起声音,问道:“原告有何话说?”“肖达夫妻打我母亲在先,肖英打我父亲在后,因为父母身上并无明显伤痕,无法验伤。他们抢去的资材银两,我父亲当然确实曾经亲口说过不要了,今日也不提了。”

肖达青紫的脸上明显一喜,随即,肖瑶的一句话又让肖达黑了脸!

“不要了,权当喂狗了!”

公堂外人群中流霜薄薄的嘴唇微微抿起,颇有兴致地看着肖瑶侃侃而谈,听了这话,忍不住低头暗笑,心道:“不知道这丫头竟然是个如此毒舌的,这脾气,和温柔娴静的姑姑一点儿不像啊。”

肖瑶看看肖英二人,鄙夷不屑地说:“此二事我家不予追究,不表示无人知晓。俗话说‘举头三尺有神明’,你们做了什么,天上有人看着呢!”

众人点头,这个时代的人对神鬼之说十分敬畏,肖瑶提起神明,果然肖英和肖达慢慢变了脸色!

肖瑶不再看肖英二人,转头对吴新勇道:“大人,他们诬告我父亲和舅舅入室盗抢,实属无稽之谈,此事定要辩个清楚。”

众人纷纷附和,钱财可以不要,名声万万不能被污损。

吴新勇听着堂下一片嗡嗡声,再看看堂上的轩辕离面无表情,竟然是一副默许的样子,只得宣布带肖文等人前来对质。

一阵镣铐锁链声响,众人就看见一身血污的肖文、赵元良等四人被徭役推搡、呵斥着带了过来。

“爹!舅舅!”肖靖一看,当即就红了眼,猛地扑了过去,抱住肖文“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堂外民众见四人浑身的伤痕和血迹,再想想竟是同根相煎,不由得唏嘘一片。

肖瑶也红了眼,不过到底已经见过了,控制着情绪,上前一步,拉开肖靖,扶着肖文的胳膊,低声问:“爹,你还好吧?”

肖文拍拍肖瑶,“无妨。”

“咳。”吴新勇用力地咳嗽了一声,表达存在感。

众人安静,抬头看向堂上。

吴新勇坐在案几后面,微微前倾着身子,冷声喝问:“肖英、肖达,肖文和一众人犯已经带到,当着众人再仔细辨认一次,他们可是昨晚入室强盗?”

“正是!”肖英咬牙切齿地回道。

“大人!”肖瑶突然发声,“民女请大人将被告二人分开讯问!”

大家都朝着肖瑶看过来,肖瑶毫无惧色,一脸坦然。

吴新勇白脸发黑,厉声呵斥:“本官奉律审案,岂容你指手画脚?!来人!”

“可以。”轩辕离冷冷出声,顺便斜睨了吴新勇一眼。

吴新勇瞬间涨红了脸,尴尬地点头,“是!”

肖瑶抬眼看了轩辕离一眼,轩辕离正朝着肖瑶看过来,二人眼神对视不过一瞬,各自移开了视线。

人群中的流霜看见二人神情,却微微皱起了眉头,“这男人竟然如此为这小丫头撑腰,是心血来潮?还是公正廉明?或者,看二人眼神,难不成这男人与这丫头是旧识?”

想到这里,心下不由得发闷。没来得及多想,肖瑶清脆的声音在大堂内响起:“大人,被告二人当时都在案发现场,又是受害者,既然亲眼目睹,所说情况必定是完全相同的。”

“这个自然。”吴新勇道。

“既然如此,”肖瑶说,“大人,若二人所说相互不符,就是诬告。我父亲和舅舅他们就是冤枉的,是不是?”

“这?”吴新勇有些犹豫。

轩辕离靠在椅背上,吩咐,“先把肖达远远地拉出去。”

身后江水大步来到肖达身边,拉起肖达就走。肖达看着江水的佩剑,哪敢反抗,乖乖地跟着走了。

一下子剩了自己一个人,肖英有些不安,说实话,并不能真切判断昨晚那些人就是肖文四人。

“肖文,把事情再重述一遍。”吴新勇严肃了脸色,倒也有个长官的样子。

“昨晚夜半时分,小人被母亲的骂声惊醒,以为是父母拌嘴。小人穿上衣服来到父母房中,见两人身穿黑衣、面蒙黑布、手持利刃,已将父母捆绑,正威逼母亲交出银两。”

肖英气愤填膺地指着肖文四人,“我一进屋没来得及呼救,就被他们抓住捆绑上了!不一会儿,另外两个人就把肖达捆绑着也带到父母的屋里!”

“捆绑你的是哪两人?”肖瑶问道:“捆绑肖达的又是哪两人?”

肖英一愣,好像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略一犹豫。

肖瑶立即冷笑:“说不出来了吧?”

肖英一咬牙,用手一指肖文和赵元良:“捆绑我的是肖文和赵元良两人。”

“小人冤枉!”肖文和赵元良两人立即朝着吴新勇喊道。

轩辕离坐直了身子,鹰眸微微眯起,十指交叉放在案几上,冷冷地看着肖英,声音不大,却冷彻骨髓,“他可是你几十年的亲兄弟,你确实听出那强盗的声音就是他的声音?嗯?”

“……”肖英一下子张口结舌,脸色“唰”地一下子变得苍白,豆大的汗珠子顺着鬓角滚滚而下。

“啪!”吴新勇惊堂木用力地拍在案几上,高声喝道:“说!”

“威……武……”两班衙役用力地敲打着手中的水火棍!

大堂内突然压抑地令人窒息!

肖英一介文弱书生,哪里见过这个阵势,再加上本就没有确定,只得结结巴巴地说:“可……可能……是……”

“哼!”轩辕离冷哼了一声:“好一个‘可能是’!”说完,看也不看吴新勇一眼,吩咐道:“把那个带过来!”

肖达满心忐忑回到大堂,看见肖英一脸死灰,突然惊慌起来,“大哥,你这是怎么了?”

“肃静!”吴新勇黑着脸,“啪”地一拍惊堂木,直奔主题,高声喝问:“肖达,昨晚捆绑你的两人是谁?”

“这?”肖达猛地一愣,看向肖文四人,皱起了眉头。

大堂内一片死寂。

“说!”轩辕离不耐烦地冷喝一声。

“是……是肖文和……和赵元良,哦,不,”肖达结结巴巴地,伸着手乱指:“是……肖文和赵、赵元俭……”

“啪!”吴新勇猛拍惊堂木,白胖的脸涨得通红,“到底是谁!”

肖达吓得一哆嗦,猛地跪下,大声喊:“是肖文和赵元俭!”

“一派胡言!肖英说当时肖文在你父母房内,你却说肖文当时在你房内!”吴新勇恼羞成怒,“肖文是你们的亲兄弟,他的声音你们两个都听不出来吗?”

“大人,”肖瑶冷笑一声,跨前一步,“我父亲凡身肉胎,并不会分身术!他们二人为泄私愤,诬告兄弟,蒙蔽大人和将军!”

轩辕离嘴角抽搐,瞥了肖瑶一眼,心里暗道:“这丫头,倒会挑拨!”

肖文和赵元良四人跪倒在地,呼喊:“大人明鉴,小人冤枉啊!”

高掌柜等人见状也纷纷跪倒,连连磕头,高喊:“大人明鉴!”

肖英和肖达二人惨白了脸,匍匐在地,身体筛糠似的抖着,一个字也不敢说,只在心里把肖瑶骂了个狗血喷头,恨不得把肖瑶大卸八块!

昨夜家里来了盗匪,肖老夫子一家人第一反应就是肖文带着赵家兄弟报仇来了!再加上当时惊慌失措,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盗匪的声音!现在细想,果然不是肖文四人的声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