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29章 我有偏方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05 2015-12-11 01:31:35

  肖文点点头,面露喜色。

昨儿总共得了四十斤,按照这个价的话,天哪!可以卖二十两银子呢!

赵秀丽更是把心放到了肚子里,说实话,一直担心阿瑶弄这东西是忽悠人的呢。想到这里,有些歉意地摸摸肖瑶的头。

三儿拿出秤来,称了十斤,倒在写着“五灵脂”的药柜里,然后拿出五两银子交给肖文。

肖文转身递给赵秀丽,两个人互看一眼,都暗暗松了一口气。

肖文背起背篓正要告辞,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从门口传过来,“张大夫,我们将军的药熬好了吗?”。

肖瑶转头,来人正是昨天送自己回家的那个叫江水的军士。

三儿从身后拿出一个药罐来,“好了、好了,正要送去呢,来个病人给耽搁了。”

肖靖喊了一声:“江大哥!”

同时,江水也看见了肖瑶他们,惊喜地说:“咦,是你们啊,这么快就见面了!”

肖文点点头,“昨天多谢了。”

江水连说:“应该的应该的,你们今天这是?”

肖瑶微笑着说:“我们来送药材的。”

张大夫端了药罐,对肖瑶说:“我要去看看将军的病情,咱们一起走吧。”

肖瑶笑了,这张大夫也是个医痴,这是想要看看将军的治疗情况。如果他们按照自己的诊治方法,将军的病经过这一天一夜,必定大有起色了。

“三儿,你带着他们去松鹤堂吧。”

张大夫说完,转头对肖文解释说:“松鹤堂是我们明城最大的药铺,听说总号在京城,全国联号极多。剩下的几十斤他们一家全留下,你们也不用多跑冤枉路了。”

肖文感激地说:“多谢张大夫,我们自己找去即可,不敢劳烦带路。再说,你们都走了,医馆岂不是要关门停诊?”

张大夫只得应了。

肖瑶问身边的江水:“你们将军怎么样了?”

“我们将军好多了,”江水有些兴奋对肖瑶说:“肖姑娘,你不去看看将军的病情吗?”

“好吧,”肖瑶点头,对病人依赖医生的心情特别了解,自己既然进城来了,就去看看吧,权当查房了,“我和你去一趟。”

肖文和赵秀丽看着江水腰里挂着的剑,又有些担心了,阿瑶真会给人家看病吗?

“阿瑶。”赵秀丽担心地喊了一声。

肖文也皱起了眉头,虽说农户人家的姑娘要下田劳作、养家糊口,抛头露面是家常便饭,可是,阿瑶一个女孩子,这么跟着两个男人去见另外的男人,虽然是瞧病,怎么说也有些不妥。

姐控肖靖立即就明白了父母的为难,一挺小小胸脯,笑嘻嘻地说:“我和姐姐一起。”

肖瑶点头,“好吧,阿靖和我一起去,等完事了,我们去松鹤堂找你们。”

看着两人忐忑不安地走了,肖瑶几个人也出了门。

轩辕离在明城住了下来,多日重病,身体损耗极大,再加上高热未退,实在不宜车马劳顿。

为方便诊治和熬药,轩辕离一行就住在离平安医馆最近的仙客来客栈。

江水领着肖瑶几人上了二楼,先进房门禀报,再出来请肖瑶三人进去。

肖瑶耸耸肩,以前都是病人被通报后来见自己,现在轮到自己被通报后去见病人了,真是有些不习惯咧!

轩辕离靠在迎枕上,腰部以下盖着被子,眉头微微蹙着,正在看手中的信报。

“将军,大夫来了。”江水上前一步,低声提醒轩辕离。

轩辕离抬头,视线落在肖瑶身上,狭长凤眸微微一亮,只见小丫头一身新衣,身段苗条、小脸娇俏,粉嫩的脸上一双眼睛明亮地摄人心魂,正淡淡地看着自己,整个人像早春的迎春花亭亭玉立。

肖瑶也是第一次认认真真地观察着轩辕离。

男人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线条明朗,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凤眸,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直视。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漾着凉薄。

两人眼神对上,不过惊鸿一瞥,轩辕离随即就垂了眼,肖瑶却微微点了点头。

“看轩辕将军气色,明显比昨天好多了。”

肖瑶来到轩辕离跟前,看着轩辕离喝下张大夫带来的药,安慰道:“轩辕将军不用忧心,不过三五日,你的身体就会康复的。”

医生对病人的心里暗示是很重要的,不但会极大地增加病患痊愈的信心,对病体康复和愉悦心情都有直接的效果。

轩辕离身边的几个侍卫都明显地松了一口气,要知道,轩辕离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会有多少人被满门抄斩啊!他们这些近身侍卫,首当其冲就是死罪!

“肖姑娘真是神医,李某佩服得五体投地!”

不远处坐着的李大夫站起身来,来到肖瑶身边,满脸堆笑地问道:“今日尚未施针,既然肖姑娘来了,就劳烦肖姑娘如何?”

轩辕离眉毛一抖,这个老李是太医院出名的古怪老头,今天对着一个姑娘,竟然如此低姿态,真是罕见啊!

不等肖瑶表示什么,肖靖摇头,“我姐姐不能给他扎针!”

“这是为何?”老李疑惑不解。

唉,男女有别的事儿又给忘了!

肖靖鄙夷地看着李大夫,“他是个男人,我姐姐是个女人!男女授受不亲!这都不知道?”

一想到昨天将军光着身子被肖瑶连针带灸,李大夫咧咧嘴,默了。

肖瑶看着理直气壮的姐控肖靖,无语。

这是被鄙视了?

全室静默。

轩辕离嘴角抽搐,揶揄地扫了眼肖瑶豆芽菜般的扁平身板,心里暗暗腹诽:“女人?就她现在这个样子,刚刚脱离‘女童’二字,被称为‘少女’还勉强呢!哪里就称得上是‘女人’了?这小子有点儿小题大做!”

想到这里,轩辕离英挺的眉毛上挑,鹰眸微微眯着,斜睨了肖靖一眼。

轩辕离的表情正好被肖瑶看到了,肖瑶尴尬地咳嗽起来,“咳咳咳,其实李大夫针灸也是一样的。”

大家都是聪明人,当着肖靖的面,没人再提昨日之事。

“好吧,我来。”李大夫试探着问:“那,肖姑娘再给将军请个脉?”

不等肖靖反对,肖瑶就拒绝了,“中医所谓望闻问切,看气色放在第一位,诊脉放在最后一位,是有道理的。现在看,轩辕将军肤色红润、眼神清明、呼吸间隔正常,可知昨日用药极正、针灸极效,以后诊治遵前例即可。除非突发别的症状,否则不用更换诊治之法。正所谓效方不改,想必两位大夫也是赞同的?”

李大夫微微颔首,轻声道:“肖姑娘说的极是。”

张大夫也频频点头,说:“此病症相较于其他病症,较为少见,今日领教了。”

败血症很多因为外伤引起,平常百姓确实没有军中多见。

“病人恢复得极好,我也放心了。”肖瑶起身,“告辞了。”

轩辕离微微前倾了身子,看着肖瑶,深邃的眼神平淡无波,薄唇轻启,沉声问道:“西北寒冷,每到冬日,军中将士手脚多生冻疮,肖瑶姑娘,可有良方?”

肖瑶微微一愣,面对自己的主治医生,病人不关心自己的病情,一开口竟然问手下的安危,还真是个体恤下属的好上司呢!

肖瑶眼睛一扫,果然看见几个军士正盯着自己,面露期待,看来也十分关心这个问题。

西北冬日长,可连绵数月,军中条件艰苦,训练、掩藏、杀敌都在雪地里,住宿也是地铺、帐篷,在室外整日手握着冰冷的刀剑,取暖、医药都跟不上,以上总总,不生冻疮才怪。

“桂枝、当归各一两,红花、川芎、川椒各六钱,浸泡在半斤白酒中,七天后可用。将经常患冻疮的手或脚部,先用温水浸泡,使得患处感觉较温暖、红润,再用此药酒轻轻按揉局部,使得局部有温热感,每日两到三次即可。”

肖瑶说完,却见李大夫和轩辕离都皱起了眉头。

“此方虽好,”李大夫有些为难地说:“奈何材料昂贵,得之不易,何况西北军将士十万之众,此法只怕不可。有没有价格低廉,材料易得的方子?”

一番话如醍醐灌顶!

肖瑶拍拍头,暗暗羞愧:“总是医生、病人一对一,这么一下子对十万之众看病,脑子一下子没考虑那么多,丢人了丢人了。”

轩辕离看着肖瑶的动作,嘴角抽了抽。

肖瑶想了一下,说道:“嗯,夏天万物生发、药材丰富、价廉易得,冬病夏治效果也很好。军队的情况,就用个单方吧,用鲜芝麻叶在生过冻疮的部位搓擦一刻钟,让汁水留在皮肤上,等半个时辰后洗掉,每日不拘次数,连擦七天,当年冬天就可见效。”

轩辕离眉毛一挑,暗赞,“果然好方子!若这个法子管用,倒是大功一件。”

不由得再次打量起肖瑶来,当视线扫到肖瑶的小手上,轩辕离俊脸一黑,眉头皱了起来!

“姐,这法子你怎么不早说?”肖靖奇怪地看着肖瑶,伸出满是冻疮的两手,埋怨道:“你早说,我今年冬天就不用生冻疮了!”

肖瑶一囧,还没说话,肖靖又喊:“姐,你手上也有冻疮啊!”

满屋子的人视线“唰”地都看向肖瑶的两只小手!

看着自己满手又红又肿的烂疮,肖瑶满头黑线、哭笑不得!

轩辕离则满脸寒霜、声音冰冷:“小女骗子!”

肖瑶一脸尴尬,在心中高喊:“冤枉啊,窦娥哪里有我冤!”

室内的气氛一时间无比诡异。

肖靖也知道自己惹了麻烦,垂头丧气地坐在凳子上一声不吭。

肖瑶挠挠头:“我在医书上看的,没有亲身用过。”

看着轩辕离一脸不虞,肖瑶随即又理直气壮地说:“难道行医的人要把所有的病得一遍,所有的药吃一遍才能给病人开方治病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