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33章 极品小姐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345 2015-12-15 03:31:24

  赵秀丽马上忘了自己的簪子,拉住肖瑶就来到卖珠花、宫绢的柜台前,边指点边说:“阿瑶,试试这个,再试试那个。”

肖瑶知道肯定推辞不掉,也不忍心违逆爹娘的一片心意,笑着任凭娘亲拉着自己试来试去。

最终拗不过肖文三人,买了三四件珠花、绢花。唉,颜色都是很鲜艳的大红、橘黄,这个时代讲究这些,肖瑶也随他们去了,反正插在头上自己也看不见,别人看不惯可管不着,哈哈!

掌柜的笑呵呵地巴拉了几下算盘,对肖文说:“一共是十一两六钱银子,收您十一两五钱银子好了。”

赵秀丽吓了一跳,正要开口,肖瑶拽了拽衣袖,身边肖文已经痛快地结了帐。

一家四口出了银楼,一阵风吹来,带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饭菜香味。肖靖摸摸肚子,拉住肖瑶的胳膊,小声问:“姐姐,你饿不饿?”

赵秀丽笑着对肖文说:“跑了半上午,孩子们都饿了,咱们提前吃午饭吧?”

“好哦!”肖靖欢呼,想到上次吃的肉包子,嘴里流出口水来,“要不,咱们去吃肉包子吧?”

肖瑶抬头看看太阳,估计是上午十点钟左右,说:“先吃包子垫垫,等会儿咱们还要买米、卖肉,都买完了,中午咱们去酒楼吃大餐!”

肖文宠溺地揉揉肖瑶的头,痛快地说:“听阿瑶的!”

肖靖接过肖文给的铜板,一声欢呼冲出去找包子铺了。

肖瑶三个人慢慢往前走,边走边看。

这青龙大街和朱雀大街一样,既是明城的主干道,也是明城的主要商业区。行人众多、店铺林立。

此时,街上店铺全开,一条熙熙攘攘的人流已经形成;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有坐轿的,有骑马的,大多数和肖文一家一样,背着背篓,慢慢步行。

其他也有挑担卖货的,有赶毛驴运货的,有推独轮车的。

街道两边有茶楼、酒馆、当铺、作坊、肉铺、布庄、银楼、胭脂铺子、成衣店等等。街道两旁的空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售卖各种手工制品,青龙大街很长,向东西两边延伸,一直延伸到城外较宁静的郊区。

从朱雀大街和青龙大街上的盛景,肖瑶就可以看出明城的繁华程度,不愧是南丰国北部第一城。

肖靖很快就用纸包着几个大大的肉包子回来了,“吃吧,还热着呢。”

肖文看着不远处的茶摊,说:“咱们坐那里吃,再每人喝碗茶。”

茶摊其实就是卖大碗茶的,也就是白开水,穷苦老百姓图个热乎劲儿,哪喝得起茶。

四个人简简单单吃了,来到粮铺买了几十斤的米和面,约摸着够一家三口吃一两个月了。

结了帐,肖文正要往身上背,伙计说:“客官家在城里哪道街?我们可以给您送回家去。”

肖瑶一喜,城内还有送货服务啊,真是太好了!想了想,对伙计说:“麻烦你给送到朱雀大街上的平安医馆,就说是肖姑娘买的。”

伙计答应着走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来到肉铺,赵秀丽一咬牙,一下子买了十斤肉,还指着厚厚的肥膘,对肉铺老板说:“你那刀往这里偏偏,多给我割点儿肥肉!”

肖瑶哭笑不得。

其实也不怪赵秀丽,这个时代的家庭,包括我国一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厨房烹饪不以植物油为主,而是拿白花花的肥肉炼油来炒菜,简单地说,猪油才是王道!

老板痛快地应了一声:“好咧!”

大手用力,果然割下来一大块五花肉,红白相间,倒也好看!用纸包了,上秤一称,“不多不少,整整十斤!”

赵秀丽紧紧地盯着老板的秤,点点头,接过肉放进背篓,示意肖文付钱。

肖瑶看着貌不惊人、一身油腻的肉铺老板,暗叹,“一刀准啊!果然高手在民间!”

转眼看到肉案子上摆放着的骨头,肖瑶说:“娘,买点儿骨头吧。”

看看自己的小身板,还有肖靖,十三四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缺钙哪里长得高、长得壮哦!

赵秀丽一拉肖瑶,低声说:“上面肉都剔得干干净净了,买它干啥?”

“我要补钙啊!”

“啥?”赵秀丽一脸迷茫。

肖文却说:“买吧。”

呵呵,现在对肖文来说,宝贝女儿说啥是啥!

肖瑶囧了一下,换了个说法:“骨头汤喝了能长高!”

赵秀丽这下同意了,“买!”

肉铺老板很识相地笑呵呵地说:“我给你算便宜点儿!”

一家四口出了肉铺,看见路边有卖蔬菜的,赵秀丽眼睛一亮,想到家里好多天没吃过菜了,走了过去,蹲下来挑选。

肖瑶伸头一看,大失所望,地上摆放的,除了白菜就是萝卜!

想想现代超市里不管春夏秋冬,琳琅满目的各种蔬菜、水果,肖瑶心中哀嚎了一声,“如果重回现代,我对天发誓,我再也不挑食了!”

肖文和赵秀丽两人蹲在地上,摁摁白菜、颠颠萝卜,买了好几颗大白菜,十几个大青萝卜,付完钱了才意识到一个问题,好几十斤怎么背啊?

就算自己送去平安医馆,力气不仅是个问题,背篓显然放不下呀!

卖白菜的男人倒笑了,用手一指不远处靠在墙边的几个男人,“喊力巴啊!”

肖瑶仔细一看,几个男人穿着破旧的短打衣衫,肩头搭着厚布,身边都放着绳子、扁担、箩筐等物,显然是以出力或者送货为生的挑夫!

肖文摇头,嘀咕着:“我家刚刚能吃饱饭,哪能忍心使唤人呢?”

肖瑶一听就笑了,“爹,你这么想,大家都不使唤他们,他们可就吃不饱饭了。”

肖文一听,是这么个理儿,笑了。

朝着力巴们走了过去,随便找了一个,告诉了他朱雀大街上平安医馆的地址,那人要了四个铜板,挑着白菜、萝卜送去了。

肖瑶咋舌,“不怕他挑着跑了,我们钱货两空啊?”

大家立即奇怪地看过来,“哪能呢?”

肖瑶默默滴揉鼻子,好吧,被现代的骗子们给搞怕了呀!这个时代看来民风淳朴得多了!

一家人又在旁边的豆腐摊儿买了不少豆腐、豆芽之类的豆制品,在这个时代、这个季节,豆制品算是比较高档的菜了。

肖文顿了顿身上的背篓,沉甸甸的,赵秀丽关心地问:“太沉了吧?”

“越沉越好!”肖文乐呵呵的,心里也踏踏实实的。

“布庄!”肖瑶用手一指不远处的祥泰布庄。

赵秀丽果然拉住肖瑶就走,“走,给阿瑶买花布去。”

祥泰布庄是明城较大的布庄之一,肖瑶不知道的是,这祥泰布庄也是白家的产业。

白家从白纤尘的祖父辈开始做了皇商,生意一日千里,经过两代努力,到白纤尘手里的时候已经成为南丰国最大的家族企业。

钱号、药铺、布庄、食盐、粮店,是白家的五大支柱,这些都是关系到社稷安危、国家兴亡的重要行业,白家和皇室关系极为密切。

白家每年给皇家交纳巨额税银,又没有篡位夺权之患,颇得皇帝信任。

即便如此,白纤尘作为长房嫡孙,到了学龄还是入宫和轩辕离同学共读,成了皇子伴读。

古代商贾地位低下,与世家贵族不可相提并论。

白纤尘一介商贾之子,入宫伴读,表面上彰显了皇室的洪恩浩荡,其实有入宫为质的意思。

正所谓圣心难测,大家心照不宣,彼此相安无事。轩辕离和白纤尘却成了生死之交,也算是意外收获吧。

这也是轩辕离重伤之后,皇帝密令白纤尘带首席御医千里来救的原因!

进了布庄,此时财大气粗的赵秀丽,马上暴露出所有女人面对新衣的高昂热情来。

店里满眼满目的布匹,低档的有棉、麻、苎、葛;高档的有绫、罗、绸、缎;其他种类的还有绮、纨、绨、罗、纱等。

当然了,除了棉布、葛布,其他就不是赵秀丽要采买的对象了,但是看看、摸摸还是可以的嘛。

肖瑶看着赵秀丽的眼睛都不够使了,笑着拉住赵秀丽的胳膊,轻声说:“娘,你放心,以后我天天让娘穿最好的料子。到时候,我们夏天穿丝绸,冬天穿貂裘,宫里的那些娘娘也比不上……”

“嗤……”身后一声低低的嗤笑声传来,打断了肖瑶的话!

肖瑶不悦地转头,一个身穿粉红锦缎披风的十六七岁少女正站在自己身后,用手绢捂住嘴巴,笑个不停,见肖瑶看过来,放下手绢,颇为不屑地抬高了下巴。

只见她非常瘦弱,一张瓜子脸,颇为俏丽。此时她撇着嘴,一脸嘲讽地斜眼瞅着肖瑶,粉白的皮肤显然是精心扑过香粉的。嘴角边一粒细细的黑痣,更增冷意,细细的眉毛精心描画过,显示着和她的年龄不太相符的势利。

“笑什么笑?”肖瑶不满地瞪了那姑娘一眼,小声嘀咕着:“小小年纪,倒会嘲笑人。”

赵秀丽则暗暗地拉住肖瑶的袖子,尽量息事宁人。

那姑娘则手中帕子一甩,冷声一笑:“胡吹大气!”

姐控肖靖正要发飙,旁边突然冲过来一个年龄更小的丫头,看打扮不过是丫鬟模样,年龄也不过和肖瑶不差上下,竟然一上来就大发雷霆,恶狠狠地上前呵斥肖瑶:“哪里来的野丫头,竟然敢对我家大小姐无礼!”

肖文和赵秀丽两人也冷了脸,这丫头怎么这么猖狂啊!

姐控肖靖立即站出来,冷声还过去:“你又是哪里来的疯丫头!你竟然敢对我姐姐无礼?”

旁边那少女见肖靖敢还嘴,立即气得脸色紫涨、嘴唇发白、胸脯急剧起伏,呼吸之声可闻,“你们、你们是哪里来的?敢不敢、敢不敢报上名来?!”

店里的客人渐渐围观过来。

小丫头紧紧地扶着少女,嘴里连连安慰:“大小姐不要和这些浑人一般见识,您小心自己的身子啊!您要是在这里犯了病,莲儿可怎么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