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养成记

第23章 什么鬼

医妃养成记 呢喃燕语 3206 2015-12-05 01:30:11

  “好嘞!”张老板痛快地答应一声,喜滋滋地夸奖道:“真是个孝顺的好女子,你爹娘可真有福气啊!”

“姐姐,还要给爹娘买鞋子和袜子。”肖靖这次不拦着了,积极地撺掇着。

肖瑶有些为难,“鞋子不知道大小,不好买啊!”

帽子和鞋子这样的东西,不试就买容易不合适。现代有尺码,还有不合适的时候呢,何况这里没什么尺码。

张老板一听,赶紧说:“啊,没事的姑娘,今天买回去,不合脚的话下回给我捎回来,只要不影响再卖,我这里好说!”

肖瑶很高兴,“那谢谢老板了。”这样就放心了,七天无理由退换货啊,老板服务不错,下回还来这家!

两个人挑好了东西,张老板又找了一块布头儿给打了个包袱,肖瑶拍拍包袱,问道:“老板,总共多少钱啊?”

肖靖及时接过话头,“我们买的多,老板你要给我们便宜点儿!以后我们还来!”

肖瑶笑着点点头,“是啊,四季的衣服鞋袜,还有床上用的被褥、床单什么的,我们以后还来你这里买好了!”

张老板笑了,“姑娘一下子买了这么多,又这么照顾我的生意,不给便宜些我自己都过意不去了呢,我算算啊。”

张老板来到柜台前,扒拉了一阵算盘,“大人棉衣两套,孩童棉衣两套,鞋子、袜子各四双,三五一十五、二一添作五……嗯,总共一两三钱七分银子,去掉零头,我收你一两三钱银子好了!”

肖瑶点点头,比自己想象的便宜多了。想想也是,古代的女子在家里都会做衣服,成衣店的定价和利润都不会太高。

肖瑶点头,掏出荷包来,“老板,帮我称一下,总共多少?”

张老板答应着从柜台里拿出一杆小秤来。

肖瑶晕了,最怕看这种满是小星星的杆秤,不认识啊!

肖瑶把荷包里的大小银块“哗啦”一声倒进秤盘里,张老板掂起小绳子,看了一眼,“总共三十五两。”

肖靖早就把头伸过去了,看完了,笑得一脸灿烂。

肖瑶知道必是没错了,说:“结账吧!”

张老板称好一两三钱银子,把剩下的倒在肖瑶的荷包里,笑着提醒:“小孩子带这么多钱,可装好了。”

“谢谢老板。”肖瑶收起荷包,肖靖抱起包袱,出了成衣店。

张老板送到门口,说:“姑娘,衣服、鞋袜不合适只管来换!”

抬头看了一眼店名:“张记成衣”,肖瑶答应着:“知道了。”

江水看着两个衣帽一新的孩子,笑了,夸道:“这样多好看!”

这丫头,当时还不领大将军的情呢!此时要是大将军看见了,必定是喜欢的吧?

江水点点头,笑着说:“还是我们将军英明,早就让你们换新衣了嘛!你这丫头还不听,看看,自己还不是买了!就说嘛,小姑娘家家的,谁不爱漂亮啊?”

肖瑶瞪着眼睛,一脸不赞同,“我自己买就可以了,我不能要他的钱买啊!那成什么了?我又不是他女朋友!”

江水挠挠头,“女朋友?”

肖瑶吐了吐舌头,“不说了,走了。”

“哦,对了,”江水看两个孩子喜滋滋地坐进了车里,问道:“你们家在哪里啊?”

“胡家庄。”肖靖抢着回答,“出城往东五十里,顺着官道一直走就到了。”

“你们坐好了,”江水一跳,坐在了车辕上,“啪”地抽了马儿一鞭子,“我们跑起来!”

“劳烦江大哥了。”肖瑶歉意地说,他们肯定以为自己家住在城里吧?

“将军下了命令,刀山火海我也不眨一下眼的,”江水笑着说:“赶趟车劳烦个啥!”

肖靖黑黝黝的大眼冒出火花来,“你们将军厉害吗?杀过人吗?”

男孩子果然热血,对军人和武力有一种天生的热切和崇敬。

肖瑶也是一脸好奇,那个轩辕离看起来英挺俊秀,倒不像个杀人狂魔!

“当然厉害了,杀的人不计其数!我们将军可是少年英雄,”江水好像发现失言了似的,掩饰地咳嗽了一声,“不说了,你们放下帘子,我们要跑起来了!”

征北大将军轩辕离重病,那可是绝密的消息,一旦被敌军的探子知道,将军必有性命之忧!甚至西北防线都可能被敌军冲破,国家将危!

江水懊恼着自己面对两个陌生人怎么就大嘴巴了?如果从自己这里泄露出去……江水打了个寒颤!

肖靖挑开车帘子,贪婪地看着明城大街上的繁华景象。微风吹来,一丝凉意进了车子。

肖瑶放下帘子,缩回车子里坐正,心下有些失望,这明城是南丰国北部最大的郡城了,繁华程度不过如此,看样子和现代中国北部的小县城也差不多,肖瑶很快就失了兴致。

看着肖靖一副兴奋的样子,肖瑶笑道:“阿靖,还没看够啊?”

肖靖一转头,眼睛闪着兴奋的光,“刚才光顾买东西了,没顾上看。再说了,现在坐在高高的车子里往外看,和刚才看到的都不一样咧。”

“你看吧,不要着凉了,我要眯一会儿。”肖瑶靠在车厢上,闭上了眼睛。

早上为了搭车,起得早了点儿,现在有些困了。

肖瑶迷迷糊糊地快要睡着,肖靖突然喊起来:“姐,快看,是赶车大叔!”随即,肖靖大声喊起来:“富贵大叔!富贵大叔!”

肖瑶掀开帘子,果然看到车子已经到城门口了,胡家庄的赶车大叔正朝着自己这个方向看过来,明显一脸吃惊的样子。

肖靖对外面赶车的江水说:“江大哥,停下车子。”

不等车子挺稳,肖靖一下子就跳下车子,紧跑了几步,冲到赶车大叔的前面,说:“富贵大叔,我们回来晚了,等久了吧?”

肖瑶也跟着下了车,对江水说:“江大哥,我们来的时候就是搭胡大叔的车来的,要不我们还是搭他的车回去吧。”

江水笑了,“你看看,他的车哪里还搭得下你们,再说你的那些东西往哪里放?”

肖瑶一看,果然,那辆没有棚子的马车上已经坐满了人,每个人要么身后有背篓要么怀里抱着东西,真的是超载了,之所以还没有出发,只怕就是在这里等自己和肖靖呢。

这赶车的大叔就是胡家庄的,名叫胡富贵,四十多岁。从父亲开始,就在胡家庄和山子镇、明城之间来回赶脚拉车,拉人又拉货,这里的人把赶车的称为把式,年轻的就喊声“把式大叔”或者“赶车大叔”,时间长了,大家反而都忘了他的本名。

“你们这是?”胡富贵看着焕然一新的肖靖,指着不远处高头大马拉着的油毡大车,一脸震惊和疑惑,随即猛地一颤,随即拉过肖靖,低声问道:“你们莫不是遇到拐子了?!”

肖靖笑了,“不是拐子,江大哥是送我们回家的。”

肖瑶走过来,对胡富贵说:“胡大叔,我们的东西太多,就不坐您的车了,让您久等了。”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荷包来,摸出四个铜板,塞到胡富贵手里,笑着说:“我们来时的车钱,大叔,谢谢您。”

肖瑶看着老胡震惊的样子,笑着解释道:“嗯,遇到一个朋友,他送我们回家。”

说完,肖瑶拉着肖靖转身走了,剩下胡富贵在雪地里发愣。

车上的人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冲着胡富贵喊:“胡把式,他们不坐,咱们走吧。”胡富贵猛地反应过来,赶起马车满肚子疑惑地跟在后面。

肖瑶和肖靖回到车里,隔着帘子和江水聊天:“说起来把式大叔真不错,来的时候我和阿靖没钱给车费,说好回来给,胡大叔二话没说,直接就让我们上了车。”

说完,肖瑶又在心里感慨着,这在物欲横流的现代很难做到吧?

江水一边赶车,一边点头,“是啊,这个世上虽说艰难了些,到底还是好人多。”

“哈哈,”肖靖突然撩起前面的帘子,看着江水,笑了起来,“江大哥,你不知道,刚才把式大叔把你当成拍花子的拐子了呢!哈哈哈……”

“什么?!”江水一阵错愕,随即甩了个爆响的鞭花,气呼呼地往后看了一眼,“这个没眼色的,有我这么好看的拐子吗?”

“哈哈哈……哈哈哈……”这一下肖瑶和肖靖一起大笑起来了,没想到这个小士兵还怪自恋的呢!

“哼!”江水在马屁股上猛地抽了一鞭子,恶狠狠地往后面遥遥的瞪了一眼,“让他在后面吃灰……雪沫子吧!”

这下肖靖笑得更开心了,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哈哈哈……江大哥,你、你可真幼稚!”

“幼稚?!”江水好像受了莫大屈辱似的,英挺的眉皱起,“我可是杀过人的!”

说着,“吼——”地一声大喊,面目狰狞地朝着肖靖扑过来!

淬不及防的肖靖吓得“啊”一声往后就扑,“噗通”一声从凳子上掉下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这次轮到江水大声嘲笑肖靖了,“看看到底谁幼稚?你才是个幼稚的小毛孩子呢!这么不经吓,哈哈哈……”

肖瑶笑着扶起一脸涨红的肖靖,转头看看坐在前面车辕上得意非凡的江水,摇摇头,心想:“唉,这个江水,其实也就是个十七八岁的大男孩!仔细看,长得很英俊,可惜脸上不少的青春痘!”

“青春痘”又叫粉刺,医学名词叫痤疮。多见于青少年面部、及胸、背、肩等部分,通常是圆锥形的小红疙瘩,有的有黑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